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穀風雲人物:馬克-赫德

打印 (被閱讀 次)

赫德與當年的喬布斯都是英年早逝的矽穀風雲人物,領英信息時代的高科技,才華橫溢卻也曾不得施展,好不容易打開一片新天地,竟撒手人寰。不一樣的是,喬布斯恃才傲物,一年隻領象征性的一美元工資,而赫德低調勤勉,在甲骨文上班一年掙了一億。

人生在世當然不能以財富來衡量勝敗,赫德在惠普的成功有目共睹,任職期間股價翻番,營業額超過IBM,而他宣布辭職當日,惠普市值縮水百億,可見在大公司一位執行總裁的重要性。如果當年他繼續掌舵惠普,進軍雲計算,如今的IT行業孰執牛耳,尚未可知。

惠普這家老牌公司口碑不錯,產品結實耐用,赫德的前任在打造品牌方麵確實有些功勞,但是惠普走下坡路也是從她開始的。美國的大公司一旦遭到華爾街拋棄幾乎很難翻身,赫德臨危受命,大刀闊斧,改組惠普,裁員整編,壓縮結構,雖然取悅了股東,但惠普員工怨恨在心,和蘋果的喬布斯一樣,下邊的人並不都感謝他們。

一個公司的文化很難改變,赫德在惠普試圖扭轉但功虧一簣,大公司的CEO確實很難做。我剛來矽穀時就職一家電腦硬盤公司,CEO名叫Matthew,按聖經中的中文譯法稱為馬太(新約第一章即馬太福音)。這家公司股價從57跌起,到我離開那年已是2美元一股,CEO馬太依然滿臉笑容,員工大會上口若懸河、信心滿滿,整個演講像一篇講道,最後就差說一句哈利路亞了。

然而就是這位馬太帶領幾萬人的公司起死回生,渡過難關,股價後來漲至一百多。其實他對計算機硬盤技術並不在行,做CEO有時並不要求是技術專家,最重要的是與人溝通的能力。赫德具備這樣的能力,在甲骨文公司也算成功,可惜天不助人,年僅六十二歲被病魔壓垮。

赫德離開惠普加入甲骨文時,矽穀鬧的沸沸洋洋,官司不斷。因為兩家公司既是競爭對手也是戰略夥伴,惠普控告赫德違反保密協議。通常來說,跳槽至競爭對手公司很棘手,即使像我們這樣普通的技術人員,盡量不碰那個雷。幸虧有甲骨文大老板埃裏森大嘴撐腰,痛斥惠普,說你們把赫德趕走,就像當年蘋果把喬布斯逼走一樣,大錯特錯。

不過話說回來,赫德在惠普大幅裁員做的確實有點狠。美國大公司的文化鼓勵開源,不主張節流,錢是掙來的,不是省出來的。實在沒錢了就借債,你看IBM,沒錢也要發股息,借錢也要buy back,再看矽穀的大公司思科和甲骨文,公司發展壯大,靠的就是買買買。

我就職的那家硬盤公司,最艱難的時候一個季度虧損兩億多美元,靠銀行貸款維持著,沒怎麽裁員,我離開是請辭換至光纖通訊領域。後來我曾在山景城一家叫Ditech的公司上班,一百多人,手上有一億多現金,一個季度也能有一千萬的營收(通訊設備),金融危機剛開始就急著火燎地裁人,結果沒過多久公司就沒了。

惠普的衰落是矽穀弱肉強食的一個典型例子,管理層的錯誤決定導致的不僅僅是財務損失,最可怕的是丟掉市場份額,一去不複返。惠普早年也做過硬盤,後來還跟風做數碼相機,類似iPod的隨身聽,最終都不了了之。赫德本可以力挽狂瀾,卻被董事會借故打壓,鬱鬱不得誌。

圭媽 發表評論於
Hurd對惠普過大於功。他過分注重短期利益,節省成本做過頭了,把研發經費也砍了,導致惠普多年沒有新產品,嚴重落後潮流。研發是高科技公司的生命,他的短視使惠普傷痕累累,長期很難再翻身了。而且,他徹底摧毀了曾經使惠普輝煌的創新和以人為本的文化,這是最可怕的。他從惠普離職的原因表麵上是和合同工的緋聞,其實是公司內部不少人對他隻能一味地裁員省錢的做法不滿。
天隨人意 發表評論於
任內股價翻番不少人都做到了。去了甲骨文之後也不見得公司有什麽很大起色
灣區範兒 發表評論於
這位從HP離職,因為是和下屬有緋聞,當時鬧得沸沸揚揚,他的後任對公司更狠,把好好的老牌HP一拆為二,從此HP不再是矽穀的一流公司了。
DKmom 發表評論於
記得他是和公司的女同事婚外戀。
SCNC 發表評論於
真的是風雲人物,老牌的兩個大公司都做到CEO. 可惜了,這麼年輕。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