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是在掩蓋什麽?

打印 (被閱讀 次)

  近日看到小溪姐姐的一篇文章瘟疫橫行的日子裏,請禱告吧—我親曆的神奇,很感動,就像博友美麗的人生留言說的:家族的曆史,亦即國家的曆史。小溪姐姐的親身經曆,母親的悲慘遭遇,見證著美與醜,善與惡,見證著神的大能奇跡。

    小溪姐姐和我一樣是老知青,文革中父母被批鬥關牛棚,那年春天她獲準去五七幹校牛棚探望她的媽媽,“雖然江南的早春已經開始暖和了,我還是戴了一個大口罩,因為我不想被那些迫害我媽的‘革命造反派’看到我臉上可能忍不住出現的痛苦悲傷或憤怒的任何表情。”

    那個年代,沒有海鮮市場,沒有瘟疫,戴口罩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內心痛苦。現在有了瘟疫,戴口罩是為了掩蓋他人的病毒,也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病毒,因為你也許是一個病毒攜帶者。

    時代不同了,口罩的用途也不同了。今天是醫生用口罩,人人需要用口罩,或者是用口罩的替代品。口罩的功能不止在於掩蓋病毒,也可以掩蓋你的表情,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最悲哀的是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病毒,健健康康的人也要掩蓋自己,最自由的年代裏卻最不自由了。

    在這次疫情中,我曾經看到一個一線護士說心裏話,她們微笑著向人們顯示愛心和勝利的手勢的時候,其實心裏非常恐懼。幸好是戴著口罩,私下裏卻大哭一場。這就是疫情時期口罩的特殊功能之一。口罩成為一種哭笑不得的掩蓋自己內心情感的形式。

    昨天看到梅華的一篇文章家裏憋不住了,Chick-fil-A激情大聚餐,也是說一個哭笑不得的故事。居家令頒布了,但是美國人還是喜歡到外麵吃飯,餐廳被各類車團團圍住,他們要買飯,不要做飯,而且買的人還比平時多。沒有人人約束他們,讓人哭笑不得!

     國難當頭,但是在最近的消息裏,我們都看到不少人為了自由和浪漫,想出門玩,更不想戴口罩,無拘無束的多好,可以喝酒唱歌,可以肆情濫意。麵對生命危險的淡定,的確讓人哭笑不得!難道要等到生命危險的時候才後悔嗎?那時候你隻能哭不能笑。

    大多數華人為了生命安全,可以忍受煎熬。華人不是喜歡口罩,但是他們知道,政府的話就應該聽,我們要自覺。再說,在災難麵前,有口罩,埋藏在臉上的表情你看不到,即使我難受,我痛苦!我安全,我就放心。等災難結束了,我想哭,想笑,沒有口罩,我再也不會哭笑不得了。

     當災難結束的時候,那些最先大哭大笑的可能就是那些最早戴口罩的人。當然,哭和笑都是激動的淚水,再也不必用口罩來掩蓋自己的表情了。

     不說疫情,口罩的話題也說不完。你說怎樣停止受累於口罩呢?不必掩蓋自己呢?

     我忽然發現有一個無形的口罩一直在掩蓋著我們,不管是做視頻,寫文章,很多人都喜歡被人點讚,喜歡點擊,喜歡獎牌,喜歡戴大紅花,喜歡上光榮榜。

    這就是一張無形的口罩,掩蓋自己的脆弱,喜歡給別人留下好印象。其實這是很糟糕的事。

    嚴歌苓在《無出路咖啡館》寫道:我發現一個人在放棄給別人留好印象的負擔之後,原來心裏會如此踏實。一個人不必再討人歡喜,就可以像我此刻這樣,停止受累。

    討人喜歡真的很累,學會不討人喜歡,放棄給別人留好印象的負擔之後,就等於放棄了掩蓋自己的那張無形的口罩。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要強顏歡笑,不必給人裝笑臉,不該哭的就不哭,該哭的就大哭。不管你有沒有戴口罩,我們不必掩蓋自己,該戴的口罩一定要戴,不該戴的那些無形的口罩,早一點扔掉吧!露出你的真麵目,你會更真實更可愛。

最近博文:

有些事可以想不通,有些不可以。

你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

自己動手不花分文,把荒草地變新路麵。

從中國的群體抗災到習川的合作抗疫

午間隨筆 為一些媒體點讚

我和西雅圖的藍天、白雲和小雨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謝謝你的一直鼓勵,這篇作業花了不少心思,沒有辦法,作業越來越難做。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leldJohn_02' 的評論 : 謝謝!很久沒有看到你了!祝你一切安好。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好文大作,謝謝分享啦,祝開心快樂,健康如意!!
OldJohn_02 發表評論於
看到標題以為不過時近期內鋪天蓋地的口罩新聞,
吳老這篇無形口罩很有哲理,祝好。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德州老湯' 的評論 : 沒關係!先撕開一個口子,讓新鮮空氣吸入。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龍東雲' 的評論 : 是啊!別猶豫不決了,那種無形的口罩害人不淺!
德州老湯 發表評論於
說到心底裏。但是很難做到啊。不知不覺中又去刷一遍博客。。。明天的計劃是扔掉這個口罩~~!
曉龍東雲 發表評論於
沙發。"該戴的口罩一定要戴,不該戴的那些無形的口罩,早一點扔掉吧" +1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