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令人毛骨悚然的法老的詛咒

  圖坦卡蒙是古埃及十八王朝的第12位法老,他於公元前1331年接過太陽神阿蒙的權杖,年僅九歲就登上了法老的寶座。與此同時,8歲的前法老阿肯那頓的幼女安克珊娜成為他的皇後。

  少年法老圖坦卡蒙僅僅在位9年,就在18歲時忽然猝死。他下葬在尼羅河西岸的帝王穀。從此隱入黑暗,沉睡了整整3254年。直到1923年的2月,一個不遠萬裏而來的不速之客,打擾了他的安眠為止。

  這位不速之客是埃及裔的英國人,名叫霍華德・卡特。霍華德・卡特從小就對古埃及的曆史極感興趣,一直夢想能夠由自己發掘一座法老陵墓。而且根據他多年的深入考察,他發現充斥世界各國的埃及出土文物中,一直都沒有少年法老圖坦卡蒙的物品。所以他認定,圖坦卡蒙仍舊隱身在帝王穀的某一個角落裏。

  1915年,卡特找到了一個願意讚助自己挖掘經費的人,英國海克利爾城堡的主人、探險家卡那馮伯爵。經過七年的發掘尋找,“好運氣”終於在1922年的11月4日早晨光臨了卡特。一個為發掘隊送水的工人無意間發現了通向地底的石梯――這石梯將人們引向了圖坦卡蒙法老的陵墓。

  1922年11月26日,卡特的挖掘工作抵達了陵墓的前廳。裏麵堆放著大量的財寶,有兩座高大的雕像把守著這座大廳,在它們的背後寫著第一個警告:“我是圖坦卡蒙國王的護衛者,我用沙漠之火驅逐盜墓賊。”卡特沒有把這句詛咒放在眼裏,他繼續挖掘。

  1923年2月17日淩晨,一條眼鏡蛇遊進了卡特的住宅,將他的幸運鳥金絲雀咬死了。傳說眼鏡蛇是古埃及法老的守護者,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興高采烈的卡特沒有被這條蛇嚇住,當然,現在收手也不可能了。幾天後,法老陵墓的內室被打開。

  這天的現場如同一場盛大的聚會,達官貴人和遊客坐在陵墓前的藤椅上,目不轉睛地盯著現場。卡那馮伯爵對身邊的人笑道:“這就像是在觀看一場墓室中的音樂會。”在場的埃及學家亞瑟・威格爾被這放肆的玩笑震驚了,他認為這根本不是一個尊重死者的真正考古者所能說得出的話,他對身邊的人低聲說:“如果他以這種態度進入墓室,我打賭他活不過六個星期。”

  圖坦卡蒙國王陵墓的內室被打開了,人們都被那巨大的黃金聖壇所傾倒,他們三人一組依次進入觀看,誰也沒有在意內室前方一塊小小的碑記。幾天後碑記的內容被翻譯出來,那是第二條令人恐懼的詛咒:“誰擾亂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將張開翅膀降臨在他的頭上。”

  在此後的清理發掘中,卡特又發現了兩條詛咒,警告不敬的人放棄這座陵墓。然而卡特和卡那馮伯爵都毫不在意。送走了狂熱的人群,他們開始準備開啟靈柩。

  就在這時,一隻蚊子在卡那馮伯爵的臉上叮了一口。這一小口似乎使得卡那馮伯爵受到了極度的驚嚇,他病倒了,發起了高燒,牙齒也陸續脫落。三月初,卡那馮伯爵脖子腫脹,他得了肺炎。

  3月下旬,卡那馮伯爵的高燒直升到40攝氏度,而且持續了12天。據醫生說,是伯爵在刮胡子時割破了一個傷口造成了感染。但是他解釋不了,為什麽發著高燒的伯爵一直不停地呼叫:“我聽見了他的聲音,我要隨他去了。”

  然後,就是4月5日的淩晨兩點,突然整個開羅都停了電,這座城市陷入了如同3000年前一樣的黑暗夜晚。一片靜寂中,57歲的卡那馮伯爵去世了。與此同時,他遠在英國的愛犬也猝死了。這詭異的病情和死亡情景,讓很多人滿腹疑團。

  一時間“法老的詛咒”成了所有人最熱衷的話題。但是這並沒有阻嚇卡特的好奇心,他堅持開啟石棺。秋天到來的時候,年輕法老的最後安息地終於被暴露在世人的眼前。

  圖坦卡蒙的棺槨分為三層,最裏麵的一具居然是按照人體的形狀用純金打造成的。打開這最後的豪華棺槨,映入眼簾的是一副栩栩如生的黃金麵具,它覆蓋在木乃伊的麵部。這副金麵具,也成為人們議論的一個焦點,並從此成為古埃及文化的代表作。它那雙曆經三千餘年,依然灼灼逼人的黑色眼睛,仿佛要一直看進盜墓者的靈魂深處。

  如果說卡特是盜墓者,其實一點也不冤枉他。為了想要得到緊貼在木乃伊身上的珠寶,卡特和一位名叫道格拉斯・德裏的醫生居然將保存得那麽完好的法老木乃伊切割成了三塊,而且手法粗糙,對萬人敬仰的法老不恭至極。

  但是就在切割過程中,德裏醫生也同時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木乃伊的左邊臉頰上,有一個生前潰瘍形成的傷口――與卡那馮伯爵受蚊子叮咬的傷口在同一位置。”這似乎成了印證詛咒的重要依據。

  在往後的幾年間,有數十位跟圖坦卡蒙扯上了關係的人,都先後猝然死去。其中有發掘者,還有參觀者以及研究人員。一時間,關於“法老的詛咒”之說,轟動了世界。

  1823年,意大利考古學家貝爾薩尼。他是一個與木乃伊為伍的古埃及考古專家,當他在這年春天,率領一支隊伍前往非洲的途中,也患了像卡那馮伯爵那樣的怪病,長期高燒不退,整日胡言亂語,經常喊著:“死神的手已經撫摸在我的身上了。”就在這樣令人摸不清頭腦的囈語中死去,享年45歲。

  1832年,法國考古學家商博良。他從小就迷戀古埃及文化,並且在19世紀20年代成功地破譯了古埃及文字。詭異的是,在他破譯古埃及文字的同時,他曾經連續五天五夜昏迷不醒,口中念叨著幾位法老的名字。

  1827年,法國政府派他前往埃及探險,從事金字塔的研究。當考察結束,他於1832年返回法國之後不久,突然去世,享年42歲。

  1862,德國科學家比哈斯,時任埃及學會的副會長。由於工作關係,他領著一位來埃及訪問的公爵夫人,參觀了盧克索和“國王穀”的金字塔,就在訪問結束,返回開羅的路上,他就突發高燒,昏迷不醒,醫生怎麽查都查不出他到底患了什麽病。兩星期後,他就去世了。

  同樣是德國的杜米切恩教授,他也是一個沉迷於古埃及的專家學者;而且,也同樣熱衷於第一手的資料。因此,他經常出入於古埃及的遺跡當中,當然主要是有文字留存的金字塔和神廟內部。一段時間以後,他瘋了,不停地描述著一些古代城市的情形。不久,他在精神狂亂中死去。

  1941年,考古學家菲林德爾・皮喬。他在完成一係列考古工作後,由開羅取道耶路撒冷回國,誰知就死在了那座聖城。

  1942,教授喬治・雷斯勒。他是第一個在金字塔裏向人們進行無線電廣播的人,也是埃及法老胡夫之母哈太普・福爾絲墓穴的發現者。就在這年春天,他突然在工作中倒在金字塔內。從此就再沒有清醒過來,最後死在塔外擺放工具的帳篷裏。而直接或間接跟圖坦卡蒙扯上關係的意外事件就更多。

  在卡那馮伯爵死後不久,他的老朋友、美國鐵路業巨頭喬治・傑戈德,由於對老友之死滿懷疑竇,也前往埃及。卡特領著這位百萬富翁走進了圖坦卡蒙的陵墓,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參觀第二天的清晨,傑戈德便無緣無故地發起了高燒,並且就在當天夜裏猝死。

  1926年3月,法國埃及學家喬治・貝內迪特和上一位喬治一樣,在參觀了圖坦卡蒙王陵之後摔了一跤,這一跌倒就要了他的性命。

  同年,勒・弗米爾教授在參觀了圖坦卡蒙王陵後的當天晚上,就在睡夢中死去。

  英國實業家喬爾・伍爾在參觀了圖坦卡蒙王陵之後發起了高燒,接著就莫名其妙地去世了。

  第一個解開裹屍布,並用X光透視圖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專家齊伯爾特・道格拉斯・裏德教授,才拍了幾張X光片就發起了高燒,身體急劇地衰弱下去。一向對詛咒之說不以為然的裏德教授似乎覺得情況有些不妙,連忙帶病回到倫敦。第二年,他死在了家鄉。

  1928年4月。卡特最重要的助手、考古學家亞瑟・梅斯。他是幫助卡特打通圖坦卡蒙王陵最後一堵厚牆的人。在完成這項工作之後,他的身體便每況愈下。就在這一年,他毫無理由地陷入深度昏迷,死在了旅館裏。這間旅館,就是卡那馮伯爵生前最後居住過的那一家。

  同年,卡特的另一位助手邁斯死於間歇性的高燒病。而邁斯患奇怪的高燒病,起源於1924年,即打開圖坦卡蒙王陵的第2年。

  1929年11月。卡特的又一位助手理查德・貝瑟爾在工作之後死於心髒病突發,時年45歲。他87歲的父親這時正遠在倫敦,聽說了兒子的死訊後,頓時悲慟欲絕,從住處跳樓身亡。為老貝瑟爾運送靈柩的馬車則在路上撞死了一位行人。

  同樣,1929年的受害者卡那馮伯爵的妻子阿爾米娜夫人也死去了。據說,她也是被一隻毒蟲叮咬後死去的,整個過程甚至包括叮咬的部位,都和她的丈夫幾乎一模一樣。

  截止1930年,和圖坦卡蒙王陵直接或間接扯上關係的人死於非命的人就有22人,其中直接參與過陵墓挖掘的有13人――這是一個全歐洲人最忌諱、最恐慌的數字。

  讓人對“詛咒”之說覺得不可靠的最關鍵因素,就在霍華德・卡特身上。這個打開圖坦卡蒙陵墓的第一人、挖掘王陵的始作俑者,在發掘圖坦卡蒙陵墓後,又一直平平安安地活了27年。更何況在這27年裏,卡特還再接再厲,又發現並挖掘了哈特舍普蘇特女王、圖特摩西斯四世的陵墓。

  但是,法老的詛咒能夠被如此大範圍的人們相信,確實也不是空穴來風。因為早在圖坦卡蒙陵墓被發掘之前,就已經發生過一係列與古埃及遺跡相關的死亡事件。

  在日見興旺的傳媒作用下,“法老的詛咒”一時間風傳世界,令人們恐慌不已。在這種情況下,對圖坦卡蒙陵墓的研究不得不被迫放慢。並且在不久之後,在各方麵的大力要求下,圖坦卡蒙法老的木乃伊又重新拚合起來,妥為保存,不再暴露在眾多人們好奇的眼光之中。此後,死亡事件似乎變得少了,直到1966年。

  這一年,埃及同意了英國的要求,決定在倫敦舉行古埃及珍寶展。為了滿足人們的好奇心,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就是圖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寶。

  埃及主管文物的官員穆罕默德・亞伯拉罕,在進行討論的那段時候,做了一個夢,這奇異的夢中,有人警告他,如果他讓圖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寶遠離埃及,他必將死於非命。穆罕默德多年從事文物工作,作為土生土長的埃及人,他對沸沸揚揚的“詛咒”之說有著天生的畏懼。在做了這個夢之後,他再三向政府上層陳詞,極力阻止圖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寶的出遊。

  然而上麵已經做出了決定,他的理由顯得蒼白無力,最後,他隻得在文件上簽字同意。在簽字會議結束,離開會場的時候,他被汽車撞倒,重傷昏迷,兩天後死去。

  圖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寶出遊計劃,從一開始就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下。但是,當局的決定是不能更改的,穆罕默德死了,工作還在按部就班地進行。

  1972年的一天,工人們開始將開羅博物館中的文物依次打包裝箱,準備上路。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圖坦卡蒙法老的那副最著名的黃金麵罩。就在這一天稍晚些的時候,52歲的開羅博物館館長加麥爾・梅赫萊爾死於心髒病突發。但是,珍寶展覽仍然不可逆轉地如期舉行。

  珍寶來到英國,這個國家,就是打擾法老睡眠和來世之路的始作俑者的故鄉。在這裏,英國展區的承包商,也在珍寶展出正式開始的前夕,忽然猝死。

  這些充滿神秘色彩的事件,不但令大眾議論紛紛、充滿好奇,也引來了無數專家的注意力。他們綜合所有的事件,從各個層麵,進行了一係列地探索和研究。

  1989年,美國考古學家肯特・威尼斯在帝王穀中,主持發掘了一座編號為K-V5的陵墓。在這座陵墓裏,埋葬著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的四十八位王子。陵墓早已被盜掘一空,但是它仍然留給發掘者們一個意外收獲:這是一座黑暗而潮濕的陵墓,墓中隨處可見一團一團奇怪的東西。它們以木乃伊和陪葬的食物為食,滲入的尼羅河河水又給它們帶來了更多的食物。更重要的是,這些家夥不需要氧氣。這些致命真菌的發現,與圖坦卡蒙陵墓發掘記錄中的一條訊息十分吻合。

  圖坦卡蒙王陵在最初被開啟的時候,墓中也發現了許多成團的“莫名其妙的東西”。它們很可能就是和王子墓中同樣的致命真菌。也就是卡那馮爵士,以及更多受害者致死的重要原因之一。

  為什麽發掘K-V5陵墓的考古者們沒有一個死於非命呢?那是因為,現代日益發達的科學技術,已經讓人們明白了隔離的重要性。考古隊員們在最初進入墓室的時候,都會穿戴上防護的服裝,以及麵罩、手套等等。而在發掘圖坦卡蒙王陵,以及更早以前其他的發掘時,人們還沒有這種保護意識。

  那位在精神狂亂狀態中死去的德國人杜米切恩教授,他那個時代的防護裝置,僅僅是將一塊橘皮綁在鼻子下麵,用以衝淡一些墓穴的異味而已,根本不可能將致命的真菌孢子與人體隔離。至此為止,法老的詛咒,才被告白於天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中國股民、基民...
2青少年不可不知...
3章澤
4周秦漢唐文明簡...
5從日記到作文
6西安古鎮
7共產國際和中國...
8曆史上最具影響...
9西安文物考古研...
10西安文物考古研...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浙江抗戰損失初步研究

    作者:袁成毅  

    科普教育 【已完結】

    Preface Scholars could wish that American students and the public at large were more familiar with ...

  • 中國古代皇家禮儀

    作者:孫福喜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內容包括尊君肅臣話朝儀;演軍用兵禮儀;尊長敬老禮儀;尊崇備至的皇親國戚禮儀;任官禮儀;交聘禮儀等...

  • 中國古代喪葬習俗

    作者:周蘇平  

    科普教育 【已完結】

    該書勾勒了古代喪葬習俗的主要內容,包括繁縟的喪儀、喪服與守孝、追悼亡靈的祭祀、等級鮮明的墓葬製度、形...

  • 建國以來劉誌丹研究文集

    作者:中共陝西省委黨史研究室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收錄對劉誌丹同誌的研究文章,包括《論劉誌丹對中國革命的重大貢獻》、《劉誌丹在創建西北革命根據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