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0

(2010-08-11 06:36:24) 下一個
6.
人存在,他們之間的關係組成了一個社會,一個錯綜複雜的網絡。

章飛和周成的關係,其實本來並不複雜。一個可以算是師傅,一個就是徒弟。中國的學徒製一向是全靠自己眼力勁,師傅不會手把手教,徒弟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偷”學。所以,雖然章飛從沒有特別給周成上過課,但他那兩年把周成一直帶在身邊,使周成獲益不少。周成也明白,章飛明擺著要培養他,好讓他有朝一日成為能用得上的左右手。要是沒有章涼羽,周成決不會離開這位大哥。當然,換個說法,沒有章飛,周成也不會和章涼羽分手。

章飛隻有一個女兒,當章涼羽呱呱落地時,他蹦了起來。他歡呼著,整個弄堂的老人以為他得了個兒子,可誰知,是個閨女。老人不懂,章飛自己也不懂,隻是女娃娃的第一聲哭,讓他感動,寶寶粉色的臉向他懷裏轉過來的時候,他落淚了。章涼羽從小就不是一般的乖,使得夫妻倆奮鬥的日子裏省了不少心。讀書雖然不是最好,也從來不用他們操心,也順順當當讀到了大學。章涼羽13歲時,有個命相大師對章飛說,他的女兒是貴女,他的事業從女兒降臨開始越來越好,一直到女兒嫁人。章飛的錢賺得越多,越寵這個女兒,當然不止是因為算命的結果,而是他越來越少時間陪在女兒身邊。對妻子的愛,已經在婚姻多年後早已找不到當初的蹤影。章飛的工作也讓他接觸到更多漂亮青春的女子,她們的誘惑迷亂中年男子是很輕而易舉的。章飛背叛妻子的故事中,並非沒有動過離婚的念頭,可是一想到章涼羽,他還是放棄了那些女人。所以說,他對不起所有的女人,卻絕對沒有傷害過章涼羽。

但誰又知道,或許是上天的懲罰,章涼羽對父親崇拜式的愛,在19歲時被狠狠地重擊了。原本高高在上,帶著光環的父親不見了。她還忘不了的是父親肥胖的裸體。章涼羽不和章飛說話了。章飛認為女兒生氣是應該的,可他不知道該怎樣再 和女兒溝通。那段日子,章飛十分易怒,哪個員工稍有不慎,就會被罵個狗血淋頭,甚至有被炒魷魚的可能。章飛派周成買了一大桶肯德基去討好章涼羽和她的同學們,他想那時的孩子們都喜歡這樣時髦的東西吧。誰知,章涼羽將桶直接仍回給周成。當看到周成的狼狽樣,章涼羽有了一種發泄完的感覺,她撲進周成懷裏哭泣著。其實,父親不懂得怎麽麵對女兒的同時,女兒也不知該如何麵對父親。這就是章涼羽不和章飛見麵、通話的主要原因。

章涼羽沒有跟母親提這件事,她隻想著以後如何要加倍的保護、愛母親,她要為父親贖罪。她不知道該不該原諒父親。再見到章飛時,章涼羽看到自己的父親布著血絲的眼睛、總修理得幹幹淨淨的臉上卻滿是胡茬茬,她忍不住,輕喚道:“爸爸~”。他們一家三口像以往一樣生活在一個屋簷下。當然,有些東西卻回不到從前了。

自從這件事後,章飛有些怕章涼羽,這是種奇怪的感情。當他發現章涼羽愛上了周成後,他就更怕了。因為他知道,他們倆的關係他是決不會同意和承認的。但是如何去反對呢?他反對,章涼羽是否會離開這個家呢?他會不會失去這個女兒呢?章飛一定要想出個辦法,讓他們分手。

周成愛上了章涼羽,他自己也知道,這是早晚的事。那個精靈,如何叫他不惦記在心中。她是他這些年生意場上爾虞我詐後的避風港,她是他每天唯一不用防守的聽眾,她決不會算計進攻他,她是他生活中唯一的亮色。可是,他跟在章飛身邊太久,有很多事,章飛是決不希望章涼羽知道的。周成也不想,他不願意小羽透明的心蒙上灰色,即使多一天,他也想要保護它。章飛會要他這樣的女婿嗎? 不可能。而那個年紀的章涼羽為了自己,是會不顧一切與父親決裂,這是周成不想見到的。不管怎樣,周成認為章飛是個好父親。周成離開章飛的時候,已經決定從此和章涼羽不再有瓜葛。

章飛同意周成的離開,那樣他才能實施他的計劃。周成果然不負所望,在新公司幹的很火,他不但吸取了章飛的經驗,還增加了許多新鮮概念進來,大型現場秀從他的手裏又活躍在夜上海了。幾年後,周成做上了公司在上海的總負責人。章飛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就在章涼羽畢業前夕,他打了通電話給周成公司所在的某區公安局內高層的一位朋友。

幾天後周成被逮捕了,他的罪名是提供毒販交易場所,不是白粉,是上海灘第一列搖頭丸事件。沒有預警的,頭戴鋼盔手持衝鋒槍的武裝警察就進入周成的娛樂城,目標準確地進入109大包間,正好抓到從澳門來的一對兄弟,並且查證了許多為周成工作的小姐不但買搖頭丸,還銷售給客人搖頭丸。當然,他們所有的人都將矛頭指向周成,暗示他們是在他知情並允許的情況下進行的。周成沒有證據證明自己的無辜,連他的會計賬目都有一項說不清的進帳。他明白,他被擺了一道。幸於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周成和搖頭丸接觸過,他知道他不會被判很久,但他沒有希望再和章涼羽在一起了。

這些事章涼羽當然是完全不知情。在她最痛苦的那些日子,父母是她唯一的支柱。家給了她安寧。她又成為父母的乖乖女。章飛猜到章涼羽終有一天會恢複的。他隻是算漏了一樣,章涼羽竟然懷孕了。

周成終歸還是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在獄中,周成想章涼羽,他也想,章飛和他今後會是什麽關係呢?--仇人。





七、你選擇誰?(上) 2005-12-20 08:36:26
當初嫁人,章涼羽絕對不是一時衝動。李崢雖然沒有錢,但他有潛力,他有野心。“法國人”比李崢有錢,可和他說不到兩句話,章涼羽就沒興趣再找話題聊了。

到 現在章涼羽還記不住“法國人”的中文名。他是個法國華裔。“法國人”的姐姐與章飛有密切的生意關係,卻是少有跟章飛沒有肉體關係的一個客戶。章涼羽喜歡這 個女人,但不能強迫自己喜歡她弟弟。說實話,李崢比身高略差一等,比相貌差了兩等,比資產,那就不知差到幾裏地去了。所以章飛一直就不明白,章涼羽怎麽會 做出這樣的選擇。章涼羽給的答案很簡單:“沒得可聊。”

除了這個,章涼羽潛意識裏對有錢人沒好感。有錢意味著可以比一般人來得隨心所欲。 也許是女人,也許是嗜好,那是種讓章涼羽把握不住的東西,讓她莫名的害怕。就是因為李崢非上海人、沒有房子,這反而讓章涼羽放心。她說不清楚,興許是心裏 上的優勢在作怪。和周成在一起的日子裏,總是仰視著周成,他的成熟,他的幹練,他的帥氣,他的桀驁不馴,甚至他的霸道,都讓章涼羽著迷,也讓章涼羽擔心。 她抓不住他。直到分手,這種糟糕的感覺越演越烈。她發誓,絕對不再陷入深愛他人的險境裏。

她不算很愛李崢,但也不是不愛,處於兩者之間。那兩年她想得明白,一輩子不結婚估計行不通,單單父母這關就難過。找一個愛自己多過自己愛他的,平平淡淡,才能走過大半輩子吧?章涼羽覺得李崢愛她多點,至少那個時候她是這麽認為的。

轉 眼結婚五年了,章涼羽已經不去考慮愛不愛的問題了。習慣,她已經很習慣李崢這個老公了。當章涼羽在習慣李崢的說話口氣,飯菜口味,思維方式時,李崢在讓章 涼羽習慣他。那是無意識的一個過程,李崢已經習慣學生們的服從和崇拜了,而章涼羽也習慣少想多聽。這個模式慢慢在兩人之間固定了。李崢開始有種感覺,章涼 羽沒有他不行。李崢很喜歡這種感覺,他覺得,他更愛章涼羽了。

時間一長,人們就會對周圍一成不變的事物漠視起來。李崢不像結婚前那樣照顧得章涼羽無微不至,也不再注意章涼羽有什麽變化,至於章涼羽什麽時候買了件新衣服,什麽時候添了副新首飾,他更不關心。

唯 一讓章涼羽還覺得李崢的熱情,就隻有在做愛的時候。李崢還在努力,因為章涼羽到底還是沒有來過一次高潮。這讓技術精湛的李崢想不明白。夫妻間性生活的和諧 對婚姻很重要,這是李崢一直強調的。章涼羽認為這有道理,李崢如此熟練,如果自己太冷淡,勢必造成不和諧,容易讓老公偷腥有理。她很配合,學會了各種技 巧,有時候,她甚至會創新和完善。李崢笑說章涼羽有這方麵的天賦。其實,章涼羽有著大部分女人的矜持。即便對著心裏的自我,她也不敢承認,和李崢做愛讓她 知道享受身體放肆時的快樂。對於高潮她也充滿向往,但從來不如願。

這種平淡規律的生活,沒有人會突發奇想的去打破它。除了周成。他回來 後,沒有立即找章涼羽,他重新開鋪,從修理汽車零配件,到汽車修理廠,他用在監獄裏學到的手藝重謀生路。周成這麽賣力的工作,就是為了找章涼羽,為了告訴 她這些年的思念,為了有資格再次得到章涼羽。周成想到過章涼羽可能不會原諒他,或者根本已經忘了他。但他忘了,章涼羽會長大,會嫁人。在章涼羽父母家的門 口見到章涼羽時,周成就認識到她可能結婚了。

那是種少婦的美豔,章涼羽比以前成熟了,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誘人的風情。周成希望自己感覺錯誤,她隻是有了男朋友,還沒有成家。但他卻不敢上前問她。周成隻是跟著章涼羽。

章涼羽有種不舒服的感覺,她懷疑有人跟蹤她。那個人根本不屑被發現似的,越跟越近。章涼羽的心快跳出來了。天還不算晚,叫非禮不知有沒有人會管?章涼羽心裏幾個心思已經轉過了。她突然加快腳步,轉了個彎,經過一個弄堂口,立即走了進去。周成沒跟上,在那條街上來回的尋找。

為什麽背影如此的熟悉?章涼羽確定她認識這個人。她從弄堂裏走了出來,正要上前喝住那人,周成轉身了。

天塌了嗎?地陷了嗎?章涼羽覺得自己一定處於休克狀態了。“周成?”她不知道怎麽她還能記住這個名字。

“是我,小羽。”周成向著章涼羽走過去。他根本克製不住自己,一把抱住了章涼羽,緊緊地,緊緊地,似乎從此再不放手。

章涼羽毫無反應,她傻傻地呆在這個男人的懷裏。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包括周成突如其來的吻。那樣不顧一切,肆虐的,瘋狂的,令人窒息。



八、你選擇誰?(下) 2005-12-20 08:37:19

有一種人,麵對TA,你不懂得拒絕。很顯然,章涼羽對著周成就是那樣。

章 涼羽有意識時,舌頭已經與周成的糾纏在一起了。她慌張地睜開眼,看到了忘我的周成。他的眼睛緊閉著,睫毛有著輕輕的顫動,陶醉中帶有一股狠勁,那是不甘 心,那裏有不舍得,那中間有種章涼羽不熟悉的神情。不但是這,章涼羽的嗅覺也恢複正常了,那種曾經讓她走在街上、坐在公司,突然之間能夠聞到,以為周成回 來的味道,不見了。

章涼羽覺得她該做些什麽,也許像看過所有電視劇的情節,她該推開他,她該給他一巴掌。然後她照著做了。可是那一巴掌給得一點也不確定,不響亮。周成早就等著了,可輪到真挨巴掌的時候,還是挺難受。但這一巴掌像個閥門,把章涼羽一時被堵住的憤怒給打開了。

沒 有交待的離開,沒有音訊的等待,任誰都不能原諒。章涼羽滿肚子的話,卻不知從何說起。她曾經想過再次和周成相遇的幾十種預演,一個都沒派上用場。跺了一下 腳,章涼羽轉身就想跑。周成拉住了她。眼淚是不爭氣的,它無法控製地流了下來。章涼羽生氣自己的不受控製,接吻也好,流淚也好。這種男人,你還在意他做什 麽?她對自己吼叫著。

周成也是不知從何說起,才能使章涼羽相信他的無奈。告訴她那都是她父親一手造成的?她會相信嗎?她會願意相信嗎?周成嘴唇動了幾下,還是吐不出半句話,但他卻抓著章涼羽的手不放。

“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但,我有苦衷,你相信我,我,我從沒有忘記過你,我一直愛著你。”終於,他說了出來。

“你讓我現在來聽你這番廢話?我沒興趣。周成,我告訴你,我不希望見到你,一點都不。我已經忘了你了,可你為什麽還要出現?你這次又想怎麽樣?”章涼羽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哽咽著,透著強烈的酸楚。

“小羽,你聽我說。我想你,這些年無時無刻的想著你,我忍不住要看到你。我要你。”

“你要我?要我什麽?看,看看,周成,我結婚了。你還要我做什麽?”章涼羽伸出左手無名指。婚戒很安靜的呆在她纖細的手指上。

周成感到了一種崩潰在身體裏爆發。“你幸福嗎?”那是行屍走肉般的話語。

“幸福不幸福跟你沒有任何關係。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放開!我走了。”章涼羽逼迫著周成放手,趁自己還沒完全歇斯底裏前,頭也不回地走了。

不 管怎樣,先離開這裏。章涼羽覺得半秒鍾也不能再和周成在一起了。他的聲音那麽誠懇,她幾乎要相信他的無辜。她提醒著自己,這個人曾經深深的傷害過她,而如 今自己也是有夫之婦,和周成毫無瓜葛是最明智的抉擇。章涼羽努力甩掉腦中周成深情的眼神,甩掉他聽到她結婚時不相信和痛苦的驚愕。還有他溫暖的手,有力的 擁抱,濕潤的唇。

回到家,章涼羽跟往常一樣的吃飯、看電視、睡覺。飯菜像白開水,無味的順道而下;電視機發出的聲音像外太空的呼叫那麽不 真實;睡覺,很麻煩的一件事。因為昨天和前天她和李崢沒有做愛,今天是勢在必行。她拒絕了李崢一下,她說太累。可李崢並沒察覺到章涼羽任何的不妥,跟往常 一樣,碰到這樣的借口,他多磨幾下就能成功。李崢膩在章涼羽的身上,不肯下來。

章涼羽知道這種時候的李崢像處在發情期,不答應,就別睡覺。她忽然想做了。為什麽不?或許這樣能把注意力轉移掉。她開始專著的回應李崢。她比平時更主動。她翻身坐在了李崢的身上,她努力搖擺著腰肢,還不時地換著方向。

忘了他,忘了他。那個擁抱,太熱了,太緊了。不行,忘了他。那個舌尖,它曾經在我身上每一寸留下印跡。不,哦,上天,不要。我的老公正在我的身下啊。對,我是和老公做愛,不能想他。他,我們一起做愛不是這樣的。他那麽溫柔,他不會讓我一點點疼痛,他第一個進入了我。。。

“啊~~!”這一聲不像是章涼羽叫喊的,是一頭母獸的吼叫。在章涼羽不停胡思亂想的左右來回中,她感到子宮的熱度,如小太陽般,不,如小宇宙般爆炸了,能量向身體的四肢延伸開去。每一個細胞都被襲擊了,被擴張了。章涼羽身體的顫抖告訴李崢她來高潮了。

事後李崢興奮,而章涼羽無語。李崢打心眼裏開心和滿足,今天比自己以往的都滿足,他終於給了老婆最巔峰的快樂。誰能否認他不是個強壯的男人,沒法滿足自己的妻子?這是個傻問題,李崢自己也知道。沒有人能否定他,除了他自己。

而章涼羽卻是滿心悔恨。為什麽,自己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達到高潮?那麽美好的瞬間,卻要與痛苦的感情同時並存在心裏。這樣算不算背叛?章涼羽害怕想到“蕩婦”這個詞眼,但卻覺得自己這樣做跟紅杏出牆沒什麽區別。

絕對不可以,我不可以是這樣的女人。章涼羽心裏反複肯定這句話。不見他,隻要再也不見周成,會忘了他的。身邊傳來李崢的呼嚕聲,今天他似乎是帶著笑睡著的。看著李崢這樣,章涼羽默默地告訴自己,告訴李崢:“對不起,李崢,再也不會了。我是你的妻子,我和周成毫無瓜葛!”

睡夢中李崢側身擁起了章涼羽,章涼羽躲到了他的懷裏睡著了。

九、請放手 2005-12-20 08:37:48

人的意識如果能夠直接用腦電波千裏傳音,那麽周成這會兒應該就不再做要不要破壞人家家庭,爭做第三者這個思想鬥爭了。

顯然那種假設是不存在的。周成忍不住又到章涼羽父母家的樓外等待章涼羽了。他想要看到她,即便他不知道該和她說什麽,該做什麽。也許就為了看一眼,來確定自己的心。他看到了。周成同時看到了章涼羽和李崢兩人。

夫妻兩個同時回來,再正常不過的事。但周成事先卻沒有做過這方麵的思想準備,他不知所措地隱藏起來。雖然從未見過李崢,但他站在章涼羽身邊的篤定感,還有雖沒有牽手或擁抱,卻存在在兩人之間無形的協調性,讓周成一眼便肯定,這是他重新獲得章涼羽最大的障礙。

李 崢的外表看似非常不起眼,既不魁梧,也不高大,可是他走路卻充滿自信,甚至從他斯文精致的眼鏡片後,你能感到射出的是自負。周成很妒嫉他,任誰擁有了章涼 羽,在他看來都有資本驕傲。這些年,每一天每一天的想念,使得章涼羽在周成的心裏已經完美化了,她簡直就是他的女神。可是他現在卻看見她的女神蜂腰下一翹 一翹的屁股尖被她身旁的男人突然狠狠地捏了一下。

李崢還在為剛才的調笑興奮著,章涼羽用力打了李崢一拳,同時朝四周看了看,嘴上大約說著“要死啦”一類的話。兩個人都沒有發現,就在離他們不遠的幾米外,有一雙噴火的眼睛正盯著他們。

周 成很生氣,可是很快又覺得氣餒了。那是她丈夫,做什麽都是天經地義的。他沒有資格生氣,但憤怒的感情仍然控製不住想要冒出來。今天想要再去跟小羽講話是沒 有可能了,周成看著他們進入小樓,愣愣地不知幹嗎。他其實打心眼裏懷疑自己這麽做是不是有點變態。我成什麽了?偷窺者?周成很懊惱。可是,就這麽放棄,他 自問又做不到。也許,她並不幸福呢?也許,她愛我,隻是還在生我的氣,所以那天才說不願看到我的話。否則她為什麽哭?還有她也吻我了,不是嗎?周成一遍遍 回味那天章涼羽的反應,越回味,越覺得章涼羽對他還有情。周成決定怎麽也要和章涼羽再好好談談。

章涼羽今天特地去李崢的學校等他一起下班 回來,她擔心再碰上周成。李崢以為昨晚的完美,讓章涼羽一改之前的性冷淡,總算嚐出甜味來了。他很高興章涼羽今天的探班,看到辦公室其他老師羨慕的目光, 李崢很是受用。同事們的羨慕不是沒有道理的,除了美麗的妻子,李崢最近收到風聲,他的副教授資格這次有很大可能可以被評下來,相信這樣的消息,在學校透風 的牆裏,已經傳開了。可以說,他現在意氣風發。李崢有些想跳起來的感覺,但他知道,他還需要等待,等待副教授資格評定下來,才可以完全著地。現在的他才 32歲,按他的計劃,35至37歲間,一定要拿到教授資格。他已經著手向DAAD提出申請,到德國作研究的報告,同時也寫了一些郵件和幾位德國教授有過聯 係了,就等副教授評下來,李崢準備向下一個目標行動了。

章涼羽曾幾十次聽過李崢的計劃,但從沒想到會來得那麽快,或許並不快,但時間卻在 指縫間早就溜走了,她卻沒有注意。章涼羽其實並不完全知道李崢現在的這些事。李崢不告訴她也有道理,他認為在事情沒有確實肯定的情況下,講也白講。但老公 的愉快,做妻子的章涼羽還是覺得到的。越是這樣,她越是堅決內心與周成斷幹淨的念頭。和李崢能有今天,不容易,磨合了這麽久,雖然沒有激情,但夫妻的情分 還是有的。她承認李崢自負和自私,但她沒有理由因為這些去背叛李崢。她覺得她身體上昨晚的反應實在太糟糕,以至於今天一天她都在為這個苦惱和難受。什麽男 人是完美的?沒有。哪對夫妻沒有問題?章涼羽的答案是否定的。現在的周成,對她來說,太陌生了。他消失了7年,突然出現,是為了什麽,她說不好。參加了這 些年的工作,讓章涼羽從一個浪漫的少女變成了實際的少婦。所以,當她兩天後再次在回娘家的路上碰到周成時,已經不再那麽慌張了。

周成似乎有千言萬語,可一見到章涼羽他卻隻想握住她的手。可章涼羽像隻受驚的小鳥,他稍微靠近一些,她就立刻逃開幾步。

“周成,你聽我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麽離開,又為什麽突然回來,等等,你別急著說,”章涼羽阻止了周成的打斷,“我現在也不想再去追究了。我不是以前的小羽了,我大了,我也成家了,我現在過得很平靜,我不想這種平靜被打破,你明白嗎?”

“可是,你對我真的沒有感覺了嗎?你一定有的,是嗎?否則那天你的反應不是這樣的。”周成不肯相信章涼羽的鬼話。

章涼羽想起那天就後悔:“我不知道那天我怎麽回事,但現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們沒有可能了,周成,放了我吧?”

“放了你?我抓到過你嗎?你卻緊緊地抓住了我的心,7年,我的心裏隻有你,甚至因為你,我考慮我應該原諒你的父親,因為他不過是和我一樣,太愛你了。可是,哈哈,你現在卻要我放了你。。。”周成好像在哭,又像在笑。

“等等,什麽原諒我父親?你在說什麽?周成,你剛剛在說什麽?”章涼羽聽著有些糊塗了。

“我說什麽了?我說,我這些年都拜你父親所賜,在監獄裏過得很好。哈哈哈。。。”周成幾乎是叫喊了。

章涼羽懵了,她似乎抓住了一些線索,但又不是很清楚。她突然不想再想了,她感到害怕。



十、過期的愛情 2005-12-20 08:38:15

周成不完整的控訴,敲擊著章涼羽的心靈。她知道,她將要看到肮髒的真實。

二 十分鍾後,章涼羽和周成坐到了red doc裏喝咖啡。他們等著對方開口。周成這時候才發覺章涼羽確實長大了,她的沉默給了他壓力。她不是想說就說,想問就問,半分鍾都藏不住秘密的孩子了。周 成清了清喉嚨,他覺得對著現在的章涼羽,他也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指出方向,小羽跟著走的周成了。這讓他有點失敗和不熟悉。

“小羽,你。。。”

“你這幾年去了哪裏?監獄是怎麽回事?”章涼羽在周成開口的同時,打斷了他。

“嗯,我,,,我進去了,監獄。就在你畢業後的沒幾天。”周成聲音低了下來。他不願意跟章涼羽提這個,但這無可避免。

“為什麽?什麽罪名?你做了什麽?你為什麽不告訴我?”章涼羽滿腦子問號,她的直覺告訴她,這裏麵有著蹊蹺。可是,她忍不住在桌子下雙手緊握,心裏一陣緊縮,這,這會與我爸有關嗎?

良久,周成調整了下坐姿,他看了看章涼羽,開口,難啊。拿出煙,他點燃一支。看著煙頭上的煙灰慢慢變長,周成酸楚的回味著那一切。

“他 們說我賣搖頭丸。可我沒有!,,,,但這件事情事先被計劃得很好,我,我根本解釋不清楚,也沒有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我那時候,覺得自己這輩子都可能完 了,我不想連累你。而且,事情發生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摸不清頭緒,隻覺得眼前一片黑,我怎麽告訴你呢?哼,你知道嗎?我曾經以為,我也許永遠都見不到你 了。”

“被計劃?你是說,我爸他,,,?”這是可怕的。章涼羽沒法設想下去。

周成沒有回答她,他轉開臉,不想看著章涼羽。但她看到了答案。

“我爸他,,,為什麽?可是,你,,,我。對不起,周成。”章涼羽完全思維混亂。她說不清楚她想要說的,想要問的。她滿是尷尬。

“小羽,你沒有對不起我。也不用你說。我們的事,有可能你爸他一早就發現了。可能,他覺得他無法控製了,所以,,,但是他那麽做”周成說不下去。他極力控製住自己的情緒和音量,但對章飛的憤恨他沒有辦法消除。

章 涼羽當然能感覺到。事情變成這樣,她忽然覺得很對不起周成。這些年對周成的譴責,一下子消失無影了。他這些年是怎麽過的?監獄,誰都知道,那是個可怕的地 方。當初畢業前夕,她曾拒絕父親為她提供的出國留學機會,她那時多想畢業立即嫁給周成啊。卻沒想到,父親最後使出了這樣的手段。

在難過的同時,章涼羽也擔心起來。周成回來隻為了她嗎?他會不會報複父親呢?天啊,太複雜了。她開始覺得眼前的一切都變得虛假起來。也許,也許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雖然她相信周成不會去賣毒品,錯的很大可能性是父親,但章涼羽不能否定另一種假設:假設周成是用這些話來騙取她的愧疚感,也許就為了騙她回到他的身邊。畢竟那是她的老爸。她寧願周成在騙她。

“周成,你肯定是我爸爸嗎?你,你有證據嗎?”章涼羽心中不知是什麽滋味,她認為這樣問其實很過分,但她卻沒有阻止自己問周成。現在的章涼羽在父親和周成之間,選擇了父親。老實說,她內心希望周成是那個壞人。

愛情是會過期的。周成意識到章涼羽問這句話用的是什麽樣的感情。她在賭博。她把賭注押在了她的父親身上。如果換了七年前的章涼羽,愛情是她的生命,她的全部,她可以為它燃燒成灰燼。但是,那個她現在隻存在周成的回憶裏。

“小羽,我沒有證據證明這件事是你爸爸一手造成的,但,我相信我的消息渠道,是章飛幹的!”

章涼羽能夠清楚體會到周成說父親名字時的切齒的痛恨。這讓她的心一寒。周成恨我爸,章涼羽在心裏再次肯定了這點。他找我,難道是為了報仇?

看到章涼羽害怕的眼神,周成有些懊悔。“不,小羽,別胡思亂想。我,我找你,就是因為我想你。你知道的,我愛你。”

“那你能原諒我爸爸嗎?嗯~~如果這事真的是我爸幹的。”章涼羽還是不死心。她忽視自己沒有接受這樣事實的勇氣。

“我不知道。你要曉得,這些年我是怎麽度過的?每天小心謹慎,不是怕被管監揍,就是怕挨那些混蛋的黑拳。嗬嗬,剛開始摸不清門路,我可沒少挨揍。,,,每天想你入睡,是我最美好的時光。但一想到這些是你爸帶給我的,我就,,,”周成的苦笑在章涼羽的耳裏回蕩著。

是女兒還是父親,周成無法抉擇。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