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獅城的日子(二)

四季輪回中,我們終將改變了模樣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掃昨天的陰晦,今天 藍天澄淨,陽光燦爛。沏好一壺茶,懶懶地靠在軟軟的沙發裏。陽光從身側的大玻璃窗透射過來,暖暖的。 淡淡的茶香似有似無地在空氣中縈繞著。好一個恬靜的晌午。

望著窗外的一片明媚, 我不禁感歎人生有時就象這天氣, 時而烏雲滿天,風雨飄搖,時而雲淡風輕,鳥語花香。希望大兵早已走出往日的傷痛,擁有了真正屬於自己的一片晴空。

好了,不在這裏廢話連篇了,咱們言歸正傳,繼續講我的故事。

 

新加坡許多組屋的樓下都會有流浪貓。這些貓貓從來不會挨餓。 它們時常會觀光附近的巴刹,那裏的食客們會投食喂它們。附近的居民中也會有人專門去喂。我從小就喜歡貓。每次經過樓下,隻要有時間都會和它們玩兒一會,也因此認識了常來喂這群貓貓的兩個Auntie(老婆婆)。

Auntie們就住在我們樓下一套三房室裏,開始以為是姐妹兩個。後來熟悉了,妹妹告訴我她們並不是親姐妹,而是共侍一夫的大小老婆。孩子們都大了,早就搬出去了。老公也已於幾年前過世,隻剩下她們兩個相依為命,互相照料。兩個人感情很好,什麽事都有商有量的。姐姐話不多,妹妹很會應酬。知道我老公在南洋理工念書,就托我在南洋幫她們貼廣告,想把她們一間空房租出去。

兩天後收到一個男人的來電說是想來看看房子。當晚7:00男人如約而至。我且叫他Z君吧。他把那間屋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在客廳,廁所, 廚房轉了轉。然後很客氣地問道:“我太太後天晚上7:00到。我也沒什麽東西,能不能接了她之後當晚搬過來, 房租從後天開始收,當天的房租按半天算?”

好精細的一個男人 –– 這是我聽完他那句問話首先跳進腦海的念頭。

兩個Auntie倒是沒說什麽,很爽快地答應了他。

房子租出去了,兩個老人家很歡喜,Z君走了之後還拉著我聊了好一陣子。

一天晚上和老公下樓遛彎兒,在電梯裏正碰上Z君和他的老婆小林。 寒暄了幾句算是打個招呼。以後去巴刹買菜的時候,經常會碰到小林。 小林每次來巴刹,總是胳膊上挎個大袋子,隨身帶個小本子。每買完一樣就在本子上記上一筆。我很是好奇她在那個小本本上寫些什麽。有一次和她打招呼的時候悄悄瞟了幾眼(我夠八卦的)。雖然不能完全看清,但也看了個大概。象是一個記帳單,上麵記著蛋,菜,魚的價錢。隻是我一直沒想明白她為什麽要記這些東西。難道在做市場調查?雖然和小林經常見麵,但除了打個招呼外,並沒有太多的交往。這種狀態下我自然不好意思直接問她。和老公嘮叨過幾回,老公根本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每次都哼哼哈哈地應付了事。問急了還會不冷不熱地虧我兩句:“你管人家要做什麽,又不礙你的事, 把這心思用在學TOFEL, GRE上比什麽都強。一聽那兩個東東,我立馬閃人,保證在兩秒鍾之內消失在老公的視野之內。

終於一件事情的發生讓我和小林拉近了距離。

那是一個下午,早上剛下過雨, 外麵悶熱, 潮濕。從電梯裏出來,沒走幾步就已經粘膩膩的一身汗。我們的這座樓在一個小坡上,坡的四麵都有樓梯,讓行人方便上下坡。從西麵的樓梯下去走不遠就是我正要去的銀行。 離樓梯大約還有十幾米的樣子,我看見小林斜倚在樓梯扶手上,半彎著腰, 臉色蒼白。

我疾走了幾步趕上前:“小林,你怎麽了?”

小林虛弱地抬起手搖了搖:“沒什麽,就是頭暈的厲害,渾身冒冷汗。”

我走上前扶她步上台階,在一張長椅上坐下。

隻這幾步小林就已喘作一團。

“要不要我陪你去醫院看看, 你的臉好白啊。”

小林無力地笑笑:“我沒什麽大事,大概是低血糖的毛病又犯了,緩一會兒,上樓吃塊糖就好了。”

低血糖這毛病我也有。隻是很久沒有發過了。那天身上沒帶甜的東西,我沒有理會小林的攔阻還是跑上樓給她端了杯冰鎮甘蔗水下來。

“喝點冰鎮甘蔗汁,你很快就會好的。”我把杯子遞給她。

小林感激地望著我:“謝謝,不好意思還讓你跑一趟。 這甘蔗汁很貴吧。”

“快別說了”我打斷她的話:“你趕緊喝,低血糖不是什麽大毛病,可發起來還是很難受的。”

小林喝了一小口,臉上露出孩子般的笑來:“呀,這冰鎮的甘蔗水可真好喝啊!”說完她咕嘟咕嘟將餘下的一飲而盡。

“你有這毛病,以後出門身上帶點兒巧克力什麽的甜東西。覺得不對了就吃點兒。”

我接過小林遞過來的空杯子, 在她旁邊坐下。

“今天出來的急,沒帶在身上,幸虧遇上了你。”

隻一會兒的功夫小林就好了許多,她走到樓梯那兒取回那個她常挎著的大袋子。剛才隻顧著扶她, 我並沒注意到樓梯上的袋子。

“你今天怎麽下午去巴刹買菜?”

聽了我的問話小林的眼圈一紅,淚湧進她的眼眶。我一下子傻在那裏,不知自己說錯了什麽。看我這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小林不好意思地笑笑:“你看我,嚇著你了。沒什麽,昨晚跟我愛人吵了幾句, 晚上沒睡好。早上起得晚,所以下午才去買菜。”

她抬手用手背擦著眼睛,我這才看到她手上捏著那個小本本。我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忍不住問出這個幾個星期來一直縈繞在我心中的疑問。

“小林, 總見你在這個本本上寫寫畫畫的, 你在 …”

不等我問完小林接過我的問話:“你是說它?”她揚了揚手中的小本本。

“我在記帳,我愛人是個很細的人。 每個月家裏的開銷他都有預算,每兩三天他就會把這幾天的開支過一遍。”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現在還有這樣過日子的,不禁瞪大了眼睛:“天,你愛人這樣他不累啊?!”

小林淡淡地笑著:“他是窮怕了。他們家在農村,孩子又多。 他小時候窮得連褲子都沒得穿。他節省的很,隻有看到銀行裏的錢在不斷的增加,他過得才踏實。他的記憶力很好,到店裏一轉,什麽東西幾分幾毛記得分毫不差。我就不行了,所以隻好記在這個小本上,免得他和我吵。”

我不知該說什麽好, 怔怔地看著小林。

小林的眼裏漫上一層薄霧:“他們這樣出身的人能熬到今天這步真的很不容易。他們受過的苦是我們這些在城裏長大的人不能想象的。”我到現在都還清晰地記得小林說這些話時臉上的神情,她的眼角眉梢都帶著那麽溫柔的恬笑,讓我想到兩個字:母性。 看得我心裏暖暖的。

小林看了看手腕上的電子表:“不早了,耽誤你這麽久, 今天真是太謝謝你了。”

“那麽客氣幹嗎,我和你一起上去。”

我們起身向電梯走去。小林顯然是好了很多,已經恢複了常態。臨出電梯的時候,小林忽而轉臉,一臉興奮地對著我:“忘了告訴你,我找到工作了!在一家計算機公司做程序員。過兩天就去上班。”

我很替她高興。 想來她真的需要這份工作,不然她的那個摳門老公還不定怎麽吵她呢。

小林上班之後,我隻有周末的早上有時會在買菜時碰上她。感覺她似乎瘦了不少,臉色也不好。正想著要下去看她,樓下的妹妹Antie卻跑來找我。

她吞吞吐吐地半天才讓我明白原來小林懷孕了,她們不想家裏住個產婦,怕小孩子哭太吵。又不好意思直接給小林夫婦說,想讓我替她們傳個話。我答應了Antie。 她象卸了個大包袱,對我左謝又謝的。說著說著Antie就說到了小林夫婦身上去了。

“兩口子很有意思內,我搞不清楚那個男的喔是疼他太太還是不疼,你說他不疼吧,家裏的衣服可都是他洗內,用搓衣板洗喔。他洗衣服的時候喔,他太太就翹了個腳在那邊看電視,和他聊天。我老公可是從來不會洗衣服的。可是,你要說他疼他太太,他太太多買幾個雞蛋回來,他都會吵內。兩個人整天拿個小本本在那算多少錢多少錢這樣來的。你不知道喔,他太太懷孕了, 我告訴那個小林要補,你們年輕女孩子不懂。 女人懷孕的時候最嬌貴了(liao3),要補的。不然老了是要生病的。他老公不讓買內, 兩個人為這個在那裏一直吵, 一直吵。我看著好辛苦啊!”

我找了個機會把兩個Antie的意思告訴了小林。不想小林他們也有搬出去的打算。這下兩下裏都不用為難了。

在小林懷孕七個月的時候他們搬去了新的住處。後來有一次在牛車水碰上他們一家三口。小林生了個女孩兒,小家夥長得粉嘟嘟的,煞是可愛。

初為人父的Z君高興之餘,仍不無遺憾地慨歎如果是個男孩那就更好了,小林花了七千多的私人醫生開銷就物有所值了。

看著他們一家三口遠去的背影,我輕輕歎了口氣。身旁的老公伸手輕輕拍了拍我的頭:“好了老婆,別為旁人慨歎了,什麽時候也給我來個小人兒玩玩,那才是你應該多花花心思滴。”

我斜睨著老公,伸手打他,他卻靈巧地躲過我的拳頭,一把攬住我象人潮湧動的街頭走去。

唉,那首歌怎麽唱來著:平平淡淡才是真。浪漫有時就在這平淡之中,隻要你用心的品,就能嚐到它的回甜。我想小林也許會有和我一樣的感受吧 ……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Kaile' 的評論 : 如果可以算小說,那就是吧。我在寫故事
Kaile 發表評論於
你在寫小說?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oycewu12' 的評論 : 謝謝讀帖!
joycewu12 發表評論於
跟讀~~
曾經在新加坡生活過~~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有點兒年紀的好處之一就是故事多:):)
驀然回首滄海月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elloworld1000' 的評論 : different lifestyle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M mm, 身邊的故事蠻多的
helloworld1000 發表評論於
Poor thing.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