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丟失的諾貝爾獎

打印 (被閱讀 次)

當埃倫費斯特的學生烏任貝爾和哥德史密斯準備提出電子自旋假說來解釋氫原子光普中的雙普線現象時,害怕招人嘲笑。因為如果電子是個帶電球的話,按照當年測量出的電子半徑,球表麵的速度要超出光速。埃倫費斯特回答說,如果是我提出的,因為我的地位和學術成就我會被人嘲笑。但你們是年輕人,可以犯錯。發表吧!他們沒想到的是,蘭道的學生科龍尼克早於他們也提出了同樣的假說,但是因為被泡利嚴厲批評而沒有發表。從而失去了發現權。蘭道沒有全力支持他的學生。不過,物理學家至今仍然不清楚電子自旋或者費米子內稟自旋的來源。

很遺憾蘭道的另一個學生提出過用宇稱不守恒來解釋貝塔衰變中的怪結果。被蘭道扔在抽屜裏。蘭道認為那是胡扯。他認為宇稱守恒是天經地義。後來李楊提出宇稱不守恒並提出實驗驗證方案。被吳健雄用美國國家標準局兩個科學家建立的實驗裝置中測量到了。不過吳卻沒給那兩個科學家分享應得的發現權。另外,沒給吳諾獎是正確的。同樣,西格斯粒子諾獎也沒給CERN的實驗物理學家。加上吳的實驗方案還是李楊的。蘭道這樣有兩個學生沒得到本來應該得的獎。

泡利自己也失去一個得獎的機會。就是非阿貝爾場理論(楊-米爾斯場)。泡利想做這個場,但是發現這個場不能有有質量的粒子,而沒質量的粒子的場是電磁場,已經有了。他認為這個場沒有物理意義就沒做下去。所以後來楊振寧在普林斯頓研究院作這個報告時,泡利不停地打斷楊振寧的報告,追問楊振寧你這個場的對應的粒子是什麽。楊振寧隻好坐下停止了報告。最後是奧本海默打圓場讓楊作完了報告。後來弱電統一理論得獎時,應該楊振寧再得一個獎,但是薩拉姆搞公關硬是擠進去。而諾獎隻能有三個人。把楊振寧擠出來了。

老一輩科學家很嚴謹。不隨便發表不能被驗證的猜想。這個也是他們提出的理論有堅實的基礎。但是也使得他們有可能與一些第一發現權失之交臂。這個趨勢現在走向反向,許多科學家輕率不負責任地提出一些胡說八道理論。而且給後來者或者決策者誤導,或惑悠有關機構提供項目資金。如果是小量的還危害不大。但是有些有地位的所謂院士也惑悠,典型的就是哪個纏繞“專家”。包括哪個“一流”物理學家霍金,我讀過他發表在“自然”上的好幾篇文章。簡值是胡說八道,而且根本無法用實驗驗證,霍金占據了不少應該讓位給年輕人的資源。現在的弦理論也是這個狀況。弦(玄)論家惑悠國家出大錢搞巨型項目去驗證根本無法驗證的結果,而且弦理論也根本沒提出過什麽可以實驗驗證的方案。弦理論對撞機所需的能量級別,可以說人類在有限的未來都不可能做到的。

 

 

areYOUsure 發表評論於
blue6albion 發表評論於
“纏繞”指“量子某某”嗎?是的話俺也同感。相信曆史終究會還原真相的。

謝謝科普關於楊振寧的第二次得獎機會。霍金的事不知道,您這樣的同行最有發言權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