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內強奸

打印 (被閱讀 次)

宅在東西宮, 指尖敲鍵盤, 敲得我悲戚戚兒淚兒灑的, 隻為去年十月底寫的一個係列手機小說.

小詩姑娘的故事我寫了三篇, 第 1 篇《不一樣的煙花三月》, 講她的父親在揚州有了胸大嗲聲嗲氣的小情人, 第 2 篇《奢靡月光下的賭場》, 講她的母親在溫村沉迷賭博, 第 3 篇講她約會談戀愛了《小詩與大叔譜心曲》,  我為小詩說不出的痛而哀, 愈寫愈缺氧, 最後隻好把有心無力的大叔, 改寫成很愛小詩的 36 歲頂天立地的準大叔, 以故事的 Happy ending 救活我自已, 鈴蘭沒死才有機會救小詩. 

YY 令心肺複蘇的心理學電子學核子學量子論信息論控製論等等原理, 不在此文探討.
我的堂姐在 St. John Ambulance 教授 First Aid and CPR Courses, 幸虧她不逛文城.

誠然, 寫得笑靨如花的時候占絕大多數, 寫得動情的時候很多很多, 時不時客串自己文章的麻豆, 扭一扭貓步, 一展如詩的風采; 讓我內心柔情如泉湧的, 自然是那些善意的留言, 朋友們的珠璣妙語, 會惹我在屏幕前放肆大笑, 儀態盡失.

以上如何這般的鋪墊, 是為了烘托以下所寫不尋常的沉重壓抑和爭議性.

她訴: 最近情緒低落, 敏感, 易激惹, 3 個月來寢食難安, 不想做家務, 十分疲憊, 對於聊天和逛街, 旅遊等一切娛樂提不起興趣包括性趣, 完全沒有 mood, 但他不體諒, 當我拒絕時, 他使用暴力迫我就範, 已經好多次了. 我想告他.

我倒吸一口冷氣, 急問: 你受傷了嗎? 她搖搖頭. 我暗暗吃驚, 這算不算婚內強奸? 我見過她的丈夫, 壯得像頭牛.

望向她, 長卷發, 身穿一襲綠棕色碎花連體褲, 足下是細跟一字帶, 裸色的涼鞋; 眼含秋水, 儀態萬千, 然而, 好看的赤茶橘色口紅, 也無法遮掩她憔悴和無助的神色.

我被動地靜靜的聽故事, 主動地快速的無聲思考 ~ ~ ~

1)她是否有承諾和履行婚內性生活的義務? 
2)如果她由於各種原因拒絕同房, 那麽違背她意願的丈夫是否構成犯罪?
3)她的丈夫如何理解她說的 不要… ? 我知道如果她半推半就不能定他的罪.
4)如果她身體沒有受傷的證據, 如何證明她丈夫使用暴力威迫她成事?
5)反過來, 如果丈夫不交功課, 妻子實施冷暴力, 算不算犯虐待罪?
6)強奸的定義是違背對方意誌而強行實施的性行為, 無關乎婚外或婚內, 對不?
7)從法理, 刑法, 道德等各個角度, 都可以言之確鑿地羅列出有罪或無罪的依據, 倘若僅僅站在道德的層麵論罪, 不夠嚴謹, 也不符合法治精神, 是嗎?

至此, 假如你嗤之以鼻: 哼, 都什麽年代了, 倘若說手機搖一搖, 附近就有人,  $250 的自由貿易往來猥瑣下流, 那麽, 買一個姓愛 AI 娃娃回家, 不違法吧, 犯得著為難老婆嗎? 

我咋曉得怎麽回事呢? 若然屬於家務事, 我不是清官; 若然屬於法律的範疇, 則不在我擅長的專業範疇之內.

我無比在意的是, 不能泄露他人的隱私,  “她” 是虛構的, 小詩姑娘也是虛構的, 如有類同, 純屬巧合.

塗鴉完畢, 合上我的 MacBook Pro, 出門, 海灘公園溜溜彎兒.

亂雲之下斜陽路, 星辰浮浮沉沉, 惟願她們記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滲著情滲著理, 走向晨曦的絢麗, 走向晚霞的溫柔, 走得輕盈一點點兒, 才好.

鈴蘭式的 一文一圖一曲, 這一篇, 除了彭羚的《囚鳥》, 我想不出更合適的配曲了; 照片是我上周末散步時, 夕陽隱入厚雲, 天色驟暗的一刹那, 被貼身追蹤的狗仔捕捉住.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舊日雲中守' 的評論 : 謝謝客觀的留音, 所言極是, 婚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婚姻不是簡單是否問題,強奸也不僅僅是法律、道德範疇,實際上也是心理學範疇,社會學範疇、、、、成為夫婦是不易的,如果雙方談判溝通無效,不能做到理解遷就對方,那麽就看是要懲罰/報複對方到哪一個層次,殺了對方,告發對方,離婚放過他,繼續婚內互相折磨一生,都可以找到依據不是嗎?怎樣的選擇在於怎樣的婚姻認知和生活態度以及解決糾紛的個人哲學,從法律上就是呈堂後就要嚴懲,從道德上就是群體不疼不癢的譴責幾句,從心理學上就是絕對不和這人接觸,不聽、不看、不想,過好自己的生活!當然可能有婚姻以外的比如家庭、朋友、經濟等等的因素,盡量的去除變量,然後很容易的選擇到自己的答案,大部分的婚內強奸都沒有呈堂的主要原因不是不能定性,是因為還有些感情因素稀釋了對男方的仇恨,或者是壓根是選擇恐懼症,任何結果都可以接受,就是做不了決定!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zr' 的評論 : 不是.
lzr 發表評論於
先解釋一下是不是婚姻綠卡吧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RUEFIRE' 的評論 : 專家來助陣, 鈴蘭很欣慰.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七月好, I’m happy that you enjoy my picture.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注冊很麻煩' 的評論 : 謝謝你欣賞照片和音樂.

你留言所流露的關懷憐憫之情, 恰恰與鈴蘭寫此文時的心情一樣一樣. 特別感謝你.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你呀, 貶我之餘不忘褒自己.

我不僅一邊聽一邊思考, 還輕聲安慰或提醒她不要離題萬丈, Multitasking 是不少女人擁有的專利, 哥隻好羨慕妒忌恨了唄 : ))
TRUEFIRE 發表評論於
確實是婚內強奸無疑!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太喜歡這張照片了!One of my favorites of your pictures so far.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好美的背影,好聽的歌,很悲傷的故事,與這樣無法體諒他人的人隻能離。婚姻是為了什麽?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妹啊,你在聽的時候腦子裏能快速上演七種推測。哥決得這樣不是一個好的聽眾,容易聽漏東西,更象個律師/偵探。聰明人都有這個毛病,哥也不例外,但是甘拜下風。:)) 哈哈哈。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_man' 的評論 :

我不打算判斷和介人他人的家事, 我做我份內的工作。

此文無審判, 無定論, 隻是開放式的敘事, 但有我的思考在內.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eBuilder' 的評論 : 嗯.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裕德' 的評論 : 謝謝東先生.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唉, 一千個哈姆雷特.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orkforwal' 的評論 : 謝謝! 我也收到了類似的答案.
J_man 發表評論於
真的想判斷他人的家事,至少要聽聽一個故事的兩麵。
以我的愚見,婚姻主要目的是性事,當然有的人是為財結婚,那就兩說了。
RoseBuilder 發表評論於
東裕德 發表評論於
很喜歡一文一圖一曲的鈴蘭風格!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即使是看上去那麽血腥暴力的題目,也會在老掉牙的狗血故事中不舉。但海灘遛彎時充滿曖昧誘惑的背影,又讓故事有了一個性感的結束。:-)
workforwal 發表評論於
按照美國對強奸的定義,這算典型的。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不對的呀, 明明人山人海踏破門坎, 可全都沉默是金.
我以前回答過這個問題, 不重複了. OA mm, 你知道我的個性明朗幹脆 : )
Once-always 發表評論於
這題目取的,都不敢進門了。鈴醫生是看心理病還是身體病?我隻負責看背影,就是美了點,其它沒問題。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Crab' 的評論 : 謝謝藍大俠.

一文一圖一曲, 是我試圖維持的個人風格, 如果你們喜歡, 我可以盡量配自己的近照, 不負自封 影後 的冠名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哈瑞' 的評論 : 別看手機, 別看阿蘭塗鴉, 眼睛盯著客戶, lost 訂單我可沒東西賠你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的評論 : 月明, 生活不盡然是鳥語花香, 對嗎?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nsony' 的評論 : 如果他不肯離呢?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哥這回的留言蠻小心翼翼, 一本正經哦 : )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亂雲之下斜陽路, 星辰浮浮沉沉, 惟願她們記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滲著情滲著理, 走向晨曦的絢麗, 走向晚霞的溫柔, 走得輕盈一點點兒, 才好.” —- 這段文字不錯,配上這張黃昏的背影照很唯美!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如報警不如離婚了事,何必害了男方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發表評論於
這次的話題有些沉重,不知說點兒什麽
哈瑞 發表評論於
醫生也罷,律師也罷,還是那個輕盈地走在晚霞裏的你 :)
Blue-Crab 發表評論於
一文,一曲,一倩影的組合很優化! 淡淡的喜悅,淺淺的憂傷,朦朦的日常,朧朧的時光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