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廚師刺客——嘉慶遇刺

  位居萬人之上、威嚴無比的封建帝王竟在警衛森嚴的宮禁內遭到刺客行刺,這在我國曆朝曆代實屬罕見。然而大清帝國的嘉慶皇帝卻經曆了一次有驚無險的陳德行刺事件。

  嘉慶八年(1803)閏二月二十日,嘉慶到河北省遵化縣清東陵,拜謁祖陵返京,準備進宮齋戒。嘉慶乘坐的轎子走到神武門,將要進入順貞門時,刺客陳德突然手操凶器一躍而出,直奔皇帝所乘轎子而來。此時,守護於神武門和順貞門之間禦道東西兩側的一百多名侍衛、護軍章京、護軍校、護軍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驚呆了,大多數人不知如何是好,更談不上上前捉拿刺客。好在禦前大臣定親王綿恩、固倫額駙喀爾喀親王拉旺多爾濟、乾清門侍衛喀爾沁公丹巴多爾濟,禦前侍衛紮克塔爾、珠爾杭阿、桑吉斯塔爾等六人還算處驚不亂,迅速截擊,奮不顧身上前與陳德搏鬥。固倫額駙拉旺多爾濟攔腰抱住陳德,控製了陳德的行動,陳德欲脫身不得,依然亂揮手中的刀,反手向拉旺多爾濟的腹部刺去。拉旺多爾濟身負重傷,仍然不鬆手,眾人趁勢將陳德拿下。在搏鬥中綿恩的袖袍被刺破,丹巴多爾濟被刺傷三處。已過順貞門的嘉慶帝,被身後的喧雜聲吵起,派內差打聽方知有人行刺,此時陳德已被擒。因在大內宮禁有人向大清皇帝行刺,嘉慶帝大為震怒。但馬上鎮靜下來,立刻派人請禦醫給拉旺多爾額駙進行傷勢緊急處理。當時,與陳德一起來的兒子陳祿兒隻有十五歲,因從未見過這等陣勢,嚇得哭叫不已,顧不上前去助父親一臂之力。見自己的父親被禦前侍衛抓去,邊哭邊急匆匆地逃回了自己的家裏。當他驚魂未定地對自己的弟弟陳對兒講述父親行刺皇上未果、並被逮捕起來的事情經過時,被宮中所派三人連同弟弟一起抓了起來。

  在封建社會,持械行刺皇上,那是毫無疑問要處死的。但是為了弄清陳德的行刺是個人行為,還是有組織、有預謀受人指使而為,嘉慶帝即令軍機大臣會同刑部,夜以繼日地嚴格審訊陳德,並施以酷刑。但陳德一口咬定,這次行刺純屬個人行為,並非受任何人指使。嘉慶帝並不相信陳德的供詞,所以又先後派滿漢大學士、六部尚書出審,之後又命九卿科道一同會審,但審訊並無進展。在動用所有官僚機構來對付這“大逆不道”的陳德時,對其施用的刑具也是最殘酷的,“擰耳跪煉”、“掌嘴板責”“刑夾押棍”等。在清廷刑訊中能用上的刑具全部用上了,但陳德的供詞依然如初。那麽,陳德到底為什麽冒死行刺皇上呢?

  陳德本為山東人,早年跟隨父母為人服役或當僧工度日。在23歲娶妻之後,沒過幾年,父母相繼去世。由於在山東無處謀生,便與嶽母、妻子一道來到北京,找到堂姊薑陳氏,並投靠在內務府正白旗當護軍的外甥薑六格。此後,陳德在薑六格的引見下先後受雇於侍衛宗室僧額布家、兵部筆帖式慶臣家、內務府造辦處筆帖式於姓家服役。而乾隆六十年至嘉慶二年,陳德跟隨鑲黃旗包衣達常索在內務府服役,此間他曾幫助辦送誠妃劉佳氏碗盞什物以及赴園、進宮時移載物件車輛等雜務,得以經常出入宮禁,無意中了解了宮禁中的大致情況。可以說,這期間陳德一家過著一種比較安逸的日子,雖然並不十分富裕,但也沒有大災大難,維持著一般底層百姓的生活。但此後的陳德卻麵臨著一樁接一樁的不幸,使他失去了正常人家的平靜生活。首先是嘉慶六年二月,陳德的妻子張氏與陳德一起在孟家做廚役期間,因病倒下後,不久即病故。失去妻子的陳德,上有年逾八十的嶽母張宋氏,下有尚未成年的兩個兒子,一家老小四個人的生活重擔全部壓在了他一個人的身上。此後,他的生活狀況不僅無好轉,反而一年不如一年。在嘉慶七年,嶽母又因跌倒而癱瘓在床,需要常年侍候。同年臘月,惟一同情他、幫助他的堂姊薑陳氏也去世,麵對如此困境,陳德日益消沉下去。他時常借酒消愁,並在孟家院裏像半瘋了似地又哭又笑、時而唱歌、時而大喊大叫,以此發泄心中的苦悶。孟家見他變得這般,不想繼續白白養活他們一家,便辭退了陳德。這對陳德來說是雪上加霜,被逼上了絕路。陳德從孟家出來後,一家人到外甥薑六格家暫住。二十天後,仍找不到活幹,又找到朋友黃五福家。雖然一家人暫時被安頓下來,但此時的陳德卻感到走投無路。堂堂五尺男兒身強力壯,卻無法養活一家老小,沒有一個安身立命之處,情急之下去求簽,卻說他很有“朝廷福分”。而現實中的他,別說什麽“福分”,連糊口都勉為其難,實在沒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氣,這世界對他來講隻是一片灰暗。閏二月十六日,他得知二十日嘉慶帝要進宮頓起“驚駕”之心。他隻認為:“犯了驚駕之罪,必將把我亂刀剁死,圖個爽快。”於是準備好一把行刺用的小刀,便進宮行刺嘉慶帝。無論陳德是意在“驚駕”,還是蓄意“行刺”,持械入大內是事實,僅憑這一點就足夠將他處死。

  陳德在接受了四天四夜的刑訊之後,被嘉慶帝處以磔刑,立即執行。15歲和13歲的兩個兒子也同時處以絞刑。陳德受刑時,嘉慶帝認為他犯下了滔天大罪便讓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受盡人間的罪和苦。劊子手先將兩個兒子在陳德麵前絞死。隨後,慢慢地將他的雙耳、鼻、胸及兩臂、雙腿的肉一片片割下來,整個身體血肉模糊,真是遍體鱗傷。血流盡了,受盡折磨的陳德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罪魁禍首的陳德死了。但嘉慶帝心中的憤恨卻沒有全部消失。因為,在陳德行刺時,除了綿恩等六人奮力“救駕”之外,在場的一百多名侍衛人員,竟然麻木、不知所措。這一點著實讓嘉慶帝震驚。嘉慶心中也明白,這些保衛人員未必想讓他受刺,隻是平時過於玩忽職守慣了,所以關鍵時刻全都為眼前突然而至的事情驚呆,完全喪失了應變能力和戰鬥力。朝廷上下的因循玩忽之風日盛,嚴重滲入到宮禁之中,在行刺皇帝這麽大的事情上,尚且麻木不仁,還能指望這些人做什麽呢?所以嘉慶在憤怒之餘想借這件事情進行切實的獎懲,以圖改變風氣。嘉慶帝首先特頒諭旨,獎賞了這次事件中的有功人員:賞定親王綿恩、額駙拉旺多爾濟禦用補;封綿恩子奕紹為貝子;拉旺多爾濟子巴彥濟爾噶為輔國公;賞乾清門侍衛、喀拉沁公丹巴多爾濟為貝勒,在禦前行走;禦前侍衛紮克塔爾世襲三等男;珠爾杭阿和桑吉斯塔爾世襲騎都尉。然後,以“廢弛門禁”罪,分別革去阿哈保和蘇衝阿護軍統領副都統銜。另對管護軍、章京、護軍人等降罰不等。對禁地警衛的具體製度,也作了相應的修改和補充。經過這一次的整飭,宮禁門衛雖然有了一些好轉,但由於整個官場上的風氣無法一日之間徹底改變,積重難返也反映到了宮禁之中。所以,宮禁之“禁”也難以保證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