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節 戰場上的舌戰

  皇太極的母親是葉赫的格格,努爾哈赤的寵妃孟古。本是秦晉之好的兩家人卻為了地盤而大打出手。葉赫曾糾集九部軍隊,妄圖置努爾哈赤於死地。而努爾哈赤在天命四年(1619)八月十九日,率大軍進攻葉赫。他兵分兩路進攻葉赫東西二城。皇太極與兄代善、阿敏、莽古爾泰率精銳兵西向進攻布揚古的老巢葉赫東城。努爾哈赤親自帶軍攻打葉赫西城,葉赫西城又稱葉赫山城,依山而建,共有一道木棚、四道城牆。城內外大壕三道。禁城中是一座八角高台。後金軍焚毀棚城,攻破外城,金台石率葉赫軍據險頑守內城。後金兵發起猛烈進攻,葉赫兵奮力抵禦,兩軍激戰,矢發如雨。後金八旗勁旅持盾並列向前,直攻到城下,城內的兵登上城頭射擊。後金兵一部分在重甲上再披上綿甲,衝鋒在前,一部分人披輕短甲充弓箭手,從後麵射擊。城內的葉赫兵頑強抵禦,他們放箭,從城上投下滾木礌石。後金兵一直衝到城下,用炸藥炸城。驚天動地的幾聲巨響,烈火濃煙中城牆倒了。後金兵蟻蜂般地擁入城內,金台石攜妻子倉惶退上所居高台,對喝令其投降的後金兵提出投降條件說:“我已戰敗被困於這裏,再戰也難取勝。你們皇子四貝勒皇太極是我妹妹所生,我要見他一麵,聽他說幾句話,我就下來投降。”金台石是想拖延時間等候明朝援軍,還是想借此羞辱努爾哈赤,不得而知,也許兩者都不是。但無論金台石打什麽樣的算盤,努爾哈赤都不在話下,他同意了金台石的要求,派人到西城請皇太極來見舅父,努爾哈赤對他說:“你的舅父要見你,所以命令你來,你去吧,如果他下來那當然好,若是不下來,就命令兵士拆倒那個高台。”努爾哈赤完全相信皇太極有能力處理好這個難題。

  當皇太極真的來到金台石所據的高台之下時,狡猾的金台石反而有些慌了手腳,他聲稱與外甥皇太極沒有見過麵,不知來人是真是假。後金的額駙費英東說道:“你見過其他人像我們四貝勒這樣魁梧奇偉的嗎?你沒見過,難道還沒聽人說過嗎?況且你兒子德爾格勒的乳母見過,讓她來辨認一下好了!”那位老婆婆一看,果然是皇太極。金台石改口道:“我本是想聽外甥說一句‘收養’的話,我就下去。從這孩子表情口氣看得出,他父親努爾哈赤沒有讓他善待我,不過是想把我騙下來殺死而已,既然要殺我,還下去做什麽!我石城鐵門都失守了,戰也無濟於事。此地是我祖宗世代居住之地,要死也要死在這裏。”

  皇太極見到這種情景,進一步有理、有力、有節地開始對金台石發起攻心戰。他說:“你勞民傷財,經營數年,所築重城今皆被摧毀,處此孤台又能如何呢?你把人哄騙至此,無非是幻想出現奇跡,形勢逆轉,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我們怎會聽從你的擺布,你說什麽如果與我和談,得有我保證你生命安全的誓言便下來。我難道不能一戰把你活捉下來嗎?憑什麽一定要與你和談,同你盟誓呢?你要見我,我已在此。你下來,我引你去見父汗,生殺隻能聽父汗的命令。況且,你當初不是想將親戚斬盡殺絕,食其肉飲其血嗎?我屢次想和談,遣使到你處二三十次,你卻把我們的誠意當作是軟弱可欺,以為我們是懼怕而求和,殺我使者,或拘留之。你已成了我女真族的罪人。今日傾覆之禍完全是你咎由自取。若父汗殺你,絕不為過。若父汗不念舊惡,看我的麵子,也有饒你不死的可能!”但是,金台石仍然不聽,拒絕下來。皇太極再一次提醒說:“舅父,是你說的如見我一麵就下來,我這才前來見你。你若下來就快下來,我帶你去見父汗,如果不下了,恕不奉陪了。”金台石又提出新的要求說:“聽說我兒子德爾格勒負傷被俘在你營中,帶他來,見了我兒子我就下來。”皇太極同意了,把德爾格勒帶來,德爾格勒對父親金台石說:“我們戰不能勝,現在城裏已被攻破,在這台上怎麽辦!下來吧!如果繼續抵抗必死無疑,投降也許還有一線生機。”但金台石還是不投降。皇太極把德爾格勒帶回來連捆帶綁準備要殺。還是努爾哈赤想得更長遠,他說:“兒子勸父親下來,不聽,那是父親的罪惡,父親有罪就殺父親,既然兒子已經離開了父親,就不應再殺他。”努爾哈赤父子對德爾格勒倍加優待。

  金台石死賴在台上,致使眾叛親離,連他的妻子也帶著小兒子偷著跑下來。麵對頑固的金台石,後金兵開始拆毀高台。金台經過長時間的垂死掙紮,無計可施,便放火自焚。火燒完之後,他僅負了些傷下台了。努爾哈赤指示,留著這個廢人沒有用,用繩子絞死了金台石。

  努爾哈赤與皇太極率領的後金大軍用軍事和政治手段將葉赫東、西二城全部奪取,致使葉赫滅亡,從而完成了女真的統一。在這場舌戰中皇太極仁至義盡,於情於理做得恰當,完全是金台石頑固不化,至死不降,自尋死路。

  翩翩多情的權謀天子皇太極

  他不是長子,他不是軍功最顯赫的兒子,他也不是努爾哈赤最寵愛的兒子,但他卻登上了汗位,他就是皇太極。他是一個高明的政治家,他運用權謀囚弟奪位,將原本分散的權力集中到他的手中。他巧使反間計除掉了明朝的大將——袁崇煥。這樣一個政治家,本不應該有太多的愛情,但偏偏他愛上了海蘭珠,愛得是如此感天動地,生死不變。但他又是如此的絕情,甚至可以讓為他生下女兒不到十天的後妃改嫁,可以接納兩個敵人的妃子。讓我們走近這位既絕情又如此多情的政治家,去看看他的政治生涯與家庭生活。

  沈陽故宮大政殿

  清太宗皇太極

  五彩藻儀蓋罐

  皇太極的馬鞍

  八旗大纛

  袁崇煥

  明朝紅夷炮複原圖

  皇太極調兵木信牌

  §§第三章 不愛江山愛紅顏的悲情帝僧順治故宮保和殿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