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大爺2019年天朝之旅1--陪著習帝看閱兵

上網衝浪,下網吃飯。禿筆寫我情,禿筆述我願。嬉笑怒罵皆由我,文章長短自隨便。有興趣進來看,搏您一笑我心願。
打印 (被閱讀 次)

看題目,讀者們點進來看個究竟。畢竟這題目,陪著習帝閱兵,很嚇人嘛。其實,習帝在天安門城樓上,坐著紅旗車,揮手閱兵。俺是貓在家裏,看電視閱兵。習帝閱兵二個小時,俺也陪著看閱兵二個小時。習帝能看到什麽,俺也看到什麽。習帝大喊同誌們好,俺也可以跟著喊閑著沒事兒早回家吧。地點不同,目的一樣麽。故曰,陪著習帝看閱兵。 看到這裏,讀者們會對俺老漢嘲笑一聲:在家看電視,那叫閱兵麽? 其實,還真的差不多。看電視的場麵更好,更多細節鏡頭,而且,坐在家裏沙發上來個葛優躺,拿罐啤酒,吃著五香豬頭肉,翹著二郎腿,比習帝還舒服呢。習帝在天安門上得忍著熱憋著尿的從頭站到尾。 俺看到一半看煩了,轉身找文學塔塔醞釀感覺去了。自由自在嘛!起個好題目,就是吸引點擊,反正不騙錢不騙感情不是犯罪十年一次偶然為之麽!而且,俺可是寫清楚了,陪著習帝“看”閱兵,不是陪著習帝閱兵!套句網絡小編的話說,俺挖坑,你跳水,配合一次就行(點擊一次就行)。

習帝閱兵,四年三次了。規模越來越大,帝威如儀。閱兵成為他在神州立威,用官方的話說,凝聚民心黨心軍心的重要手段。對於大多數朝廷官民們,閱兵也的確是一劑讓人激動煽情的猶如俺老漢常吃的速效救心丸和偉爺(偉哥)。所謂人民的國家,人民的軍隊的感覺,在黨軍正步聲裏,悄悄埋在在百姓心裏,造成了虛假的人民自豪感,認同感。紅幫自己都不諱言,這群踢正步的軍人是黨的軍隊,不是國家的軍隊。依然是私人性質,利益集團的武力工具。1989年的北京六四屠殺清楚地證明了黨軍的性質。 偏偏百姓們愚昧到以為這是中國的軍隊,分不清黨國的區別。再多說一下,黨軍充其量是朝廷的官軍,職責是鎮天下,不是現代國家的軍隊。隻有神州建立民選政府後,國家元首民選後作為軍隊統帥,這種軍隊才是國家的軍隊。這中間的差別,神州百姓們不會知道,也不會在意。

本來計劃在十月下旬回京,多看幾場國家大劇院的中外音樂會。順便讓姐姐出國旅遊十天,畢竟她照顧老父親,一年到頭的很辛苦。訂票時候,突然想起習帝閱兵這事兒,就把時間提前到朝廷閱兵日前二天到京。心想,湊個人氣,追個熱鬧吧。俺們紐約城外鄉下人氣不足,站在街上想找個文學踏踏嬉笑一下都不容易。

飛機在北美空中時候,空氣能見度極好。萬米高空俯覽地麵清楚至極。到了北京上空,下降時,但見一層黑氣籠罩地麵,能見度很低。心說,神州汙染嚴重,百姓吃喝玩樂,見怪不怪,咱朝廷也樂得不多提它,免得在塑造中華盛世之際敗興嘛。俺家西窗外,麵對北京八大處山脈。早上推窗,能看到西山上的電塔,即是晴朗天。若是半隱半現則是輕度汙染天。要是完全看不到,那一定是霧霾天。朝東看,過去都能看到機群飛到五環前左轉朝南。閱兵日早上,俺看到西山隱現,估計這飛機群可能模糊能見,習帝揮手之際,會有一點兒掃興。果然,朝東看,機群在遠處轟鳴,看不到影子。閱兵之後,北京小雨,刮風。之後有二天風和日麗的好天氣。後來又是輕度汙染幾天。

朝廷閱兵,俺每次都看一會兒過一把幹癮。黨軍的整齊隊形,標準齊步和正步,齊聲呐喊,大概隻有俄羅斯,朝鮮等二個國家能比。電視裏也一堆宣傳片子:黨軍官兵們汗流浹背地練習。費勁半年,啥也不幹,就是挺胸踢腿,為了幾分鍾彩頭。讓我覺得黨軍花費太多人力物力在這種花架子上了。有那時間,去真正實兵操練,像俺們美軍那樣不玩花活兒才是對的。不然,當兵二年,整天齊步隊列的,打起仗來才發現練了一堆無用功!

閱兵大典上,天安門上朝廷大員雲集。意外發現江老官人戳在習帝左邊,僵硬地站著。麵無表情。 一副為了黨國我要出來抖存在的死樣。 老家夥大概九十了吧? 按說,身體情況已經不宜這種場合了。後麵二個人攙著保駕。其實,活到這把歲數,還是看不開,虛榮心強烈。非要帶著尿不濕,打了偉哥撐著來。整個過程,習帝也沒有跟他說幾句。倒是扭頭跟小胡遜帝說笑幾句。

看了一會兒,喝了二罐啤酒,俺有點兒暈乎,不陪著習帝看閱兵,上床睡了。醒了,都不知道閱兵什麽時候結束的。

晚上的天安門晚會,讓俺非常不舒服的感觸。習帝模仿毛大爺文革初期那時候的官方晚會:毛大爺高高在上。一堆歡呼跳躍的草民載歌載舞。其實,城樓上,又高又遠的,根本看不清聽不清草民的歌舞。要的是這架勢,萬方同慶,官民同樂。大概是1968年吧,上小學時隨著學校演出隊參加過一次這種官方國慶晚會。我們的位置是在東華表以東的長安街上,能看到天安門。觀眾,演出隊, 節目,服裝,口號,都是官方組織的。各有任務,都是卒子,誰也不是沒事兒過來湊熱鬧的。晚上十點過了,突然響起東方紅樂曲。這是那時代毛大爺出來的禦樂。頓時,秩序大亂,大家呼啦一下子跑向天安門,嘴裏高喊著“毛主席萬歲”,其實距離太遠,啥也看不清。倒是人群之擁擠混亂造成了踐踏的危險。如今,五十年後,習帝又拿出毛大爺朝代的各種做法,也是奇葩再現,妖物重來了。那晚,習帝麵容祥和,坐在首席桌子,做出了毛大爺那時招手的招牌動作。 俺覺得時光倒流了。

真正要說的是其後一周內的宣傳疲勞轟炸。

咱國所有電視電台網絡媒體都是黨國朝廷經營指揮的。所以,閱兵日之後的一周內,各個電視頻道,電台頻道,平麵和電子媒體,全是歌功頌德的,鶯歌燕舞的,形勢大好的,讓人感動的,滿眼熱淚的。我喜歡電視頻道衝浪,看煩了就換台看。那幾天,根本沒有其他節目,換一圈下來,大同小異。多少次了,俺換煩了,沒的看了,隻好一扔控製板,老子不看,睡了。可是,過一會兒,又爬起來,打開電視,繼續找台看。無它,沒文學踏踏陪著,幹睡,沒意思嘛! 節目裏都是放了無數遍的閱兵,成就,采訪,各種快閃,大合唱,飄揚的朝廷旗幟,百姓的幸福笑容。二手歌曲,我愛你中國,我和我的祖國,隨時隨地都聽的到。沒幾天,俺喝著啤酒,不覺間,嘴裏也哼著它們了。一天跟父親遛彎,心裏愉快,哼起來其中一首。老父親調侃說,你老了,反而唱得音準了。小時候唱歌找不到調兒。俺心說,這旋律,每天聽百遍,別提我不跑調了,連狗都能跟著嚎二句. 難道我還不如狗聰明嗎?

朝廷封鎖網絡等手段如銅牆鐵壁,這是這次回去的感觸。不看電視,上網衝浪,就是幾個朝廷口舌入口。據說期間香港鬧得很,可裏麵一點兒也不知道。看到官方口舌指責美國NBA一經理反華,可他說了啥也不知道。打開新聞聯播,頭七,八條是習帝在忙活著啥。播音員一字不差地朗誦二十分鍾。俺坐著,幹瞪眼,找到朝廷官員們聽聖旨的感覺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可是俺一草民,也得這麽幹坐二十分鍾,這讓俺又覺得像條狗看電視的感覺:和俺無關,你說啥呢?  在京期間,能去的入門也就是“百度,搜狗” 逗留後期,俺不但扔電視控製板還開始扔手機了。真的是井底之蛙,隻能看到朝廷讓看的那片天!被圈養的!

瑪德,想陪習帝看閱兵,成了習帝忙閱兵,俺在家裏閑得蛋疼,無聊了! 下次,習帝改國號之類的,不拿到天安門站票,不賜一個馬紮,俺絕對不會回去湊這熱鬧了!起碼也得帶回二個文學踏踏備用防止無聊吧

特意來頂你 發表評論於
把評論刪了,啪啪打自己臉。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我讀著,笑昏了!回國時,看百度,令人目瞪口呆,什麽破玩意兒!
fengxiang 發表評論於
現在國內愛國熱情高漲。 我同學國慶在深圳灣看煙火,就聽見人不停地喊:祖國我愛你,太美了太幸福了。 其他人高喊:知道了。

閱兵確實能激起愛國熱情。那精氣神,老厲害了。

done_that 發表評論於
最看不上習這一點,為了過他的皇帝癮,不惜勞民傷財。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不作不死,等著看吧。不知道的人可以穀歌一下齊奧塞斯庫的下場。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難得北京天晴天藍!祝賀了!
股聾 發表評論於
禿大爺這篇太精彩了!
看來還是該多進進城,多入入朝,生活是藝術的源泉嘛!

這閱兵貌似有春晚化的節奏,馮小剛換成了張藝謀,劇場搬到天安門,就是一圖一樂嗬
黑眼睛的蘇珊 發表評論於
兔(禿)爺幽默,笑噴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