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小皇帝的“洋親人”

  在順治的皇宮中,住著一位白發飄飄的西洋傳教士。這位傳教士一住就是十年,與東方的少年皇帝結下了祖孫般的深厚友誼,被少年的母親稱為“義父”,被皇帝稱為“瑪法”,即爺爺,這個連中國人都不可希冀的崇高榮譽的獲得者就是湯若望。

  湯若望原名約翰·亞當·沙爾·馮·白爾。1592年生於德國的萊茵州科隆城的一個古老貴族之家。自幼就立誌獻身於上帝的事業,成年後,放棄了爵位的繼承權而做了職業傳教士,並勇敢地選擇了荊棘叢生的艱苦之路,遠渡重洋,來華傳教。他苦學漢語和漢字,明末之時,成為北京教區區長。湯若望精通天文曆法,並充分利用這個工具進行傳教,他意識到王權在中國的作用,因此,在傳教上走了一條從上而下的道路,他希望用他的知識吸引中國上層,慢慢地感化他們信教。清軍入主中原後,他一手捧著《西洋新法曆書》,一手拿著《聖經》,找到多爾袞,希望多爾袞同時采納,然後帶領包括皇帝在內的東方民眾來頂禮膜拜《聖經》。一身戎馬,十分務實的多爾袞立刻接受了《西洋新法曆書》,提升湯若望成為欽天監(今天的天文館)副正,掌管天文曆算。

  順治八年的一天,湯若望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敲醒,幾個皇宮侍衛送來了三名信教的宮女,宮女們麵帶驚恐地說,某位親王的郡主得了急病,請湯若望前去診視。湯若望隻有一點醫學知識並不精於醫術,他仔細問過病情之後,確定隻是一般的重感冒,而且接近尾聲,很快會痊愈,於是隻將一麵十字聖牌交給來人帶回。並囑咐將此物懸掛在患者胸前4天,就可痊愈。5天後,那三位宮女又來了,帶來了大批謝禮。不久,又送來錢財,見湯若望堅持不收就送給了教會。又過幾日,一位蒙古婦人送來更大的款項,已經疑心的湯若望說除非了解真相否則堅決不接受。蒙古婦人說,患病的郡主實際上是當今皇上的未婚妻,而她的女主人就是皇太後,皇太後希望以父禮敬湯若望,遵從他的教導,湯若望欣然接受。這樣湯若望便與孝莊皇太後結成了義父、義女的關係,在順治大婚之時,湯若望不顧60歲的高齡,同諸位王爺一樣跑前跑後,十分辛苦。不久,湯若望向皇太後祝賀因皇帝大婚而新奉的尊號,皇太後為表達自己對湯若望在皇帝大婚之時辛苦忙碌的謝意,特意摘下手腕上的兩隻金鐲,送給湯若望做答謝。湯若望送給皇太後十字架聖牌還禮,考慮到她的身份,湯若望建議將聖牌掛在外衣下麵,皇太後卻戴在頸項之上,讓十字架垂在右胸前外衣之上,在眾目睽睽之下泰然自若,讓湯若望十分欣慰,皇太後還送了大筆款項,幫助湯若望修建大理石碑。

  湯若望的高尚人品,博大知識,讓皇太後極力想把湯若望推薦給自己的兒子順治福臨。在這之前,湯若望曾見過福臨一麵。一次偶然的機會,小皇帝來到欽天監,這位大胡子藍眼睛的外國神父引起了小皇帝的極大興趣,湯若望看四下無人,就悄悄對小皇帝說:“我要提醒皇上注意,攝政王有專擅朝政、專橫跋扈的危險傾向。不過據我觀察,這位皇叔父的身體已經十分虛弱,很可能會早死。”福臨聽了這話是又驚又喜,在皇父攝政王的權力重壓之下,他已經快喘不過來氣了,而且母後又下嫁於多爾袞,這更是奇恥大辱。順治早恨不得殺之而後快。湯若望的後半句提醒他,攝政王會早死,自己就不該輕舉妄動,一旦他死了,一切都解決了。不久多爾袞猝死,這讓福臨對這位洋神父多了幾分崇拜。而湯若望的潔身自好更是讓小皇帝心悅誠服,大婚之前的福臨,已經擁有了相當多的妾妃,他的第一個兒子牛紐就是在他13歲時出生的,處於青春期的福臨經常被色欲燃燒著,他對湯若望的忠貞感到難以理解,於是他經常派兩三個親信內侍,在白天或晚上的任何時候到湯若望的私人處住,借口谘詢,實則暗查他的私人生活。但是每一次造訪,不是發現湯若望在自己的桌前認真看書,就是在他的仆役們旁邊大睡,幾次下來都沒有發現湯若望放誕自己。

  在幾次暗中察訪了湯若望的忠貞和無可挑剔的道德品質,證實了湯若望的預言正確性和敏銳的洞察力之後,加之孝莊皇太後有意無意的推薦,順治帝開始將湯若望視為自己的師友、親信和顧問,並在他的麵前坦露自己的內心世界。湯若望與順治像祖孫、朋友一樣的交往起來,兩年內,順治去看了湯若望24次,湯若望不同於中國的其他官僚那樣,在大門口鋪放地毯,或為接駕而忙得驚天動地,甚至有時連飯菜也不準備。有時湯若望外出,順治來訪吃了閉門羹也不生氣,順治在湯若望的住所也十分隨便,有時坐在書案前的椅子上,有時坐在長條凳上,有時坐在神父的床上,按規定,凡是皇帝在臣僚或普通人家坐過的地方,該處必須覆以金黃色的布表示尊貴,別人隻能對那裏磕頭膜拜,而無人再敢去坐。湯若望一次曾幽默地對順治說:“皇上,您把我這能坐的地方都坐了,我以後坐哪兒呢?”順治有些吃驚,擺手道:“瑪法,說真的,對於您這樣的人,再受這些世俗之禮的約束是太不合適了,您覺得哪裏舒服,就坐哪裏吧。”

  湯若望讓每天接受磕頭叩拜的順治嚐到了做人的滋味,在這個歐洲老頭身上,他體察了一種久違了的人情味,順治親切地叫這位長胡子老人為“瑪法”(爺爺),順治對湯若望的“恩寵”也是無人可及的。一次,在順治生日宴上,皇帝當著所有達官貴人的麵,走到湯若望麵前宣布:“瑪法,我想把生日宴改在你的住處,而不在皇宮內。”湯若望連忙跑回住處,臨時湊了12張桌子。這規格根本無法和皇宮相比,但順治仍然十分開心,還特意安排了18隻大象的比賽為湯若望助興。還有一次,順治邀請湯若望進膳,發現他食欲不振,便問他緣由,湯若望說:“今天是齋戒日,不準吃肉。”順治帝連忙下令從太後那裏取來魚和奶製品,可惜他忘了魚也是一種肉。皇帝一次送給湯若望兩柄扇子,上麵有禦筆書畫和璽章,這在當時,是價值千兩也不一定買得到的寶物。為了保護60多歲老人的安全,順治經常派一些宗室親王護送他回去。

  湯若望一開始就希望把這位性情熱烈急躁、自尊心極強而又肉欲旺盛的少年皇帝教育成一位道德崇高的英主。因為湯若望也經常冒著殺頭的危險,向順治進諫。一次,福臨占有了不該占有的女子,湯若望立刻上一封諫書,並說了許多規諫的話,福臨惱羞成怒,湯若望隻好走開,但他馬上又被召回,皇帝向他道歉,並願意改過自新。大婚之後的福臨,又一次犯了色戒,湯若望又向皇帝進諫,福臨強詞奪理為自己辯護,湯若望毫不客氣駁斥了皇帝,皇帝麵紅耳赤,一臉愧色地退到內室中去了,過一會兒,他平靜地問:“瑪法,哪一種罪過更大,是吝嗇還是淫樂?”“是淫樂。”湯若望毫不猶豫地回答:“尤其對地位高的人更是如此,因為這是一個極壞的榜樣,所引起的禍害也大得多,況且這兩種罪惡中,淫樂也是最危險的。”湯若望對小皇帝的進諫包括各方麵,勸說皇帝不應把太多時間放在遊玩上,對臣下的態度不可過分粗暴,甚至涉及仁政君德,頗具中國封建士大夫的味道了。順治封湯若望“通玄教師”,將官位由太仆寺卿升為太常寺卿,加官通政使,而且諭免湯若望的三拜九叩之禮。順治和湯若望之間有著君臣、祖孫、朋友、良師、益友的複雜感情。湯若望成了順治心中不可或缺的另一位親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