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假真打假難

這個世界似乎是真的,又似乎是假的。假變真來真變假,真真假假實難辨。
打印 (被閱讀 次)

打真假真打假難

近來受波城七字頭凡先生影響,凡事愛往七上靠。前幾篇帖子是有感而發然後想去湊個七字頭題目,沒一次成功的,總是變得弄巧成拙文不對題了。今中午打了個盹迷迷糊糊中“打真假真打假難”冒了出來,唉,不是七個字嗎? 文學城裏正在熱議饒毅打假,咱這七個字好象可以當個題目。乘這凡先生還沒想到趕快先用了再說。

再一想不妙,這成命題作文了。打假是那麽大的一個話題咱那有那功力談這個。可不用吧又怕凡先生哪天先弄出個這類題目,那得多後悔啊。這次就硬著頭皮上吧,談一談科學技術界打假!

今年新出的一部記錄片:“The Inventor: Out For Blood In Silicon Valley"   講的是這位名叫Elizabeth Holmes的美女18歲進斯坦福大學19歲就不想讀退學了,因為她有了個能造福人類的思法/發明。她堅信人類己進入納米時代她有方案能研發出一台式計算機大小的儀器然後隻從手指頭上取一滴血即可作上百個血項指標測試。這一革命性技術突破可立馬打敗大家都孰知的業內巨頭Quest Diagnostics和Labcorp。她在矽穀創建了Theranos,  最輝煌時(2015)她身價上億。...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一場大騙局二年以後終於被揭穿。要感受這中間的曲折艱難請看該片(能從油管上找出這部片子)。

幾點雜感:

> 言論自由環境中才能真正存在的獨立媒體起了致關重要的作用。媒體的第一篇報道並沒有“確鑿”證據,隻是基於有限的采訪材料和證據提出了問題和質疑。 這是艱難的第一步,萬事開頭難。

> 公司中幾名同意接受采訪的人雖報導中沒有用真名都受到了報複。其中一名陽光小夥子是裏根時代國務卿George Shultz的孫子。老Shultz是公司董事會的。小夥子因為接受了菜訪,也被公司告了,他父母為這官司化了幾十萬差點到了要賣房子的地步。

打假不容易,打假難! 但假的總是假的,最終Holmes 從女神寶座跌回到了地上。該片給我留下的懸念是這位女神對這“一滴血”似乎有種宗教信仰般的狂熱不知女神自己意識到自己在行騙嗎?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土豆-禾苗'的評論 :
你那篇文章很深刻,要漫漫閱讀思考。謝謝留言。

這個女神肯定是文化和自身個性的因素都有。正巧我在思考中的下一帖可能會觸及到一點點這“文化”。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一個是這位Elizabeth Holmes的案例,還有一位“大韓民國生物學家黃禹錫”的案例,本來都想放到我的那篇“為什麽不自殺”的文中,後來猶豫了,覺得他們是被某種“文化”給推出來的……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水裏遊的沒有什麽話題不在凡先生的七字覆蓋之下的。因早點想到這點的。這不剛發現凡先生早在七月份就發了 “這個女人不尋常” (2018-07-19)。 咱絕對想不出這個七字頭。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807/23940.html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BeijingGirl1'的評論: “你說她是真的相信自己的”創新“還是”騙“啊?”

是這個問題還有好多相關的問題。我不覺得她19歲退學時是準備來行騙的,相反那種執著那種投入那個初心真的具有巨大的感染力。啥時開始“騙”的呢? 到後來那種規模的騙又咋能吃的香睡的著呢?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這個美女總裁一開始從她父母的朋友那裏拿到風投, 然後又拿到別的風投。 凡是在她公司做覺得是騙局的,就被她打擊。 一時風光無限。

你說她是真的相信自己的”創新“還是”騙“啊?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太多了實在打不過來就算了:)
科學最終是會去偽存真的。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哈哈,這篇寫的好!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好壞,所以假也不是中國專有,隻不過是那裏的體製對假比較容忍,據說去年還是前年一個雜誌社一下查出中國100多篇假文,結果自然科學基金反怪人家審稿不嚴。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