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老照片:國民黨元老在台灣(組圖)

(2010-10-31 01:36:16) 下一個

何應欽將軍與同僚打橋牌自娛
  1955年,何應欽將軍與同僚打橋牌自娛,事實上,他穿著正式,頸上係著領花,剛出席完一場婚宴回來,生活相當悠閑。何應欽生於1889年,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黃埔軍校成立時,何應欽被蔣介石任命為少將總教官,長期追隨蔣,成為國民黨軍界元老。抗日戰爭勝利後,何應欽代表中國政府接受在華日軍總司令岡村寧次的投降,留下曆史性的鏡頭。1949年何應欽來台以後,退出權力圈,掛著“總統府戰略顧問”等空銜,運用在日本的一些老關係從事對日交活動等等,故經常悠然自得狀。
 

何應欽為孔祥熙祝壽
 
  1963年,國民黨元老孔祥熙過80歲生日大壽,何應欽特別前來祝壽,並且開心地分享了糕點,孔祥熙為山西太穀人,早年追隨孫中山革命,與宋美齡的大姊宋靄齡結婚,故與蔣介石為姻親關係,後擔任南京政府的財務部長,但被批評利用權勢累積家族財富,以致連國民黨要員自己都看不過去。1947年,孔祥熙夫婦赴美後曾數度來台,1966年病逝於美國長島。孔祥熙的家族有一籮筐新鮮事,為常人所津津樂道。

何應欽與日本前首相聚餐。
 
  1985年,何應欽(中)與日本前首相岸信介(右)及前首相佐藤榮作夫人(左)餐敘,後為台灣著名高爾夫球名將。岸信介為日本戰後重要政治人物,具有濃厚的右翼色彩,在“反共”的旗幟下,與在台國民黨要人關係十分要好。

 
  1967年,日本前首相岸信介訪問台灣,張群代表蔣介石到機場迎接,兩人親密地擁抱。張群晚年曾撰寫《我與日本七十年》,詳述他個人由青年時期留日到抗戰到台灣時期的對日工作,是重要的現代史料,尤其抗戰這一段更是民族曆史的見證。


張大千夫人拜師禮。
 
  80年代初,張大千的夫人徐雯波拜馬壽華為國畫老師,行傳統的三跪九拜大禮。馬壽華本職為大法官,擅國畫,自成一格,能讓張大千的妻子跪拜為師,確實令人刮目相看。


師傅馬壽華回贈弟子紀念品。
 
  80年代初,張大千的夫人徐雯波拜馬壽華為師,行三跪九拜大禮後,馬壽華則以紀念品贈女弟子。1948年,張大千遷居香港後,旅居印度、法國、巴西等國,1978年定居在台灣,1984年病逝,享年84歲。他在台灣生前居住的“摩耶精舍”改建為“張大千紀念館”。

  1977年,張大千作畫時,名攝影家郎靜山幫忙拍攝大師的作畫過程,聚精會神,搏得大師一笑。張大千的畫風經幾度變化,30歲以前可稱“清新俊逸”、50歲是“瑰麗雄奇”、60歲以後“蒼深淵穆”、80歲後則筆簡墨淡,奇偉瑰麗,他所創作的“長江萬裏圖”氣勢磅礡,深境幽遠,為國畫的傳世之作。
 

蔣經國宴客照。
 
  50年代,蔣經國在家中招待友人,穿著隨易,菜色平淡,不過舉杯互幹時絲毫不減生活的豪情。抗戰期間,蔣經國被派到贛南,政績奜然,不過他畢竟年輕,在國民黨的論資排輩時仍離軍政大權尚遠。雖然如此,蔣介石去台以後,開始按步就班地培植蔣經國。首先由他掌控特務組織,並成立政治作戰學校,蔣經國將他在蘇聯所學充份發揮,協助國民黨鞏固了在台灣的政權。另一方麵,就政治風格而言,蔣經國平易近人,生活樸實無華,是極具魅力的群眾領袖。


蔣經國查看少棒球員鞋底質料。
 
  1971年,蔣經國與少棒球員在一起時,好奇地查看小球員鞋底的質料。由1969年到1974年整整六年是台灣棒球運動的黃金時期,由“少棒”、到“青少棒”、到“青棒”,連年獲得世界冠軍,使得台灣社會洋溢的勝利的喜悅,自信心大為提高,也是一整代人守著電視機呼喊勝利的難忘的歲月。
 

蔣經國與肯尼迪會麵。
 
  1963年,蔣經國以台灣政壇明日之星的身份訪問美國,與美國總統肯尼迪會談。當時美國正在考慮是否介入中南半島的戰爭,肯尼迪總統尚未做出最後決定。據30年後美國官方解密的文件顯示,蔣經國曾受父親蔣介石之托探詢美國政府是否能幫助其反攻大陸,不過卻遭美國政府拒絕。事實上,這張照片拍攝不久後的隔年,肯尼迪總統即遭刺。接任的詹森總統於1965年宣布出兵越南。


梁實秋韓菁清婚禮現場。
 
  1975年,著名學者梁實秋與韓菁清舉行婚禮,顯現新婚夫婦的恩愛。梁實秋喪妻未久,曾以深情文詞悼念亡妻,未幾又鋪紅氈,許多親友一時轉不過來,不過梁實秋引用莎士比亞的名言“愛情的路,永遠是不平坦的。”他解釋:“我們之間其實沒有什麽困難需要克服的,屬於不平坦的,隻不過社會人士和朋友的不同看法,或者給我們的勸告,都是好意。”韓菁清是息影的影歌雙棲明星,他們的結合在台灣社會引起不少驚歎聲。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