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節 非比尋常的妃子——康熙的母親

  康熙的生母是佟佳妃,一個不同尋常的漢族女子。因為她是漢人,在宮中不可能擁有滿蒙女人們的先天特權。但她的背後是在朝中手握重權的佟氏家族,這又是其他漢族妃子無法與之抗衡的優勢。她無須去和別人爭權奪勢,隻要在後宮安居無事,就足以和朝中的佟家人構成權力網絡。另一方麵,她非常聰明,她知道如何處理和各種人物的關係。她在宮中,極其安靜,每天隻有一件事要做,就是親近孝莊皇太後。太後信佛,她也信佛。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爐香。既是對佛祖,更是對太後。但是順治皇帝對佟佳妃似乎從未格外垂青,董鄂妃入宮前,他從不去皇後的寢宮,卻經常光顧庶妃巴氏的臥榻,以至巴氏接連為他生了一子二女,而佟佳妃則隻生了一個兒子玄燁,再未受過孕。但孝莊疼愛這個兒媳婦,因為她的聰明,她的機智,她為太後出過不少主意,她是太後的影子內閣。

  佟佳妃在成為皇後之前的十餘年間,看似無事安閑,實則危險異常。那時,由於順治帝剛剛入主中原,一下子在許多方麵都不適應。在後宮,他就處理不了這大大小小的瑣事。於是他又重新恢複了明朝的十三衙門的太監製度。讓太監管理後宮。結果就是太監們將晚明的種種惡習帶入了清宮。大太監吳良輔深得順治的喜愛,便開始弄權,許多勢力小人,看此機會便拚命巴結他。吳良輔在京城裏開了一個當鋪。禮部尚書陳之遴為了討好他,宮中的東西都盡量在那裏購買。於是看似閑雲野鶴的佟佳妃開始了她對太監們為非作歹的第一次打擊。

  順治十二年(1655)的春節,皇上照例賞賜眾後妃大量物品,佟佳妃從中發現了一些香囊是舊貨。她未動聲色,將這些舊香囊暗地裏交給了娘家人,讓他們查明出處。號稱“佟半朝”的佟氏家族,在朝廷內外都有眾多的關係,很快查明舊香囊是當鋪物品,被陳之遴以高價購進宮充當禮品,而且查明當鋪後台老板是吳良輔。

  這天正逢宮內節日宴會,佟佳妃抱著四歲的玄燁正與皇太後說話,見吳良輔等大小太監簇擁著皇上來到宴席。眾後妃行禮後,皇上入席,後妃們紛紛向皇上謝恩。順治帝隨口問:“今年的禮品可還稱心?”眾人都說好,吳良輔見狀好不得意。

  突然,佟佳妃笑吟吟地舉起掛在腰間的香囊,說:“多謝陛下隆恩,臣妾今年碰上一件巧事,這個‘榴生百子香囊’本應是一對兒,可我隻收到一個。昨天派人到市上去配對兒,你說多巧,剛出正陽門,就在當鋪裏買到另一隻。”

  吳良輔一聽,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差點兒坐在地上。果然,皇太後先沉下臉來:“明天去問問禮部尚書陳之遴,官繡的香囊,怎麽在民間的當鋪裏能配得上對兒?”

  佟佳妃依然笑道:“偶然碰上式樣相同的物件,倒也不足為奇。隻是,奏事處太監的靴筒子裏,竟然倒出來奏章,怕是有些讓人不相信了。”

  順治帝大為詫異:“你說出來聽聽!”

  佟佳妃說:“臣妾有兩個侍婢,做得一手好女紅,前些日子要給玄燁做兩隻鞋,需要些厚紙剪鞋樣子。便到奏事處去找,奏事太監自己從靴筒子裏,竟然倒出來奏章,讓自己挑去,你說奇也不奇?”

  看似無心的話,卻讓吳良輔之類心驚肉跳。這要是被查出來,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呀。於是心狠手辣的他毒死了知道內情的兩個太監。又一把火燒了當鋪,來了個毀屍滅跡。吳良輔算是躲過了這一劫。但他不知收斂,佟佳妃以前明閹黨魏忠賢為例,告誡吳良輔之流收斂行跡。後見幾次勸阻無效,她向皇太後提出建議,在交泰殿前鑄起一鐵牌,其中有“太監或宮女幹政者,殺無赦”一條,無啻於將懸劍掛在了所有太監的頭上。她將鐵牌亮出,佟佳妃也等於向整個太監集團宣戰。

  太監奴大欺主,經常會以各種狡猾陰險的方法報複異己。而佟佳妃最明顯的後果就是,順治皇帝似乎在很長時間內忘記了佟佳妃的存在,根本不宣她侍寢。甚至多年空房獨處,寂寞淒涼,這對年輕的貴妃來說無異守活寡。這種情況的出現,正是太監們一手導演的。

  因為當時清朝沿襲了明朝的許多製度,內宮亦如此。皇帝每晚須定侍寢後妃,由太監捧著一托盤,內置所有後妃姓名的象牙牌,皇上翻過哪塊象牙牌同時,還須通知起居注官員(專門負責登記皇上每天行動)詳加記錄。太監把記載後妃名字的象牙牌暫時放到袖內,待皇上翻牌後,再將牌子放回,不過舉手之勞,該妃子就永遠別想見皇上的麵,皇上後妃眾多,往往無暇細顧,除非偶然記起某女人,太監還可以“月例(月經)”為由推脫。

  佟佳妃在與太監們的鬥爭中,付出了過於沉重的代價。後宮是太監們的特殊活動舞台,佟家在朝勢力雖大,但外界力量很難幹預其間。佟佳妃可憑借的最大力量,就是皇太後的喜愛,這並不足以和太監們鬥法。她能夠成為最後的勝利者,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聰明和機靈。吳良輔在順治末年被責令作為皇帝的替身,在憫忠寺出家為僧,徹底削奪了他在宮中的權力。康熙即位的當年,吳良輔就被拉出寺廟砍了腦袋,並廢除了十三衙門。顯然,年為八歲的康熙皇帝還沒有這種見識,是母親和奶奶為他除掉了宮內的一大毒瘤。佟佳妃解決了順治皇帝在十八年的政期內,未能有效解決的太監問題。至少從康熙皇帝親政開始,直到晚清的李連英趁亂而出之前,這不能不說是佟佳妃獨具慧眼,見識過人。

  佟佳氏成為皇太後的第二年開春,便撒手人寰,年僅二十四歲,可見其勞心過甚。但她看到了兒子登基,看到了閹黨伏誅,也可含笑而去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