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才子順治

  福臨精通滿、漢、蒙三種語言,熟知儒家經典,出口成章,絲毫不遜色於當時的江南才子們。但福臨幼年可完全不是這樣。當時,正值多爾袞攝政時期,出於不可告人的目的,攝政王屢屢阻撓小皇帝讀書學史,滿漢朝臣數次聯名上奏,請選滿漢博學之士為幼帝講經史、講帝王修身治國之道,都被他擱置不理。福臨當然不是對漢文一字不識的文盲。但是,如果沒有《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開始,再讀到四書五經的學習曆程,就很難弄懂滿篇“之乎者也矣焉然”的文言文說的是什麽。而朝廷大臣百官的奏折題本,無論大小長短,都是這種格式體例,這就難怪親政之初的福臨看大臣所上的奏章時茫然不知所雲了。

  福臨的自尊心不允許他透露出自己的無知,也不允許他安於聽侍臣講讀奏章的可笑地位。於是從親政之初開始,他就發奮讀書。他每天除了從辰時(早八九點鍾)到午時(中午十二點)處理軍國大事之外,就一直讀書到晚上。不過,當時的他已經過了讀書的黃金年齡,死記硬背的功夫是不行的,經常讀了記不住,於是順治便痛下決心,每天五更起床,對著空明廣闊的天宇,強讀硬記,這才達到能夠背誦的程度。他的學習,真可說是到了嘔心瀝血的地步。他以極大的熱誠,刻苦研讀孔孟經典、史書史籍,也博覽諸子百家、左史莊騷、唐詩宋詞、小說傳奇、醫書藥典、佛經道藏等等,九年下來,他已經成為博學之士,可以同當時任何有學問的大臣、詩人、高僧對話。這位入主中原的異族皇帝,對中原漢族的傳統文化的理解和熱愛,遠遠超過了漢家正統大明朝的所有昏庸無能的萬歲爺們。

  他不僅精通漢語漢文,認真刻苦地讀遍了他能得到的一切古今書籍,而且在書法、繪畫、音樂、戲劇等方麵全麵接受了漢文化的熏陶。尤其喜愛與文人雅士們、包括文化素養很高的得道高僧們來往聚談,樂此不疲。

  清初詩人尤侗,號西堂,長洲人,其詩文多出新奇警人之思,常雜以諧謔,每篇詩文一出來,立刻傳誦人口。在他的詩文中,不少憤世嫉俗之作,甚至直攻清初三大弊政,同情廣大百姓因此而遭受的痛苦。順治帝卻非常欣賞尤侗的詩文,並不怪罪他對滿洲統治的冒犯。

  順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漢學士王熙在與皇上講讀書史的經筵上談及尤侗的文章,順治帝立刻索去閱覽,親加圈點,再三讚歎,稱之為“真才子!”過些日子,又親自摘出尤侗文集中《討蚤檄》一文示王熙,說:“此奇文也!”於是,便有人獻上尤侗的雜劇《讀離騷》,福臨讀後更加喜愛,令梨園弟子播之管弦,為宮中雅樂,甚至自比之為李白為唐玄宗所作的《清平調》。尤侗仕途坎坷,順治年間考取拔貢,官職低微;直到康熙十八年,應召博學鴻儒科,康熙帝見到他的名字,說:“此老名士也。”尤侗於是在自家堂楹上刻寫了父子兩代皇帝對他的評語:

  真才子章皇天語,

  老名士聖上玉音。

  見者無不豔羨,他自己當然也深以為榮。

  順治帝尤其喜愛書法繪畫。留存至今的乾清宮裏的“正大光明”匾額,就是福臨的手筆。他甚至書寫唐詩賜給住京師善果寺的弘覺禪師木陳:“洞房昨夜春風起,遙憶美人湘江水,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裏。”有行家稱順治帝的書法為清代各帝之冠,認為遠遠超過在全國各地處處留跡的他的曾孫乾隆皇帝。順治帝還善畫,他的手指螺紋畫“渡水牛圖”意態生動,為筆墨烘染所不能到;他的山水畫,寫林巒向背水石明晦之狀,能得宋元畫風,都深得後世文人稱讚。福臨有一次到內閣,內閣中書盛際斯慌忙避過,順治帝把他叫住,讓他跪到麵前,熟視片刻,然後取筆畫一個盛際斯像,麵如錢幣大小,但形神俱備。福臨畫罷讓大臣們看,都讚歎不已。盛際斯拜伏在地,請求皇上將畫賜給,福臨笑而不許,焚燒而罷。

  順治帝曾召詞臣徐元文、葉方靄等人入乾清宮。這些金榜題名的狀元探花們忐忑不安地被領進金碧輝煌的大殿,卻看到了他們意想不到的景象:皇上不戴帽不穿靴,身著漢人文士常穿的單紗暑衫和禪裙,腳曳江南吳地的草鞋,受詞臣們跪拜後,命他們升殿觀看他福臨的藏書。殿中書架數十,經史子集、稗官小說、傳奇時藝,無所不有;書架間又列長幾,上麵羅列著商彝周鼎、哥窯宣爐、印章畫冊,數不勝數;廡下珠蘭、建蘭、茉莉百十盆,清香撲鼻,璀燦耀眼,濃綠宜人,這分明是他們最熟悉的書齋氣氛,哪裏像皇帝聽政之所?

  順治帝賜他們席地而坐,從容地問起群臣賢否,時政得失。

  詞臣好色的多爾袞

  順治七年,多爾袞因身體不舒服,於是率領王爺、貝勒、貝子、王公等及八旗固山額真、官兵等出邊圍獵,一是想散散心、二是看看正在興建之中的避暑山城(即今承德市郊)。圍獵時,一隻老虎竄出,多爾袞連發數箭,但已感身體不適,頭眩目暈,從馬上摔下來,太醫為他塗上涼膏,但傷疼難忍,隻得草草收場,返回駐地喀喇城。十二月初九日夜,多爾袞預感到不久於人世了,便急忙把身邊親近之人喚來,勉強囑咐了後事,言畢便一命嗚呼了,享年39歲。多爾袞正值壯年時,身體卻一向不好,他身材細瘦,體質較弱。這與他常年披堅執銳,勞累過度有關。他時常頭昏目脹,心口燥悶,據說得的是“風疾”,實際上就是腦動脈硬化之類的病,在當時的環境下,此病是很難治愈的。另外一方麵,也與多爾袞縱欲無度,掏虛了身體有關。

  多爾袞是個好色之徒,他生活淫亂,在清初的幾位親王中是很突出的。多爾袞除掉豪格後,馬上就把其大福晉占為己有。其實在此之前多爾袞已多次與大福晉通奸並使其懷孕。多爾袞還向朝鮮國提出選王妃,朝鮮方麵無法推卻,將義順公主送給多爾袞為妃,當時公主僅13歲,多爾袞借口出關行獵,在山海關外與朝鮮的送親隊伍相遇,當晚沒有舉行任何婚禮儀式便與義順公主同房了。多爾袞占有了義順公主,並不滿足,他仍要朝鮮國王選美女送來。國王立即下令選美女,擇其俊美者16人,派人送到了北京。行至途中,聽說多爾袞死了,遂原路折回。多爾袞生前共有六妻四妾,被他搶占的女子多得無法細說,但多爾袞膝下並無子嗣,隻得將多鐸的兒子多爾博收為養子。他僅有一女,名東莪,傳說這個女孩是朝鮮義順公主所生。多爾袞事敗,東莪給信王為奴,生活很淒慘。

  多爾袞的死訊很快傳到京城,人們被這突來的噩耗驚呆了。幾天後,多爾袞的柩車回到北京,福臨親率諸王、貝勒、滿漢大臣換易縞服,到東直門外五裏迎接。福臨連跪三次,舉爵祭,痛哭失聲,文武百官伏在大路左邊舉哀。從東直門直到玉河橋,數十裏路,路旁四品以下的官員和京城百姓簇擁在那裏,痛哭哀悼,整個北京城沉浸在悲哀中。靈車來到了王府,公主、福晉以及百官的命婦,皆服縞素,列隊在大門內跪哭以迎。當夜,諸王貝勒為他守喪,六天後,追尊多爾袞為懋德修道廣業功安民立政誠敬義皇帝,廟號成宗。之後,又將多爾袞夫婦同供於太廟,大赦天下。

  正當舉國悲哀,為多爾袞服喪之時,一個清算多爾袞的行動在福臨的支持下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多年來受多爾袞迫害和壓抑的王公大臣,聚集在濟爾哈朗的周圍,開始曆數多爾袞的罪狀。鄭親王濟爾哈朗等人上疏參劾睿王“謀篡大位”的多條罪狀之後,順治當即下令削奪攝政王的“成宗義皇帝”尊號,籍沒家產,甚至命令毀掉阿瑪王(多爾袞)華麗的陵墓……他們把屍體挖出來,用棍子打,又用鞭子抽,最後砍掉腦袋,連坐落在明南宮那座“惲飛鳥革、虎踞龍蟠……金碧輝煌、雕鏤奇異”的睿王府也遭池魚之殃,被毀壞殆盡。昔日睿王的黨徒們非死即貶,順治終於一泄多年來被壓抑的痛苦,一直到乾隆的時候,才恢複多爾袞的睿王稱號,一代梟雄就這樣草草落幕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