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們能不能一心二用

  如果我們專心地做口算題,相信是難不倒我們的,但是如果叫我們邊做口算題邊看電影的話,那確實是一個困難的任務。我們可能隻能注意到電影的內容,或者隻能做口算題而不知道電影在播什麽。這就反映了一個人的注意對信息有選擇的能力。

  從20世紀60年代以來,許多心理學家都對注意的選擇功能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並且提出了自己的理論模型。1958年,英國心理學家布羅德本特做了雙耳分聽的一係列實驗,他給被試者的兩耳同時呈現兩個數字,(如左耳:6、3、7,右耳:8、4、1)速度是每秒鍾2個數字,然後讓其再現。發現被試者用兩種方式再現:(1)以左右耳分別再現,如6、3、7,8、4、1;(2)按雙耳同時接受信息的順序成對再現,如6、8;3、4;7、1(也可能是其他配對)。前一方式的正確率是65%,後一方式的正確率是20%。如果不事先要求,多數被試者采用第一種方式。由此,他提出了過濾器理論。他認為人接受外界信息的能力是有限的,當這些大量的信息進入神經係統的時候要經過一個“狹長的過濾器的瓶口”,因此隻能有一部分信息能夠得到我們的注意,其他的信息則留在瓶外進不來了,因此我們對某些信息沒能注意到。

  徹裏(Cherry)也設計了一個雙耳分聽實驗,他讓被試者的兩隻耳朵同時分別聽到兩個分離的相互獨立的聲音,這種效果用立體聲耳機實現。他讓被試者大聲地讀出從一隻耳朵聽到的材料,然後檢查被試從另一隻耳朵聽到的信息。他把前者稱為追隨耳,後者稱為非追隨耳。他發現,被試者從非追隨耳聽到的信息很少,當把非追隨耳使用的英文材料改為法文或德文,或者把材料內容打亂時,被試者也很少能發現。這個實驗表明,從追隨耳得到的信息由於受到被試者的注意,因而得到進一步的加工;而非追隨耳沒有注意到信息,因而沒有得到加工。這個實驗支持了過濾器理論。

  1960年,格雷(Gray)等人延續了這項實驗,他通過耳機給被試者兩耳依次分別呈現一些字母音節和數字,左耳(非追隨耳):3 AUNT 4;右耳(追隨耳):DEAR 5 JANE。要求被試者追隨一個耳朵聽到的聲音,並在刺激呈現之後進行報告。結果發現,被試者的報告既不是3 AUNT 4和DEAR 5 JANE,而是DEAR AUNT JANE。格雷的實驗證明,來自非追隨耳的部分信息仍然受到了加工。以後,特瑞斯曼做了更為嚴格的實驗:右耳(追隨耳):There is a house understand the word;左耳(非追隨耳)Knowledge of on a hill。被試者的再現多為“There is a house on a hill”,而且聲稱這是從一隻耳朵聽來的。這說明,當有意義的材料從追隨耳轉到非追隨耳時,被試者會不顧實驗者的要求而去追隨意義,即將注意力轉向了另一隻耳朵。這隻有在過濾器允許兩隻耳朵的信息均能通過的情況下才能實現,也就是說人可以同時注意兩個通道的刺激信息。特瑞斯曼對過濾器模型加以改進(Broadbent本人也表示同意),提出了衰減器模型。她認為過濾器並不是按照“全或無”的方式工作的,並不是隻允許一個通道的信息通過,也允許非追隨耳的信息通過,隻是非追隨耳的信號受到衰減,強度減弱,但是其中的一些信息仍可得到進一步加工。這些信息之所以能夠得到加工,是因為它們的激活閾限低。例如,當別人叫自己的名字或自己熟悉的事物的時候,我們就會特別敏感,即使聲音很小,我們也能夠注意到,這種現象也叫雞尾酒會效應。

  我們很多時候一心二用比較困難,但是也有人可以左手畫圓,右手畫框,那是因為經常練習的結果。又如很多人能夠一邊看電視一邊織毛衣。這些現象又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做解釋,前者可以被認知資源理論解釋,後者可以用雙加工理論來解釋。不管哪個理論,都強調了注意力的有限性和局限性,因而我們做事要一心一意才能把它做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一分鍾心理控製...
2贏利型股民、基...
3看圖炒股
4一看就懂的股市...
5基金投資最常遇...
6買基金、炒股票...
7明明白白買基金...
8新手上路 實戰...
9少年不知愁
10少年不知苦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