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朦朧 索朦朧

秦照的朦朧詩,探索詩。始建於2008。11。26。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訪客-《瓦爾登湖》筆記

(2018-01-13 21:32:40) 下一個

訪客-《瓦爾登湖》筆記

 

這一生中

我們終會擁有幾把椅子

有的留給自己

有的留給訪客

 

留給訪客的椅子

我們經常凝視著它

特別是它空著的時候

 

不過這並不代表椅子真的就是空著

比如有一種身體無法取代的東西

在我們的腦海中,意識裏漂浮,或者潛行

那就是靈魂

自己的靈魂,朋友的靈魂

這些彼此不需要語言彼此進行交流的靈魂

像水像空氣像風一樣纏繞著我們的身體

穿過我們的身體

甚至我們的大腦和思維

 

有的時候我們真的太蠢

我們的語言像子彈

射向對方,訪客

也射向自己

我們沾沾自喜地認為這些子彈是

我們的思想

 

我們把身體挪到很遠的地方

子彈射不到的地方

可是靈魂之間會有距離嗎

房間永遠是渺小的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麽可以裝得下靈魂

因此遠離彼此

就是根本的荒唐

 

我們可以把釣來的魚烤熟

我們可以放聲大唱野蠻的歌

我們可以解開褲腰帶

我們可以遠離城市

我們也可以躲進雨天裏哭泣

或者在大霧的時候看遠處的山河

但是我們誰也逃離不開靈魂

 

我們躲進安靜的樹林甚至

可以相信靈魂在此沉睡

其實我們呼吸了這裏孤獨的空氣

卻又使自己強大了起來:

文字和語言根本表達不了什麽

因此,靈魂是不可能消失的

 

其實我們唯一犯錯誤的時候

就是把靈魂當作軀體的訪客

或者把軀體當作靈魂的訪客

這個時候是無法比擬的悲哀

 

我們該放棄哲學,宗教,學術,

甚至也可以放棄宇宙

就令這大自然陪伴著靈魂

自由地漂浮著吧

我們的身體有它的依附

還在乎椅子,橋梁,道路,還有風景嗎

 

對靈魂來說這個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軀體

而對於軀體來說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靈魂

 

如果我們不相信這個世界

那麽一個人獨悶家中和

在外麵奔跑是一樣的危險

我們不去思考危險

那麽這個世上還有什麽危險呢

 

我們擁有一個小屋,一張椅子

勝過任何散步的人,漁翁,獵戶,詩人和哲學家

還有朝聖者

 

為了自由地緣故來到森林中

我麽可以歡呼

我們把城市,村莊,果園,爐台拋在腦後

我們萬歲!

 

秦照於2018-1-13.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