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很丟臉,為什麽還心安?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麽大事業,隻想真真實實地為自己活著。

本博客文章均為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打印 (被閱讀 次)


當初在走頭無路的情況下,王齡選擇回自己的家鄉中學教書,可是沒想到兩年後想再調回鵬城,因為是鄉鎮級別的中學老師,想進鵬城,條件不足,隻好妥協,去鵬城的外圍區縣。

五月份王齡收到教育局的通知,所有申請調入的人員要上一節公開課,七月份還要進行綜合知識考試。

王齡當時教初三兩個班的英語課,快畢業考試了,課時緊張,她跟其他科的老師換課,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期去了鵬城。

在鵬城海關工作的大學閨蜜藝兒早就盼著與王齡的重逢,大學一別快兩年了,彼此都有不同的變化,但因為常有書信來往,朋友相見還是一見如故。

王齡先去叔叔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藝兒請假陪王齡去特區外的縣教育局拿資料證明等文件。當時的特區還比較小,隻有幾個行政區,特區內外用鐵絲網圍著,特區外的縣還是個小漁村,到處修路建房塵土飛揚。中巴車在坑坑窪窪的路麵上行駛,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到了縣教育局。

縣教育局在鵬城的西部,王齡要去上課的學校在鵬城的東部,因為到處都在修路,在路上花費的時間特別長,幸好有藝兒的陪伴。

一路上兩人訴說著走入社會的見聞和工作體會,明顯的藝兒比王齡成熟多了,留著短發,神采飛揚,特別精練能幹的樣子;而王齡還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菜鳥,穿著簡單樸素,紮著馬尾,安靜地聽藝兒講同學同事的故事。

王齡要去講課的中學剛好就是藝兒男朋友上班的地方,可惜她男朋友幾個月前已經辭職下海了,但藝兒對這個學校還是比較熟悉。

王齡與藝兒手挽著手走進校園時就碰見了同一個院校畢業的校友,“這不是鵬城教育學院的歌星嗎?你們怎麽來我學校了?”

他鄉遇故知,三個人拉手擁抱,這個小爽當年也是住在同一層樓政史係的女生,王齡也認識她。於是小爽帶著王齡去見了語文科組長,與科任老師商量一下要上的課題和時間,並領回了語文教科書和教參教案設計。小爽還熱情地邀請王齡備課上課的這兩天與她同住。

這真是太好了,王齡還沒考慮過這兩天居住的問題,小爽幫她解決了,接下來就是安心備課上課了。

王齡是中文係畢業,但因為家鄉中學缺英文老師,所以畢業後的這兩年她教的都是初中的英文課程,現在試教的是初一語文魯迅的《社戲》。

藝兒回去了,王齡坐在小爽的房間備課寫教案,千頭萬緒,資料太多,知識點也多,王齡的腦子像漿糊一般,不知道如何取舍。

四十五分鍾的一節課,王齡準備了一天一夜,而這一課是王齡人生記憶中最失敗最丟人的一課。如今再回首,眼前一片迷糊,記不起具體的細節,總之台下的學生是迷茫的,聽課的老師是詫異的。

其實,這次試教王齡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有閨蜜藝兒陪同,有校友安排食宿。王齡沒有上過語文課可以讓小爽幫助聯係,先去班上聽聽本校語文老師怎樣上課,還可以虛心主動地請教試教班的語文老師,甚至可以向來聽課的考評老師說明自己第一次上語文課,獲得大家的同情和理解。可是王齡太嫩了,臉皮太薄,她連最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懂得,認為上課前跟人套近乎也有作假的嫌疑,會被人恥笑。

藝兒打電話問王齡上課的情況,問要不要叫她男朋友跟學校考評科的人聯係一下。王齡謝了藝兒的好意,在她簡單的世界裏,她不知道通過私下活動可以修改考評的結果。課沒上好,已經是客觀的事實,叫評課老師把差寫成良好,在是非黑白分明的王齡眼裏,想都沒想過。

王齡沒看見過這次上課的考評結果,七月份她參加了市統一的綜合知識考試,得了八十多分,但她的調動失敗了,原因或許就是因為上課的考核不合格。

成長總是要付出代價的,王齡不怪別人,怪自己幼稚、自負。這是她人生記憶中最失敗,最丟臉的一課,她為此羞愧,但也心安。

 

相關的文章:兩個孤獨女孩的相遇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謝謝京妞!你看到的這個影子還是一成不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無可救藥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年輕是失敗的本錢。 相信以後王齡就學會了, 懂了。 我從文裏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 難怪呢。 哈哈。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嗬嗬,你認為她沒睡好犯迷糊了?謝謝你的善意,她是真迷糊。上課前的那個晚上還出去拜訪一個老朋友了,下一篇會寫到。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我是替王齡可惜。她畢業自中文係,人又上進,如果試講前好好休息的話,這一關可能就過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幺六六' 的評論 : “ 人生不怕從頭來,何況她還年輕。”謝謝你的鼓勵!說得真好!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唉,可憐的菜鳥。她吃不透教材,抓不住重點,沒有自己獨特的風格,患得患失,時間越多越迷糊。哈哈~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人家是特區,起點高,現在很多清華北大的畢業生去當老師,人才濟濟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謝謝鬆鬆善意的理解!唉,誰的青春不迷茫呢。
老幺六六 發表評論於
寫得好。具體生動真實。一節課用一天一夜備可以理解,因為她之前沒有教過語文。人生不怕從頭來,何況她還年輕。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四十五分鍾的一節課,王齡準備了一天一夜。”

壞事兒就壞在這裏!一天倒也罷了,一夜也用來準備上課,真到了講台上能不迷糊嗎?王齡太年輕了,缺乏經驗。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那時候有幾個正規大學本科生去縣一級工作?在縣城當個中學老師還這麽費勁,真是的!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挫折讓人成長,一次“丟臉”沒關係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謝謝弄弄!你高看王齡了,她是吃了一些苦,內心也慢慢強大,但愚笨得很,就是不願意改變。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失敗使人變得強大,到最後沒人能翹動她。沒有那時的失敗,肯定沒有今天的成果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謝謝點點!確實如此,王齡一根筋,成長得特別慢。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人都是從“丟臉”慢慢才到不丟臉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曉青的鼓勵!今天出去遊山玩水了,才回來。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好看,王齡需要成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