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老爸

上了天堂又怎樣 下到地獄又何妨 天堂地獄雖兩樣 隻當流浪在他鄉
打印 (被閱讀 次)

老爸, 1919年2月出生, 不幸於2003年8月逝世, 享年84歲.

老爸生前, 一再訓誡我們兒女, 無論在任何時候, 任何地方, 都不可以忘本, 要記得自己的祖宗!

他曾經告訴我: 我們的老家是在湖南省耒陽縣三都樂裏洞, 這是一個將近有七、八百多住戶的大村莊.

祖父早年畢業於衡陽法政學堂, 畢業後立即回到家鄉, 本其所學, 幫助族人從事有關訴訟方麵的事務(這就相當於現在的律師業務); 他因做事細心負責, 而且文筆又好, 狀子寫得時有神來之筆, 因此由他所經手的案子, 幾乎絕大多數都能勝訴! 又由於他經常出庭, 為委托人辯護, 而與縣府衙門裏的官員, 也混得十分熟悉, 這更添加了他辦案時的順利. 所以當時他在地方上的名聲, 變得首屈一指, 因此很多地方的士紳, 富豪, 都想要巴結他, 不在話下.

距我村莊不遠的另一大村莊叫做三田衝, 這裏住有一位當過前清大官的後裔, 家財萬貫, 富霸一方, 他名叫做陳春舫, 也就是我的外祖父.

據媽媽告訴我: 當年她們住的那個村子, 建築得就像一個小城堡, 而且當時屬於外祖父的田地, 約有上千畝; 他同時還擁有一個戲班, 隨時可以要他們演出, 作為他生活中的餘興和消遣. 另外, 他又擁有一組自己的警衛部隊, 大約有30幾個人左右, 20幾隻土槍; 因為那時鄉下土匪之多, 多如牛毛, 有錢的人, 常常會被綁架, 有時甚至還會被撕票. 我舅舅就曾經被綁架過一次, 幾乎命都沒了. 所以在這種特殊情況, 擁有自己自衛的武力, 實乃當時情勢所逼, 並不過份!

有錢的人, 除了要衛隊保護以外, 有時為了官方行事方便, 或為了訴訟, 也需要結識像我祖父這樣的人, 幫他處理有關法律方麵的事務.

因此很自然地, 祖父與外祖父在某一個機緣下, 彼此認識了, 而且一見如故, 後來居然結為莫逆. 說來湊巧, 當時兩人的內眷都已懷孕, 有一次他們在酒甜耳熱之際, 竟然約定: 將來兩家, 生下來的小孩, 如果各為一男一女的話, 我們就結成親家.

後來生下來的果然是一男一女; 1919年, 我祖父家生下來的是一個男孩, 也就是我的老爸. 1021年, 我外祖父家生下的是一個女孩, 也就是我的老媽.因此老爸與老媽的婚姻, 就這樣被兩位老人家, 事先指腹為婚, 而定下終身!

不幸, 祖父在1928年, 遭流竄到我家鄉的共產黨份子所殺害; 因此家道中落, 祖母李鍾氏年青守寡, 含辛茹苦, 料理家務, 扶養年僅九歲的老爸, 長大成人. 由於家中此時隻有孤兒寡婦, 所以飽受鄉裏壞蛋的欺淩, 雖然如此, 但為了維持我們李家的香火, 一脈相承, 祖母亳不考慮改嫁, 乃依然決然, 孤獨地挑起這傳宗接代的重擔!

因此老爸九歲喪父, 後由祖母獨自扶養長大, 所以他對祖母的情感特別深厚, 並且對祖母竭盡孝道, 侍奉左右, 一切唯母命是從.

1935年, 老爸自湖南耒陽廣湘中學初中畢業後, 因從小就患有足疾, 行走困難, 為調養腳疾, 休學一年.

1937年, 老爸考進湖南省立第二中學, 三年後畢業. 1939年, 奉祖母之命, 與老媽完婚, 婚後翌年即喜獲磷兒, 這磷兒就是我.

他隨即又考進在重慶的中央政治大學統計專修科. 這時正值對日抗戰時期, 他隨校留居重慶, 直到學業完成.

1945年老爸自中央政治大學畢業, 被分發進入湖南省政府, 坦任公職, 從事統計行政工作, 負起養家育子的責任. 之後, 曆經抗日、戡亂, 一直到1949年.

1949年, 大陸淪陷, 湖南省政府解散, 老爸回到老家. 1950年老家遭共產黨清算鬥爭, 老爸避難攜眷逃到香港, 居住在香港調景嶺難民營. 在香港景嶺難民營期間, 他因常去宣道會聽褔音和做禮拜, 後來正式受洗, 信奉唯一真主耶穌基督, 並開始了他的基教徒生涯. 又在此期間, 他還曾去就讀香港建道神學院, 進修二年, 因此這使他對主耶穌的愛, 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和感受.

1954年, 老爸獲得入台證的批準, 舉家就搬遷來到台灣, 瞬即應嘉義商業職業學校校長之聘, 在該校擔任統計學教師一職, 後並兼學校總務主任. 由於他的教學認真負責, 使歴屆嘉商畢業生參加就業考試, 錄取率極高, 深獲全校師生愛戴, 而成與為該校優良教師之一. 同時翌年, 老媽為他生下一女, 她就是我的老妹.

1958年, 老爸的一位政校的老同學, 推薦他去任職高雄縣政府, 於是他就離開教職, 再度回到政府機構, 擔任高雄縣政府主計室副主任一職. 又由於他在職時的工作表現優異, 深獲長官器重, 1962年, 榮升為台灣省政府財政廳主計室副主任. 因此我們舉家就遷居到省府所在地: “南投縣中興新村”, 並且這一年老媽又為他生下一子, 他就是我的老弟.

老爸在省府工作期間, 誠如他的一位同事所描述: “堅持一貫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 規劃各項工作計劃, 開拓相關業務, 競競業業, 十年如一日.”

1972年, 他榮升為主計室主任, 繼續為省府做了許多應該做的事!

老爸擔任省府公職, 直到退休. 老爸當公務員期間, 奉公守法, 領取公務員那份微薄薪水, 養活我們一家五口:老爸、老媽、還有我們兄妹三人.

那個時候的台灣, 經濟情況還很差, 所以我們過著清苦的日子, 但為了改善生活, 老爸就利用周末空檔時間, 去學校兼課, 賺一點外快, 貼補家用. 他曾經告訴我, 其實教書也是他很感興趣的事.

同時老爸自1958年任職台灣省政府財政廳, 即長住省府所在地---南投縣中興新村, 直到逝世. 因此他一生中絕大部份的歲月, 都是在中興新村渡過. 他常常告訴我們兒女, 中興新村位於台灣地理中心, 遠離大都市, 沒有都市那種熱鬧繁華、雜亂無章的現象, 而且此地空氣清新, 自然環境優美, 熟人也多, 因此他認為這裏是他退休以後, 養老的好地方!

老爸對中興新村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所以他寧願獨自一個人居住在中興新村, 也不願意聽我們兒女的勸告和建議, 搬到美國來與我們共同生活. 其實在這個時候, 老媽與我兄妹三人, 雖分居美國各州, 但老媽因要照顧老弟, 她早已與老弟住在一起. 老爸如果能來的話, 那時我們一家豈不早就大團圓了嗎?!

2002年至2003年, 台灣爆發大規模的SARS群聚感染症, 而且在那期間死亡的人數, 日日不斷增加, 以致人心惶惶, 就在這個時候, 老爸剛好來美探望我們, 好不容易避開了這一場SARS劫難, 同時也和我們在一起, 渡過了幾個月的快活時光.

等到SARS群聚感染症稍微平息, 就在這年四月, 老爸堅持立即要回台灣, 一方麵他因要回去申報所得稅, 怕趕不及那邊報稅截止的日期; 另方麵他也認為離開中興新村那個家, 已經好幾個月了, 不早點回去看看, 實在放心不下. 我們雖然一再勸他, 再等些時候, 等SARS流行病完全平靜後再說, 結果他還是堅持己見, 並於這年的五月間, 就回台灣了.

他回去後, 有時我與他在電話中交談, 發現他常常咳嗽咳得很利害, 我就勸他去看醫生, 但他說, 這是小毛病, 沒關係的. 於是我隻好與他約定,每星期三, 我一定會打電話給他. 向他問候. 結果在八月的第一個星期三, 我打了好幾次電話過去, 都沒人接. 第二天我老弟請那邊的朋友, 會同警察一起開門闖進去, 發現父親獨自躺在床上, 已經往生多時.

當我們獲知這個不幸的消息後, 真是有如晴天霹靂, 想不到他老人家就這樣孤單單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離開了我們. 而我們在他臨終前, 竟然沒一個親人在他身邊, 實在非常令人傷感, 非常悲悔莫銘!

因為老爸終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 所以我們就在民國2003年八月, 在中興新村他常去做禮拜的浸信會教堂, 為他主辦了一個特別的安息禮拜.

公祭那天, 追思儀式進行莊嚴, 其中老爸的一位同事恭讀祭文, 對老爸出任公職時的認真正負責, 任勞任怨的工作態度, 有極為詳盡的描述, 以下就是:

“李弟兄是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 在任職財政廳主計室期間, 他堅持一貫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 規劃各項工作計劃, 開拓相關業務, 競競業業, 十年如一日, 1972年, 他榮升為主計室主任, 繼續為國家做了許多應該做的事, 時時刻刻為政府精打細算, 杜絕公款浪費, 同時在他擔任公職期間, 仍然熱中教學, 他曾兼職逢甲大學統計係, 還有草屯商職統計科, 教授統計學課程, 春風沐化學子, 換得桃李滿天下, 一直到1984年退休為止,

綜計李弟兄擔任政府公職前後共三十四年, 專任教職四年, 公教生涯總共三十八個年頭, 可以說他的人生曆練是極為豐富, 在李弟兄三十四年的公職生涯中,由於他對人親善, 任事負責, 又有擔當, 因此在很多同仁心目中, 已留下良好口碑, 並樹下優良典範, 在這裏依個人的感受, 列舉以下四項事實, 向各位報告:

(一) 是勤儉清廉: 在座各位弟兄姐妹, 大家都知道在六十年代以前, 公務員的待遇是非常的菲薄, 要養活一家五口, 以及孩子們的教育費用, 負擔是非常吃力的, 必須精打細算, 方能免除寅吃卯糧的困境, 那個時候有不少人員是用借支的方式過日子, 李弟兄早年住過調景嶺難民營, 曾有過刻苦耐勞的生活經驗, 因之能安貧樂道, 節儉度日, 絕不借貸, 後來當上主管, 以及政府公職人員待遇改善, 收入較前寬裕, 但李弟兄仍量入為出, 儉樸過日, 不參加宴飲, 不接受任何送禮愧贈, 堅持清廉, 生活簡樸, 在現今物欲高漲, 奢侈豪華年代, 能潔身自愛如此, 實在難能可貴!

(二) 是認真負責, 依法行政: 李弟兄在擔任公職期間, 所有公務處理, 都極為認真負責, 依法秉公辦事, 尤其對於各種工作計劃, 公文書表, 和會(統)計報表, 核閱的非常仔細, 凡有文句不全, 書表不符, 均會予以糾正、改過, 如部屬提供資料不夠詳細, 他會自行剳記, 補記, 務求文句妥當, 報表正確無誤, 始可放行, 在他這樣嚴格要求之下, 因此他所領導部門的工作質和量, 均較其他部門為佳, 同時這也建立起同仁, 工作認真負責的榮譽心.

另外李弟兄認為處理公務, 必須要達到公平、公正的地步, 並且一定要依法行政不可, 所以他要求同仁, 重視業務所需法規的收集、研讀和應用, 如此處理業務方能得心應手, 不會因私害公!而且還要一直秉持這種客觀公正的立場, 他的這些作為不僅引起長官的讚賞, 亦且贏得同仁內心的佩服.

(三) 是凡事持之有恒: 李弟兄作事很有耐心與毅力, 從以下二件事可以獲得印證.

第一, 他經常運動, 每天早上天一亮, 就出外運動或是爬山, 或是跑步疾走, 隨著年齡和體力的配合, 除天候因素外, 數十年來, 從未間斷, 所以他的精神和體力, 常在最佳狀態, 坐辦公室再久, 毫無倦容.

第二, 他每天都寫日記, 無論任何情況之下, 亦從未間斷.

由以上兩件事情, 可以看出他的決心與毅力, 所謂有恒為成功之本, 難怪他所做的事情, 都能圓滿完.

(四) 是心胸寬和, 不念舊惡: 李弟兄是位虔誠的基督徙, 具有寬容和諒解的胸懷, 並且身體力行, 他經常溫和勸解同仁之間無謂的爭執, 和原諒同仁所犯的無知之過. 個人還記得有位職位相當不錯的同事, 但他性格非常急躁, 做事常逾越自己的權限, 對人常懷不善之鳴, 弄得辨公室內擾擾不安, 李弟兄憑著主耶穌的愛, 特意寬容勸解, 要他不爭不吵, 並且原諒他的無理取鬧, 後來那位同仁高升, 李弟兄還設宴歡送他, 過年過節還到府問候, 以求化解心結, 充分發揚了主耶穌的愛, 不愧是位謙謙君子.

從以上所述李弟兄的人格特質: 一, 勤儉清廉, 二, 認真負責, 依法行政. 三, 凡事都持之有恒. 四, 對人寬厚, 不會舊惡. 這些持特質, 在同仁間,有口皆碑, 有日共睹.

李弟兄自1984年退休後, 他就深居簡出, 過著非常有規律的退休生活, 早晚按時運動, 整理庭院, 每日飲食適量, 閑時讀書進修, 或觀看電視節目, 每個禮拜日他都會按時到教會從事主日禮拜, 同時因他深愛中興新村的優美環境, 居住在這裏己有四十餘年, 以致中興新村成為了他的第二故鄉, 因此當他每次出國探親旅遊, 總是會念念不忘, 早日返家, 回到這塊士地, 這個家園.”

追思禮拜完畢, 老媽、老妹、老弟和我, 陪著老爸走完他的最後一程, 到達台中火葬埸, 隨即火化, 靈骨則存放台中霧峰的一座靈骨塔內.

老爸, 請你永久安息吧! 願主永遠與你同在!

Lxxyy201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olar_bear' 的評論 :
謝謝指正,顯然打字之誤。
更正:1021應該改為1921。
polar_bear 發表評論於
“1919年, 我祖父家生下來的是一個男孩, 也就是我的老爸. 1021年, 我外祖父家生下的是一個女孩, 也就是我的老媽.”$$$$$$$$$$

老媽比老爹大了898歲呢……哈哈哈有意思
Lxxyy201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tcc' 的評論 : 謝謝來訪並賜評。、
ytcc 發表評論於
情深意切,感人至深。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