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司機馬克的愛情故事》節選

以文養心。原創文學,請勿抄襲,如需轉載,請告知。謝謝
打印 (被閱讀 次)

七月的康大校園周邊冷清了下來。陳凡在微信圈裏發來了他在非洲的叢林中,躲在繁茂的樹葉後迎望著黑猩猩的照片。照片中,賀鵬黑瘦又緊繃的臉在嘴角兩邊硬扯出了兩道溝。出國留學前,陳凡打算的是等一口氣讀完研究生再回國。可第一年,看到微信圈裏,大學同學們隔三差五地發出在國內外吃喝旅遊照片,一個人住在空蕩蕩房子裏的陳凡臨時買了回國的機票。這個暑假,陳凡真的不會回去,她找了個中餐館打零工的工作,也想多些時間和馬克相處。

 

經過兩個多月的交往,馬克和陳凡已經明確了彼此的關係,雙方覺得該讓對方知道的事情也都交待清了。馬克說他的父母幾年來都去世了,他身體健康,不用吃任何的藥,也不抽煙不喝酒。他說他很自豪地把交了個中國女朋友的事情和兒子說了。陳凡說她雖然胖了點,但身體沒毛病,來美國這兩年她從沒生過病。她說她也準備把他們的事情告訴她父母。

 

一天,陳凡和父母視頻通話,視頻那端坐著父親。當陳凡說她交了個男朋友。父親一驚又一喜。當陳凡說她的男朋友是個美國人時,父親讓女兒等等,然後他緊張地把陳凡的母親叫過來聽。母親問陳凡這個美國男朋友是幹什麽的。陳凡說是公交司機。母親一聲“你研究生,找個開公交的。” 又問她男朋友多大,陳凡說45。母親又說:“你25,他45,還是個司機,你圖個什麽?”

 

陳凡是個懂事的孩子,知道父母供她出來留學不易,她穿的衣服都是從國內帶來的,每周外出吃一次飯是她最奢侈的開銷。但和中國的獨生子們一樣,有時她在父母麵前也會表現出固執和任性。聽出母親瞧不起馬克,陳凡對著手機大叫起來:“我不圖什麽?我本來是沒打算過要結婚的。馬克人很好,我和他在一起高興!再說這樣我也可以留在美國工作,這裏一個研究生畢業一年可以掙6-7萬美金,國內的就業情況我都在網絡上看到了,一年估計也就是掙5,6萬人民幣,不吃不喝這留學的費用都要10年才賺回來。你們怕說出去不好聽,就和別人說他三十幾歲,說他在公交公司當管理幹部,是政府工作。他長得一點不老,我把照片給你們看看。”

 

說完,陳凡把她和馬克合拍的一張大頭照發了過去。陳凡的母親聽陳凡這麽說,又看了照片上的女兒笑得很開心,馬克白白淨淨,富富態態麵相看著很和善,心裏100個的不願意變成了99個的不願意。

                

這個星期天馬克休息,前兩天他和陳凡就約好了,十點半他來找陳凡,然後他們一起去超市買煮飯的材料,然後再去他家一起做吃午飯,看電視。前段時間,陳凡在網上學做了紅燒排骨,和雞肉炒西蘭花,她在藍房子裏試做了幾次都很成功,今天她還準備做這兩道菜。

 

十點半,馬克準時來接來陳凡。陳凡帶上她的電飯鍋,然後他們先去了沃爾瑪。 馬克付錢,他們買了一袋8刀的大米,一條排骨,一盒雞胸肉,兩個西蘭花,一小瓶醬油,一塊生薑,兩個牛油果,一盒沙拉菜,還有些喝的飲料。

 

從沃爾瑪出來後,他們在大馬路上開了十幾分鍾後,就拐上一條林中小道。又開了五六分鍾,馬克指著左手邊的一處房子對陳凡說:“那就是我的房子。“ 陳凡看了一眼,第一印象就是,和她現在住的藍房子不同,馬克的房子位置偏,是單層的,占地也小。離馬克房子不遠處,還有另兩處和馬克房子差不多麵積,同樣也是單層的房子。

 

馬克把車子停在鋪著碎石子的後院,然後就帶著陳凡參觀房子的前院。前院沒鋪石子,是土地。房前不遠處有一個小小的花園,裏麵有幾株開著花的紅玫瑰。房子的左手邊還有一個獨立的小木房,裏麵有幾個輪胎,一台割草機,一抬除雪機,還有一些掛在牆上的工具。稍遠處有一個小水塘,裏麵生著高高低低的綠色蘆葦,後麵就是樹林。

 

進了屋,陳凡感覺這房子的屋頂明顯比藍房子的要低,有種壓抑感。客廳裏有一張布藝長沙發,一張方桌,一個玻璃櫃,還有一個被白布蒙著,形如櫃子一樣的東西。馬克帶著陳凡走到那個白布蒙著的櫃子前,拿起上麵放著的一個相框,給陳凡介紹。他說那個身裝黑色禮服的年輕男人是他的父親,旁邊那個身穿白紗裙,頭披白紗網的年輕女子是他的母親,那是他們的結婚照。他們都是很小的時候隨父母從法國來到美國。他說他的母親會彈鋼琴,他小的時候,母親常常彈鋼琴給他聽。以前他也會彈,不過太久沒彈,如今他的手指都變得僵硬了,彈不出了。然後,馬克又帶陳凡走到玻璃櫃前,他說裏麵擺的上百個玻璃瓶是他的收藏。收藏玻璃瓶是一項他可以負擔得起的愛好。這房子的兩個臥室都不大,一張床,一個床頭櫃,一個五鬥櫥,幾乎就把房間占滿了。他說他兒子每兩周會來找看他一次,會住在這裏一晚。廚房在客廳的另一側,大小連藍房子廚房的一半麵積都沒有,就像國內她家的廚房。廚房對麵的衛生間裏關著一隻灰毛的貓,那隻貓被一個柵欄圍在一小塊的區域裏,急得繞著圈的團團轉。陳凡問馬克為何把貓關在衛生間裏,馬克說隻有等他回家時,他才會把貓放出來。否則,這貓會把家裏能撕,能扯的東西丟得滿屋子。

 

陳凡做了紅燒排骨,雞肉炒西蘭花,馬克做了牛油果沙拉,兩人吃得開心。馬克不斷地誇陳凡做的菜好吃,陳凡說這是她第一次吃牛油果,發現挺好吃的。吃完飯, 兩人有了第一次身體上的親密接觸。躺在床上,馬克向陳凡講了一個他先前沒有講的擔憂。他說一年多前,也是在他的公交車上,他認識了一位中國女人。那個女人三十幾歲,也說是在康大讀書。他感覺他們彼此都有好感,於是請她喝過咖啡。那個女人曾幾次請他把她送到哈特福德城裏的車站,他們最後一次的聯係也是她讓他送她去車站,而後她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隻拉過她的手。他一直擔心,怕陳凡也如那個消失了的中國女人一樣。陳凡躺在馬克的懷裏,聽得心裏酸溜溜的。她沒說話,隻是搖了搖頭。過後,陳凡給馬克看了她沒胖以前的照片,她說她下定了決心要再瘦回去。

                                 

一個多月後,當暑假結束時,陳凡和馬克的關係已是變得如膠似漆般的親密了。

魏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好像是三四周前開始寫的,隻想寫個一萬多字的短篇。四十幾歲了,才發現我挺能聯想,寫小說剛好就滿足了我的聯想欲。而且覺得寫小說也能非常訓練人的邏輯思維,把這個愛好堅持下去,將來說不定就可以預防老年癡呆:)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魏薇又寫新的小說了?你真是高產。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