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大爺2019年天朝行閑聊--先說點兒與尾巴無關的

上網衝浪,下網吃飯。禿筆寫我情,禿筆述我願。嬉笑怒罵皆由我,文章長短自隨便。有興趣進來看,搏您一笑我心願。
打印 (被閱讀 次)

寫任何文章,都有一段最後的話作為結尾,這裏,我稱之為尾巴。所以,想先說點按照次序本該留在最後的事兒,把尾巴放在前麵先搖晃一下,釋放出俺如鯁在喉不吐不快的悲催感。故曰先說點兒尾巴。可是,下麵的事兒又和文章的尾巴無關。其實,就是俺昨晚在JFK機場下飛機後乘地鐵到紐約火車站的沿途見聞和因之而有的感觸。

平日,我的生活與工作都在紐約城外的鄉下小鎮。這裏是我所喜歡的美國:幹淨,安靜。而紐約城這地方,我也是除非不來不行才來。一般都躲著紐約城。擁擠,噪雜,這是我對紐約的成見。在我看來,不賺幾十萬的工作,就別去紐約發展。十萬左右的,最好在俺們這種一條街道一個綠燈的小鎮工作。工作與收入和生活質量的性價比最高。我唯一的愛好就是聽音樂會。過去在亞城潛伏多年,想去聽亞城樂團音樂會,抬腿開車便去。而這邊想聽紐約愛樂的音樂會,得提前下班,開車到火車站,存車,再坐火車進城,轉紐約地鐵到林肯中心。等10點多音樂會散場,還得重複這個程序,一般都要午夜過後才能回到住處。前後折騰足有六個小時,享受二個小時美妙音樂,卻累得不行。幸好現在單身一人,回屋倒頭便睡不虞他人。要是有個“黨的女兒”拖著不睡,還得讓“黨中央”高潮一忽兒。那可就真的累個賊死了。所以,過去幾年,俺隻去聽了紐約愛樂二次音樂會,雖然井底之蛙,但是省去不少麻煩嘛。

長話短說吧,坐地鐵和在火車站讓俺頭疼啊!受的刺激讓俺不得不先痛說一會兒!

過去二年,俺都在JFK機場降落,午夜坐A線地鐵穿過整個紐約區域到曼哈屯的賓州火車站。

去年,A線地鐵乘客不多,車廂裏空蕩蕩。十幾個乘客。遇到三個黑人,一個自言自語,大聲咒罵。 沒人敢看他。 一個黑人逼住一個矮小的老墨要錢。還真拿走幾元,滿臉得意地放過老墨。俺看到這兒,暗中在褲袋裏摸索出一元,準備貢獻出來,花錢消災。當然,還得假裝不情願,不能人家過來就高舉一元獻上去。 摸索時候,還不能把錢包拿出來讓人看到,不然那就是肉包子打狗,賠慘了。正好記得第一張就是一元的。拿出來捏在口袋裏。臉上依舊冷漠地看著車廂對麵。結果,那黑人要點錢後,立刻下車走人,沒有再找事兒。看的我都懷疑人生了:隻要到幾元錢就走人?這麽老實巴交的還出來混?敢情是遇到好混混了? 第三個黑人滿臉挑釁的神色,巡視車廂,麵對麵看著乘客。大家都裝作沒有看到他。輪到我這兒時候,他盯著我看。我也裝的很冷漠,無辜地對看一眼,轉頭看別處了。他倒也不多事兒,繼續看其他乘客去了。估計這是一個心理或者精神問題的人。反正紐約城裏無奇不有,大家都見怪不怪的。隻有俺這城外鄉下來的有點兒大驚小怪的!

今年,A線從JFK出來,平安無事,乘客不少。接近曼哈屯時候,黑人明顯增多,都老實本分的坐著。

一個黑人挎著一個白女,非常囂張地狂笑,音量之大,滿車廂都聽得到。俺隻是嘟囔一句,自由國度的奇葩。這個嘛,俺能忍受。

 一個年輕黑人領著一個五歲左右的孩子上車後,徑直走向我附近的車廂角落。他告訴這個孩子,就尿在這裏吧。我聽楞了:居然這麽教孩子,他長大了能不繼續缺德幹壞事兒嗎? 那孩子看著我,不敢尿。告訴他爸爸,這裏不好啊。他爸爸繼續說,我給你擋著,你麵對角落,快點兒!孩子繼續看著我,遲疑著。他爸爸回頭看我在看他們。我轉頭不看了。終於那孩子在車廂角落裏撒尿完畢。

在我眼裏,一個孩子的童真無邪就毀在他爸爸手裏了。這就是為什麽黑人社區髒亂差犯罪多的根源之一。

快到中國城之前,在Chambers st, 上來一個穿棉衣的黑人,麵相尚可。他坐在對麵。強烈的尿騷味兒立刻散布開。坐在他周圍的二個白人乘客起身走開。一個小夥子起身後站一會兒忍不住了,再次離開,皺著眉頭,走到車廂盡頭。我拖著大箱子,不容易挪地方。看看隻有五站了,就繼續”巍然不動“地坐著。結果,那騷氣熏得我必須用衣服掩著鼻子。在每次開門期間大口喘氣。最後一站, 俺實在忍不住了,拖著大箱子,走到門口,站完一站。出車廂門長舒一口氣。真不知道人可以尿騷氣味這麽強烈!那廝一臉無辜的神態,形成鮮明對比!你都不知道到底是誰大驚小怪了!

濱州車站,在夜晚也是魚龍混雜的地方! 已經是午夜之後的三點鍾了。頭班火車要到5點後才有。買一杯咖啡,拖著箱子慢走,尋找NJ Transit售票機和站台。晃悠著,被幾個人迎麵要小錢,隻能客氣地搖頭走開。找到售票機,大約十台機器。可是周圍散布著幾個衣服臃腫躺著睡覺的流浪漢。奇臭無比的氣味!顧不得買票啥了,俺立刻逃開熏人的氣味。轉身上個樓梯,居然有流浪漢睡在樓梯上,不上不下的,還得繞著他走。幾乎每個角落裏都有流浪群:有的盯著過路人,有的呼呼大睡,有的要錢。看到二個警察,我過去問警察,這麽濃厚尋人的氣味影響其他人,為啥不管理呢?警察聳肩一笑,我也不喜歡啊!言外之意,人家不鬧事,有權利在這裏坐著,躺著,盯人,要錢,隻要他不騷擾你就行。想想也是,火車站是公眾地盤,誰都有權利來往。香的臭的都不是條件!  

找個幹淨地方,靠著一顆柱子,我也坐下來看手機,打發二個小時的等車。一會兒想起來,要不是拖著一個新箱子,要不是穿的幹淨得體,要不是戴個眼鏡顯得斯文,我也許會被當成流浪老漢呢! 當然,車站裏過客來往,誰在乎你是誰啊! 若不是因為流浪漢群體騷臭味太大,我也不會注意的。熬到近五點了,站起來去買票。眼看著流浪漢們起身離開,味道依然強烈。有人在買票了。俺也不再糾結,過去買票。上車要緊麽。其實,大廳裏一直有工人清潔地麵,角落。他們都避開流浪漢群睡覺的地方。也許不想找麻煩,也許心存同情不打擾他們的睡眠。 估計紐約警察也一定有規定,公共場所,不打擾流浪漢。人性之外,衛生,秩序,隻能做些犧牲了。話到此處,我還沒有提廁所呢。這次也不想提了。走到門口就有神州廁所的強烈味道。根本就不想進去了。忍到住處還是可以的,老漢雖然老了,這點兒忍功還在。不在“意外之處”給黨中央添麻煩吧!

登上開往城外鄉下的火車,俺整個兒放鬆了。很驚奇,第一班火車,5:10,居然這麽多人出城!幾乎爆滿所有車廂。俺本想偷懶坐最近的車廂,結果拖著箱子走了好幾節車廂才有機會上去。就這樣,人流不斷湧進來。睡眼迷糊的,精力十足的,滿臉不高興的,上車繼續睡的。人生百態 ,惟妙惟肖的場景!  再想起,俺老漢今年花甲之年的尷尬,這不是人在旅途,人生如旅途嘛?!想到這裏,不由得悲從心生: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高堂明鏡悲白發,朝為青絲暮成霜。俺老漢眼看著走到黃河入海口了啊!

得, 這次禿大爺2019年天朝旅行以尾巴開始,先訴說一通帶味兒的經曆感觸,有點兒不太優雅,不太文學性。都是紐約城裏地鐵,火車站的經曆讓俺這個鄉下人大驚小怪,受了點兒刺激! 還好,這二次還沒有遇到紐約人民在地鐵裏火車站裏隨地大便的,比如走著走著,踩上一堆“翔”之類的。看來,俺得感謝誰了!也許,俺在紐約城裏的經曆太少,早晚總會踩到一堆“翔”的!

老禿筆 發表評論於
謝謝各位朋友賞光。
1.對紐約地鐵真不喜歡。一條A線坐過二次,火車站去過幾次,都遇到渣人渣事兒。地鐵雖說便利,百年曆史,但紐約渣民太多,從各個地方給俺們老實人很大震撼。
2.那個新景點,Hudson Yard, 俺不會去。照片上,沒啥吸引力。布魯克林大橋,走了。煩了。嗬嗬。
3 打算閑散寫點看閱兵,聽宣傳,爬山拜佛,大劇院,泡文學踏踏等經曆和感觸。
3.習帝回頭擼,力度大。造佛運動啊。但如果他不過分像毛爺那樣胡搞,他有望成一代領袖。
4.去時一民主老年,回來一愛國憤青。國內信息封鎖嚴密。真的是喂什麽吃什麽,井底之蛙。
尋歡留香 發表評論於
黨的女兒是誰? 黨中央又是誰?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歡迎回到美國!
zhonghuaren 發表評論於
禿兄下篇是北京讚禮嗎^_^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地鐵能避開就不坐, 破舊髒亂差, 交通混亂, 冬天陰冷..不過 音樂會,百老匯, 博物館, 飲食, 時尚,各族裔文化慶祝活動還是挺好的:)
silverbug 發表評論於
禿爺幽默,紐約地鐵的確不堪,髒亂差味道難聞,不過還算四通八達,比公交車快多了。 說到Penn Station, 那附近隔兩條大道的河邊造了個新地標Hudson Yards,不知道您去過了沒。 我先來說說,那地界屬於speical zone, 本該用來造公屋的,現在愣是給建成了高檔辦公樓加商場。門口的雕塑/建築我看著有點不倫不類,商場裏去轉了一圈,幾家奢侈品店冷冷清清,就一家小咖啡店裏坐滿了遊客,還有點氣氛。您要沒去過,可以順便過去看一眼鑒定鑒定。祝您玩好了。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從地鐵角度來講,國內確實先進方便多了,在世界上能比的也不多。日本和英國倫敦地鐵都算不錯的了,那也無法與中國二線城市的比。
至於城市生活我還是覺得比鄉下好,也許從小是城市長大的。城市生活畢竟豐富多了,而紐約的優勢是有更多更好的劇院和博物館,這是美國其他城市無法比的。
如果刨去這兩點,三藩市秒殺紐約,所以三藩市一直是美國第一旅遊城市。
圓夢瑤 發表評論於
從沒去過紐約,看了你的描述就更不想去了。娃上大學,還考慮過紐約,現在看來為了多掙那點錢實在不值得。俺也喜歡住鄉下,安靜整潔,不擁擠,生活質量高。嗬嗬,就不去城裏湊熱鬧了。按說俺們芝加哥城裏還是不錯的。去過費城,也很差。
slow_quick 發表評論於
禿筆老這是每次去哪兒啊?這壇子上老紐約多得很,也許能支個招躲過那些不願見到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