夢裏花落知多少

四季輪回中,我們終將改變了模樣
正文

衰哥糗事一籮筐之一

(2019-09-03 20:19:58) 下一個

那天在笑壇看到網友的帖子“李清照的詞,還真有歪才們學以致用呢!“ ,貼中講述北大才女仿照李清照的《如夢令》嘲諷北大裝酷男生的對子:”昨夜操場漫步,路遇青蛙裝酷,嘔吐,嘔吐,隻有那頭撞樹!“。北大女生的對子讓我想起了大學時的一件趣事。也隨性和了個歪作:

曾記校園漫步,偶遇衰哥耍酷。甩把單車秀,誤入土坑深處。跑路,跑路,羞撣塵埃無數。

 

歪作的有關衰哥的故事是這個樣子滴:

一晚從水房打水回宿舍,有一男生騎車從身邊路過。正好有個小彎兒,他很瀟灑地伸出一隻腳,懶漢鞋的塑料底兒在水泥路麵滑出略有些刺耳的嚓的一聲,好颯的樣子。氮素,跨查哎呀一串叮了咣啷之後,衰哥來了個嘴啃泥。隻見他秒速爬起,跨上單車絕塵而去。望著他狼狽逃竄的背影,我那個使勁兒憋呀。可實在沒憋住,很不淑女地笑到前仰後合。自認為如銀鈴一般的笑聲久久地在宿舍樓間的過道上回蕩,回蕩......

現在想起來,俺也太不Nice了。唉!衰哥真對不起,那時的俺,太年輕啊......

 

附李清照的《如夢令》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