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被性侵
文章來源: 我生活著2018-06-20 04:38:09


前幾天讀黑貝王妃的《打工不是悲慘遭遇》,非常佩服她吃苦耐勞積極樂觀的好心態,我們移民的第一代誰沒有打過工吃過苦,因為心中有理想,苦日子就會有盡頭,今天再回憶走過的路,那也是一種曆煉和財富。讀到她在一次農場摘果子,晚上住在農場主沒蓋好的毛坯房子裏差點被性侵的事,也讓我想起曾經的類似的經曆。

我老公為了追夢丟下妻兒一個人到英國自費留學,英國高昂的學費,他半工半讀很難支付。一年後回家接我去英國陪讀,我這陪讀的身份就是為他掙學費。

唐人街因為找工的人多,工資就比較低。我掙到有多餘的錢就鼓勵老公買了一輛二手車,有車我可以去遠一點的小鎮去工作,工資待遇都會好一些。

一個小鎮的香港老板在唐人街張貼招樓麵的消息,因為我會廣東話,找工還是比較容易。小鎮離我老公的住處比較遠,老板的餐館包吃包住。第一天老公送我去上班並看了住宿的環境,這是上下兩層的房子,樓上三間住了3個男廚師,我被安排在樓下一間潮濕破舊的小房裏,薄薄的木門沒有門鎖門栓,再看看公用的洗手間,那髒得令人作嘔的馬桶,我馬上決定不做這份工。

我很窮,我需要錢,但我有尊嚴,我不願委屈自己住在豬窩裏。老板理解我的想法,讓我幫他做一天,晚上收工後送我回家。

接著到了同一個鎮的另一家外賣店,老板是廣州人,夫妻倆各負責一間店。生意非常好,我和老板的侄女做樓麵,廚房有老板、老板的小舅子和一個剛從福建偷渡過來的打雜工。

“同是天涯淪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身在異國他鄉,遠離妻兒父母,想掙點錢都不容易。我和福建師傅都是寄人籬下的打工仔,平時也會互相照應點,偶爾晚上收工後在一樓客廳看看電視聊聊天。

夏天的一個中午,收工後老板的侄女去上英文課,福建師傅叫我幫他剃頭發。我幫我老公剃過,知道怎麽用,便答應了,而且還可以幫他省好幾鎊錢。

十多分鍾幫福建師傅剃了個平頭,我便回房間躺床上看書去了。福建師傅收拾完衛生後再洗了澡,不久我聽見了急促的敲門聲,他在門外不斷地呼叫著我的名字。

這讓我覺得惡心,隻因為我幫他剃了頭,他就想入非非了。幸好我把門栓拉上了,老板和他的小舅子出去買貨很快也就回來了,福建師傅隻好知難而退。

隻因為剪頭發的時候男女之間的距離近了一點,就讓男人色心發作嗎?難怪九十年代深圳很多發廊女實際上也是三陪女。從此以後,我隻幫老公兒子剃頭,不敢再招惹別人的色心。

色心發作而不能自控的男人是野獸,也是挺可怕的。我的腦海中永遠抹不掉小時候遭遇到的那一幕。

七月七山上的撚子烏滴滴。讀小學的時候,每年撚子成熟的時候,幾個要好的姐妹帶著布袋子一起上山去摘撚子。有一次我們去很遠的深山,隻因為聽大人說,那一片火燒山新長出來的撚子樹結出的果子又大又黑又甜。

我們翻過了兩座山,走過另外一個村莊,再爬上一座山才到了那片火燒過的領地,幸好一路都有人行山路。

烏滴滴的撚子太可愛了,我們低頭一邊摘一邊吃,吃不下了才往袋子裏裝。突然,麗姐叫我們:“別摘了!快跑!”

一個釆割鬆脂的男人站在山崗上,掏出男人的家夥正對著我們。

我們嚇得趕緊拔腿就跑,直到下了山到了村莊看見了路人,才敢停下腳步回頭看一看。

沒法忘記的一幕,幸好我們的心理足夠強大,沒有造成傷害。

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