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皇帝也要尋真愛——順治與董鄂妃

  皇帝不是一般人,是一國之君,是政治家,好皇帝往往不是好情人,好皇後是母儀天下,統率六宮,似手與皇帝關係不大,麵對這條規矩,多情多欲的順治可不打算遵守。順治對配偶正妻十分重視,這位風流倜儻的少年天子所傾慕的女子,既要是“佳麗”,又是“才女”。

  順治與第一位皇後的結合完全是場政治婚姻。清入關以前,滿族往往把婚姻作為政治鬥爭的一種重要手段,使帝王家族與皇後蒙古家族結成聯盟,借以發展勢力,鞏固政權。順治八年,大清國有了一位國母,她是皇太後的親侄女,福臨的表姐,但對這門親事,福臨打心眼兒裏不樂意。因為這是多爾袞在世時為他訂的婚。另一方麵,這是滿蒙聯姻的政治婚姻,而此時順治正是情竇初開的年齡,他不願為政治而犧牲婚姻。所以,當準皇後被從蒙古送到皇都時,清宮大臣都奏請馬上舉行婚禮時,順治斷然拒絕。但一國之君的責任,讓順治不敢貿然在親密的滿蒙關係中製造裂痕,為了江山社稷,小順治讓步了,承認了這門親事,終於在拖了半年之後,委屈地當了新郎官。

  勉強的婚姻,在一開始就注定是個悲劇,這位蒙古公主雖美麗聰慧,氣質高貴,但偏偏是個小姐脾氣,十四歲的新郎皇帝和十六歲的新娘皇後在洞房花燭夜裏爆發了戰爭,史書上有這樣的記載:“合巹之夕,意誌即不協。”順治雖僅十四歲,但早熟的驚人,漢文化修養極好,連古漢語程度艱深的佛經,也能毫無困難地閱讀,而這位蒙古娘娘別說漢字,連蒙古字也不認幾個,她既不會講滿語,也不會說漢語,隻能與順治用蒙語交流。而且生性刁蠻,在宮中稍有不如意之事,就打罵太監和宮女,每天無所事事,隻熱衷於各種名貴的首飾。對皇後、對姻婚充滿了希望的順治遇到這樣一位與他在各方麵都不搭調的後宮娘娘。忍了三年之後,順治終於爆發了,他廢掉了這位皇後,改立她為靜妃,但滿蒙聯姻這條政策不能變,不久,順治迎來了第二位蒙古皇後,這位皇後雖不驕生慣養,卻膽小如鼠,見到皇帝就手足無措,而且和前一位皇後一樣,順治根本沒法與她進行思想上的交流。

  兩位正宮娘娘讓順治失望至極,但他又不甘心自己的婚姻就這樣失敗,於是他流連於花叢之中,希望找到自己的愛情,他希望他的皇後不僅僅擁有美麗,也不必非得具有高貴的血統,他期望的是意誌相協,情投意合,要求有愛情基礎的婚姻,此外,還要求與他這個皇帝相配的才行,這種帶有個性解放色彩的婚姻觀念,實在是超越了他所處的曆史時代,更是超越了皇帝地位給予他的責任,於是他在一次次的婚姻中被碰得頭破血流。也許,上蒼是被他的執著感動了,決定給他以滿足,於是一個非凡的女子走進了他的生活,在他的生命曆程中卷起了驚天狂濤,她就是董鄂妃。

  董鄂妃是滿洲正白旗人,屬於地位高貴的上三旗,她的父親鄂碩,是正白旗的中級軍官,她的母親據說是江南才女,為蘇州世家女,一次到濟南,被鄂碩搶走,欲聘她為妾,她抵死不從,還留下了一首絕命詩:“生小盈盈翡翠中,那堪多難涕窮途。不禁弱質成囚係。魂化杜鵑啼血紅。”寫完便要懸梁自盡。鄂碩雖是武夫但也常和文人雅士在一起喝酒,看完這首詩,連呼:“唐突佳人了。”還好奴婢發現的早,把這位才女救了下來。鄂碩把這位才女帶回了東北,禮若上賓,好生供養,不敢胡來。才女被鄂碩真情所打動,竟然嫁給了他。不久生下了一個宛若天仙的女兒,就是董鄂妃。從順治二年以後,董鄂隨軍南征,在蘇州、湖州一帶駐紮。這使董鄂氏自幼受到江南漢族文化的影響和熏染。她不僅具有滿洲格格的高貴氣質,更具有一種獨特的風韻。一種文雅、謙恭的書卷氣,溫柔而善解人意的女性美,有著江南女子的靈秀、嫵媚和絲絲憂鬱。這讓她在那群滿洲貴婦之中猶如鶴立雞群,對順治來說,大有一種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董鄂氏就這樣突然出現在順治眼前,壓抑和積蓄多年的感情驟然爆發,順治幾乎立刻就燃起了對董鄂氏的愛戀,但這時的董鄂氏卻已經嫁為人婦,她的丈夫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幼弟博穆博果爾,但順治不肯罷手,任由他的性情支配自己,不管不顧的用一切手段追求她,接近她。他封了13歲的博穆博果爾為和碩襄親王,這樣身為親王福晉的董鄂氏,必須更加頻繁地進宮向皇後和皇太後請安,更加經常地參與宮中的節慶,順治就有了更多的機會接近她。

  麵對順治的火熱愛戀,董鄂妃並非沒有感覺,她的丈夫小她許多,她卻已是滿懷心事的少女。琴棋書畫無所不精的她麵對風流倜儻,學富五車,可以與她談詩論畫的英俊皇帝,董鄂氏動心了。宮中沒有任何秘密,皇太後很早就看在眼裏,但她希望這段感情和皇帝以前那些露水姻緣一樣,時間長了,衝動過去後,愛情遊戲也自動消失了。但她沒料到這次皇帝是動了情的,是認真的,皇帝為了襄親王福晉茶飯不思,朝思暮想,儼然得了相思病的樣子,沒有不透風的牆,紙裏終究包不住火。這件醜聞終於被14歲的襄親王知道了,龍子龍孫,焉能容忍妻子外遇,坐視綠帽子落到自己的頭上?他怒不可遏地拷問董鄂氏,動了鞭子,並毫不猶豫地把他的王妃監禁起來,不許邁出內院半步!

  福臨很快就知道了心上人在受苦,勃然大怒,斷然采取了使矛盾激化和公開化的強製手段:召襄親王博穆博果爾進見,董鄂氏的丈夫和情人麵對麵了。一個是皇帝,一個是親王;一個是18歲的哥哥,一個是14歲的弟弟;哥哥的母親是皇太後;弟弟的母親是皇太貴妃。兩個小男人都氣急敗壞,臉色大變,兄弟間說的當然是董鄂氏,但說什麽,怎麽說,沒人知道。隻知道皇帝狠狠地抽了親王一個大耳光!親王當然要臣服於皇帝;弟弟多半都害怕哥哥,博穆博果爾悲憤交加,既沒有力量與福臨相抗衡,又不堪忍受這樣的屈辱,小小年紀,已經無路可走,七月初三日,襄親王自殺了。襄親王一死,再沒有什麽障礙了,按照滿蒙習俗,福臨可以順理成章地將董鄂氏收進自己的後宮。

  八月,在襄親王七七四十九天喪滿之時,董鄂氏被封為賢妃,兩個月後,又封董鄂妃為皇貴妃。董鄂妃本是個極聰慧之人,她不因自己受順治寵愛就自大。相反,她對其他嬪妃也十分友善,不擺架子。永壽宮的恪妃去世,她親自去照料,三天三夜不曾合眼;悼妃逝世時,她又主動提出負起撫育兩個幼子的責任。平時給皇太後請安,侍候皇太後無微不至,宮中上下都稱讚她賢惠,她的所作所為,後妃們十分稱讚,佩服不已。連不太讚同她入宮的孝莊皇太後也被她的乖順靈巧打動。第二年十月,董鄂妃和順治的愛情結晶——他們的兒子出生了,愛屋及烏,順治十分高興,有意要將這個剛剛出生的皇子立為皇嗣,又頒詔書,使天下人都知道。這個孩子應排行老四,可詔書中卻說成“皇第一子”,足見福臨對這個孩子是多麽喜愛了。可惜這孩子薄命,僅出世三個半月就離開了,連名字也沒有來得及取,福臨遭受到了一次精神上的沉重打擊,然而更悲痛的是董鄂氏,她僅此一子,卻百日而殤,能不傷痛嗎?福臨為了安慰董鄂氏,諭令追諡此兒為“和碩榮親王”。在京東薊黃花山建立寢園安葬,第二年,陵園告成。八月二十七日,將這位“榮親王”的金棺入葬,奉安地宮。董鄂妃在分娩時,是難產,受了內傷,可能不會再有孩子。福臨對此說:“夫妻之誼即同老友,何必接夕乃稱好合?”福臨與董鄂妃的關係超越了世俗的肉與欲,向靈與情轉化。福臨的多情、深情、專情是這樣的特殊,董鄂妃在他心中已經不是一般的妻子,是他的半條命。自從兒子死後,董鄂妃身體越來越瘦了,形容憔悴,一病不起。多方調整也不見起色,福臨本想立董鄂氏為後,遭到了孝莊太後的反對,外麵的傳言四起,對董鄂氏也是極大的刺激,在福臨迎娶她入宮的第五年,董鄂氏溘然而逝。董鄂氏之死,對福臨是一次致命的打擊,他悲痛得泣不成聲,幾次昏倒過去,連續輟朝五日,不顧太後的反對,追封董鄂氏為皇後,諡號為孝獻莊和至德宣仁溫惠端敬皇後,命親王以下,滿漢四品官員以上,公主、王妃以下命婦等,聚於景運門外集體哭喪。而且還讓二品大員親自抬董鄂妃的棺材。而福臨在董鄂妃離開的最初幾天因痛苦所致,竟至尋死覓活,不顧一切,人們不得不日夜守著他,使他不能自殺。

  八月二十三日,按照禮部奏準的儀注,舉行了追封典禮和祭會。福臨下令,將承乾宮內大小太監、宮女等三十餘人全部“賜死”,以備皇妃在陰間役使。清入關後,這麽多的人生殉,還是第一次。

  董鄂氏的死,使福臨心灰意冷了,也似乎絕望了,看破了人間事,厭倦了人世。對他來說,也許惟一的去處就是落發為僧,投入空門。他憂傷成疾,在董鄂氏死後四個月,也鬱鬱而終。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