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組首頁 » 影視天地 » 江左盟 » 討論區

[1]
 
發帖人   內容 查看最新回複!!!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1樓

2019-02-05 03:35:06

 
【雜誌】《NYTimesTravel新視線》2019年2月, 胡歌在恭王府:願你看山有山看水有水
《NYTimes Travel新視線》2月刊胡歌•北京。胡歌身上有很多故事,最終融匯在一起,造就了今天我們見到的@胡歌 。2018年最後一個月,這個上海男孩坐在北京的恭王府講自己的故事,說起一些與生命有關的命題,像一束安靜但穩定的光,未必能改變蕭瑟的寒意,但的確亮得篤定非常。@馮楚軒 #世界與故鄉#
撰文:子潼
攝影:劉頌@劉頌LiuSong 
製片:Feifei Li@Feifei_Li 陸嘿嘿 @陸嘿嘿 
拍攝統籌、編輯:Miya Tao@奕帆MiyaTao 
妝發:薑潔
攝影助理:張春雨
封麵書法:張洺貫
封麵:外套、長褲均為@Armani阿瑪尼 、Altiplano腕表@PIAGET伯爵

原文鏈接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2樓

2019-02-05 03:36:56

 
發表於: 2019-02-05 03:36:56

正月特輯 | 胡歌在恭王府:願你看山有山看水有水

 這裏是 NYTtravel新視線 Today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3樓

2019-02-05 03:38:29

 
發表於: 2019-02-05 03:38:29

 

 

胡歌身上有很多故事,最終融匯在一起,

造就了今天我們見到的胡歌。

2018 年最後一個月,

這個上海男孩坐在北京的恭王府講自己的故事,

說起一些與生命有關的命題,像一束安靜但穩定的光,

未必能改變蕭瑟的寒意,但的確亮得篤定非常。

 

 

說話的時候,你很難在胡歌的眼裏讀到除了安靜之外的情緒。沉默是很適合他的狀態。但他的沉默不能稱為放空——他沉默的時候,眼裏反而有更多東西。有點像是他正在自己的思緒裏翻書,讀一些什麽,思考一些什麽,帶著點淺淺的但絕非刻意的憂鬱氣息。

 

或許能用貓的眼神來做比較。胡歌養了五隻貓。他說自己和貓之間的聯係非常微妙。他出生的那一天,家裏跑來一隻貓,怎麽攆都攆不走。後來媽媽說,大概這隻貓和我兒子有緣分,就把它留了下來。“我的確特別喜歡貓。我後來甚至覺得,我性格裏有一部分和貓很像,是父母身上沒有的。”貓很獨立、 愛冒險,也安靜、有好奇心,胡歌說很像自己。

 

恭王府據說也是有貓的。但冬日的北京太冷,沒有見到。

 

外套、長褲均為 Emporio Armani;Altiplano 腕表 PIAGET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4樓

2019-02-05 03:39:02

 
發表於: 2019-02-05 03:39:02

“月牙河繞宅如龍蟠,西山遠望如虎踞”,這句寫的是恭王府。見證朝代的鼎盛衰亡、新舊更迭,如今邁進這座古老府邸,我們仍舊能在冬日陽光裏看見昔日恢宏的痕跡,但這種恢宏並不是單一的。即便遊人如織,它也不可避免地帶有一絲冷清,說不清是來自冷調子的磚瓦,還是遊人懷揣的敬仰總帶著疏離的距離感。

 

而胡歌是上海人。同是大城市,一南一北,上海與北京呈現的是完全不同的風貌。找個類似的比喻,或許是年輕與古老的關係,這裏並不帶貶義。胡歌眼中的北京,是一座比上海擁有更多古老故事的城市。他第一次來北京的時候還是個小學生。是個暑假,胡歌和三個小夥伴被選中,代表學校來北京參賽,最後還拿了二等獎。借著這個機會,他看了兩周的北京,也走過了大量的曆史景點,走過與上海完全不同的空曠寬大的道路。北京好大啊,他說。

 

恭王府後罩樓的屋頂及簷廊。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5樓

2019-02-05 03:39:37

 
發表於: 2019-02-05 03:39:37

嚴格來說,胡歌有些特質並不怎麽上海,比如口味。也可能是受了曾在北方當知青的父母影響,他不愛甜口,適應麵食,小時候的最愛是家附近的一家天津狗不理包子店。剛做演員的時候來北京的機會很多,胡歌就常跟著朋友在北京城裏四下搜羅大隱隱於市的地道口味。“那會兒很愛去小胡同裏吃烤串兒、羊蠍子、爆肚;有些朋友會知道一些藏得很深的店,都往小胡同裏鑽。”這是首都這座城市,給予他最美妙的回憶之一。

 

我問胡歌,會不會很容易被京腔帶跑。“確實還挺容易的,我好像很容易被任何地方的語言帶跑。”他笑了笑。剛開始出來拍戲的時候有個模糊的印象,覺得北方人的語言似乎有著天然優勢,台詞很有感染力。“所以剛開始出來拍戲,我會有點刻意模仿北方普通話。後來反倒漸漸意識到自己進入了誤區,覺得這不是表演的本質。”

 

在恭王府葆光室。襯衣、提花西裝、長褲、皮鞋均為 Emporio Armani;Altiplano 腕表 PIAGET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6樓

2019-02-05 03:40:03

 
發表於: 2019-02-05 03:40:03

胡歌不止一次思索過有關表演的本質。在別人眼中紅極一時的他,卻曾在登頂時刻冷靜地告訴自己,是時候做一個真正的“演員”了。2010 年開始胡歌決心轉型——在這之前,他對觀眾交出的答卷大多來自偶像劇。一帆風順,但胡歌總隱隱覺得,似乎不該僅僅如此;後來,胡歌的人生開始出現一些如今人們為之歎惋的轉折;再後來,他重回熒幕,開始試圖剝除那層偶像外衣曾帶來的鋒芒,去探索一些更深刻的東西。

 

但事情的開始沒有那麽順利。片約仍如雪花般飛來,但每每翻開劇本,胡歌總覺得不是自己想要的。不是自己想要的,就堅決不接。靜候,靜候,他重複著這句話,按住多餘的想法與眾人的聲音。

 

這一切的轉折來自《如夢之夢》。

 

2012 年下半年,賴聲川導演帶著《如夢之夢》找到胡歌。這一部擁有驚人聲譽的著名話劇,時長達 8 小時,即便是在話劇領域也難得一見。胡歌在劇中飾演一位得了不知名絕症的病人,向人民講述他的故事,由此帶領觀眾進入其他角色的生命、死亡、夢,探索人如何理解死亡,如何理解生命的命題。讀完劇本再合上的那一刻,胡歌想,我找到了。

 

來恭王府祈福的人絡繹不絕。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7樓

2019-02-05 03:40:31

 
發表於: 2019-02-05 03:40:31

“《如夢之夢》有兩個故事。從進排練場第一天,我們就不停地問賴老師:這兩個故事之間是怎樣的關係?每個故事相對應的人物之間又是什麽關係?我們一開始覺得這兩個故事之間可能有著輪回;因為可以找到相對應的角色。但是賴老師始終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當然可能也並沒有一個標準答案。胡歌印象特別深刻的劇中場景,是他扮演的角色去到一個古堡,去尋找一片湖泊。這片湖泊有一個關於“看見自己”的傳說:隻要坐在湖邊,在合適的位置,用合適的角度看向湖的中央,你就能在那裏看到自己。“但是那個自己,可能不是你在鏡子中看見的自己的樣子;你可能看見一隻動物,可能看到一個場景……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限定。”胡歌說。這片湖從此印在他自己的世界裏。當他在熒幕中看著自己出演的不同角色,也會從中看到自己。

 

係扣襯衫、外套、長褲 均為 Emporio Armani;Altiplano 腕表 PIAGET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8樓

2019-02-05 03:41:03

 
發表於: 2019-02-05 03:41:03

有一年胡歌突然覺得越來越看不慣自己了。為什麽?“因為我演的人都太厲害了啊。”他說。《琅琊榜》裏胡歌飾演的梅長蘇,《偽裝者》裏胡歌飾演的明台,這兩個角色的大獲成功,令他在三年前重回巔峰時刻。但這一次,胡歌並沒有感受到過多的喜悅。那種情緒多年前他已體會至深,不再對他有著更多的意義;他反倒開始不適應。不適應高處更大的壓力,不適應更多的人情世故,甚至脫離角色之後回看自己的表演,胡歌說,相比這些讓人仰望的人,我覺得自己好失敗啊。

 

他會真的走進那麵鏡子,看著角色,再看著自己。“這些運籌帷幄、智商極高,或者令人景仰的偉大人物,他們做的事情,我是做不到的。有時候看著劇本我就會想,換作我胡歌站在這個情節關頭,我會怎麽做?但很多時候我是沒有答案的。我覺得或許,連第一步我都想不出來。”

 

恭王府大戲樓,保存尚好的雕欄畫棟足見當年繁華。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9樓

2019-02-05 03:41:29

 
發表於: 2019-02-05 03:41:29

他是矛盾的,在推翻和接受自己中反複輾轉。演戲讓他有機會在一生中體會無數人的人生;而反過來說,他也會從自己扮演的別人的人生裏,轉而回頭審視自己。

 

胡歌在《朗讀者》裏曾說,現在的自己很像令狐衝,一心追求自由。我問他,什麽是自由? 他答,是感受到孤獨的時刻。胡歌篤信,人生而為孤獨的獨立個體。隻有在不受到外界幹擾的時候,精神世界才能無拘無束,才是自由的。

 

“我並不把孤獨當作一個帶有貶義的詞兒。我們很多時候會覺得不自由,是因為我們給自己附加了很多東西。”胡歌說,“我們需要首先認識到世界是無常的。一旦你試圖改變它,試圖讓它變得‘不無常’,維持現狀,把自己擁有的、想得到的,變成永久——那就將成為你的束縛。但如果你接受這個世界本是無常的,那麽它來就來,走就走,我就不再介懷,這個時候,就可以稱為自由。”

 

係扣襯衫、外套、長褲均為 Emporio Armani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10樓

2019-02-05 03:41:56

 
發表於: 2019-02-05 03:41:56

但他還是更喜歡郭靖。郭靖豁達、簡單、開闊;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胡歌說喜歡郭靖身上的大義、俠氣,還有奉獻精神,都建立在他相對純粹的內心世界之上。

 

“但如果這樣說的話,要變成郭靖,就得重新回到純粹簡單的內心世界……能達到嗎?”

 

胡歌沉吟了一會。“或許就得變成更高一級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他答道,“可能就像令狐衝和風清揚學劍,風清揚教會他的奧義,是‘無招勝有招’吧。很難,越來越難了……不過我會試試的。”

 

恭王府大戲樓內的掛燈。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11樓

2019-02-05 03:42:58

 
發表於: 2019-02-05 03:42:58

“我一直在想,人到底是什麽呢?每個人從出生到走向死亡,過程裏麵我們一直在修煉內部的心性。可能有些人連修煉的欲望都沒有,他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耗費在適應外部的大環境上。比如維持生存,滿足感官的欲望,物質上的追求。我們現在對於生命的理解是,身體的機能結束了,我們的生命就結束了。那對我來說有一點本末倒置:仿佛我們這一輩子就是在維持身體的機能。但我們存在的證明,究竟該用肉體還是精神來判斷?”

 

“你更希望是精神,對嗎?”我問他。

 

胡歌點點頭:“甚至我有時候覺得,也許精神和意識可以存在在一棵樹裏。”他沉默了一會兒,“畢竟,我們沒有辦法去證明它沒有。”他站在恭王府的戲台上,半靠著紅門望著鏡頭,眉頭舒展,神情默然。不得不說,胡歌和這座舊日府邸之間至少有一點是相似的,寫在了他清清冷冷的眼神裏。

 

《The New York Times Travel Magazine新視線》2019 年 2 月刊胡歌·北京封麵

 

 

撰文  /  子潼

攝影  /  劉頌

製片  /  Feifei Li、陸嘿嘿

拍攝統籌、編輯  /  Miya Tao

妝發  /  薑潔

攝影助理  /  張春雨

微信編輯  /  Theo

 

特別感謝  /  文化和旅遊部恭王府博物館

[返回頂部]

晨燕2015


發送悄悄話

第12樓

2019-02-05 04:49:58

 
發表於: 2019-02-05 04:49:58

[返回頂部]

相思火鍋2010


發送悄悄話

第13樓

2019-02-07 14:21:37

 
發表於: 2019-02-07 14:21:37

晨燕2015說:


這些照片裏最喜歡這張。

[返回頂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