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朱蓬蓬:今年的八一建軍節

(2006-08-23 21:39:22) 下一個


今天是2006年7月31日。明天就是八一建軍節79周年。在28日的那一天,組織部長葉豔、我的家門朱主席、老幹處長韓勇,帶了攝影師,到第三人民醫院來看望我,並破天荒地送了300元慰問金。韓勇還告知,半年的護理費已經報批……他們都希望我早日康複出院。

組織上的關懷,黨的恩情,內心十分感激。我又有何才何德,值得人們如此勞師動眾。

自從去年5月17日住院至今,已經14個多月了,經我的主管醫生劉茜的精心治療,病情已基本得到控製,心肺功能衰竭的實際情況,要徹底治愈是不可能的,也許我是應該出院回家了。

今年重慶的天氣奇熱,五月中旬以來,已經連續一個多月高溫,都是在35-40度之間。這情景似乎和全世界氣溫升高是一致的。

氣溫高,心煩,我對這個醫院老幹病房的環境十分厭惡,到31日,我極想出院回家。所謂厭惡,主要是針對這樣一批不學無術莫名其妙的離休老幹部。這些人一般都是局處級幹部,解放戰爭期間在部隊作戰,解放城市以後,變成地方幹部。特別是在工廠的那些廠長書記,在國企改革過程中,聰明一點的早就想辦法離開了,沒有辦法的就等待著破產的命運。企業破產以後,過去的福利待遇沒有了,與黨政機關幹部一比就要差一截,於是牢騷滿腹,一怪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策不對,把貧富差距拉大了。二罵江澤民“三個代表”莫名其妙。是腐敗的代表,是當官的代表。。。。

“一怪”還可以理解,先富不等於“後不富”,差距拉大了的局麵是可以改進的。但對於三個代表,我始終不理解這些老幹部為什麽反對。經過若幹次交談,我才懂得了其中的奧秘。原來許多老幹部對三個代表不滿意是因為:1、這些老幹部缺文化少技術,不具備代表先進生產力的客觀條件。2、同樣的原因,這些老幹部無法成為先進文化發展方向的代表。至於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由於在改革中,知識分子、技術專家、私營企業主的生存條件都比老幹部強,離休幹部雖然被稱之為“國家的寶貴財富”,按中央規定其生活待遇與同級在職幹部一樣,但現如今差距越來越大,個人利益被削弱,甚至在看病治療時的自費項目也越來越多……

對於這種否定三個代表的思想和言論,我和他們做了許多爭辯,但沒有什麽效果。我甚至設想,好在這些人的年齡都在80左右了,國家把他們養了起來。如果再年輕些的話,讓這樣的人來主持管理國家和企業,那不完蛋才怪呢!

我的個性,別人是不歡迎的,那位我有點欣賞的具有小資產階級意識的劉茜醫生,甚至不問青紅皂白,和我照麵都沒有打,就歇斯底裏地下了驅逐令,要我出院了。本來我就聽其他醫生告訴我,劉茜是在把我當臨床實驗對象,是在寫學術論文呢,還是在搞其他的什麽?我到是心甘情願的,當她用第四代抗生素頭孢比烏加克林黴素為我打點滴時,即使我要出院也不準許,現在需要利用我的地方已經結束,就說我驅趕走了11個病員,我能怎麽申辯呢?明明有一個病人是被實習護士三次抽血不成功,三次打靜脈失敗而提前出院的,怎麽能怪到我頭上呢?哇!天使和魔鬼的身份轉換是如此的迅速,這世俗社會的醜惡,竟然體現以救世扶傷為職業的醫生身上,我還能說什麽呢?好吧!是到我出院的時候了。因為今天是七月七日,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牛郎織女一年一次鵲橋相會的日子。盡管家中無人,但和老伴在家中相會,也算是趕個時髦吧!

也不知這年曆是怎麽排的,陰曆七月七日過後,就是陽曆的八月一日建軍節。據說,今年是陰曆潤七月,為什麽要潤?我不懂。反正,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不能死在醫院裏,我要活過今年,我還要繼續掙紮,繼續奮鬥,我還應該分享改革的成果。

有意思的是,說到建軍節的來曆,我就想起我父親朱其華,他於1927年的7月31日,和高一涵、廖乾吾等趕往南昌,參加起義。父親在南昌的日子,周恩來任命他為總政治部宣傳處處長,起草《八一革命大綱》和《土地革命大綱》,起義失敗後,和周恩來、譚平山、賀龍、郭沫若、李立三等一起南征,途中,在會昌,賀龍和郭沫若正式宣誓入黨。遺憾的是,最後被蔣介石殺害的1920年就是中共黨員的父親,在黨史、軍史上都沒有他的名字。在銷聲匿跡幾十年之後,如今到成為了近代史學家的人物研究之一。

比起父親來我算是幸運的。在經過了曆次殘酷的運動後,我活下來了。回憶我經曆的八一,1946和1947年的八一,我在上海孤兒院度過,1948年的八一,我在上海爭民主爭自由反饑餓反迫害的罷課鬥爭中度過,1949-1950年的八一,我隨趙健民、程駿等在西南鐵路工程局修建成渝鐵路,1951年的八一,我被指稱為混入革命陣營的潛伏特務而被逮捕關押於模範政治監獄“東莊”,1951-1952年的八一,我被調農村做“查田訂產土改複查”工作,1953-1954年的八一,我在做城市糧食統購統銷工作,1955年的八一,因為牽連到胡風反革命集團再次被關押判刑流放到彝族邊遠地區,從此與人間隔絕,直到1979年落實政策。

哇!今年的八一是美好的。剛得到300元的慰問金,又過了七七鵲橋相會的浪漫節日,不過,仍然是最最遺憾的,我小子無能,至今仍未能使父親朱其華的革命生涯及其被殘忍殺害的真相公告於天下……

2006-7-31晚於重慶美專校街53-9號201室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