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努爾哈赤不姓愛新覺羅

  開啟了一個時代的遼東豪傑——努爾哈赤,他的人生充滿了硝煙與鮮血,他出身寒微,甚至有人傳說他入贅佟家,起兵之時,就不斷地遭受族內兄弟的謀殺、陷害,但努爾哈赤還是憑借自己的聰明才智和勇敢戰勝了這些挑戰,並且開始了他的興國大業。可就在這個時候,陪他一起度過艱難時期的親弟弟與自己最親愛的兒子卻叛變了,無奈之下,年輕的努爾哈赤又一次舉起了滴血的大刀。步入殘年的努爾哈赤尤其渴望得到愛情的撫慰,可他最寵愛的妃子卻與他的愛子傳出了緋聞。所向披靡的八旗戰車在袁崇煥麵前停下了。巨人一般的努爾哈赤在內憂外患的困境中第一次感到了英雄末路的無奈。

  在滿族早期的文獻中,提到英雄努爾哈赤的時候,經常會寫成“佟努爾哈赤”,而不是“愛新覺羅·努爾哈赤”。努爾哈赤怎麽會姓佟?愛新覺羅(滿語中金子的意思)如何會成了“佟”?下麵是一則用來解釋這個原因的美好傳說:

  相傳努爾哈赤的少年時代十分不幸。他雖出生於一個貴族之家,但十歲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繼母十分厭惡他們,對他們橫挑鼻子豎挑眼,而努爾哈赤的父親也經常被繼母鼓動,責打努爾哈赤和他的弟弟們。不願忍受這種缺乏溫暖的家庭,少年努爾哈赤很早就出來闖蕩社會。他做過各種低賤的工作。後來,努爾哈赤被明將李成梁收為貼身侍衛,聰明、果敢的他很受李成梁的賞識。而濃眉大眼、儀表堂堂的努爾哈赤,更是讓李成梁的小夫人一見傾心。一天晚上,李成梁對他的小夫人說:“你看,我因為腳上有七顆黑痣,所以可以官至總兵。”小夫人隨口說道:“你的侍衛努爾哈赤腳上還有七個紅痣呢!”李成梁聽後,大驚失色,七顆紅痣正是所謂天子相呀!一個外族的小兵卻有這樣的吉兆對明朝可是大大的不利。李成梁立刻決定當夜把努爾哈赤抓起來,次日將努爾哈赤綁赴京城,開刀問斬。傾心於努爾哈赤的小夫人不忍心看心上人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慘死,於是趁夜偷偷放跑了努爾哈赤。而這位小夫人卻因為放走了努爾哈赤讓李成梁大為光火,全然不顧多年的夫妻情分,下令扒掉小夫人的衣服,吊死了她,並棄屍荒野。

  努爾哈赤在逃跑時,慌不擇路,跑進了深山。天漸漸黑了,並下起了大雪,雖然擺脫了追兵,可他找不到下山的路了。迷路的努爾哈赤饑寒交迫,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所措,恰在這時,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打著燈籠走了過來,他就是漢族商人佟老翁,佟老翁關切的眼神讓努爾哈赤百感交集,想到自己漂泊多年,家中早已經沒有什麽牽掛了,於是就對佟老翁說,自己父母雙亡,無家可歸,希望老人家收留他。佟老翁可憐他悲慘的身世,又見他相貌端正,身材魁梧,言談有禮,於是把他帶回了撫順的家裏,讓他成了佟家的一名長工。

  佟家雖不是遼東巨富,但也頗有資財,有良田萬頃,牛羊成群,是一個殷實的中等地主之家。談吐不俗,天生的貴族氣質讓佟老翁對努爾哈赤頗有好感,並未僅僅把他當成一名長工看待,平時與他談古論今,下棋喝酒,議論時政時,努爾哈赤說得頭頭是道,頗得老人家的歡心。秋收時節,佟老翁帶努爾哈赤下鄉收租,儼然將努爾哈赤看成自己的左膀右臂。隱身於佟家的努爾哈赤,躲過了李成梁的追兵,也獲得了久違的家庭溫暖。轉眼間,幾個寒暑過去,佟老翁的獨生孫女長大成人,在佟老翁的主持下,努爾哈赤成了佟家的女婿,但此時的努爾哈赤仍姓愛新覺羅。不久,發生了一件讓努爾哈赤痛心疾首的事情,在努爾哈赤結婚一年之後,他的父親在繼母的要求下開始分家,身為愛新覺羅家族長子的努爾哈赤幾乎什麽也沒得到,這讓努爾哈赤氣憤之極也讓他痛下決心,自願改姓為佟,入贅佟家。努爾哈赤統一女真族不久,佟氏也歸入滿族,成為佟佳氏。

  堂堂開國之君,入贅女家,還改了姓氏,這實在有辱龍顏,而且為封建道德所難容,後世的愛新覺羅子孫們對此都諱莫如深,但曆史上努爾哈赤的第一位妻子的確不是滿族人,是漢族人。努爾哈赤曾自稱“佟努爾哈赤”,是不爭的事實。然而,究竟是什麽原因,讓努爾哈赤由姓“金”(愛新覺羅)而改為姓佟,卻成了眾多曆史謎案中的一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