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生的太太和姨太太們

打印 (被閱讀 次)
去年 11 月某日, 無意中一張照片映入我的眼簾, 畫麵頗為突兀, 垂暮之年的何生 Stanley Ho, 大腿上坐著四姨太, 她臉上的笑容恰似她的紅短裙, 那樣的明媚, 那天是他的 98 歲生日.
 
這二天, 香港和澳門的媒體, 無論經濟版或娛樂版, 難以撼動的頭條地位給了他: 賭王何鴻燊在香港養和醫院病逝.
 
我看電視劇不多, 對宮鬥劇更是興趣缺失, 都說何家上演的乃真人版的宮鬥劇, 而賭王的風流情史和拉丁舞姿尤為  juicy, 媒體斷不會放過報道大眾喜聞樂見的現實版的 “溏心風暴”; 我旅遊或過境香港 / 澳門若幹次, 盡管平生不賭, 但也去葡京轉悠溜達, 自然對他的幾房幾室略有所聞.
 
何生有一位明媒正娶的太太, 三位姨太太, 十位曇花一現的情人, 十七名子女, 對於妻妾成群, 他似乎沒有遮掩沒有辯解, 最小的女兒是他 78 歲時生的, 與最大的女兒相差 52 歲.
 
八卦一下, 發現了三件令我詫異的事兒:
1) 創建亞洲最大博彩業帝國的賭王, 從不賭博
2) 他出生時的胎盤, 是白色的
3) 他在香港大學讀書時, 與張愛玲是同學
 
何生 21 歲時迎娶 “澳門第一美人”, 名門閨秀黎婉華, 倆人攜手打江山, 可惜婚後十幾年, 何太患病, 需長期服藥和進食流質食物, 頭幾年, 何生還頻頻出現在她的病榻前, 跟她聊天, 玩紙牌, 故意輸, 哄她開心, 安慰她: 你依然美麗; 漸漸的, 探望的時間愈來愈少, 他說: 我不可能當一輩子和尚, 工作繁忙, 應酬多, 需要有一個女人陪伴左右, 打理家庭 …… 黎婉華可以選擇說 “不” 嗎? 極其厭惡一夫多妻的她隻好默默應許他納妾.
 
之後便有了將門之後二姨太藍瓊纓, 三姨太陳婉珍是大太太的貼身護士.
 
何生 68 歲時與 28 歲的梁安琪一舞定情, 這位四姨太很逗, 人前人後總是甜滋滋的說: 我很愛他. 印象最深的, 是麵對媒體的長槍短炮, 她豪氣萬千地拋一句: 你們喜歡說什麽就說什麽.
 
曾經見過一張舊照片, 賭王摟著利智的小蠻腰跳舞, 她傲人的雙峰緊貼著他, 利智後來成為李連傑的第二任妻子, 對了, 李連傑說: 我把最大的安全感給了她; 有傳聞, 唱《再坐一回》的鄺美人與賭王幽會, 而差點成了五姨太的是賭王的貼身私護,  年齡相差 50+ 歲的鄭詠詩, 總之, 貴圈就一字那麽簡單: 亂.
 
賭王盡顯商人能說會道的本色, 口水花噴噴: 我對每一位太太都寵愛有加, 對每一位子女都關心, 東宮西宮相處和睦. 切, 地球人都心知肚明, 表麵的和平, 建立在隔離的基礎上, 所謂的和睦, 不過是溫柔撕殺的煙霧彈.
 
王菲的經紀人寬姐有句名言: 男人隻要有足夠的財力, 得到美女的可能性幾乎百分之百, 視乎他要多少或要多久.
 
賭王 82 歲那年, 命運多舛的發妻終於撒手人寰, 何生親寫訃文, 以愛妻相稱, 家人排名沒有三位姨太太以及她們的子女, 給了黎婉華一份最後的清靜.
 
曾被問及: 最愛的女人是誰? 他直言不諱, 公告天下: 最愛已逝. 如今, 他也隨風而逝了.
 
九十八載生涯, 何生的情愛漏鬥, 漏多漏少誰可知? 那些一個比一個光鮮亮麗的女人們, 誰親誰巰他自知? 旁人, 看戲而已矣. 渣是真的渣, 愛亦是真愛, 人生如戲, 戲如人生乎?
 
無論身前多麽的輝煌傳奇, 木馬旋轉城堡跳躍, 身後不過一片白茫茫大地, 誰可例外呢?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ikeOZ' 的評論 : 凡沾染 "賭" 的都是毒.
mikeOZ 發表評論於
CCP人民日報的報道稱他是紅色實業家,通篇沒有一個賭字

其他國家的媒體直截了當: King of gambling.............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蔣公子' 的評論 : 蔣公子的一番話振聾發聵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雪梅姐好, 我的故鄉毗鄰港澳, 何生的這些逸聞軼事, 幾乎家喻戶曉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天芷蘭' 的評論 : Thanks.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親愛的七月, 夏安.
牡丹粲然
鈴蘭細碎
相逢共豐饒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漂亮姑娘' 的評論 : 漂亮姑娘說得不錯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哈瑞' 的評論 : 阿海的八卦功力與阿蘭不相伯仲 : ))
蔣公子 發表評論於
男人有錢就變壞,而姓何的賺的都是不義之財。所以他是一個人渣,但是中國人崇拜金錢,一個人隻要有了錢,他就是中國人崇拜的偶像。而且他的第四個老婆是中共派到他身邊來控製他的。這個女人原來是廣州中共軍隊文工團的演員。這些中國的現狀是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見錢就眼開。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原來一點都不知道,鈴蘭知道的真多,學習了,平安是福。
天芷蘭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謝謝親的惦念! 今年夏天本不該那麽忙了,為了以後不捉急,主動選擇不給自己放假,無薪工作:)) 還好比春秋季輕鬆許多。
當然更多的忙碌在園子裏伺候花草,這裏已經進入沒有黑夜的日子,陽光23小時照著,植物們瘋長,我們緊跟著澆水管理。
祝妹妹夏安。
漂亮姑娘 發表評論於
都是貪心惹的亂。
哈瑞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二房的,C 位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你羨慕他. 似乎他的性福與嘈煩, 一脈相承呢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謝謝 OA mm.

過程是經曆, 結果是目標, 都重要, 但無疑最重要的是: 當下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光明似箭, 心緒遊夏, 還是那麽忙嗎? 祝願七月一切順利安好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哈瑞' 的評論 : 八出來在哥大讀書的是哪一房的嗎? 他的家族好像出了幾個學霸. : )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性福的何生。又想到了茶壺的故事。
Once-always 發表評論於
這篇寫得好棒,簡單明了地寫完了賭王的一生。最後一句點睛,誰可例外呢?不過據說結果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鈴蘭妹妹連八卦都寫得那麽文藝! 陽春白雪的文我看得似懂非懂,這篇卻津津有味。 聽說過賭王和他的四個妻妾,讀了鈴蘭妹妹的文,才了解了溫柔煙霧後的廝殺。
哈瑞 發表評論於
老頭一個孫女今年哥大畢業,主修政治。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