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奪權、囚弟——皇太極樹立權威

  皇太極是努爾哈赤的第八子,和代善、阿敏、莽古爾泰共同被封為四大貝勒,努爾哈赤死後,皇太極聯合代善,成功地登上了皇位。但三大貝勒的勢力仍不可小覷,不但任何事情都需要經過三大貝勒的同意,而且他們與皇太極一齊坐在金鑾殿上,受萬民朝拜,皇太極的權力受到極大限製,在腥風血雨中過來的皇太極開始暗中想主意,他要改變這種局麵,他要一人專治,他要這金鑾殿上不再有人分享他的權力。於是他開始對四大貝勒一個個開刀。首先,是他的表弟阿敏。

  阿敏是努爾哈赤弟弟舒爾哈齊的兒子,他自幼投身行伍,跟隨努爾哈赤走遍南北,驍勇善戰,十分受努爾哈赤賞識。舒爾哈齊被誅時,努爾哈赤殺了他的兩個兒子,卻留下了阿敏,對他的喜愛可見一斑,後又被封為四大貝勒之一,是努爾哈赤晚年最有權力的幾個人。但阿敏為人粗魯,隨心所欲,說話隨便,常不計後果,缺乏基本的政治素質,而且居功自傲,藐視皇太極的情緒常溢於言表。皇太極剛即位,地位不穩,便暫時忍他,皇太極一直在等機會,除掉阿敏。

  天聰四年(1630年),皇太極派阿敏率6000兵馬去永平等新占領的四座城池換防,但這時明軍大舉進攻,包圍了四城市之一灤州,由於阿敏救援不力,後金軍隊血戰三晝夜,力衰城破。據說,阿敏聽說被明軍包圍,驚慌失措,根本就沒和敵人有過正麵交手,就下令全軍撤退,把皇太極苦心營造的四座城池全部丟掉,讓皇太極內外夾攻山海關,向內地推進的計劃成了泡影。不但如此,阿敏撤退之前,還違反皇太極“不許濫殺無辜”的命令,下令屠城,造成了極惡劣的政治影響,直到第二年,皇太極攻打大淩河的時候,明軍以阿敏屠城為鑒,拒不投降,但這一切都隻是據說。阿敏自己卻有著實實在在的不得已,他隻有總共不到兩萬的士兵,卻要對抗20萬明軍的進攻,雙方力量相差太懸殊,不撤退就會必死無疑,當然他在撤退時也的確做的不夠好。然而對於皇太極而言,這是一個難得的政治機會,他要抓住它,嚴厲地打擊阿敏,讓阿敏在政治上永不翻身。

  阿敏回到沈陽後,皇太極立刻召集大臣,宣布了包括阿敏平日違法之事在內的16條大罪,其中,11條大罪是阿敏淩駕於皇太極之上,覬覦汗位的僭越行為,這是早有準備的。不打則已,要打便是致命一擊,樹倒猢猻散,大臣們一看形勢,立刻得出一個阿敏罪當死的結論,皇太極又表現出他的“大度”,他說,阿敏是他的弟弟,他不忍心,罰要從寬,免去他的死罪,但是要革掉他大貝勒、旗主貝勒的稱號,實際上收回他的所有兵權,並且幽禁終身。

  接下來的就輪到莽古爾泰了,莽古爾泰是皇太極的哥哥,和阿敏一樣英勇善戰,但行事魯莽,有勇無謀,脾氣暴燥,喜歡感情用事,是名副其實的一介武夫。皇太極看到阿敏如此輕而易舉地消滅了,而且朝臣中沒有任何的不滿。於是他很快把目標放到了莽古爾泰身上,他常常借故打擊莽古爾泰來樹立自己的權威。莽古爾泰不知有所收斂,仍舊我行我素,反而認為皇太極和他過不去,日子久了,二人矛盾加深。

  天聰五年,皇太極率軍進攻明軍重鎮——大淩河。一天,皇太極在視察軍營過程中遇到了莽古爾泰,莽古爾泰上前報告說:“昨天戰鬥,我旗的將士損傷慘重,你可否撥給我一批士兵補充一下。”皇太極一聽就生氣,都什麽時候了,還這麽斤斤計較,便不高興地說:“什麽事隻要派你去,總有麻煩”。莽古爾泰一聽也急了,回道:“那是因為你讓我幹的,都是比別人難好幾倍。”皇太極見他又目無上下,竟然頂撞他,於是沉下臉,說,“那麽,那些人所說都是誣陷你了?我馬上派人去查,如果查出你確實誤過事,我一定嚴懲不貸。”說完,皇太極氣衝衝轉身上馬下山。莽古爾泰聽完後也怒火中燒,新仇舊恨一齊湧上,一步搶在馬前,忿忿地說:“你憑什麽和我過意不去!我不過是看在你是皇上的麵子上,才一切順從你,你還不知足,非殺了我才開心嗎?”說完,一把握住腰間的佩刀,雙目圓瞪,皇太極身邊的侍衛以為是兄弟口角,未加幹涉,而莽古爾泰以為他是皇太極的哥哥,並未察覺他的舉動是否有關君臣大礙,倒是在旁邊的他的同母弟弟德格類感到大事不妙,上前斥責到:“放肆,你這不是大逆不道嗎?”一邊替皇太極解圍,一邊希望莽古爾泰清醒,說完,輪起拳頭就打,莽古爾泰暴跳如雷,將怒氣全撒到德格類身上,大罵道:“混蛋,你膽敢打我!”“謔!”的拔刀出鞘五寸,德格類撲上前去,把他推到一邊。代善看到這種情形,恨恨地說:“這樣大逆不道,還不如死了!”皇太極氣得麵色發青,一言不發,回到營中,但他心中卻暗暗稱喜,又一個機會出現了,他借口“禦前暴刃”革去莽古爾泰大貝勒的名號,並且像對付阿敏那樣,將他以前種種不良行為全盤抖了出來,毫不留情地鏟除了他。

  四大貝勒中還剩下一個了,他就是大貝勒代善,代善為人不比前兩個魯莽,他是政治上的不倒翁。經曆了前朝繼位、奪位的政治風雨,仍然不倒,而且朝中已有一批自己的黨羽,但不除代善,皇太極一直就坐不穩這龍座,他隻好等待機會來臨,終於第三個機會讓他等來了。天聰九年(1635)皇太極率領諸貝勒迎接代善大軍的凱旋,返回沈陽的時候,代善私自脫離大隊,率人打獵,並且宴請由於心情不好而先走的莽古爾泰的妹妹莽古濟,本來這是小事一樁,可皇太極卻借題發揮,認為代善蔑視國法,居心不良。回宮之後,閉門不見朝臣。國不可一日無君,朝臣們跪在宮門外請見,皇太極將以前代善所做不合情理之事一一道來,又對其他貝勒斥責一番,再次閉門不見。當時皇太極經過幾年的努力,在朝中是占絕對優勢的一方,這明顯是一種要挾,朝臣們連忙繼續跪請他臨朝,並處理代善一案,皇太極這才打開宮門,這時他又施展他的恩威並用的手腕,一邊擬削代善貝勒名號,一邊又施恩不削,達到既削弱代善,又不傷和氣的目地。終於,最後一個貝勒也無法坐南接受朝臣朝見,由四大貝勒並坐,共治國政,變成了汗權至上南麵獨尊。皇太極運用極高明的政治手腕完成了清初政治製度的轉型,不可不謂一代人傑。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