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Sam還能挺多久?
文章來源: 王有財2018-07-11 20:08:06

本地這兩天的大新聞是Charlottesville的city manager Maurice Jones在教堂山走馬上任,擔任town manager。Maurice Jones雖說算不上大名鼎鼎,可是他曾任職的城市Charlottesville確是這兩年美國風雲際會,左右派勢力激蕩碰撞的地方。最有名的新聞事件,莫過於移走Lee將軍的銅像以及隨後引發的騷亂。從相關新聞裏可以得知,Maurice Jones應該是移走銅像的執行者。從新聞裏,還看不出他對這一事件的政治立場。

和Charlottesville一樣,教堂山也有一個所謂的“爭議性”塑像,沉默的山姆(Silent Sam)。南方士兵Sam在UNC校園裏的存留,說不定會受到Maurice Jones的政治傾向性的影響。最近,本地媒體多有批判本地名人Julian Carr在Sam塑像落成典禮上的種族主義言論。弄不好,Carr在105年前的講話,會成為壓倒Sam塑像的最後一根稻草。在相鄰城市Durham,杜克大學教堂門口的李將軍被打掉了鼻子,不知道躲藏到什麽地方去了。UNC的小兵Sam,到底還能在校園裏挺多久呢? 這事誰也說不清楚。趁著Sam還沒挪窩,先拍張照片留念吧。

在我看來,當今社會上這麽多的不滿情緒,主要原因還是經濟增長緩慢,財富分配越發不均衡。如果工資漲幅趕不上生活費用的增加,誰又能高興呢。就算工資漲了不少,可是一看CEO一年的獎金,頂上自己幹十輩子的工資了。有工作的人不爽,更別說那些找不著工作的人了。不高興,總得找個發泄的出口。所以,李將軍被打掉了鼻子,Sam弄不好也得進倉庫。不過,就算是打斷了李將軍的脖子,砸碎了Sam賣破爛,經濟問題能解決嗎?或許對政客而言,他們在乎的是四年任期平安度過,而不是為了國家解決問題。

川普總統想讓美國再次偉大。可是,靠著貿易戰,提高關稅,能恢複美國的工業繁榮嗎?難!工業生產,需要大量的熟練工人,原材料生產,物流等等。這些工業基礎,在已過的幾十年內,基本上都荒廢了,尤其是熟練工人。就算把工廠搬回來,美國也不會有認真負責的工人來做事了。想想看美國三大車廠,為什麽不能生產出和日本車一樣的可靠耐用的汽車?不是技術的問題,是人的問題,其關鍵又是人的觀念問題。套用國內一句話,美國的人的工匠精神斷層了,連不上了。所以,川普靠著貿易戰這種方式,可能是對一個重病的人下猛藥,可能要人命的。

要是川普的貿易戰打輸了,靠什麽能轉移矛盾呢?估計還是種族問題。民主黨搶占了曆史種族問題,留給川普的隻剩下現行種族問題。從華人的角度上看,川普修牆對我們危害不大。可怕的是川普的追隨者,把貿易戰失敗的怒火散發到華人的頭上,這樣我們就倒黴了。如此看來,美國華人是不是追隨民主黨更靠譜呢?起碼,砸爛了李將軍,推翻了沉默的Sam,終究碰不會搶走我們的飯碗。曆史種族問題和我們關係不大,政治正確充其量是皮膚病。要是華人被推進當前種族爭鬥的漩渦,好處沒撈到卻當了替罪羊,才是深徹骨髓要人性命的大病。

沉默的Sam,拍攝於UNC校園(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ilent_Sa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