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在劫難逃的清東陵

  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清代的帝王陵寢,從建陵年代和地理位置,可分為清初關外三陵、清東陵和清西陵三個陵區。而最著名的清東陵位於河北省遵化縣昌瑞山南麓,清東陵埋葬著順治(孝陵)、康熙(景陵)、乾隆(裕陵)、鹹豐(定陵)和同治(惠陵)等五位皇帝,以及慈安(普祥峪定東陵)、慈禧(普陀峪定東陵)等14個皇後和136個妃嬪。

  清朝曆史有漫長的268年。經過兩個多世紀的搜刮,統治者積累起了無盡財寶。帝後們生前窮奢極欲,死後更是把大量稀世珍寶埋進了自己的墳墓,期待著在另一個世界繼續享用。

  清東陵之所以比其他兩個陵區出名得多,不僅是因為康熙、乾隆和慈禧太後這三位清史上名頭最大的帝後埋葬在這裏,更多是因為清東陵在民國發生了被盜掘的大案。

  清朝未亡的時候,駐紮在東陵進行護陵的八旗兵總兵力達3157名。而且在清朝的律令中規定:“有車馬過陵者及守陵官民入陵者,百步外下馬,違者以大不敬論,杖一百;如延燒殿宇牆垣,為首擬絞監候,為從杖一百,流三千裏;樹株關係山陵蔭護,盜砍與取土、取石、開窯、放火者,俱於山陵有傷,亦大不敬也。不論監守常人,為首者斬,為從者充軍。”敢對皇陵“大不敬”或者破壞,懲處極其殘酷。

  在這樣嚴密的護衛下,直到溥儀退位、清朝滅亡之時,清東陵的護陵人員、機構仍然承襲清製。然而清朝已垮,昔日的神聖禁地再也難以維持那份尊嚴。按退位優待條件,民國政府每年撥發白銀400萬兩供清室支配,但由於民國政府的拖欠,以及溥儀小朝廷的揮霍,用於東陵各機構人員的俸銀俸米首先減半支付。

  勉強維持到1914年,守陵人員以薪餉無著、亟須解決旗民生活困難為由,推舉護陵大臣報請溥儀準予開墾陵區土地,用以維持生計;此後,對東陵土地和林木的破壞逐漸升級。

  在短短十餘年中,東陵區原前圈、後龍的“儀樹”和“海樹”被盜伐一空,當年群鬆蒼翠的萬頃青山,到1928年已變成濯濯荒山,東陵環境遭到了空前摧殘。

  更為嚴重的是,在把持北洋政府的張作霖奉軍潰敗、北伐軍到來之時,東陵處於無人過問管理的真空狀態。東陵的地麵建築被各路軍閥和當地土匪盜劫拆毀,先是各殿宇所有銅製裝潢,如銅釘、銅字等全部被盜,繼而各殿隔扇、檻框、窗欞被拆盜一空。

  身為護陵大臣的毓彭,見時局如此混亂,也不再盡心守護,開始串通監護人員將各陵隆恩殿前月台上陳設的大型鼎爐、銅鶴、銅鹿等拆運偷售,中飽私囊。當地居民見護陵大臣都監守自盜,更認為陵寢宮物可自由取奪,於是紛紛湧進陵區,群起拆毀殿庭,肆意盜賣。其間有一夥盜賊趁著混亂,竟掘開了惠妃陵寢,進入地宮,拋棺揚屍,盜走了大量珍寶。

  有了這個開頭,清東陵好比一塊敞開放置的大肥肉,眾多軍匪、強盜瞪著血紅的眼睛垂涎欲滴,東陵浩劫已隻是時間遲早的問題。

  孫殿英之前,著手盜掘清東陵的是馬福田和王紹義。馬福田原為土匪,糾集一幫人靠綁票過日子。

  1927年,馬福田接受招安,帶著其六百餘人的匪幫加入奉軍,搖身一變為團長。王紹義早年當過修墓工匠,從20歲起加入匪幫,後來成為馬福田的親信參謀。

  1928年6月,在北伐軍的打擊下,馬福田見奉軍大勢已去,便將其人馬拉上山重新為匪,在老家馬蘭峪打家劫舍。他一邊幹了幾起搶奪錢財並火燒十幾家商鋪的“小生意”,一邊派人潛入東陵窺測動靜,看有無盜掘的可能。盜掘東陵是他藏在心中多年的夢,這個時候正是奉軍退走而北伐軍還未開來、東陵沒有一兵一卒看護的真空時候,他大喜過望,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絕好時機,此刻不幹,更待何時?馬福田立即率領匪眾開進東陵,開始實現他的多年願望了。

  在短短的幾日內,東陵地麵殘存的所有值錢的物件以及黃花山中的幾座皇家墓葬,幾乎被他率眾匪洗劫一空。就在馬福田對東陵內帝後的陵寢正要下手的時候,孫殿英登場了。

  孫殿英本是有來曆的人。崇禎十一年清兵繞道入長城,深入京都南,進攻高陽城。告老還鄉的明朝兵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孫承宗率家人及全城居民守城抗清,終因清兵勢眾,城破被俘。孫承宗誓不降清,清軍將這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活活勒死,接著將孫家滿門老小和全城百姓屠殺幹淨。隻有孫承宗的第四子孫鎬的一支在城破時逃出一個保姆,帶出了個男嬰。這個男嬰後來在河南永城長大落腳,他就是孫殿英的祖輩。

  孫殿英因出過天花而得外號“孫大麻子”,他幼時父親又被旗人殺害,生活貧苦。母親對他特別溺愛,使其從小養成了無法無天的習慣;長大一點就天天混在賭場,以賭博為生,還練就了任何麻將牌他拿手一摸就知是什麽牌的絕活;後來又從事鴉片販運,並加入河南西部的民間組織廟會道,憑著過人的機靈逐漸混到廟會道的頭目。因肯下血本各方打點,他販運鴉片、製造毒品遠銷上海,獲利極豐。1922年,“秀才將軍”吳佩孚在洛陽時,嚴令緝捕孫殿英這個大毒販,他在洛陽不能立足,就逃往陝州。

  他糾集了一批土匪、賭鬼、煙販等組成隊伍,稱雄一方。為謀取更大的勢力,孫殿英先後投奔過豫西鎮守使丁香玲、國民軍軍長葉荃等人,後又轉投“山東王”張宗昌,受到同是土匪出身的張宗昌賞識。

  1926年春,張宗昌與李景林合力向國民軍反攻,孫殿英率部襲擊了國民軍第3軍所屬徐永昌部,為張宗昌立下了顯赫戰功,張宗昌即將孫部改編為直魯聯軍第35師,後又擴大編製,以孫殿英為軍長。當直魯聯軍在北伐軍打擊下節節敗退之際,善於見風使舵的孫殿英又投靠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六軍團總指揮的徐源泉,孫殿英任第12軍軍長。他變成了國民革命軍的軍官,率部在河北遵化一帶駐防。

  1928年初夏,孫殿英率部駐紮薊縣馬伸橋,這裏與清東陵隻有一山之隔。孫殿英的隊伍是不屬國民黨正規軍的雜牌軍,非蔣介石“親生”,孫部糧餉被長期拖欠克扣,以致官兵半年沒有發餉,軍心浮動,常有開小差的事情發生,若再不撥糧款,甚至有嘩變的危險。在這一嚴峻的形勢前,孫殿英愁斷了腸子,近在咫尺的大寶庫清東陵又怎麽能不進入他的視野呢?

  於是,他找到上司、軍團總指揮徐源泉,向徐源泉屢屢催餉;徐源泉也沒有辦法,隻能說些空話拖延;孫殿英越催越緊,徐源泉不勝其煩。

  終於,孫殿英攤牌,說糧餉久不發放,士兵已苦不堪言,有人建議掘開東陵,以陵內珍寶充軍餉渡過難關!徐源泉吃驚過後,也怦然心動,他知道如果真的這麽幹,這個孫大麻子就不用再向他催命一樣催餉,更重要的是,財寶肯定也少不了他的一份,於是就不置可否不表明態。孫殿英知道他不反對,立即召集手下師長謀劃起來。

  這樣,前文提到的馬福田、王紹義企圖盜寶,正好成為孫殿英進入東陵區的絕妙借口。他馬上命令手下師長譚溫江,以“剿匪”名義向馬福田發起進攻。兩方在馬蘭峪鎮展開激戰,馬福田被擊潰。隨即,孫殿英以搜索敵人、檢查武器為名,名正言順地開進陵區。

  接著,他四處張貼十幾張告示,宣布為保護東陵安全,要在陵區舉行軍事演習,陵區將全行封閉。

  在以“軍事演習”為名下,陵區嚴密封鎖,震驚國內外的炸陵盜寶開始了。陵區內那麽多座墓,他首先看中的當然是慈禧太後的定東陵,一是因為慈禧太後的窮奢極侈在王朝帝後中最為突出,其陵寢必然豪華萬狀;二是慈禧太後安葬時間很近,下藏情況民間還有線索,進入地宮比其他陵墓容易。

  7月4日,首先掘慈禧的普陀峪定陵。工兵營在陵寢各處連續挖了兩天兩夜找不到地宮入口。孫殿英派人把當地的地保找來。地保聽說是要為盜皇陵當“參謀”,頓時嚇得臉色蠟黃,但又惹不起這個軍長,隻好推說自己也從來不知地宮入口,此事老旗人也許知道。孫殿英感到有理,他立即派人找來五六個老旗人。

  這些老人們也不知道入口,孫殿英以為他們是不肯說出秘密,開始還好言哄勸,然後就用鞭子抽、烙鐵烙。老人哪經得起這樣的折磨,不到半天工夫就死去兩個,有一個實在受不了,道出了離此地10多公裏有個薑石匠,曾參加修築陵墓,興許還能記得進地宮的位置。

  原來,為了不讓外人知道地宮入口,古時修築皇陵最後一道工程的匠工,往往都會在竣工之時被埋在地下,以求秘密永不外泄,這也是封建皇權極端凶殘的表現。而這個薑石匠實在是命大。慈禧入葬時,在工匠中挑出81人留下作最後封閉墓道,並告訴石匠們可以從另一事先挖好的隧洞出去。工匠們立即知道死期將至,既然被選中進行最後一道工序,就別想活著出去。

  薑石匠曾在幾天前鄉裏人給他帶來口信,說他老婆給他生了個大胖小子,現在要他連兒子也沒看一眼就死去,無論如何也不甘心。他在搬動石頭時走神,腳下一滑,一塊大石頭砸在身上,當場就昏死過去。當時正忙碌中的監工以為他死了,怕玷汙了寢宮,趕緊叫人拖出去扔到荒山坡。薑石匠醒來時發現自己已不在陵墓工地,又驚又喜連滾帶爬跑回家,這樣撿了一條命,並保存了地宮入口的秘密。

  薑石匠突然被幾個軍人請到東陵來,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孫殿英對他說:“請指點一下進入慈禧寢宮的墓道入口就送你回去。”

  看到一言不發的薑石匠,孫殿英把桌子一拍:“不說?把你兒子抓來,看老子不扒掉他幾層皮!”這招抓住了薑石匠最脆弱處,還沒等士兵出門,他就一聲哀嚎,竹筒倒豆子般吐露出了秘密。

  在薑石匠的引導和炸藥的作用下,硝煙彌漫,作為堅不可摧的定陵敞開在這群匪兵前。進入陵寢的士兵每人手上都拿著一隻大電筒,而在滿室珍寶光芒的映射下,電筒的光全都失去了作用。

  所有的殉葬寶物很快全部被一搶而空,匪兵又發瘋般的刀劈斧砍,將慈禧的棺木打開,滿棺的珍寶陪伴著這位麵色如生的中國近代第一女強人。

  然而,此時的慈禧太後不過是一具任人蹂躪的僵屍罷了。她的嘴裏含有一顆巨大的夜明珠,據說正是這顆夜明珠致使屍身不腐。士兵伸手去取,不料寶珠向喉嚨滑去;於是,幾隻粗黑的大手按住她的頭顱,一隻拳頭擊在她的臉上,咯咯兩聲,慈禧滿嘴牙齒盡落,寶珠卻未滾出;於是幾根大手指粗魯地掰開她的嘴,寶珠摳出時,她的臉頰也被撕破。

  劫取棺內寶物過程中,她的屍骸被拋出棺外,臉朝下趴在泥水中,一手反扭在身後。

  無盡的寶藏展現在眼前,眾官兵發瘋般的劫掠著。孫殿英規定先將寶物集中後再分配,誰也不得私藏。但在這曠代財富的強烈刺激下,人們哪裏還能控製自己?孫殿英咬牙切齒,下令譚溫江向瘋狂撕搶的官兵們開槍掃射,屍體不斷倒下,終於控製住了局麵。然而,還是有人將珠寶偷藏在內衣裏,含在嘴裏,甚至塞在肛門裏……

  生前最為窮奢極欲的慈禧定陵盜畢,孫殿英又命人去挖清朝最盛時期乾隆皇帝的裕陵。挖法與前一樣,也是用炸藥開墓道入口。

  乾隆的地宮果然規模更大,更加富麗堂皇。開棺之後,死去129年的乾隆屍身已腐,僅剩發辮、頭骨和肋骨等。匪兵們同樣迅速地將滿室寶物搶劫一空。和慈禧墓中不同的是,乾隆是清代最為風雅的皇帝,他的陵寢內還有多幅珍貴字畫。匪兵隻識金銀珠寶,這些藝術珍品被野蠻地毀壞殆盡。

  孫殿英還想盜掘順治的孝陵,因聽說順治帝於生前出家在五台山為僧,該陵裏的棺係空棺,沒有寶物,便沒有下手。接著再準備盜康熙的景陵,不料還未挖到地宮,就流出黃水,越流越洶湧,頃刻間地上已積水二尺多深,匪兵們就沒敢再繼續。

  以軍事演習為名嚴密封鎖著的清東陵內,經過七天七夜的瘋狂盜掘,7月11日,孫殿英滿載而歸。

  
更多

編輯推薦

1中國股民、基民...
2青少年不可不知...
3章澤
4周秦漢唐文明簡...
5從日記到作文
6西安古鎮
7共產國際和中國...
8曆史上最具影響...
9西安文物考古研...
10西安文物考古研...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浙江抗戰損失初步研究

    作者:袁成毅  

    科普教育 【已完結】

    Preface Scholars could wish that American students and the public at large were more familiar with ...

  • 中國古代皇家禮儀

    作者:孫福喜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內容包括尊君肅臣話朝儀;演軍用兵禮儀;尊長敬老禮儀;尊崇備至的皇親國戚禮儀;任官禮儀;交聘禮儀等...

  • 中國古代喪葬習俗

    作者:周蘇平  

    科普教育 【已完結】

    該書勾勒了古代喪葬習俗的主要內容,包括繁縟的喪儀、喪服與守孝、追悼亡靈的祭祀、等級鮮明的墓葬製度、形...

  • 建國以來劉誌丹研究文集

    作者:中共陝西省委黨史研究室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收錄對劉誌丹同誌的研究文章,包括《論劉誌丹對中國革命的重大貢獻》、《劉誌丹在創建西北革命根據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