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節 雨夜宮變——嘉慶之死

  嘉慶末年,國家發水,到處災荒,而鴉片又成為上至王公,下至販夫走卒都吸食的又一大禍害。八旗子弟們早已經沒有了先祖的弓馬射箭,一個個腐敗不堪。而那些滿洲貴族們,更是庸庸碌碌,不思上進,荒唐事一件接一件。政事家事,斬不斷理還亂,大大小小,攪得嘉慶暈頭轉向,心頭總是煩悶抑壓,氣血不暢。那年七月初,照例準備赴承德避暑山莊,亟盼改換環境,拋開煩人瑣事,忘掉一切不愉快,全身心沐浴在秀麗幽雅、清新涼爽的園林之中。從初一日他開始進駐圓明園,照常處理朝政,安排黃河工程開工事宜;判決當年應斬應緩罪犯;特別審查禦製詩第三集樣本。三集詩冊陸續出齊,他略感一絲安慰。

  十八日起鑾,皇二子智親王綿寧、皇四子瑞親王綿忻和皇長孫貝勒奕緯(時11歲)隨駕。肅親王永錫、大學士曹振鏞、尚書伯麟、英和等留京辦事。第二天抵達密雲縣境,直隸總督奏稱深州(今深縣)秋禾多有穗,並派專人呈獻20莖,以為符瑞嘉兆。嘉慶帝聞報甚為滿意,命令今後各省遇到瑞麥嘉禾,一定要據實奏報。步入老年的他多麽盼望吉祥兆福,來寬慰他一直緊繃的神經呀。可惜的是好兆難圓,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日子不多了。

  嘉慶帝一行,從北京至熱河一共走了七天。正是酷暑天氣,炎熱難奈,第二十三日,他感覺有點發燒憋氣,以為偶感暑熱,並沒有在意,照常行進。二十四日仍舊策馬越廣仁嶺,一直抵達避暑山莊,還親自往城隍廟燒香,赴永佑寺行禮。到了晚上,才覺得十分難受,痰氣上湧,平躺時更厲害,隻得半坐半臥挨過了一夜。

  二十五日上午,嘉慶帝原來比較寬大的臉龐顯得蒼白浮腫,不斷的痰湧影響呼吸暢通,身體非常虛弱,說話斷斷續續,呼吸極其困難,但頭腦清醒。此時皇子王公大臣們,誰都沒想到問題的嚴重性,連皇帝本人也認為是一般病症。他身體一向健壯,六十年來尚未有患病的記錄。六旬生日時,對臣下講他有長壽家史,父皇活到九十歲,兩位阿哥也都七、八十歲,所以對自己的健康充滿信心,並曾因六旬慶典太過鋪張,再三諭詔下不為例,往後七旬、八旬、九旬時嚴禁如此籌辦。說明他對死亡毫無思想準備,並未考慮後事。

  到了下午,病勢突變,痰湧堵塞氣管,呼吸更加困難,已經無法說話。皇子王公大臣們頓覺恐懼,心急如焚,禱告上天保佑。太醫們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抑製病情惡化。

  傍晚時分,熱河上空,天幕鉛灰欲墜,電光閃閃,像一支支銳利的冷劍,自長空而降,霹靂的雷聲,好似在山莊行殿周圍炸響,宮中驟時大亂。禦前大臣賽衝阿、索特那木多布齋,軍機大臣托津、戴均元、盧蔭溥、文孚,總管內務府大臣禧恩、和世泰以及皇子皇孫們,都聚集在皇帝寢宮。可能是暴雷的恐嚇加重了病情,嘉慶氣接不上來,呼吸窒息,戌刻(下午7~9時),嘉慶帝永琰於承德避暑山莊煙波致爽殿辭世,終年六十一歲(虛歲)。

  從病倒到亡故,僅一整天工夫,尤其在電閃雷鳴的狀況下,於是關於其死因,傳說臆測,離奇古怪,反而變成一個不解之迷。

  傳說嘉慶帝長期迷戀一小太監,經常在閣樓幽會。這是違反道德的行為。作為帝王,他拋棄神聖的綱紀倫常,犯了天條,所以上蒼派天神來懲罰他。那天他被雷轟擊,天火燒盡他罪孽深重的身軀,變成一堆骨頭,無法收殮入棺。大臣們想了個法子,將一體材相貌同嘉慶帝相似的太監絞死,再打扮盛裝,真皇帝骸骨放在棺材底部,上麵平躺著假皇帝屍體,運回北京,這種說法也隻能是大家猜測。

  從傳聞到個別論著,也有提及嘉慶帝在承德被“雷劈”“觸電”而死的,此說至今尚無史料佐證。當然,盛夏季節,雷暴陣雨常有發生,即使避暑山莊當時處於雷發區,可煙波致爽殿不是高層建築,嘉慶帝在病塌上,既不靠近戶外,又不是製高點容易導電,寢宮中人來人往,自彌留至最後斷氣,皇二、四子、皇長孫及禦前、軍機、總管內務大臣等十多人始終侍在左右,殿外侍衛、太監驚慌跑動,若有電閃雷劈,首當其衝的也應是他們。又有傳說嘉慶帝是在木蘭圍場打獵途中被雷劈死的,更不符事實。

  無論是什麽原因,他的死的確讓雨夜的宮中慌亂了起來,也為後世的清史演義多了一個版本。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