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年的徽州豪宅,波士頓 Peabody Essex 博物館(PEM)》

讀不了萬卷書,爭取走萬裏路。
打印 (被閱讀 次)

波士頓往北35英裏,有一個叫Salem的小鎮,Peabody Essex 博物館(PEM)就坐落在那裏。從波士頓,或者開車40分鍾,或者在波士頓北站(North Station)坐火車都可以抵達。

博物館的曆史可以追溯至1799年在Salem成立的東印度公司航海家協會。入會的基本要求必須是有駛船通過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或者合恩角(Cape Horn)經驗的船長或者大班。PEM是美國最古老的且一直開放的博物館。

如果你化上一天時間,逛逛博物館,逛逛18世紀的豪宅,你就能體會到波士頓商界和中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實際上,在十九世紀美國南北戰爭之後,波士頓港是美國東部與中國貿易的最大港口。Peabody Essex 博物館是美國最大的收藏和展出亞洲藝術的博物館之一。

自從1600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向英國東印度公司頒發特許狀開始,英國通過入股東印度公司向其世界各地的殖民地派遣總督,國家機器采用公司運作的方式搜刮全世界的財富。這種對全世界掠奪的原始積累形成了英國乃至整個西方發達國家社會體製的物質基石。

當時,英國生產的毛織品在中國沒有市場,因為那時候的毛料衣服紮人,而中國人更喜愛柔軟光滑的棉或者絲綢。英國人想到了用鴉片來平衡貿易。東印度公司用了近30年的時間,以炮艦為後盾,壟斷了進入英國的茶葉,並且壟斷了幾乎整個銷往中國的鴉片生產,販賣和運輸。當時的美國剛剛擺脫英國的統治獨立,全球海運仍然由英國控製,波士頓的商人們在獨立戰爭後不久就開始在廣州設立辦事處做起了買賣,當時主要是皮毛生意。

清政府那時候實行的是“一口通商”政策(1757-1842),西方的對華貿易全部集中在廣東,由廣東十三行買辦。

成為美國派駐中國的第一個領事是波士頓人Samuel Shaw。他於1784年駕駛一條由戰艦改裝成商船的“Empress of China”號(後被改名為“廣東”號)登陸廣州。這是美國獨立戰爭結束後的第二年,清政府壓根兒就不承認這位領事。那時候廣州的外貿基本被英國,法國,丹麥,荷蘭等壟斷。Shaw成功地說服各國的“先進工作者”,賣掉了他船上的皮毛香料白銀人參等貨物。在廣州登陸兩年後,Shaw在廣州成立了Shaw & Randall公司,專門給不熟悉遠東貿易的美國商人作谘詢。他的成功,吸引了更多的美國商人到中國來作貿易。到1803年,來中國作貿易的美國商船的數量甚至超過了英國和其它國家的總和,盡管美國的商船都是300頓的小船,而歐洲的都是1200頓的大船。

漸漸地,美國人在中國的鴉片販賣中開始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從兩個途徑向中國販賣鴉片。其中一家美國公司Russell & Co.在廣州開設分公司,做中國的作鴉片生意。Russell & Co.從東印度公司設在印度孟買的鴉片拍賣市場拍得鴉片,運到廣州販賣。然後把中國到茶,棉布,絲綢,漆器等運到美國。單是把中國貨物運到美國,利潤至少是25%,鴉片生意的利潤不得而知。到1827年,Russell and Co. 已經是在中國販賣鴉片的最大的一家美國公司。它的競爭對手是英國的Jardine,Matheson & Co.,Dent & Co.。由於印度的鴉片來源被英國人壟斷,美國人同時另辟蹊徑,轉而從土耳其獲得鴉片。波士頓人Thomas Perkins開設的公司Perkins & Co當時幾乎壟斷了土耳其的鴉片生意。Thomas Perkins和他的侄子John Perkins Cushing在廣州開設辦事處,成為美國在華最大的一家鴉片Dealer。1899年9月,在費城、舊金山、波士頓等地商會的推動下,當時的美國國務卿John Milton Hay正式向西方列強在中國的利益提出“利益均沾(Open Door)”的訴求,要求美國可以自由使用貿易港口,聲明國家無論大小,無論先後,在獲取中國市場利益上一律平等,這是後話。

PEM博物館由24座曆史建築和花園組成,規模可謂巨大,藏品達180萬件,其中亞洲藝術藏品可達130萬件。館內收藏了從18世紀至今的非洲藝術、美洲藝術、建築藝術、中國藝術、印度藝術、日本藝術、韓國藝術、海事藝術和曆史、北美印第安藝術、大洋洲藝術和攝影藝術,藏品分為油畫、雕塑、照片、紡織品、建築、海事裝備、裝飾品、罕見書籍、手稿等。

PEM有一座有著200多年曆史的徽派古建築,蔭餘堂。這是曆史上首例中國古建築合法地整體移往海外。

蔭餘堂由黃氏家族建於清朝康熙年間,坐落在安徽省黃山市休寧縣黃村。這幢四合五開間磚木結構的跑馬樓,占地500平方米,共有16間臥室,以及中堂、儲藏室、天井等,粉牆黛瓦馬頭牆。從清代開始這裏先後有8代黃家子孫居住、繁衍,幾乎是一部濃縮了的徽州家族史。

20世紀80年代中期1982年,黃家子孫遷移,房屋空置,麵臨廢棄拆除的命運。1996年,該建築被PEM博物館中國藝術文化部主任Nancy Berliner發現。1997年春,經由一項中美文化交流項目,蔭餘堂被拆成2700塊木件、8500塊磚瓦、500石件,裝上19個40呎的貨櫃,運往美國,在Salem鎮原樣重建,成為PEM博物館曆時6年,耗資1.25億美元擴建的一部分。應該說,PEM博物館對蔭餘堂的善待是空前的,為安置蔭餘堂,專門拓寬了馬路,使大型運輸車輛得以通行;堵死了相連建築之間的小街,將蔭餘堂與主樓聯為一體,同時,拆遷了一大片居民區,給蔭餘堂讓出了大片的空地。

2003年6月21日,蔭餘堂連同擴建後的PEM博物館一起正式對公眾開放。

中國文化幾千年,改朝換代都是從物質上消滅舊的文化印記。除了陪葬,向來不保留自己物質的曆史文化。希望今後能得到改觀,自己善待自己的曆史和文物。

 

【1】Peabody Essex 博物館鳥瞰。

【2】Peabody Essex 博物館鳥瞰。

【3】波士頓以北35英裏的小鎮Salem。

【4】女巫之城,Salem。

【5】Salem老市政廳。

【6】東印度公司大廳,博物館的一部分。往前就是Peabody Essex 博物館入口。

【7】Peabody Essex 博物館(PEM)

【8】Peabody Essex 博物館銜接東印度大廳,新館和蔭餘堂的建築。

【9】蔭餘堂大門。蔭餘堂是一個二層二排木結構封閉建築,中間由一個天井連接。

【10,11,12】大門後麵是一個木製屏風。屏風後麵是一個類似餐廳的空間,放有餐桌,自行車,簌衣,石磨等日常用品。

【13】天井裏這兩個石頭水槽不是水井,是為萬一的火警提供水源的儲水池。

【14】正對大門的是堂屋,家裏的政治文化中心。

【15】黃家祖宗牌位。

【16,17】堂屋旁邊是儲藏室,存放有犁,風車,米櫃,竹床,童車等。老太爺的壽木也放在那裏。照理,壽木得每年漆一次。但博物館裏的這具還是原木。

【18,19】廚房在一樓,是在院子的牆外單獨辟出一個廚房。可見他們的防火意識。

櫥櫃

【20,21】一樓有一間臥室。屋主可能在家裏有一定地位,桌子上有算盤,應該是個有文化的。

【22】院子的兩側各有一個木樓梯上二樓。樓梯在二樓有個木板蓋子,人上來後把木板放下蓋住樓梯,鎖上後外人就上不了二樓了。

【23】二樓的回廊。

【24,25,26】二樓的一間臥室,床楣的雕刻非常精美。象是年輕人的房間,有嬰兒床。

【27】二樓也有一個中堂。從牆上的字跡看出,屋主在當地可能有些影響力。

【28,29,30】現代美國藝術展廳。可以感覺到波士頓地區曆史上與中國的聯係。

【31,32,33】東印度大廳展示的美國現代藝術作品。

 

 

 

dalixiaguang 發表評論於
愛新覺羅氏弘曆的私人收藏: 幾年前在這個博物館,有機會看了一些愛新覺羅氏弘曆的私人收藏。 但是這些收藏品不允許照相。不確定是否可以在中國看到。
滿池嬌 發表評論於
雨女 發表評論於 2019-09-10 10:30:52
回複 '滿池嬌' 的評論 : 親自去看一下。非常值得去看一下。
------------------------------------
謝謝雨女 和樓主 , 我就是沒有時間出去, 太忙了, 以後一定會去的。
所以你們的好貼, 讓我非常感恩
祝福!
雨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滿池嬌' 的評論 : 親自去看一下。非常值得去看一下。
雨女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真喜歡你這些片片。
南俠 發表評論於
謝謝樓上二位喜歡。等10月份更多展廳開放後會再去。到時一定會分享更多的圖片。Stay tuned.
TRUEFIRE 發表評論於
終於看到這個傳說中的波士頓徽派建築博物館了!一萬個感謝你的好貼!
滿池嬌 發表評論於
Peabody Essex 裏麵的收藏的藏品的照片 如果能多一些 就更加好了
滿池嬌 發表評論於
喜歡看。 可惜就是照片太少了, 看的不過癮。

謝謝分享! 欣賞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