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花落知多少

四季輪回中,我們終將改變了模樣
正文

在獅城的日子(三)之三

(2019-09-16 18:34:13) 下一個

蔡天驕上班後,他們不能象原來一樣時時膩在一起。好在蔡天驕公司有宿舍。室友住北京郊區,周末回家,可以讓何倩倩周末來和蔡天驕小聚。那段在蔡天驕宿舍周末同居的日子對何倩倩來講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她覺得他們就象一對新婚小夫妻一樣,一起上街買菜,一起在樓道裏點個小爐子,一起洗菜做飯。晚上她總是縮在蔡天驕的懷裏聽他講嚇人的鬼故事。這種一周一見讓兩個人的感情比天天在一起時還要如膠似漆。

在何倩倩大三的下半學期,蔡天驕隨公司的老總去美國談一單生意。回來後蔡天驕向何倩倩眉飛色舞地講述著美國是何等的先進,繁華。他感慨著彼岸的現代化中國恐怕用一百年的時間也難以趕上!從那一刻開始,蔡天驕動起了出國的心思。他忙碌起來,托關係,找門路。功夫不負有心人, 幾個月之後,他被公司公派去美國進修。

送蔡天驕去機場的路上何倩倩一語不發。她呆呆地看著窗外飛速掠過的一棵棵白楊樹。正是深秋時節,白楊枝疏葉稀,滿地黃葉堆積, 讓人傷懷不已。即使被蔡天驕溫暖的大手緊緊地握著,何倩倩的手卻依舊冰涼。最後那一刻來臨時,她緊緊摟住他,揚起臉,淚盈盈地囑咐他好好照顧自己,常常給她寫信,她會一直想著他。踮起腳,在他的唇上輕輕一吻,此時就連她的唇也是冰涼的。當蔡天驕的身影終於消失在入關口的盡頭,何倩倩的心仿佛也被掏空了。

等待與盼望中,畢業的時間臨近了。周圍的同學都在四下裏忙碌著找工作。何倩倩卻不怎麽上勁,因為蔡天驕在初去美國時的來信中告訴她等她畢業後,他會找機會回來和她結婚,這樣就可以把她辦到美國去了。

何倩倩畢業後回到了家鄉, 在家鄉電視台找到一份編導的工作。台裏來了個漂亮的女孩,自然讓不少未婚的男同事興奮不已。但很快他們就失望不已,原來名花有主。人家的未婚夫在大洋彼岸,很快就要回來帶走他的新娘了。 這消息被傳得沸沸揚揚,連台領導都有所耳聞, 警告何倩倩要安心工作。 如果服務期未滿兩年,台裏是不會給她開介紹信辦護照的。何倩倩並沒有把台裏的警告當回事,他知道蔡天驕的神通。 她的不在乎看在台領導的眼裏簡直就是對他們的挑釁。 很快,台裏以一個很冠冕堂皇的理由調何倩倩去新聞組跑新聞。常常要和男同事一樣背著沉重的攝影器材四處奔波。想著蔡天驕很快就會回來救她出苦海,日子倒也沒那麽難熬。

然而就在此時,蔡天驕那邊開始有了變化。他的來信越來越少。何倩倩開始並沒有太在意,她以為蔡天驕忙於進修事宜,所以沒有以前聯係得那樣密切。但漸漸地她開始覺出了異樣:蔡天驕再也不提回來接她的事,她寫信問了幾次,他都含含糊糊地敷衍了事。何倩倩不安起來。整日沒精打采地提不起精神。

在煩躁不安中,何倩倩迎來了她畢業後的第一個春天。蔡天驕的來信,也是他寫給她的最後一封信來了!

說到這裏,何倩倩再次泣不成聲。我已大概猜出發生了什麽,同情地輕輕拍著她的脊背。正在這時田一恭的聲音突然從我們背後傳來:

 “倩倩你和你前男友的這點兒爛事兒你要向多少人炫耀?人家不過是和你玩兒玩兒,從來就沒打算和你有什麽結果。他家的那出身,能看得上你嗎? 人家早把你象扔破爛一樣丟到一邊去了。現在人家正拿著美國紅卡,摟著富商的女兒,不知有多快活幸福呢!你還是好好地和我過日子吧,別整天想著這些個破事兒!再提醒你一次,你的前男友已經結婚了,新娘不是你。醒醒吧!”

不知田一恭什麽時候回來的。尋聲望去 – – 我永遠忘不了田一恭臉上那複雜的表情,有妒忌,有尷尬,有不屑,如果沒看錯的話還有那麽一點兒厭惡, 這諸多的表情讓他的五官擰成了一團 。

他的話刺痛了何倩倩,她猛地抬起頭來,煞白著一張臉,兩隻淚汪汪的眼睛狠狠剜了田一恭一眼。從沒見過有誰用這樣的目光看過人,那兩道眼芒猶如兩把鋒利的小鉤子好像可以鉤下人兩塊肉似的:“你以為你是誰?你憑什麽來評判他,評判我們兩個人的感情?你才不要做夢了。我告訴你,就你的這副猥瑣樣子,要不是為了能逃開我的父母。你給我提鞋,我都看不上。是,蔡天驕他是娶了那個美籍華人的女兒。 那又怎麽樣?告訴你,就算是這樣,我愛的人依然是他,不是你!是,我是一個二手貨,那又怎樣,我這個二手貨你哭著喊著,搶得歡呢!”

“你,你。。。 不可理喻到這種地步,怪不得連你媽都說你神經不正常!” 田一恭氣得渾身哆嗦,拳頭握得發白,臉也漲成了豬肝兒色。

看他倆這架勢,我費了好大的力把何倩倩拉進我屋裏,讓兩個人都冷靜冷靜。

以後的幾天裏,何倩倩開始四處尋找工作。

我們又聊過幾次,大致知道了她的全部故事。蔡天驕的最後一封信寫得不短,但卻字字似尖刀刺穿她的心。告訴她他對不起她,他變心了。在大洋的彼岸認識了他們合作公司項目負責人的女兒,是個ABC。在遇到ABC之前,他不知道天下還有這樣可愛有才華的女孩兒 –– 琴棋書畫樣樣皆會,開朗,單純,對人毫無戒心。 女孩對他一見傾心,他掙紮過,可女孩很執著, 他最後還是淪陷了。他的父母很喜歡這個女孩, 和他的年齡也很般配。他直言他的母親很不喜歡何倩倩,沒有父母祝福的婚姻不會幸福。他祝何倩倩會找到真心愛她的伴侶, 他會永遠記得他們共有過的美好時光雲雲。

何倩倩崩潰了,她實在想不明白,他們之間四年的感情,四年啊, 居然敵不過短短的幾個月!她大病了一場, 高燒不退,在醫院裏吊了好幾天的瓶子。從此,她神情恍惚,憔悴不堪。這時她組裏的一個技工走進了她的生活。他很同情她的遭遇,對她也照顧有加。外出采訪時,隻要他在,他都會幫何倩倩背沉重的器材;對於周圍人對何倩倩的風言風語他也毫不在乎。何倩倩死寂冰冷的心開始溫暖起來,盡管他其貌不揚,隻是技校畢業,她還是和他談起戀愛來。不料,她的父母堅決反對她的這場戀愛。尤其她的母親,堅持要何倩倩找個理科畢業的大學生。她告訴何倩倩如果她跟了這個技工,不但他們培養何倩倩的心血都白費了, 而且嫁給這樣的底層人物,將來何倩倩也不會幸福。何倩倩的母親四處托人給何倩倩說媒,田一恭就是這樣被強行拉進了何倩倩的生活。

田一恭對何倩倩當然是滿意極了。對她和她的父母百般討好,幾近諂媚的程度。為了徹底切斷何倩倩與那技工的聯係, 背著何倩倩,何倩倩的母親找到那個技工。不知和技工說了些什麽,從此技工不再與何倩倩來往。 

這時田一恭被新加坡國立大學錄取,簽證很快就辦下來了。萬念俱灰的何倩倩看到了一點新生活的希望。咬了咬牙,她和田一恭領了結婚證。婚禮很簡單,隻有他的父母,和她的幾個親戚,田一恭那邊竟無半個人來參加。正在吃喜宴的時候,田一恭的前妻找上門來,鼻涕眼淚地控訴田一恭拋妻棄女的惡行。那是一個非常潑辣的女人,歇斯底裏地狂叫著撲向田一恭,幾個人都拉她不住,把田一恭抓了個滿臉花。她惡狠狠地看著何倩倩,咬牙切齒地詛咒著她這個小妖精也不會有什麽好下場: 一個被人搞爛的破鞋,哪裏還會有男人真心對她。臨被推出去時她跳著腳地大罵田一恭就是一個穿別人扔掉的破鞋的活王八。

何倩倩受到如此的侮辱和驚嚇昏倒在了飯館裏。醒來時,她已經躺在自己的新房裏,渾身不著寸褸,身邊的田一恭睡得正酣。她一陣翻胃,哇的一口吐了一地。也驚醒了身邊的田一恭。田一恭伸手想攬過何倩倩,何倩倩厭惡地撥開他的手,用被子緊裹住自己。田一恭訕訕地起身給何倩倩倒水,收拾穢物。

新婚的田一恭春情蓬勃,不想一腔的火熱總是遭到何倩倩的一片冰冷。 幾次下來,他又窘又惱,不顧何倩倩的掙紮,號稱要享有丈夫的正當權利。何倩倩度日如年,咬牙熬著,終於盼來了赴獅城的日子。

何倩倩的故事讓我唏噓,晚上時常會在屋裏和老公議論,老公卻不象我這樣感性, 他的理論是人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何倩倩這樣的命運她自己是有責任的。當時我並不完全讚同老公,但多年後回想起來,老公的話很有道理 (可不能讓他知道,不然他又要臭美了)。

在田一恭和何倩倩住進來的第三個禮拜,何倩倩走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裏。田一恭很快也搬了出去,臨走時給了我們一個電話,告訴我們何倩倩的護照還在他的手裏,如果她回來找他,讓她電話和他聯絡。

何倩倩自然再也沒有回來,倒是有一次在國大(我後來在那兒的一個研究機構找到一份工作)看到田一恭,他背過身去裝作沒看到我。

 

你說你愛了不該愛的人,你的心中滿是傷痕。你說你犯了不該犯的錯,心中滿是悔恨。你說你曾經人生過得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說你感到萬分沮喪,甚至開始懷疑人生。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因為愛情總是難舍難分,你又何必在意那一點點溫存。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在每一個夢醒時分,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許多年後在美國的家裏, 重聽陳淑樺的這首 《夢醒時分》, 一下子往昔的畫麵又浮現在腦海裏。但願現在何倩倩能從夢中醒來,醒來的時侯不再心傷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無法弄啊
無法弄 回複 悄悄話 沒護照怎麽辦啊?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helloworld1000' 的評論 : 可惜任何時候都有這樣的人。
helloworld1000 回複 悄悄話 蔡天驕真是個人渣,好好的姑娘給生生毀了。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polebear' 的評論 : 謝謝你的鼓勵,很高興你喜歡!
polebear 回複 悄悄話 好看,幹脆利落的文風,很喜歡,請繼續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