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待製智斬魯齋郎(全本)

  “題解”《包待製智斬魯齋郎》是關漢卿著名的公案劇。故事假托於宋朝,實際上是反映元代社會人民在蒙古貴族統治下遭受的巨大苦難,是對當時黑暗暴政的大膽揭露。“動不動挑人眼、剔人骨、剝人皮”的花花太歲魯齋郎強行搶去銀匠李四的妻子張氏,害得李四幾乎客死他鄉;接著橫行不法的魯齋郎又強行霸占了鄭州六案都孔目張珪的妻子李氏,張珪悲痛欲絕,離家出走。

  李、張兩家,家破人散。通過這些描寫,展現了一幅元代社會人民遭受迫害的苦難圖。特別是“令史當權”的中級官吏六案都孔目張珪,平時誰人都讓他三分,但在權豪勢要的魯齋郎麵前,尚且“連老婆也保不的”,普通老百姓的遭遇自然就更悲慘了。

  元蒙貴族和豪門權勢強占民女,是元代社會的一大罪惡現象。《馬可·波羅遊記》中就有關於當時平章政事阿合馬曾占有一百三十三名婦女的記載,可以想象,它釀成了多少家庭和婦女的痛苦與不幸。此劇所揭示的權勢豪強強搶民女這一主題,具有強烈的批判現實意義。

  作品筆觸細膩,人物性格鮮明,情節曲折生動。特別是對張珪被逼迫將妻子“送”給魯齋郎時的內心矛盾與痛苦,刻劃得尤為生動真切,催人淚下。

  張珪企圖以酒代淚,麻痹自己,這種生離死別的氛圍,表現得越是感人,對搶占民女的豪強勢要批判就越顯得深刻。

  魯齋郎的罪惡,代表了封建社會的醜惡本質,它得到最高統治者的庇護。

  包待製揭露魯齋郎的罪行,還要瞞過皇帝,將魯齋郎寫做“魚齊即”,這就在一定程度上將指斥社會罪惡的矛頭指向了最高統治者,使作品閃耀了一絲民主思想的光輝。

  作品通過描寫“清官”為人民除害,反映了人民的願望和呼聲。

  楔子(衝末扮魯齋郎引張龍上①,詩雲:)花花太歲為第一,浪子喪門再沒雙;街市小民聞吾怕,則我是權豪勢要魯齋郎。小官魯齋郎是也。隨朝數載,謝聖恩可憐,除授今職②。小官嫌官小不做,嫌馬瘦不騎,但行處引的是花腿閑漢③、彈弓粘竿④、兒小鷂⑤,每日價飛鷹走犬,街市閑行。但見人家好的玩器,怎麽他倒有我倒無,我則借三日玩看了,第四日便還他,也不壞了他的;人家有那駿馬雕鞍,我使人牽來則騎三日,第四日便還他,也不壞了他的:我是個本分的人。自離了汴梁⑥,來到許州⑦,因街上騎著馬閑行,我見個銀匠鋪裏一個好女子,我正要看他,那馬走的快,不曾得仔細看。張龍,你曾見來麽?(張龍雲:)比及爹有這個心⑧,小人打聽在肚裏了。(魯齋郎雲:)你知道他是甚麽人家?(張龍雲:)他是個銀匠,姓李,排行第四。他的個渾家生的風流⑨,長的可喜。(魯齋郎雲:)我如今要他,怎麽能勾⑩?(張龍雲:)爹要他也不難,我如今將著一把銀壺瓶去他家整理(11),多與他些錢鈔,與他幾鍾酒吃,著他渾家也吃幾鍾,扶上馬就走。(魯齋郎雲:)此計大妙。則今日收拾鞍馬,跟著我銀匠鋪裏整理壺瓶走一遭去。(詩雲:)推整壺瓶生巧計,拐他妻子忙逃避,總饒趕上焰摩天(12),教他無處相尋覓。(下。)(外扮李四同旦、二俫上(13),雲:)小可許州人氏,姓李,排行第四,人口順喚做銀匠李四。嫡親的四口兒,渾家張氏,一雙兒女,廝兒叫做喜同(14),女兒叫做嬌兒。全憑打銀,過其日月。今日早間開了這鋪兒,看有甚麽人來。(魯齋郎引張龍上,雲:)小官魯齋郎,因這壺瓶跌漏,去那銀匠鋪整理一整理。左右接了馬者,將交床來(15)。(張龍雲:)理會的。(坐下科。)(魯齋郎雲:)張龍,你與我叫那銀匠出來。(張龍做喚科,雲:)兀那銀匠(16),魯爺在門首叫你哩!(李四慌出跪科,雲:)大人喚小人有何事幹?(魯齋郎雲:)你是銀匠麽?(李四雲:)小人是銀匠。(魯齋郎雲:)兀那李四,你休驚莫怕,你是無罪的人,你起來。(李四雲:)大人喚我做甚麽?(魯齋郎雲:)我有把銀壺瓶跌漏了,你與我整理一整理,與你十兩銀子。(李四雲:)不打緊(17),小人不敢要偌多銀子(18)。(魯齋郎雲:)你是個小百姓,我怎麽肯虧你?與我整理的好,著銀子與你買酒吃。(李四接壺科,雲:)整理的複舊如初。好了也,大人試看咱(19)。(魯齋郎雲:)這廝真個好手段(20),便似新的一般。張龍,有酒麽?(張龍雲:)有。(魯齋郎雲:)將來賞他幾杯。(做篩酒,李四連飲三杯科,雲:)勾了。(魯齋郎雲:)你家裏再有甚麽人?(李四雲:)家裏有個醜媳婦,叫出來見大人。大嫂(21),你出來拜大人。(旦出拜科。)(魯齋郎雲:)一個好婦人也,與他三鍾酒吃。我也吃一鍾。張龍,你也吃一鍾。兀那李四,這三鍾酒是肯酒(22);我的十兩銀子與你做盤纏(23);你的渾家,我要帶往鄭州去也,你不揀那個大衙門裏告我去!(同旦下。)(李四做哭科,雲:)清平世界,浪蕩乾坤,拐了我渾家去了,更待幹罷(24)?不問那個大衙門裏,告他走一遭去。(下。)(貼旦引二俫上,雲:)妾身姓李,夫主姓張,在這鄭州做著個六案孔目(25);嫡親的四口兒家屬,一雙兒女,小廝喚做金郎,女兒喚做玉姐。

  孔目衙門中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李四慌上,雲:)一心忙似箭,兩腳走如飛。自家李四的便是。因魯齋郎拐了我的渾家往鄭州來了,我隨後趕來到這鄭州,我要告他,不認的那個是大衙門。來到這長街市上,不覺一陣心疼,我死也,卻叫誰人救我這性命咱?(正末扮張珪引祗候上(26),雲:)自家姓張名珪,字均玉,鄭州人氏,幼習儒業,後進身為吏;嫡親的四口兒,渾家李氏,是華州華陰縣人氏(27),他是個醫士人家女兒,生下一雙兒女,金郎、玉姐。我在這鄭州做著個六案都孔目,今日衙門中無甚事,回家裏去,見一簇人鬧。祗候,你看是甚麽人?(祗候問雲:)你是甚麽人,倒在地上?(李四雲:)小人害急心疼,看看至死。哥哥可憐見,救小人一命咱!(祗候見末科,雲:)是一個人,害急心疼,倒在地下。(正末雲:)我試看咱。兀那君子,為甚麽倒在地下?(李四雲:)小人急心疼看看至死,怎麽救小人一命!(正末雲:)那裏不是積福處?我渾家善治急心疼,領他到家中,與他一服藥吃,怕做甚麽!祗候人,扶他家裏來。大嫂那裏?(貼旦見末科,雲:)孔目來了也,安排茶飯你吃。(正末雲:)且不要茶飯,我來獅子店門首,見一人害急心疼,我領將來,你與他一服藥吃,救他性命,那裏不是積福處!(貼旦雲:)待我調藥去。(做調藥科,雲:)君子,你試吃這藥。(李四吃藥科,雲:)我吃了這藥,哎喲,無事了也!多謝官人(28)、娘子(29),那裏得我這性命來!(正末雲:)我問君子,那裏人氏,姓甚名誰?(李四雲:)小人姓李,排行第四,人口順都叫李四,許州人氏,打銀為生。(貼旦雲:)你也姓李,我也姓李,有心要認你做個兄弟,未知孔目心中肯不肯?我問孔目咱。(做問末科,雲:)這人也姓李,我也姓李,我有心待認他做個兄弟,孔目意下如何?(正末雲:)大嫂,你主了便罷(30)。兀那李四,你近前來,我渾家待認你做個兄弟,你意下如何?(李四雲:)你救了我性命,休道是做兄弟,在你家中隨驢把馬也是情願(31)。(正末雲:)你便是我舅子,我渾家就是你親姐姐一般。兄弟,你為甚麽到這裏?(李四雲:)你便是我親姐姐、姐夫,有人欺負我來,你與我做主。(正末雲:)誰欺負你來,我便著人拿去,誰不知我張珪的名兒!(李四雲:)不是別人,是魯齋郎強奪了我渾家去了。姐姐、姐夫,與我做主。(末做掩口科,雲:)哎喲,唬殺我也!早是在我這裏(32),若是別處,性命也送了你的。我與你些盤纏(33),你回許州去罷,這言語你再也休題。(唱:)“仙呂端正好”被論人有勢權(34),原告人無門下(35),你便不良會可跳塔輪鍘(36),那一個官司敢把勾頭押(37)?題起他名兒也怕。

  “幺篇”你不如休和他爭,忍氣吞聲罷;別尋個家中寶(38),省力的渾家。說那個魯齋郎膽有天來大,他為臣不守法,將官府敢欺壓,將妻女敢奪拿,將百姓敢蹅踏(39)。赤緊的他官職大的忒稀詫(40)!(下。)(李四雲:)我這裏既然近不的他,不如仍還許州去也。(下。)“注釋”①魯齋郎:原是宋代小官名,這裏指人名,官位也較高。

  ②除授:任命。

  ③花腿閑漢:腿上刺花的流氓無賴。

  ④粘竿:捕捉蟲、鳥的獵具。

  ⑤ 兒:似鷹而小,能捕雀。鷂:俗稱雀鷹。都是肉食猛禽。

  ⑥汴梁:今河南開封。

  ⑦許州:治所在今河南許昌市。

  ⑧比及:既然。爹:當時奴才對主子諂媚的稱呼。

  ⑨渾家:妻子。

  ⑩勻:夠。

  (11)將:拿。

  (12)總饒:即使能夠。焰摩天:佛教欲界分六重天,焰摩天為第三重。

  這裏借指遙遠之地。

  (13)外:外末的省稱。俫,也稱“俫兒”,元雜劇中扮演兒童角色。

  (14)廝兒:小子,男孩。

  (15)交床:交椅。

  (16)兀:發語詞,無義。

  (17)不打緊:不要緊。

  (18)偌:如此,這般。

  (19)咱:語尾助詞,多表示希望或請求。

  (20)廝:對男子的蔑稱。

  (21)大嫂:當時丈夫對妻子的稱呼。

  (22)肯酒:古時婚姻習俗,男家給女家送禮物和酒,女家如收了禮,喝了酒,便是同意了婚事,這種酒叫“肯酒”。

  (23)盤纏:家用開支,這裏指費用。

  (24)更待幹罷:豈肯善罷甘休。

  (25)六案孔目:元朝地方政府掌管兵、刑、工、禮、戶、吏六個部門文書檔案的吏員。

  (26)祗候:宋代武官名,元代用來稱衙役。

  (27)華州:治所在今陝西華縣,下轄華陰、潼關等地區。

  (28)官人:當時對男子的敬稱。

  (29)娘子:當時對已婚女子的敬稱。

  (30)主了:作了主。

  (31)隨驢把馬:趕驢牽馬,有表示甘願做隨從之意。

  (32)早是:幸好是。

  (33)盤纏:路費。

  (34)被論人:被告的人。

  (35)無門下:指沒有權勢之家。

  (36)不良會:不顧後果。跳塔輪鍘:從高塔上跳下,讓車輪從身上壓過。

  這裏指冒險行動。

  (37)勾頭:捉人的拘票。

  (38)家中寶:媳婦,舊時認為媳婦醜陋,不會惹起麻煩,是“家中寶”。

  (39)蹅踏:亂踩,踐踏。

  (40)赤緊的:實在的。忒稀詫:特別稀罕,特別使人吃驚。忒:太。

  第一折(魯齋郎上,雲:)小官魯齋郎,自從許州拐了李四的渾家,起初時性命也似愛他,如今兩個眼裏不待見他①。我今回到這鄭州,時遇清明節令,家家上墳祭掃,必有生得好的女人,我領著張龍一行步從②,直到郊野外踏青走一遭去來。(下。)(正末引貼旦上,雲:)自家張珪,時遇寒食③,家家上墳,我今領著妻子上墳走一遭去。想俺這為吏的多不存公道,熬的出身④,非同容易也嗬!(唱:)“仙呂點絳唇”則俺這令史當權,案房裏麵關文卷,但有半點兒牽連,那刁蹬無良善⑤。

  “混江龍”休想肯與人方便,衠一片害人心⑥:勒掯了些養家緣⑦。(帶雲⑧:)聽的有件事嗬,(唱:)押文書心情似火,寫帖子勾喚如煙⑨,教公吏勾來衙院裏,抵多少笙歌引至畫堂前⑩。冒支國俸,濫取人錢;那裏管爺娘凍餒(11),妻子熬煎。經旬間不想到家來,破工夫則在那娼樓串(12),則圖些煙花受用(13),風月留連。

  “油葫蘆”隻待置下莊房買下田,家私積有數千;那裏管三親六眷盡埋冤(14)。逼的人賣了銀頭麵(15),我戴著金頭麵;送的人典了舊宅院(16),我住著新宅院。有一日限滿時(17),便想得重遷(18),怎知他提刑司刷出三宗卷(19),恁時節帶鐵鎖納贓錢。

  “天下樂”那其間敢賣了城南金穀園(20),百姓見無權,一昧裏掀(21),潑家私如敗雲風亂卷(22);或是流二千(23),遮莫徒一年(24),恁時節則落的幾度喘。

  (雲:)早來到墳所也。(唱:)“金盞兒”覷郊原(25),正晴喧(26),古墳新土都添遍,家家化錢烈紙痛難言。一壁廂黃鸝聲恰恰(27),一壁廂血淚滴漣漣,正是,“鶯啼新柳畔,人哭古墳前”。

  (貼旦雲:)孔目,咱慢慢耍一會家去。

  (魯齋郎引張龍上,雲:)你都跟著我閑遊去來。這一所好墳也!樹木上麵一個黃鶯兒,小的(28),將彈弓來。(做打彈科。)(俫兒哭雲:)奶奶(29),打破頭也!(貼旦雲:)那個弟子孩兒(30),閑著那驢蹄爛爪,打過這彈子來!(正末雲:)這個村弟子孩兒無禮(31),我家墳院裏打過彈子來。你敢是不知我的名兒!我出去看波(32)。(唱:)“後庭花”是誰人牆外邊,直恁的沒體麵(33)?我擦擦的望前去(34),(魯齋郎雲:)張珪,你罵誰哩?(正末唱:)唬的我行行的往後偃(35)。

  (魯齋郎雲:)你這弟子孩兒作死也!我是誰,你罵我?(正末唱:)我恰便似墜深淵,把不定心驚膽戰,有這場死罪愆。我今朝遇禁煙(36),到先塋來祭奠,飲金杯,語笑喧;他弓開時似月圓,彈發處又不偏,剛落在我麵前。

  (魯齋郎雲:)張珪,你罵我嗬,不是尋死哩!(正末唱:)“青哥兒”你教我如何、如何分辨?(貼旦雲:)是那一個不曉事弟子孩兒,打破我孩兒的頭?(正末唱:)省可裏亂語胡言(37)。(俫兒雲:)打破我頭也!(正末唱:)哎,你個不識憂愁小業冤(38)!唬的我魂魄蕭然,言語狂顛,誰敢遲延,我隻得破步撩衣走到根前(39),少不的把屎做糕糜咽(40)。

  (正末做跪科。)(魯齋郎雲:)張珪,你怎敢罵我!你不認的我?覷我一覷該死,你罵我該甚麽罪過?(正末雲:)張珪不知道是大人,若知道是大人嗬,張珪那裏死的是!(魯齋郎雲:)君子千言有一失,小人千言有一當。他不知是我,若知是我,怎麽敢罵我!不和你一般見識。

  這座墳是誰家的?(正末雲:)是張珪家的。(魯齋郎雲:)消不的你請我墳院裏坐一坐(41),教你祖宗都得生天!(正末雲:)隻是張珪沒福消受(42),請大人到墳院裏坐一坐。(魯齋郎雲:)倒好一座墳院也。

  我聽的有女人言語,是誰?(正末雲:)是張珪的醜媳婦兒。(魯齋郎雲:)消不得拜我一拜?(正末雲:)大嫂,你來拜大人。(貼旦雲:)我拜他怎地?(正末雲:)你隻依著我。(貼旦出拜。)(魯齋郎還禮科,雲:)一個好女子也!他倒有這個渾家,我倒無。張珪!你這廝該死,怎敢罵我?這罪過且不饒你!近前將耳朵來:把你媳婦明日送到我宅子裏來!若來遲了,二罪俱罰。小廝,將馬來,我回去也。(下。)(貼旦雲:)孔目,他是誰,你這等怕他?(正末雲:)大嫂,咱快收拾回家去來!(唱:)“賺煞”哎,隻被你巧笑倩禍機藏,美目盼災星現;也是俺連年裏時乖運蹇(43),可可的與那個惡那吒打個撞見(44)。唬的我似沒頭鵝(45)、熱地上蚰蜒(46),恰才個馬頭邊,附耳低言,一句話似親蒙帝王宣。(做拿彈子拜科,唱:)這彈子舉賢薦賢,他來的撲頭撲麵,明日個你團圓、卻教我不團圓。(下。)“注釋”①不待:不願意。

  ②步從:隨從。

  ③寒食:節令名,在清明前一日或二日,這天禁火寒食。

  ④出身:做官的資曆。

  ⑤刁蹬:故意刁難。

  ⑥衠(zhūn 諄):真,純粹。

  ⑦勒掯:勒索。

  ⑧帶雲:戲曲術語,角色行腔唱曲時的夾白。

  ⑨帖子:指拘人的傳票。勾喚:傳喚,拘拿。

  ⑩笙歌引至畫堂前:元代稱婚禮的習慣用語。這裏喻指衙門裏拘人時的喧鬧、忙碌。

  (11)凍餒:寒冷,饑餓。

  (12)破:花費。

  (13)煙花:妓女的代稱。

  (14)埋冤:埋怨、責備。

  (15)銀頭麵:銀首飾。

  (16)送:斷送。

  (17)限:指任期。

  (18)重遷:升官。

  (19)提刑司:提刑,官名,宋代專掌所屬各州的司法、刑獄和監察,兼管農桑。官署稱司。刷:查。

  (20)那其間:那時候。敢:必然。金穀園:晉代豪富石崇的別墅,這裏借指豪華住宅。

  (21)掀:揭發。

  (22)潑家私:家產如潑水般流失。

  (23)流二千:充軍流放到二千裏的遠處。

  (24)遮莫:或許。徒一年:徒刑一年。

  (25)覷:看。

  (26)晴喧:晴朗和暖。

  (27)一壁廂:一邊。

  (28)小的:對仆人的賤稱。

  (29)奶奶:這裏指母親。

  (30)弟子孩兒:婊子養的。

  (31)村:蠢。

  (32)波:語尾助詞,無義。相當於“吧”、“呢”。

  (33)沒體麵:不要臉,不正經。

  (34)擦擦的:急促的腳步聲,形容快步。

  (35)偃:退。

  (36)禁煙:指寒食節。

  (37)省可裏:千萬可別。

  (38)小業冤:小冤家。

  (39)破步撩衣:撩起衣服,邁開大步。

  (40)糜:碎米粥。

  (41)消不的:少不得,難道不值得。

  (42)消受:承受。

  (43)時乖運蹇:時運不好。

  (44)可可的:可巧,恰巧。哪吒:佛教護法神名,威武凶猛,這裏做為凶神的代稱。

  (45)沒頭鵝:形容恐慌、六神無主。

  (46)蚰蜒:節肢動物,似蚣蜈而體小,見陽光或受熱時到處亂藏。

  第二折(魯齋郎引張龍上,詩雲:)著意栽花花不發,等閑插柳柳成陰①。誰識張珪墳院裏,倒有風流可喜活觀音②。小官魯齋郎,因賞玩春景,到於郊野外張珪墳前,看見樹上歇著個黃鶯兒,我拽滿彈弓,誰想落下彈子來,打著張珪家小的,將我千般毀罵,我要殺壞了他,不想他倒有個好媳婦。我著他今日不犯③,明日送來。我一夜不曾睡著。他若來遲了,就把他全家盡行殺壞。張龍,門首覷者④,若來時,報複我知道⑤。(正末同貼旦上,雲:)大嫂,疾行動些⑥!(貼旦雲:)才五更天氣,你敢風魔九伯⑦,引的我那裏去?(正末雲:)東莊裏姑娘家有喜慶勾當⑧,用著這個時辰,我和你行動些。大嫂,你先行。(貼旦先行科。)(正末雲:)張珪怎了也?魯齋郎大人的言語:“張珪,明日將你渾家,五更你便送到我府中來。”我不送去,我也是個死;我待送去,兩個孩兒久後尋他母親,我也是個死。怎生是好也嗬!(唱:)“南呂一枝花”全失了人倫天地心,倚仗著惡黨凶徒勢,活支剌娘兒雙拆散⑨,生各劄夫婦兩分離⑩。從來有日月交蝕,幾曾見夫主婚、妻招婿?

  今日個妻嫁人、夫做媒,自取些奩房斷送陪隨(11),那裏也羊酒、花紅、段匹(12)?

  “梁州第七”他憑著惡哏哏威風糾糾(13),全不怕碧澄澄天網恢恢(14)。

  一夜間摸不著陳摶睡(15),不分喜怒,不辨高低。弄的我身亡家破,財散人離!對渾家又不敢說是談非,行行裏隻淚眼愁眉。你、你、你,做了個別霸王自刎虞姬(16),我、我、我,做了個進西施歸湖範蠡(17),來、來、來,渾一似嫁單於出塞明妃(18)。正青春似水,嬌兒幼女成家計,無憂慮,少縈係(19),平地起風波二千尺,一家兒瓦解星飛(20)。

  (貼旦雲:)俺走了這一會,如今姑娘家在那裏?(正末雲:)則那裏便是。(貼旦雲:)這個院宅便是?他做甚麽生意,有這等大院宅?(正末唱:)“牧羊關”怕不曉日樓台靜,春風簾幙低(21),沒福的怎生消得(22)!這廝強賴人錢財,莽奪人妻室,高築座營和寨,斜搠麵杏黃旗(23),梁山泊賊相似(24),與蓼兒窪爭甚的(25)!(雲:)大嫂,你靠後。(正末見張龍科,雲:)大哥,報複一聲,張珪在於門首。(張龍雲:)你這廝才來,你該死也!你則在這裏,我報複去。

  (魯齋郎雲:)兀那廝做甚麽?(張龍雲:)張珪兩口兒在於門首。(魯齋郎雲:)張龍,我不換衣服罷,著他過來見。(末旦叩見科。)(魯齋郎雲:)張珪,怎這早晚才來?(正末雲:)投到安伏下兩個小的(26),收拾了家私,四更出門,急急走來,早五更過了也。(魯齋郎雲:)這等也罷,你著那渾家前來我看。(做看科,雲:)好女人也,比夜來增十分顏色(27)。生受你(28),將酒來吃三杯。(正末唱:)“四塊玉”將一杯醇糯酒十分的吃。(貼旦雲:)張孔目少吃,則怕你醉了。(正末唱:)更怕我酒後疏狂失了便宜(29)。扭回身則咽的口長籲氣,我乞求得醉似泥,喚不歸。(貼旦雲:)孔目,你怎麽要吃的這等醉?(正末雲:)大嫂,你那裏知道!(唱:)我則圖別離時,不記得。

  (貼旦雲:)孔目,你這般煩惱,可是為何?(正末雲:)大嫂,實不相瞞:如今大人要你做夫人,我特特送將你來。(貼旦雲:)孔目,這是甚麽說話?(正末雲:)這也由不的我,事已至此,隻得隨順他便了。(唱:)“罵玉郎”也不知你甚些兒看的能當意?要你做夫人,不許我過今日,因此上急忙忙送你到他家內。(貼旦雲:)孔目,你這般下的也(30)!(正末唱:)這都是我緣分薄,恩愛盡,受這等死臨逼(31)。

  (貼旦雲:)你在這鄭州做個六案都孔目,誰人不讓你一分?那廝甚麽官職,你這等怕他,連老婆也保不的?你何不揀個大衙門告他去?(正末雲:)你輕說些!倘或被他聽見,不斷送了我也?(唱:)“感皇恩”他、他、他,嫌官小不為,嫌馬瘦不騎,動不動挑人眼、剔人骨、剝人皮。(雲:)他便要我張珪的頭,不怕我不就送去與他;如今隻要你做個夫人,也還算是好的。(唱:)他少甚麽溫香軟玉(32),舞女歌姬!雖然道我災星現,也是他的花星照,你的福星催。

  (貼旦雲:)孔目,不爭我到這裏來了(33),拋下家中一雙兒女,著誰人照管他?兀的不痛殺我也(34)!(正末唱:)“采茶歌”撇下了親夫主不須提,單是這小業種好孤淒(35),從今後誰照覷他饑時飯、冷時衣?雖然個留得親爺沒了母,隻落的一番思想一番悲。

  (正末同旦掩泣科。)(魯齋郎雲:)則管裏說甚麽,著他到後堂中換衣服去。(貼旦雲:)孔目,則被你痛殺我也!(正末雲:)苦痛殺我也,渾家!(魯齋郎雲:)張珪,你敢有些煩惱,心中舍不的麽?(正末雲:)張珪不敢煩惱,則是家中有一雙兒女,無人看管。(魯齋郎雲:)你早不說!你家中有兩個小的,無人照管。——張龍,將那李四的渾家梳妝打扮的賞與張珪便了。(張龍雲:)理會的。(魯齋郎雲:)張珪,你兩個小的無人照管,我有一個妹子,叫做嬌娥,與你看覷兩個小的。你與了我你的渾家,我也舍的個妹子酬答你。你醉了罵他,便是罵我一般;你醉他打了,便是打我一般。我交付與你,我自後堂去也。(下。)(正末雲:)這事可怎了也?

  罷,罷,罷!(唱:)“黃鍾尾”奪了我舊妻兒,卻與個新佳配,我正是棄了甜桃繞山尋醋梨。

  知他是甚親戚!教喝下庭階,轉過照壁(36),出的宅門,扭回身體,遙望著後堂內養家的人,賢惠的妻!非今生是宿世,我則索寡宿孤眠過年歲,幾時能勾再得相逢,則除是南柯夢兒裏(37)!(下。)“注釋”①等閑:隨意。

  ②活觀音:觀音是佛教中的菩薩,也稱“觀音娘娘”,這裏借稱美貌的女子。

  ③不犯:不煩,不必。

  ④者:語尾助詞,無義。

  ⑤報複:通報,稟報。

  ⑥行動些:走快些。

  ⑦風魔九伯:瘋顛發癡。

  ⑧勾當:事情。

  ⑨活支剌:活生生地。

  ⑩生各劄:強行地。

  (11)奩房:女子出嫁時的嫁妝。斷送:贈送。

  (12)羊酒、花紅、段匹:古時定親時男方送給女家的物品。

  (13)惡哏哏:惡狠狠。

  (14)天網恢恢:指國法無情。

  (15)陳摶睡:借指一夜未能入睡。陳摶,五代人,傳說他隱居在華山,常一睡百日,後以此比喻人貪睡。

  (16)別霸王自刎虞姬:秦末楚漢相爭,楚霸王項羽兵敗被圍困在垓下,他的妻子虞姬為了讓他突圍,拔劍自刎。後以霸王別姬比喻生離死別。

  (17)進西施歸湖範蠡:春秋時越國大臣範蠡,為助越王報吳國滅越之仇,把自己心愛的美女西施獻給吳王,滅吳後範蠡隱居太湖。

  (18)嫁單於出塞明妃:明妃,指王昭君,漢元帝為取得邊塞和平,將王昭君嫁給塞外的匈奴首領單於。

  (19)少縈係:無牽掛。

  (20)瓦解星飛:分崩離散。

  (21)簾幙:簾幕。

  (22)消得:承受。

  (23)搠:插。

  (24)梁山泊:在今山東境內,是宋代宋江農民起義軍的根據地。這裏沿用封建統治階級的看法,將梁山泊農民起義軍稱為“賊”。

  (25)蓼兒窪:梁山泊裏的地名。爭甚的:有什麽區別。

  (26)投到安伏下兩個小的:等到安頓好兩個孩子。

  (27)夜來:昨天。

  (28)生受:辛苦。生受你,即辛苦你了。

  (29)便宜:好處。失了便宜,指吃了虧。

  (30)下的:忍心。

  (31)死臨逼:殘酷迫害。

  (32)溫香軟玉:形容年輕美貌的女子。

  (33)不爭:先且不說,姑且不論。

  (34)兀的:表示加重語氣。

  (35)小業種:小孽種,指小孩。

  (36)照壁:院內阻隔視線的短牆。

  (37)南柯夢:夢境。唐代傳奇中說,淳於棼在槐安國招了駙馬,做了南柯太守,享盡榮華富貴,醒來卻是一場夢。後人以此比喻虛幻的空境。

  第三折(李四上,雲:)自家李四,因魯齋郎奪了我渾家,趕到鄭州告不的他,又回許州來,一雙兒女,不知去向。那裏也難住,我且往鄭州投奔我姐姐、姐夫去也。(下。)(俫兒上,雲:)我是張孔目的孩兒金郎,妹子玉姐。

  父親、母親人情去了①,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上,雲:)好是苦痛也!來到家中,且看兩個孩兒,說些甚麽?魯齋郎,你好狠也嗬!(唱:)“中呂粉蝶兒”倚仗著惡黨凶徒,害良民肆生淫欲,誰敢向他行挾細拿粗②?逞刁頑全不想他妻我婦,這的是敗壞風俗,那一個敢為敢做!“醉春風”空立著判黎庶受官廳③,理軍情元帥府,父南子北各分離,端的是苦、苦!俺夫妻千死千生,百伶百俐,怎能勾一完一聚④?

  (俫兒雲:)爹爹,你來家也,俺奶奶在那裏?(正末雲:)孩兒,你母親便來。(歎科,雲:)嗨,可怎了也!(唱:)“紅繡鞋”怕不待打迭起千憂百慮⑤,怎支吾這短歎長籲?(俫兒雲:)俺母親怎生不見來了?(正末唱:)他可便一上青山化血軀⑥。將金郎眉甲按⑦,把玉姐手捎扶,兀的不痛殺人也兒共女!(俫兒雲:)爹爹,俺母親端的在那裏?(正末雲:)你母親被魯齋郎奪去了也!(俫兒雲:)兀的不氣殺我也!(俫氣倒科。)(正末救科,雲:)孩兒,你蘇省者!則被你痛殺我也!(張龍引旦上,雲:)自家張龍便是。奉著魯齋郎大人言語,著我送小姐到這裏。張珪在家麽?(正末雲:)誰在門外?待我開門看咱。(做看科,雲:)呀,你來怎麽?

  (張龍雲:)我奉大人言語,著我送小姐與你。休說甚麽。小姐,你也休說甚麽。我回去也。(下。)(正末雲:)小姐,請進家來。兩個孩兒,來拜你母親。小姐,先前渾家,止有這兩個孩兒,小姐早晚看覷咱。

  (旦雲:)孔目,你但放心,都在我身上。(正末唱:)“迎仙客”你把孩兒親覷付⑧,廝抬舉⑨。這兩個不肖孩兒也有甚麽福?

  便做到忒賢達⑩,不狠毒。(旦雲:)孔目,你放心,就是我的孩兒一般看成(11)。(正末唱:)看成的似玉顆神珠(12),終不似他娘腸肚。

  (李四上,雲:)我來到鄭州,這是姐姐、姐夫家,我叫門咱。(做叫門科。)(正末雲:)誰叫門哩?我看去。(見科。)(正末雲:)原來是舅子,你的症候我如今也害了也(13)!(李四雲:)姐姐有好藥。

  (正末雲:)不是那個急心疼症候,用藥醫得;是你那整理銀壺瓶的症候,你姐姐也被魯齋郎奪將去了也!(李四雲:)魯齋郎,你早則要了俺家兩個也!(正末雲:)舅子,我可也強似你,他與了我一個小姐,叫做嬌娥。(李四雲:)魯齋郎,你奪了我的渾家,草雞也不曾與我一個。姐夫既沒了姐姐,我回許州去罷。(正末雲:)舅子,這個便是你姐姐一般,廝見一麵,怕做甚麽?(李四雲:)既如此,待我也見一麵,我就回去。姐夫,你可休留我。(做相見各留意科。)(正末雲:)舅子,你敢要回去麽?(李四雲:)姐夫,則這裏住倒好。(正末雲:)好奇怪也!(唱:)“紅繡鞋”他兩個眉來眼去,不由我不暗暗躊躕(14),似這般啞謎兒教咱怎猜做?那一個心猶豫,那一個口支吾,莫不你兩個有些兒曾麵熟?

  (祗候上,雲:)張孔目,衙門中喚你趲文書哩(15)。(正末雲:)舅子,你和你姐姐在家中,我衙門中趲文書去也。(下。)(旦與李四打悲科。)(李四雲:)娘子,你怎麽到得這裏?(俫兒上,雲:)奶奶,俺爹爹那裏去了?(旦雲:)衙門中趲文書去了。(俫兒雲:)這等,俺兩個尋俺爹爹去。(下。)(李四雲:)則被你想殺我也!(正末衝上,見科,喝雲:)你兩個待怎麽!(李四同旦跪科。)(正末雲:)他早招了也。(唱:)“石榴花”早難道君子斷其初,今日個親者便為疏。人還害你待如何?

  我是你姐夫,倒做了姨夫。當初我醫可了你病症還鄉去(16),把你似太行山倚仗做親屬(17);我一腳的出宅門,你待展汙俺婚姻簿(18),我可便負你有何辜!“鬥鵪鶉”全不似管鮑分金(19),倒做了孫龐刖足(20);把恩人變做仇家,將客僧翻為寺主。自古道無毒不丈夫,他將了你的媳婦,不敢向魯齋郎報恨雪冤,則來俺家裏雲殢雨(21)。

  (李四雲:)姐夫,實不相瞞:則他便是我的渾家,改做他的妹子與了姐夫。(正末雲:)誰這般道來?

  (唱:)“上小樓”誰聽你花言巧語,我這裏尋根拔樹(22)。誰似你不分強弱,不識親疏,不辨賢愚。縱是你舊媳婦、舊丈夫,依舊歡聚,可送的俺一家兒滅門絕戶!(雲:)我一雙孩兒在那裏?(旦雲:)你去趲文書,他兩個尋你去了。

  (正末雲:)眼見的所算了我那孩兒(23),兀的不氣殺我也!(唱:)“幺篇”我一時間不認的人,您兩個忒做的出,空教我乞留乞良(24)、迷留沒亂(25)、放聲啼哭。這鄭孔目拿定了蕭娥胡做(26),知他那裏去了賽娘、僧住?

  (雲:)罷,罷,罷!渾家被魯齋郎奪將去了,一雙兒女又不知所向;甫能得了個女人(27),又是銀匠李四的渾家。我在這裏,怎生存坐(28)?

  舅子,我將家緣家計(29),都分付與你兩口兒;每月齋糧道服(30),休少了我的。我往華山出家去也!(李四雲:)姐夫,你怎生棄舍了銅豆兒家緣(31)、桑麻地土?我扯住你的衣服,至死不放你去!(正末唱:)“十二月”休把我衣服扯住,情知咱冰炭不同爐(32)。(李四雲:)姐夫,這桑麻地土、寶貝珍珠怎生割舍的?(正末唱:)管甚麽桑麻地土,更問甚寶貝珍珠!(李四雲:)姐夫,我把渾家與你罷。(正末唱:)呸!不識羞閑言長語,他須是你兒女妻夫。

  (旦雲:)孔目,你與我一紙休書咱(33)。(正末唱:)“堯民歌”索甚麽恩絕義斷寫休書!(李四雲:)魯齋郎知道,他不怪我?(正末唱:)魯齋郎也不是我護身符(34)。(李四雲:)俺姐姐不知在那裏?(正末唱:)他兩行紅袖醉相扶,美女終須累其夫。嗟籲,嗟籲!教咱何處居?則不如趁早歸山去。

  (李四雲:)姐夫,許多家緣家計、田產物業,你怎下的都拋撇了?(正末唱:)“耍孩兒”休道是東君去了花無主(35),你自有鶯儔燕侶(36)。我從今萬事不關心,還念甚衾枕歡娛?不見浮雲世態紛紛變(37),秋草人情日日疏,空教我淚灑遍湘江竹(38)!這其間心灰卓氏,幹老了相如(39)。

  (李四雲:)俺姐姐不知在那裏?(正末雲:)你那姐姐嗬!(唱:)“二煞”這其間聽一聲金縷歌(40),看兩行紅袖舞,常則是笙簫繚繞丫環簇,三杯酒滿金鸚鵡(41),六扇屏開錦鷓鴣(42),反倒做他心腹。那廝有拐人妻妾的器具(43),引人婦女的方術(44)。

  (李四雲:)這一年四季齋糧道服都不打緊。姐夫,你怎麽出的家?還做你那六案都孔目去!(正末唱:)“尾煞”再休題掌刑名都孔目(45),做英雄大丈夫,也隻是野人自愛山中宿。眼看那幼兒嬌妻,我可也做不的主!(下。)(李四雲:)姐夫去了也。娘子,我那知道還有完聚的日子(46)!如今我兩個掌著他這等家緣家計,許他的齋糧道服,須按季送去與他,不要少了他的。(詩雲:)我李四今年大利,全不似整壺瓶這般悔氣(47),平空的還了渾家,又得他許多家計。(同旦下。)“注釋”①人情:指做客。

  ②行:處,這裏。挾細拿粗:講理。

  ③黎庶:百姓。官廳:衙門。

  ④一完一聚:團聚。

  ⑤打迭:收拾。

  ⑥一上青山化血軀:傳說古時有一婦人,天天立在山上盼望丈夫,後來化成石頭,稱為“望夫石”。這裏意指妻子一定會想念他。

  ⑦眉甲:額角,這裏代指頭。

  ⑧覷付:看守照顧。

  ⑨廝抬舉:好歹帶養。

  ⑩忒:太,特別。

  (11)看成:看待。

  (12)玉顆神珠:罕見的珍貴珠玉。

  (13)症候:病,這裏指遭遇。

  (14)躊躕:猶豫不決。

  (15)趲(zǎn 攢):趕快處理。

  (16)醫可:醫好。

  (17)似太行山倚信:像太行山一般可以倚靠,比喻信賴。

  (18)展汙:玷汙。婚姻簿:這裏指張珪與李四妻子的“夫妻”關係。

  (19)管鮑分金:春秋時管仲與鮑叔牙為友,兩人共同經商,鮑叔牙知管仲家貧,總將賺的錢多分些給他。後人以此比喻朋友間的義氣。

  (20)孫龐刖(yuè月)足:春秋時孫濱和龐涓是同學,龐涓做了魏相後,忌妒孫濱的才能,他將孫濱騙去砍斷了雙足。後人以此比喻不忠實的朋友。

  (21) 雲殢雨:形容男女纏綿之態。

  (22)尋根拔樹:尋根究底。

  (23)所算:暗算。

  (24)乞留乞良:象聲詞,形容悲切時的抽泣聲。

  (25)迷留沒亂:形容情急時暈頭轉向。

  (26)這鄭孔目拿定了蕭娥胡做:內容出自元楊顯之的雜劇《鄭孔目風雪酷寒亭》的故事:鄭州府衙孔目鄭嵩,娶妓女蕭娥為後妻,前妻生的兒子僧住、女兒賽娘備受折磨。後蕭娥與人通奸,被鄭嵩殺死,鄭因此犯罪流配,家破人散。

  (27)甫能:剛剛。

  (28)存坐:存身,過日子。

  (29)家緣家計:家業財產。

  (30)齋糧道服:出家人的生活口糧和衣服。

  (31)銅豆兒家緣:富裕的家產。

  (32)情知:明知。

  (33)休書:封建社會丈夫離棄妻子的文書。

  (34)護身符:原指用黃紙畫了符號圖形,隨身攜帶以避邪消災的迷信用品,後用來比喻蠻橫拔扈的庇護勢力。

  (35)東君:春天之神。

  (36)鶯儔燕侶:比喻夫妻情投意合。

  (37)浮雲世態:世事像浮雲般變化不定。

  (38)湘江竹:傳說虞舜死後,他的妃子湘夫人非常悲痛,哭泣的眼淚滴在青竹上,變成青竹上的斑點,這種竹子被稱做斑竹,又稱湘妃竹。這裏意謂悲哀到極點。

  (39)心灰卓氏,幹老了相如:這兩句意指即使像卓文君和司馬相如那樣的夫妻愛情,我現在也覺得枯竭了。

  (40)金縷歌:泛指歡樂歌曲。

  (41)金鸚鵡:黃金製造的鸚鵡式的酒杯,這裏泛指豪華的酒杯。

  (42)錦鷓鴣:彩色的鷓鴣,這裏泛指屏風上彩色的花鳥。

  (43)器具:才能,本領。

  (44)方術:古代指巫術、相術、神仙術等,這裏指手段。

  (45)掌刑名:掌管司法工作。

  (46)完聚:團圓。

  (47)悔:同“晦”。

  第四折(外扮包待製引從人上,詩雲:)咚咚衙鼓響,公吏兩邊排,閻王生死殿,東嶽攝魂台①。老夫姓包名拯②,字希文,廬州金鬥郡四望鄉老兒村人氏③。官封龍圖閣待製④,正授開封府尹⑤。奉聖人的令,差老夫五南采訪⑥。來到許州,見一兒一女,原來是銀匠李四的孩兒,他母親被魯齋郎奪了,他爺不知所向。這兩個孩兒,留在身邊。行到鄭州,又收得兩個兒女,原來是都孔目張珪的孩兒,他母親也被魯齋郎奪了,他爺不知所向。我將這兩個孩兒,留在家中,著他習學文章。早是十五年光景⑦,如今都應過舉⑧,得第了也⑨。老夫將此一事,切切於心,拳拳在念⑩。想魯齋郎惡極罪大,老夫在聖人前奏過:有一人乃是“魚齊即”,苦害良民,強奪人家妻女,犯法百端。聖人大怒,即便判了斬字,將此人押赴市曹(11),明正典刑(12)。到得次日,宣魯齋郎。老夫回奏道:“他做了違條犯法的事,昨已斬了。”聖人大驚道:“他有甚罪斬了?”老夫奏道:“他一生擄掠百姓,強奪人家妻女,是禦筆親判斬字,殺壞了也。”聖人不信,“將文書來我看。”豈知“魚齊即”三字,魚字下邊添個日字,齊字下邊添個小字(13),即字上邊添一點。聖人見了,道:“苦害良民,犯人魯齋郎,合該斬首。”被老夫智斬了魯齋郎,與民除害。隻是銀匠李四,孔目張珪,不知所向。我如今著他兩家孩兒,各帶他兩家女兒,天下巡廟燒香,若認著他父母,教他父子團圓,也是老夫陰騭的勾當(14)。張千,你分付他兩個孩兒,同兩個女兒,明日往雲台觀燒香去,老夫隨後便來。(詩雲:)他不遵王法太疏狂,專要奪人婦女做妻房,被我中間改做“魚齊即”,用心智斬魯齋郎。(下。)(淨扮觀主上,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15)。”小道姓閻,道號雙梅,在這雲台觀做著個住持。今日無事,看有甚麽人來。

  (李四同旦兒上,雲:)自家李四是也。自從與俺那兒女失散了十五年光景,知他有也無?來到這雲台觀裏,與俺姐姐、姐夫,並兩家的孩兒,做些好事咱(16)。(做見觀主科,雲:)兀那觀主,我是許州人氏,一徑的來做些好事(17)。(觀主雲:)你做甚麽好事?超度誰?(李四雲:)超度姐夫張珪,姐姐李氏,一雙兒女金郎、玉姐;還有自己一雙兒女喜童、嬌兒。與你這五兩銀子,權做經錢(18)。(觀主雲:)我出家人,要他怎麽?是好銀子,且收下一邊。看齋食(19),請吃了齋,與你做好事。(貼旦道扮上(20),雲:)貧姑李氏,乃張珪的渾家,被魯齋郎奪了我去,可早十五年光景,一雙兒女不知去向,連張珪也不知有無。魯齋郎被包待製斬了,我就舍俗出家。今日去這雲台觀,與張珪做些好事咱。早來到也。(做見觀主科。)(觀主雲:)一個好道姑也!道姑,你從那裏來?(貼旦雲:)我一徑的來與丈夫張珪,孩兒金郎、玉姐,做些好事。(李四雲:)誰與張珪做好事?(貼旦雲:)我與張珪做好事。(李四雲:)兀的不是姐姐李氏!(相見打悲科。)(貼旦雲:)兄弟,這婦人是誰?(李四雲:)這個便是你兄弟媳婦兒。姐姐,你怎生得出來?(貼旦雲:)包待製斬了魯齋郎,俺都無事釋放。今日來雲台觀,追薦你姐夫並孩兒金郎(21)、玉姐。(李四雲:)我也為此事來,咱和你一同追薦者。(李俫冠帶同小旦上(22),雲:)小官李喜童,妹子嬌兒。我母親被魯齋郎奪將去了,父親不知所向。虧了包待製大人,收留俺兄妹二人,教訓成人。今應過舉,得了頭名狀元。奉著包待製言語,著俺去雲台觀裏,追薦我父母去。早來到了也。兀那住持那裏?(觀主雲:)早知相公到來,隻合遠接;接待不著,勿令見罪。呀,怎生帶著個小姐走?(李俫雲:)我一徑的來做些好事。(觀主雲:)相公要追薦何人?(李俫雲:)追薦我父親銀匠李四。(李四雲:)是誰喚銀匠李四?(李俫雲:)兀的不是我父親?(李四雲:)你是誰?(李俫雲:)則我便是您孩兒喜童、妹子嬌兒。(旦雲:)孩兒也,你在那裏來?(李俫再說前事,悲科。)(李四雲:)孩兒,拜你姑姑者。(做拜科。)(貼旦雲:)這兩人是誰?(李四雲:)這兩個便是我的孩兒。

  (貼旦悲科,雲:)你一家兒都完聚了,隻是俺那孔目並兩個孩兒,不知在那裏!(張珪冠帶同小旦上,雲:)小官是張孔目的孩兒金郎,妹子玉姐。我母親被魯齋郎奪去,父親不知所向。多虧了包待製大人,收留俺兄妹二人,教訓成人,應過舉,得了官也。包待製著俺雲台觀追薦父親去,可早來到也。住持那裏?(觀主雲:)又是一個官人,他也帶著小娘子走。相公到此隻甚(23)?(張珪雲:)特來做些好事。(觀主雲:)追薦那一個?(張珪雲:)追薦我父親張珪,母親李氏。(貼旦雲:)誰喚張珪、李氏?(張珪雲:)我喚來。(貼旦雲:)你敢是金郎麽?(張珪雲:)妹子,兀的不是母親?(做悲科。)(貼旦雲:)這十五年,你在那裏來?(張珪雲:)自從母親去了,父親不知所向。

  多虧了包待製大人,將我兄妹二人教訓,應過舉,得了官也。今日奉包待製言語,著俺雲台觀追薦父母,不想得見母親;不知俺父親有也無!(做悲科。)(李四雲:)姐姐,這個既是你的兒子,我把女兒嬌兒,與外甥做媳婦罷。(張珪雲:)母親,將妹子玉姐,與兄弟為妻,做一個交門親眷(24),可不好那?(貼旦雲:)俺兩家子母怕不完聚,隻是孔目不知在那裏,教我如何放的下!(做悲科。)(正末愚鼓簡板上(25),詩雲:)身穿羊皮百衲衣(26),饑時化飯飽時歸;雖然不得神仙做,且躲人間閑是非。想俺出家人,好是清閑也嗬!(唱:)“雙調新水令”想人生平地起風波,爭似我樂清閑支著個枕頭兒高臥(27)!隻問你煉丹砂唐呂翁(28),何如那製律令漢蕭何(29)?我這裏醉舞狂歌,繁華夢已參破(30)。

  “風入鬆”利名場上苦奔波,因甚強奪?蝸牛角上爭人我(31),夢魂中一枕南柯。不戀那三公華屋(32),且圖個五柳婆娑(33)。

  (雲:)俺這出家人,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好是快活也嗬!(唱:)“甜水令”俺這裏春夏秋冬,林泉興味,四時皆可。常則是日夜宿山阿(34),有人相問,靜裏工夫,煉形打坐(35),笑指那落葉辭柯(36)。

  “折桂令”想當初向清明日共飲金波(37),張孔目家世墳塋,須不是風月鳴珂(38)。他將俺兒女夫妻,直認做了雲雨巫娥(39)。俺自撇下家緣過活,再無心段匹綾羅。你休隻管信口開合(40),絮絮聒聒,俺張孔目怎還肯緣木求魚(41),魯齋郎他可敢暴虎馮河(42)。

  “雁兒落”魯齋郎忒太過,(帶雲:)他道:“張圭,將你媳婦,則明日五更送將來,我要。”(唱:)不是張孔目從來懦(43)。他在那雲陽市劍下分(44),我去那華山頂峰頭臥。

  (雲:)我則道他一世兒榮華富貴,可怎生被包待製斬了,人皆歡悅。

  (唱:)“得勝令”今日個天理竟如何?黎庶盡謳歌。再不言宋天子英明甚,隻說他包龍圖智慧多。魯齋郎哥哥,自惹下亡身禍;我舍了個嬌娥,早先尋安樂窩。

  (雲:)今日我去雲台觀散心咱。(貼旦雲:)李四,你看那道人,好似你姐夫,你試喚他一聲咱!(李四叫科,雲:)張孔目!(正末回頭科,雲:)是誰叫張孔目?(做見科,雲:)兀的不是我渾家李氏?(貼旦雲:)你怎生撇了我出了家?勸你還俗罷!(正末詩雲:)你待散時我不散,悲悲切切男兒漢;從前經過舊恩情,要我還俗嗬、有如曹司翻舊案(45)。(眾雲:)你還了俗罷!(正末雲:)我修行到這個地步,如何肯再還俗!(眾拜科。)(正末唱:)“川拔棹”不索你鬧鑊鐸(46),磕著頭禮拜我。(李四雲:)姐夫,今日咱兩家夫婦兒女都完聚了,你可怎生舍的出家去?你依著我,隻是還了俗者!(正末唱:)誰聽你兩道三科(47),嚷似蜂窩,甜似蜜缽!我若是還了俗可未可(48)!(貼旦雲:)孔目,平素你是受用的人,你為何出家?你怎生受的那苦?

  (正末唱:)“七弟兄”你那裏問我為何受寂寞,我得過時且自隨緣過,得合時且把眼來合,得臥時側身和衣臥。

  “梅花酒”不是我自間闊(49),趁浪逐波,落落托托(50),大笑嗬嗬。

  夫共妻、任摘離,兒和女、且隨他,我這裏自磨陀(51),飲香醪(52),醉顏酡(53),拚沉睡在鬆蘿(54)。

  “收江南”呀!抵多少南華莊子鼓盆歌(55)。烏飛兔走疾如梭,猛回頭青鬢早皤皤(56)。任傍人勸我,我是個夢醒人,怎好又著他魔?

  (包待製衝上,雲:)事不關心,關心者亂。老夫包拯,來到這雲台觀,見一簇人鬧,不知為甚麽?(李四雲:)爺爺,小的是許州人銀匠李四。

  俺姐姐被魯齋郎強奪為妻,幸得爺爺智斬魯齋郎,如今俺姐姐回家來了。爭奈姐夫張圭出了家(57),不肯認他,因此小的每和他兒女,在此相勸,隻望爺爺做主咱!(包待製雲:)兀那張圭,你為何不認他?(正末雲:)我因一雙兒女,不知所在,已是出家多年了,認他做甚麽!(包待製雲:)張圭,你那兒女和李四的兒女,都在跟前,這十五年間,我都抬舉的成人長大,都應過舉,得了官也。如今將李四的女兒,與張圭的孩兒為妻;張圭的女兒,與李四的孩兒為妻:你兩家做個割不斷的親眷。張圭,你快還了俗者!(詞雲:)則為魯齋郎苦害生民,奪妻女不顧人倫,被老夫設智斬首,方表得王法無親(58)。你兩家夫妻重會,把兒女各配為婚。今日個依然完聚,一齊的仰荷天恩(59)。(正末同眾拜謝科,唱:)“收尾”多謝你大恩人救了咱全家禍,抬舉的孩兒每雙雙長大,莫說他做親的得成就好姻緣,便是俺還俗的也不誤了正結果(60)。

  題目 三不知同會雲台觀(61)正名 包待製智斬魯齋郎“注釋”①攝魂台:迷信說法,攝取陰魂的場所。這裏形容公堂的森嚴。

  ②老夫:古代有地位老年男子的自稱。

  ③廬州:治所在今合肥市。

  ④龍圖閣待製:宋代有龍圖閣,設學士、直學士、待製、直閣等官。

  ⑤正授:正式任命。府尹:一府的最高行政長官。

  ⑥五南:指京城以南地區。采訪:察訪。

  ⑦早是:已是。

  ⑧應過舉:參加過科舉考試。

  ⑨得第:指考取功名。

  ⑩拳拳在念:時時掛念。

  (11)市曹:鬧市,古代處決犯人多在鬧市執行。

  (12)典刑:斬刑。

  (13)齊:齊字繁體為“齊”,下邊添個“小”字即為“齋”(齋)。

  (14)陰騭:功德。

  (15)“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這是老子《道德經》裏的句子,道教以《道德經》為經典,所以雲台觀主閻雙梅出場時念這幾句,以表示身份。

  (16)做些好事:指燒香拜神,為死者祈禱。與下文的“超度”同義。

  (17)一徑:專門,特地。

  (18)權:且。經錢:付給道士念經的錢。

  (19)齋食:寺廟中的素食。

  (20)道扮:道姑裝扮。

  (21)追薦:追悼亡魂。與“超度”同。

  (22)冠帶:官員服飾。

  (23)隻甚:有甚麽事。

  (24)交門親眷:相互婚娶的親家。

  (25)愚鼓簡板:即漁鼓簡板,是唱“道情”的伴奏樂器。

  (26)百衲衣:出家人苦行修身,以碎布縫製的衣服。

  (27)爭似:怎能比。

  (28)煉丹砂:道教善於煉丹,即從礦物中煉取藥物服用,追求長生不老。

  唐呂翁:唐代的呂洞賓。

  (29)何如那:何用過問。蕭何:漢初丞相,曾製定各種法律法令。

  (30)參破:看破。

  (31)蝸牛角上爭人我:古代寓言,出於《莊子》:蝸牛雙角上各有一個國家,一為“觸氏”,一為“蠻氏”,兩國經常發生激烈的戰鬥。後人以此借喻世人為小利勾心鬥角。

  (32)三公華屋:指大官豪華的房屋。三公,東漢時稱太尉、司徒、司空為三公,唐宋時期沿用這種稱呼。

  (33)五柳婆娑:晉代詩人陶淵明棄官隱居,追求世外桃園的生活,在屋旁種了五株柳樹,自稱“五柳先生”。這裏張圭借以表達他厭棄世俗、向往清閑生活的願望。

  (34)山阿:山嶺。

  (35)煉形打坐:靜坐修煉身心。

  (36)辭柯:離開樹枝。

  (37)金波:酒。

  (38)鳴珂:珂是懸掛在馬勒上的玉片,玉片碰撞的聲響叫“鳴珂”。古時貴族常騎掛有玉片的馬去妓院,因此即稱妓女聚居的地方為“鳴珂巷”。

  風月鳴珂,泛指男女鬼混尋樂的地方。

  (39)雲雨巫娥:傳說楚懷王曾夢見巫山神女,與她歡會,臨別時,巫山神女說她“旦為朝雲,暮為行雨”。這裏借指男女在風月場所的歡會。

  (40)信口開合:張嘴亂說。也寫作“信口開河”。

  (41)緣木求魚:到樹上捉魚,比喻做事方向不對。

  (42)暴虎馮河:暴虎,指赤手空拳去打虎;馮河,指不用舟船涉水渡河,比喻蠻幹、冒險。這裏借指魯齋郎胡作非為。

  (43)懦:軟弱。

  (44)雲陽市:古時對死囚行刑的地方。

  (45)曹司:古時分科辦事的官署。

  (46)不索:不要,不必。鑊(huò 獲):無足鼎。鐸:金屬樂器。鬧鑊鐸:指鬧嚷嘈雜聲。

  (47)兩道三科:意為翻來複去,重三道四。

  (48)可未可:卻不可以。第一個“可”字表示轉折,意近似於“卻”。

  (49)間闊:離別疏遠。

  (50)落落托托:放浪不拘小節。

  (51)磨陀:自由自在。

  (52)香醪:香醇的好酒。

  (53)醉顏酡(tuó駝):酒後臉紅。

  (54)鬆蘿:植物名,大多懸垂在高山針葉林枝幹間,也有的生長在山石上。

  (55)南華莊子鼓盆歌:“南華”指戰國時莊周的著作《莊子》,唐代稱為《南華經》。經中說莊周妻子死後,莊周在家敲盆歌唱,抒發悲哀。這裏意指出家比死了悲哀好。

  (56)青鬢早皤皤:頭發早白了。

  (57)爭奈:怎奈。

  (58)無親:不分親疏。

  (59)仰荷天恩:崇敬地感激皇上的恩德。

  (60)正結果:正果。佛道兩教都將修行到功德圓滿作為歸宿稱做成正果。

  (61)三不知:料想不到。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