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讀書心筆

寫日記的另一層妙用,就是一天辛苦下來,夜深人靜,借境調心,景與心會。有了這種時時靜悟的簡靜心態, 才有了對生活的敬重。
個人資料
不忘中囯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My Diary 303 --- 夜的半碗孟婆湯

(2007-03-10 00:19:03) 下一個


白天黑夜係列之33 : 夜的半碗孟婆湯 


夜渡過重洋來到這個陌生國度的時候,隻有一個灰色的隨身行包和心裏被緊緊捂著得記憶。

夜一句當地的語言也不會。黑色的夜空下 , 夜讓自己蟄伏在角落裏,看著香煙忽明忽暗,伸出雙手想要觸摸白天的模糊身影,卻沒有一次不落空。夜無數次地問自己:還要多久才可以把你忘記 ? 也許很快,也許要用盡一生也都未必。放棄與擁有都一樣不容易。夜知道,很多曾經的刻骨銘心,就是在說著不會忘記的過程中漸漸地褪去,但是有一種情卻是埋得越深就會越痛。

在接下來的這個冬天裏,夜因為不懂語言而一再被解雇;夜因為晚上迷路睡過地鐵的長凳;夜因為遇上酒鬼而留下累累傷痕。就這樣,夜一天接著一天地在打工的路上,疲憊得重複著沒有盡頭的生活。



一天,夜認識了二十五歲的她。她是夜的工友,半天上班的那種。

她來到這個國家是為了忘卻一場無法忘卻的愛情和背叛。在這個陌生的國家,她開了一扇新生活的大門,卻關上了內心的窗口。一個人日複一日得打工和上課,心的疲憊和身的勞累無人可述,很多夢想和慨歎都隻能鎖在冷冷的孤寂的夜色裏 , 了無聲息。

也許是同病相憐,或者語言相通的緣故,他們在一起工作的時間成了那段寂寞時光裏,倆人的唯一樂趣。夜依舊是那樣淡淡得望著她開著玩笑,她也裝做不解風情。可是心裏的變化,隻有他們彼此知道。也許在這之前,他們並不知道。

夜喜歡她,可是夜卻拒絕了她。夜說:請不要試圖來找我,請你一定把我忘記,請不要再把我提起。我不想成為你酒後唇邊的一聲歎息,不想成為聽故事的人的眼中又一個可有可無的悲劇。夜說:當你曾經很努力的為一個人活著,你會終於頓悟,能為自己而活,能為自己的夢想而活,比起單單為一個人而活著 ,踏實得多了。

夜很傷心,她也很傷心,不久便找了個借口辭掉了這份工作。夜知道,其實可以愛的,可是愛情就這樣結束了。

夜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問自己:同樣的錯你果真要再犯一次嗎?這次的代價有多大,你想清楚了嗎 ? 結局無論進退你真的能承擔得起 ? 夜不知道,前世有怎樣的故事,才會有如今和她在這異國他鄉的糾葛。對了,一定是那碗孟婆湯隻喝了一半,就急急上路,否則為什麽要在經曆了這麽多以後,才遇見她 ?

夜不是沒有想象過他們的結局。既然知道結果未可知,那就保留這份純真的感情,也好在未來的日子裏有一份無怨無悔的回憶。夜知道,其實一個人真正所需要的,往往要在經過許多年後才會明白。而對已經要擁有的美好,自己又因為曾經滄海把握不住尺度,而存在一份忐忑與擔心。夜知道,這不是愛,因為愛不應該有任何的猶豫。

夜對著她的背影說:愛,就喝了剩下的半碗孟婆湯。 



寫於 2007 年 3 月 10 日香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枯荷雨聲 回複 悄悄話 愛了就好,結局有時並不重要
agentsmith 回複 悄悄話 為什麽?為什麽不可以試著愛一次呢?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