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六十歲,來加三十年

打印 (被閱讀 次)
上周星期五是今年的中秋節。中秋節於我有一種特別的意義,六十年前的中秋節之後我來到這個人世,而三十年前的中秋節之前我來到了加拿大這片北美的土地。
 
還能清楚地記得三十年前生日的那個星期六,當時我來到加拿大不到三周。上午去工程部圖書館呆了一整天,下午閉館後開始步行回校外幾個街區遠的住處。途中經過一個修剪得整整齊齊的大草坪時,看到綠茵茵的草色後我改變了直接回往處的打算,去草坪上找了一處平順的地方仰天躺下。
 
那是加拿大初秋一個典型的晴天。藍藍的天,綠茵茵的草地,周圍轉黃轉紅的樹葉,不過五彩斑爛的秋景卻無法完全平複腦袋裏麵的那些煩惱。來到這個世上三十年,之前在國內任教已好幾年,然而來到加拿大後又得重回教室重做學生。中國那句三十而立的常言,過去是現在可能還是會讓三十歲中國男人的神經繃緊到了極限。此外妻子和女兒當時還在國內,雖然政府沒有中止外出留學的通道,夏天北京那場大事後八月份我們也如期拿到了護照和簽證,但她們娘倆出國團聚的可能性卻不是太樂觀。三十而立不能立,有妻有女卻無家,雙重的煩惱讓三十歲的那個生日特別難過,不過也因此而記憶尤深。幸好政府裏通情達理一派後來重新占了主流,次年底妻子女兒獲許來加團聚。幾年畢業後順利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找到工作,然後買了新房,在加拿大重新有了自己的事業和自己的家。然後就像一轉眼,自己在加拿大已生活了三十年,而且時逢六十歲,在這個世上自己整整已活了一個甲子的時間。
 
六十年前我來到這個世上時,父母都有一份公職,雖然是最基層的職位。當時母親在家鄉任職,但父親的工作卻在鄰縣,相互之間隻有一年一周的探親機會。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1973我十四歲那年,個中的緣由他們從未說過,但我猜測可能與父親的出生成份有關。祖父是國民黨時期廣東一個公營林場的經營者,因為這層關係父親從50年代初成都空8軍總部一位年輕有為的參謀被逐級下放,最後成了一個基層糧站的會計。可能是不想牽聯到母親的前途,父親選擇去鄰縣一個小鎮就職,從此父母分開生活長達15年。
 
在我人生的前十年,身邊的親人隻有母親和外祖母。出生後翻年就遭遇了六零年的大饑荒,母親因有公職還有米糧領取,但份額少多了,所以奶水嚴重不足。那時雖然社會上鬧饑荒,但政府的會議卻沒少多少。我成年後外婆一講再講的一個故事是,六零年早春母親又去縣城裏開會,年過50的外婆隨同一起去幫助照看才幾個月大的我。一天下午,外婆在老城皇廟牆邊用幾塊亂石頭壘起一個土灶後開始熬烯米粥。粥熬後,放在一邊等涼下來喂我時旁邊過來一位衣衫褸襤的婦女,手中抱著一個麵黃饑瘦的嬰兒。她看到小煮鍋裏熬好的烯粥,就求母親給幾口救救手中的嬰兒。母親作為一位基層婦聯幹部和也有幼兒的媽媽,多話沒說端起煮鍋遞給了她。據外祖母回憶,那位婦女接過小鍋後幾大勺就把鍋裏的烯粥全喂了小孩,而旁邊的母親卻沒阻止。事後外婆看著餓得哇哇亂叫的我,直抱怨母親太慷慨,看著婦女喂完了烯粥毫無表示。或許母親當時有過阻止的念頭,但最終卻沒表現出來,因為我缺的隻是一頓烯粥,而於那個嬰兒卻是生命的延續。
 
人生第一個十年的後幾年,雖然國家處於動亂之中,而在我卻是最深刻的一段記憶。因為躲避鎮上的武鬥,我們家先後兩次逃難去了成都。第一次是67年夏天,我們全家逃到成都後住進了紅光中路糧站的糧倉,而第二次68年逃到成都後在鹽道街中學住了整整一個夏天。逃難的過程心驚肉跳,但在成都的兩段經曆埋下了種子,十年後如願去了成都並先後在那裏生活了近十年。那個十年的最後一年,學校複課後有機會和最心儀的女孩同桌。三年級一整年的上學時間,是一生很愉快的時光,也是美麗的記憶。
 
人生第二個十年始於失落。72年小升初,文革後全縣第一次統考中我總成績全年級第一。自以為上鎮中學十拿十穩,但通知書下來後卻是鎮小戴帽子的初中班,而同桌的她和幾個同班好友都去了大堰塘那麵的鎮中學。初中的兩年半,堰塘對麵每天傳過來上課下課的鍾聲像無形的尖錐,插得少年之心千創百孔無一處是完好的。但是命運不總是會薄待人們,好像作為一種補償,那個十年的最後兩年重開了高考。在那場20人中選1人的殘酷考試中我有幸通過,去了成都的一所大學。
 
之後命運也開始順了,第三個十年中去了武漢上研究生院,中國最好的十所工科院校之一。兩年的努力之後以為能進行業頂級的研究所,結果給發配回成都原校從事教學,而教書一直是自己的短板。前大半生厭煩同樣的話語一說再說,很晚才意識到同樣的話多次重複後自己不煩而他人也不厭倦,其實是一項很了不起的本事。十年後幾年人生的大事也不少,娶妻生女然後是來到加拿大,於是有了本文開頭所記錄的那一場麵。
 
人生的第四個十年同時也是在加拿大生活的前十年,先頭幾年在校園度過的。周一到周五上課或蹲實驗室,周六和妻子女兒到城中心的Farmer Market 采買下一周生活所需的蔬果肉食。遇上天氣好時全家開著幾千加元買來的尼桑舊車出去,夏天摘櫻桃,秋天買蘋果,生活雖然簡單但倒也其樂融融的。畢業後順利進入本行業的頂級公司,是來自大陸的第三位技術人員,並參與核心技術的開發。十年中最後一年的春節,時隔10年之後我們又踏上了故鄉的土地,見到十年未見的父親母親。他們都已退休,但所幸身體非常健康。
 
生命第五個十年本應是是輝煌的一段時間。當時已經在核心領域裏獨當一麵,開發,推廣以及售後服務都得應付,雖然很累但頗有成就感。可惜這一切都被多倫多西區醫院外科醫生一個異想天開造成的醫療事故給打斷了。在長達一年半的求醫過程中,進過4家醫院的4個急診室,見過10個專科醫生,腸胃普外傳染都打過交道。遇到過好心的醫生,也遭遇過冷漠的人,加拿大公費醫療的利和弊都有刻骨銘心的體驗。住院病情穩定後能走動時,在病房看見下麵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感到活著即使是最簡樸的生活也是無限美好的。最後感謝國內重慶西南醫院醫生精湛的醫術,還有老母親長達三個月的悉心護理,我重新獲得了健康。
 
從09到今年的這10年,是傳承到下一代的十年。女兒和兒子都上了大學,畢業後又順利獲得了心儀的職位。然後是女兒結婚,馬上又會有自己的下一代,一個男孩。生命的意義在於個體的珍稀和群體的廣延,萬千種可能中隻誕生了生命這一個必然,而無數生命的必然又組成了這個多姿多彩的環球世界。十年來我們眼光向外,看曆史看自然。走遍了中國南方,走遍了美國加拿大,到過東亞各國,也去了西歐中歐的大多數國家。人說讀萬卷書行萬裏路,但隻有當你親身走進世界各個種族的生活環境之中後,那些讀過的書籍才有真切的理解,而成為人生的一部分。
 
未來的三十年中先會去探尋世界上的遠古文明,古埃及,古巴比倫,古印度以及南美的印加文明都在首選之列。最先成行的是古埃及文明的探尋之旅,十月底動身,曆時兩周。要不是在職限製的話,願意在那邊呆上一年,感覺隻有見識過春夏秋冬四季之後才說得上認識了一個國家。人生最後也是最大的願望就是沿著長江和黃河從源頭走到出海,然後再寫兩部遊記,既有人情風俗,也會有人生的回憶。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星98' 的評論 : 真的是很多巧合,不過現在去紅光糧站和鹽道街中學,可能都找不到路了
水星98 發表評論於
祝五湖兄60大壽生日快樂!我發現我倆真有幾分緣。同在加拿大,都在成都科大待過。我中學就讀鹽道街學校,你67年來成都躲武鬥時,說不定我還見過你。我還在成都糧食局工作過,那個糧倉屬於糧食局。當然,你出國後比我好多了。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島水鳥' 的評論 : 返老還童不錯,每六十年重生一次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剛看到這邊的新聞,澳洲科學家研究出讓細胞去老還童的方法可使人類正常壽命150歲,再來一個甲子不會煩了。: )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業餘廚子' 的評論 : 謝謝你
業餘廚子 發表評論於
六十大壽快樂!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美麗的人生' 的評論 : 謝謝了,周末好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石假裝' 的評論 : 石同年好。寫幾句算是一個記錄,從此開始新的一個階段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akville' 的評論 : 是多倫多西區醫院,屬於多大,但水平參差不齊
美麗的人生 發表評論於
恭祝生日快樂!大壽安康!總結的好!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同齡人、總結的這好。不管南北經曆的都差不多,看到一些自己的影子,很感動!
祝健康平安!
oakville 發表評論於
好文。我這也在趕你的年頭了。你說的醫院不是那個St Joseph?,我身邊有多倫多總醫院換腎的,好像沒事,但sunny brook一個看似不大的手術卻有重大的醫療事故。咋辦,加拿大這醫療你沒得選,隻有一個選擇,這也是頭痛的問題,咋辦?美國的好像如果不是有錢人,貌似也好不到哪裏去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對,咱們活到老,遊到老,看到老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島水鳥' 的評論 : 南島周末好。再活一個甲子太多了,成了活化石,人見人煩了 :((
迪兒 發表評論於
五湖生日快樂!
人說讀萬卷書行萬裏路,但隻有當你真切地走到世界各個種族的生活環境之中後,那些讀過的書籍才會有真切理解,成為生命的一部分。
我也喜歡旅遊,讚五湖精句。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生日快樂!再來一個精彩甲子,繼續為你祝福!: )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edarwood' 的評論 : 謝謝。你父親知道你能體會到他的付出後,會覺得之前的辛苦全值了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謝謝點點,周末好
Cedarwood 發表評論於
偶爾看到這篇文章,祝福博主,退休快樂。我爸爸今年剛剛退休。他42歲帶我們移民加拿大,正好20年。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剛剛看到這篇,一定要進來點個卯。祝生日快樂!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olebear' 的評論 : 謝謝老鄉。一路走來,其實該收獲的卻錯過了,但順手也到了不少其他的,給自己打75分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謝謝一凡,周末好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安娜晴天' 的評論 : 安娜媽媽好久不見,一向好吧。我們大家一起往前走,人世間有太多的秘密等著參透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看到自己的血脈繼續傳承下去,也是人生的一個意義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謝謝小C了,周末好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曉青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老兄折煞我了,要說一百歲,可能還消受得起 :))
polebear 發表評論於
老鄉生日快樂!一路走來,精彩紛呈,收獲滿滿!願你與家人實現人生理想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生日快樂!
安娜晴天 發表評論於
祝賀五湖兄六十大壽,福祿喜壽。
非常坦誠的東西六十年記錄,我們這代人的縮影。祝全家健康平安,也祝您做喜歡的事情,懷著好奇的心,探索享受古老的文明。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恭喜您快做外公了,可以在未來30年來看到新一代人的一步步成長,可喜可賀!
cxyz 發表評論於
五湖生日快樂!
曉青 發表評論於
生日快樂!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按國內習慣:祝五湖哥萬歲萬歲萬萬歲!

“人生的第四個十年……時隔10年之後我們又踏上了故鄉的土地”,五湖哥來了10年才回一次國啊??
估計以前這很正常,相比現在的小留們,哎……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國鐵樹' 的評論 : 南國好。寫的這些算是這60年的一個交待,溫故知新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 的評論 :66好。自己喜歡自然史和文化史,而古文明是自然文明,和當時自然環境關係緊密,所以文化史也是自然史,一次旅遊看了兩個方麵
南國鐵樹 發表評論於
寫得情真意切,都是刻骨銘心的道路和記憶。生日快樂,祝未來的歲月更美好燦爛!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願五湖兄未來的三十年更精彩。 最後一段文字讓我也有感觸。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 的評論 : 謝謝菲兒了。人生這門課程已經上了60年了,寫的幾句,算是一個小結吧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六十大壽快樂,值得好好慶祝的人生,記錄下來,也是一種慶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