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老校長:北大還會有這樣的校長嗎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入學那年是張龍翔當校長,畢業時校長已換人,畢業證書上的簽字是丁石孫校長,字如其人,簡樸,親切。我們這一屆和之後四年的畢業生都以此為豪,沒有哪位校長像他那樣被學生們普遍接受和愛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我們熱愛丁校長,不是因為他像學生一樣總騎一輛舊車在校園裏轉,也不是因為他改善了食堂夥食,多年後回想起來才明白,丁校長主政的那些年是北大最蓬勃興旺的黃金時代,開放思想,改革體製,力爭把北大辦成世界一流,從上到下,從教師到學生,都能感受到丁校長的真誠和使命感與責任感。他常直接與學生對話,不打官腔,不說套話,言之有物,句句務實。北大著名的電子出版係統就是在他任期內開始研發的。

六四時仍在任的丁校長認同北大學生運動,之後不久便卸任回到數學係,還像以前一樣教書育人。如果他在任上,絕不會讓新生一入學就去外地軍訓,四年製變成了實際上的五年。北大三角地不再熱鬧,滿懷熱情和希望的莘莘學子們能出國的都跑了。後來的校長也有來自理科係的,但從學術和管理上都沒有丁校長那樣高的威望。

即使公務繁忙,丁校長一直堅持給學生上課,出自他對年輕一代的關懷和愛護。在校園宿舍熄燈一事上,盡管反對者很多,最終還是執行了,我個人完全擁護這個規定。不知現在北大還保留下多少當年的傳統。他主張從嚴治校,但給學生寬鬆自由的成長環境。從那時起北大開始放鬆學生轉係,不過分強調專業,鼓勵學生拓寬視野,發掘各自的能力和興趣,找到未來的發展方向。

今後不太可能出現像丁校長那樣由教職工投票選舉的校領導,也不會有像他那樣經曆過學生運動,理解學生,熱愛學生,無私無畏的教育家。六四後的北大人心渙散,政治上趨於保守,科學與民主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丁校長後來曾說:我是個失敗的校長,因為我心目中理想的、好的學校,不是這樣的。

但他又說:我是曆史樂觀主義者,相信後來的校長會比我做得好。老校長以93歲高齡辭世,北大曆史將銘記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