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花落知多少

四季輪回中,我們終將改變了模樣
正文

在獅城的日子(三)之二

(2019-09-12 18:36:34) 下一個

和所有新入學的同學一樣,十八歲的何倩倩帶著對大學新生活的憧憬走進了北京廣播學院 (現在的中國傳媒大學)的大門。 迎新晚會上,身材高挑的何倩倩和其他幾個女生一起表演了一段時裝秀。那時,時裝表演在中國還是個新鮮玩意兒。 幾個青春年少的女孩子踩著並不標準的貓步,伴著節奏強勁的迪斯科舞曲走上台來。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十八歲正是女人最美的年齡。盡管她們的貓步不專業, 服裝也是同學間相互借來的,並非出自任何設計師之手。可她們依舊在會場上掀起了一陣陣高潮。尤其是何倩倩, 黛眉星目,肌膚勝雪。兩條腿修長秀美。黑亮的長發隨著她的腳步,在纖細的腰間飄動著,仿佛一幅上好的絲緞, 又似一道閃亮的瀑布,煞是好看。每次出場都引來男生們的口哨聲。

何倩倩的俏麗身姿深深吸引了一個男人的目光 – –他就是蔡天驕, 雖然是大三的學生,但他實際上已經二十八歲了。他的父親在某個軍區位居高位。盡管他當初已經過了高考的年齡,但還是通過門路參加了高考,又通過門路進入了這個炙手可熱的高等學府。

漂亮的女孩(人)他見的不少,以前的女朋友和現在常在他身邊打轉的幾個女孩子都很漂亮。但是何倩倩的美不同,那種清純,毫無修飾, 不沾些許世俗塵埃的美一下子抓住了他。

於是當何倩倩換回自己的衣服走出更衣室時,迎接她的是斜倚在對麵門框上麵帶微笑的蔡天驕。蔡天驕高大挺拔,一頭濃密的卷發。英武的濃眉下一雙眼睛深邃有神。被這樣一位帥哥含情脈脈地盯著,何倩倩不免有些心慌意亂,垂下頭,紅了臉。

她的不知所措看在蔡天驕的眼裏別提多可愛,多逗人了。他大方地走上前去自我介紹著自己, 詢問著何倩倩的information。就這樣他們聊著,不知不覺離開了喧囂的會場,不知不覺地漫步在幽靜的校園裏。他們的話題天馬行空,何倩倩都不知道什麽時候自己的手被握在那隻溫暖的大手裏。那晚何倩倩很晚才回到宿舍,躲在被子裏,她輾轉難眠。

何倩倩告訴我到現在她都清清楚楚地記得那天晚上的心情  ––  一種從未有過的東西填滿她的心裏:柔柔的,甜甜的,輕飄飄的,讓她有種衝動想擁抱每個人。 她從來沒有覺得生活是這樣美好過!

第二天一早何倩倩和幾個室友下樓去吃早飯。剛一出樓門,何倩倩就看到蔡天驕推了輛自行車等在樓門口。他覺得何倩倩的宿舍離食堂太遠,騎車過來帶何倩倩去食堂。他的體貼,他的帥氣引得幾個室友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啊。

從此開飯時,在通往食堂的路上常常會看到一個長發飄飄的女孩兒坐在一個帥氣男生自行車的前梁上,男生一路貼在女孩的臉側和她低聲細語;傍晚時分,你也經常會看到他們手牽著手在校園漫步;夜晚的操場上也時時留下他們相依相偎遙看星空的身影。在不諳世事的何倩倩的眼中,蔡天驕成熟,自信,瀟灑,散發著迷人的魅力。他總是能帶給她無數的驚喜, 甜蜜,浪漫。也滿足了她女孩子小小的虛榮心。是的,從別的女孩子們或豔羨,或妒忌的目光中,她知道擁有這樣的男友是多麽讓人羨慕。

甜蜜的時光總是匆匆易逝。仿佛一轉眼就到了蔡天驕畢業的時候。有蔡天驕父親老戰友們的幫忙,他很輕易地留在了北京,很輕易地在國營外貿公司找到了職位(那時外貿公司可是打破頭人人都想擠進去的肥缺,一般單位過年也就發點魚肉水果什麽的,人家可是發冰箱,彩電)。也是在那年的暑假,蔡天驕帶何倩倩回了老家。

當何倩倩在火車站看到前來接站的軍用吉普時,整個人都呆住了。 對於在平民家庭長大的何倩倩來說,能開著吉普車來接兒子的, 那該是怎樣位重權高的家庭。這之前她多多少少知道蔡天驕家幹部出身。但她從沒有想到他會有這樣顯赫的家世。莫名地,她緊張起來。 她的不安自然逃不過蔡天驕的眼睛。一路上他一直握著她的手,低低地安慰著。

吉普車跑了好一陣子,來到了一座大門前。門口的警衛對著車子“啪” 地行了個標準的軍禮, 按下按鈕,放他們入內。彎彎曲曲地又開了一陣,終於車子在一座二層小樓前停住。

迎接他們的是蔡天驕家的保姆, 她忙不迭地從 蔡天驕的手上接過行李, 引著他們進了客廳。蔡天驕家的客廳寬敞而氣派:舒適的真皮沙發,雕刻著精致圖案的柚木茶幾, 油亮亮的紅木地板上鋪著上好的波斯羊毛地毯。 陽光從寬大的落地玻璃窗照射進來,讓整個屋子明亮而溫暖。門口對麵的牆壁上掛著一張大幅的全家福照片。何倩倩仔細打量著上麵的每一個人。蔡天驕的父親濃眉大眼是那種典型的軍人氣質,坐在那兒身板兒筆直。他的母親保養得很好,看得出年輕時模樣十分標致。衣著也很是講究。聽蔡天驕說他母親當初在大學裏是有名的校花,因為仰慕英雄嫁給了比她大二十多歲的父親。蔡天驕還有兩個姐姐,她們都在外地工作, 也在那兒成了家。

蔡天驕的父母不在家,要過兩星期才會回來。這讓何倩倩鬆了口氣。

住下來後她才知道蔡天驕家有兩個保姆, 家裏洗衣,做飯,打掃這樣的的家務全由這兩個保姆照料。在這裏她覺得自己就像是初進大觀園的劉姥姥,看什麽都新鮮,吃什麽都稀奇。這樣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讓何倩倩真真實實地嚐到了特權的滋味。

一天晚上閑著沒事兒,何倩倩隨手在蔡天驕屋裏的書架上翻出一本相冊。相冊的第一頁上一張光屁股小男孩兒的照片吸引了她的注意。照片的右下方一行小字:驕兒百日留念。時間的落款讓她怔住了。何倩倩一直不知道蔡天驕整整大了自己十歲。她從不曾想到大她兩屆的蔡天驕會與她有十年的差距。 蔡天驕對何倩倩責怪他隱瞞歲數的發問卻很坦然。攬過一臉怒氣的何倩倩,不慌不忙地解釋著他的歲數他從未刻意隱瞞過,他們從來就沒有討論過這個話題,他也從未認為十年的差距對他們的愛情會有什麽消極影響,隻會讓他把小了十歲的何倩倩當小妹妹一樣的寵著,愛著,照顧著。他的溫言細語讓本來滿臉怒氣的何倩倩由嗔變喜, 任他將自己緊緊擁在懷裏。

少兒不宜,此處省略二百字。                                        

第二天一大早,蔡天驕還在睡夢中,何倩倩就輕悄悄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間。她不願讓那兩個保姆看到她在蔡天驕的屋裏過夜。那兩個保姆平日裏看她的眼神給她一種被監視的感覺, 讓她渾身不自在。

一夜的繾綣旖旎讓她由女孩便成婦人。此時的她說不出心裏是種什麽滋味。莫名地,她流下淚來。 望著鏡中自己清亮的雙眸,想著昨夜他在耳邊的甜言蜜語,她的臉緋紅起來。終於她真真正正是他的了,而他也完完全全地屬於了自己。

這種事情一旦越過了那條線就一發不可收拾。一連幾個晚上,何倩倩都留在了蔡天驕的房裏。

蔡天驕父母回來的那天何倩倩正在花園裏逗弄著那隻會說話的虎皮鸚鵡。她一眼就認出身後站著的是蔡天驕的母親,此時她正用審視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著自己。蔡天驕笑嘻嘻地立在他母親身後對何倩倩擠了擠眼睛,給她們做了介紹。

正是午飯的時間,保姆早已把飯菜準備得當。第一次和蔡天驕的父母進餐,何倩倩很是拘謹。蔡天驕的父親不太講話,她的母親雖然對她很客氣,但不知為什麽總給她一種冷冰冰的感覺。她一直在問個不停,何倩倩的家庭,甚至她的身高體重都仔仔細細地問到。看得出蔡天驕的母親對他十分疼愛,時常夾些他愛吃的菜到他碗裏,偶爾也會客氣地給何倩倩夾兩筷子。這頓飯何倩倩吃得食不知味兒。所幸飯後老兩口回房午睡,何倩倩這才放鬆一些。

那一晚何倩倩可沒敢留在蔡天驕那兒,蔡天驕也沒有來纏她。 第二天早上早餐後,蔡天驕被叫進了父母的房間。他們聊了好一陣子蔡天驕才回來。何倩倩惴惴地問他都說了些什麽,蔡天驕隻輕描淡寫地告訴她沒什麽大事,隻是問了問他畢業和找工作的事情。晚飯後,意外地蔡天驕的母親把何倩倩叫到一邊,她很溫和地告訴何倩倩他們尊重蔡天驕的選擇,本來他們打算給唯一的兒子介紹老戰友的女兒。既然他們已經這樣了,老兩口也沒有什麽好說的。希望他們互相關心,好好學習工作。臨出門前,蔡天驕的母親語重心長地囑咐何倩倩女孩子要好好保護自己,萬一出了事情,女孩子總是比男孩子吃虧。她的這句讓何倩倩尷尬至極,臉紅到了脖子根兒。

自從蔡天驕的父母回來之後,何倩倩每天都象上緊了發條處於緊繃狀態。蔡天驕自然感到了她的不安與緊張,盡管有他的溫言撫慰,何倩倩還是覺得時日難捱。終於熬到回京的日子。她才象出了籠的小鳥又恢複了常態。

回京以後,一想起這趟老家之行,何倩倩就覺得別扭,好幾天都提不起精神。暑假還有兩三個星期才結束。宿舍樓裏人少,何倩倩宿舍裏就隻剩了她一個。蔡天驕來找她,兩人自是摟摟抱抱,親熱無比,毫無忌諱。情到濃時,蔡天驕幾次想再赴巫山雲雨, 關鍵時刻都被何倩倩推開,搞得蔡天驕很不爽, 對何倩倩發了脾氣。這是他第一次對何倩倩發脾氣。何倩倩也吼了回去,這也是她第一次對蔡天驕大小聲。兩個人鬧得不歡而散。一連三天蔡天驕都沒來找她。

何倩倩從沒有感到這樣寂寞孤獨過, 尤其是晚上,宿舍裏隻有她孤伶伶的一個人。她對著窗外的一片漆黑發著呆,在蔡天驕老家的一幕幕在她腦海裏翻騰著, 讓她的心絞痛著。

第四天直到中午她才懶懶地下樓去吃飯。 這三天來她沒好好吃過一頓。 一出樓門一個人影就罩住了她, 是蔡天驕。他還沒有說什麽,何倩倩已哇地一聲哭倒在蔡天驕的懷裏。蔡天驕從她斷斷續續的哭訴裏才搞明白原來症結在他母親身上。他百般撫慰,萬般溫柔。直到她破涕為笑。

終於到了蔡天驕去報到上班的日子。臨走的前一天晚上,何倩倩還記得那是個夜涼如水的夜晚。一輪皎潔的滿月靜悄悄地掛在天空。在校園僻靜的一隅,蔡天驕環抱著坐在他腿上的何倩倩,忽兒輕輕托起她的左手將一枚銀亮的戒指套在她的中指上。他輕輕撫摸著她的纖纖素手,轉了轉那銀光燦燦的戒指,告訴她他是怎樣大費周章才找到這枚設計精巧的戒指。 他低低地卻很篤定地告訴她他一定動用父母的關係讓她留在北京, 到那時他就娶她,讓她成為他最美的新娘,除了她,他誰都不要! 

這正是

月朗星稀良宵靜好,花木扶疏校園一角。兩情繾綣難分難了,奈何天意誰能知曉?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謝謝光顧
無法弄 回複 悄悄話 等著聽啊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林外芭蕉' 的評論 :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林外芭蕉 回複 悄悄話 我以為你這個博文係列是回憶錄,沒想到是小說。早說嘛,搞得我激動半天。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