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大福被槍斃了

打印 (被閱讀 次)

年年養子在空穀, 雌雄上下不相逐; 穀中近窯有山村, 長向村中取黃犢 ---- (唐) 張籍 《猛虎行》.

二福是爹的第一個孩子, 當他得知自己的大哥 ---- 大福原來是一隻老虎時, 秦嶺山地早就沒有了虎的蹤跡, 二福挺遺憾的, 自己的大哥徒其虛名. 山裏人叫老虎 “彪”, 或 “大家夥”, 山裏人的忌諱多, 出於對大自然的敬畏, 頭生孩子從不稱 “大”, 通常將第一讓給雄偉結實的東西, 例如, 大樹, 石頭, 豹, 虎, 熊 …… 等.

萬萬不料, 那一天, 二福在放學回家的途中, 在林子裏與失散多年的大哥相逢, 那會兒, 他背靠一棵山毛櫸坐下, 熱烈而認真地吃著娘烤的焦黃焦黃的洋芋, 四周靜得出奇, 出於生物的本能, 他感覺到巨大的恐懼正在壓過來, 抬眸, 二福看到離他幾米之遙的灌木叢裏, 一雙鈴鐺一般大的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注視著他, 他的腦袋轟然一炸, 懵了, 想跑站不起來, 喊娘張不開嘴.

僵持間, 有幾個住在後溝的同學路過, 七手八腳合力將軟癱的他拽起, 二福身底下一股臭味,  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 孩子們說那是一隻大貓, 上了樹.

回到家, 爹覺得兒子遇點事兒就拉一褲襠, 真丟人, 青著臉悶聲問: 你怎麽就認定那是大家夥呢? 二福說: 跟公社辦公室宣傳畫上的虎一模一樣, 黃乎乎的, 帶著斑斕的黑紋.

嚇得靈魂出竅的二福患了拉稀癆, 在炕上躺了一個月, 吃了不少黃芪提氣, 一直吃得鼻子躥血, 大便幹結. 當二福坐在家門口曬太陽時, 會想起與那個輝煌龐然大物的不期而遇, 恐懼之中隱藏一絲欣喜, 畢竟, 這是一種緣分, 它沒有傷害他, 漸漸的, 二福對大福, 內心竟然有了手足般的牽掛, 甚至盼望看到大家夥的身影: 大福, 大福, 你在哪兒呢?

春天將至時, 林莽的一片濕地, 驟見幾個巨大的清晰的梅花腳印, 輻射出威嚴和殺機, 山風擁來, 大福來了. 為此, 學校提前放寒假, 縣裏通告: 發現一隻二百多公斤的成年虎, 可能是從二郎坎那邊過來的.

後來, 公社組織六名民兵, 與爹一起, 圍堵大福. 它最後一刻的吼聲, 地動山搖, 它最後告別的眼神, 清純又迷茫, 獵殺它的人們隻覺軟弱無力, 全然沒有勝利者的喜悅.

這是秦嶺最後一隻華南虎, 雄性, 體重 225 公斤, 體長 2 米, 尾長 0.9 米. 二福心生悲涼: 我的大哥被槍斃了, 大福有罪嗎?

問天, 天無語月兒蕭.   

這段日子以來, 心一直在下雨, 心率一直不整, 寒流過, 夜未央.

壁爐前, 半臥於沙發上, 蓋張薄毛毯, 一杯香茗嫋嫋, 我心境如煙.

線上讀完葉廣芩的《老虎大福》, 一部關於人類與動物共同麵對精神困厄與生命困境的中篇小說. 十分喜歡她從容的, 沉穩的敘事風格, 以及字裏行間散發的濃鬱的草木氣息.

人稱格格作家的葉廣芩是北京人, 滿族, 長期蹲點秦嶺腹地, 關注動物與生態保護, 喜歡擁抱大樹, 謂之: 借借自然靈氣. 2000年, 被邀參加北京舉辦的中華論壇 “世紀留言" 時, 公開了自己的遺願: 一百年以後, 我不在了, 我的作品也不在了, 但是秦嶺的青山綠水還在, 大熊貓, 金絲猴還在, 保護它們的工作人員還在.

宅家的日子, 溫柔的風探窗而入.

隻等 
誰  許一個春暖花開
我  摔開房門  摔開車門
奔向初晴的天空和田野 
聚全部的柔情和妖嬈
聽風  看花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OA mm 好.

大福是獸, 會傷人害畜, 9 歲的二福這樣想: 大福有錯麽, 它也要吃呀.

我聽風看花, 思緒飄向 Pink Lake in Australia.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哈瑞' 的評論 : 不在西子湖, 在麓湖 : )
哈瑞 發表評論於
還以為又拿下哪隻大老虎,槍斃倒是少見。
背影是越活越年輕了,大學生在西子湖畔遊春堤:)
Once-always 發表評論於
大福好可憐,鈴蘭mm這個故事寓意深遠。又見粉色背影,聽著風,看著花,思緒飄去了哪?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問好冬日, miss you.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我知道你, 故意的, 拉下些什麽, 好再回來多看我一眼.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背影很美,故事很傷感!問好妹妹!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啊,是的!我忘了說,那首小詩我也喜歡!最喜歡這句:聚全部的柔情和妖嬈 聽風 看花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七月好. 這篇文, 圖, 樂, 我最喜歡自己最後寫的小詩. 小帽子 100% cashmere.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我欣賞雪梅姐的感性. Have a nice weekend.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un0' 的評論 : 謝謝 qun 哥, 你全說對了, 是那英唱的《春暖花開》, 嗯, 下次我放個 pad 才坐.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故事讀完了,心中的感想卻難以言表。注意力集中在了那頂小帽子上,應該是羊絨的吧?柔軟輕盈又保暖。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很感人,不知道為什麽裏麵似乎有淚痕。。。欣賞了,平安是福。
qun0 發表評論於
鈴蘭寫得真好,寓意深刻。盼著疫情快快過去,春暖花開呢。不記得以前聽到過這首歌,但猜出來是春暖花開。估計是那英版。天還涼,最好別直接坐在石頭上,墊點什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