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簽訂馬關條約時的李鴻章

(2006-05-18 10:15:45) 下一個
 
李鴻章與日本談判代表伊藤博文等人會麵
 
“Japanese Representatives Meet with a Chinese Peace Mission?by Tsuchiya Kōitsu, February 1895 [res_27_160] Sharf Collection,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The Chinese are accompanied by two American advisors. The two Japanese officials, on the right, are Prime Minister Itō Hirobumi and Foreign Minister Mutsu Munemitsu.

“Japanese Representatives Meet with a Chinese Peace Mission?by Tsuchiya Kōitsu, February 1895.

[res_27_160]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馬關條約》簽字時的情景(來源於維基百科)

這是有照片為證的當時簽字的情景

Memorial Hall
 
In this hall are displayed the historical relics related to the negotiations in March and April 1895. A replica conference table with authentic chairs and stationary, photographs of Li Hung-chang (in his 70s) and Ito Hirobumi (in his 50s), calligraphy of Li, etc., are among the main exhibits. Admission free as of summer 2001.
The negotiation table
馬關條約談判桌 The Negotiation Table
These chairs are the authentic chairs on which Li Hung-chang and Ito Hirobumi sat during March and April 1895 in Shunpanro hotel, to bargain on the treaty terms which came to be known as the Treaty of Shimonoseki. The chairs were properties of the royal palace of Japan.
 
1895年3月19日,李鴻章偕其子李經方、美籍顧問科士達等及隨員抵達馬關,次日與日本全權大臣伊藤博文(內閣總理)、陸奧宗光(外務大臣)開始談判。
 
中方全權代表李鴻章
 
  
 
李鴻章的談判對手:日本首相伊藤博文
Prince Ito Hirobumi, Prime Minister and Japansese Plenipotentiary at Shimonoseki
 

在日本畫家的眼裏,當時的李鴻章的大清帝國,早已經是腐朽沒落、兩眼昏花、老態龍鍾和不堪一擊的了。

 

下麵是在日本的一個網友在其網絡日記中提供的珍貴圖文:
 
下關位於日本本土最西端的山口縣,舊稱馬關,就是當年李鴻章被人打了一槍然後簽下馬關條約的地方。簽約在一個叫春帆樓的酒館裏進行,那個酒館今天還可以看到。在酒館旁邊有簽約的紀念館,供現代人瞻仰。伊藤博文向來對春帆樓寵愛有佳,因為下關盛產河豚,所以伊藤博文解除了豐臣秀吉定下的關於河豚的禁令,並且把第一張販賣河豚的許可證頒給了春帆樓。去那個紀念館憑吊李鴻章“臨事方知一死難”的無奈,體會一下身為中國人的至苦,然後去春帆樓吃一吃百年傳承的河豚,感受一下日本人的至福,應該會是很有趣的經曆。
 
第二天我在坐了飛機再改坐了巴士再改坐了新幹線再改坐了電車最後步行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終於在下關街頭找到了下麵這張照片中央偏下的那塊牌子,上麵寫著:日清講和紀念館。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我心裏暗叫,好找啊。
 

 
春帆樓正麵
 
 
日清講和紀念館正麵
 
 
紀念館內部之春帆樓舊招牌
 
 
紀念館內部之好小啊

 
照片上感覺很狹小,其實也真的很狹小。
 
紀念館內部之談判桌
 
 
不了解為什麽椅子旁邊放個痰盂,是不是給李鴻章噴血用的。
 
紀念館內部之馬關條約日文完全版
 
 
在最左邊的那張上有李鴻章和他兒子的簽名。基本上這個時候李鴻章的簽名還是端正的。幾年之後當李鴻章在辛醜條約上簽下自己的名字的時候,他的簽名變成了下麵這樣。
 

(from
wiki
 
個中緣由,讓人不忍細究。
 
在春帆樓外意外的看到一條李鴻章道
 

這是李鴻章從住處到春帆樓的必經之路。在談判過程中,李鴻章在這裏遭一名日本莽夫槍擊。這件事情引起國際輿論對日本政府的譴責,使得日本不得不在談判中稍許收斂。
 
李鴻章挨的這一槍,居然勝過他經營近十年的北洋水師的銅船鐵炮,成為了談判中他最有力的砝碼。。。沒的說了!
在1901年簽下辛醜條約之後的第二個月,李鴻章拋下了他已苦苦支撐了20年的垂死的帝國,撒手西去。據說死前吐血數升,可謂頗具中國特色。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