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阿爾卑斯攀雪峰《三 登山篇》3.3 下山 Stein Glacier, 山頂屋 (Hut)

兒時的夏日,我躺在草垛上仰暮天上的白雲-- 多好哇,隨心飄馭. 沒想到日後我的人生竟象浮雲般飄流,不知下一站,沒根...
打印 (被閱讀 次)

登山第四天 -- 下山,穿 Steinberg Glacier

此片來自網絡:幾年前的Steinberg Glacier

最後一天下山啦,耶!一早五點起床,天還沒亮,山頂屋準備登山的人們已是熙熙攘攘的陸續出發了。我們也趕早六點就動身,因為神導說走冰川晚了太陽出來怕冰雪化就危險了。下坡之際,神導在我們穿戴好係好繩開走時回頭嚴肅的說到“嚴格踩著我的腳印走,不然就是死!”, 如此凝重尚屬首次!

一大片白茫茫的雪坡,神導不規則的擇路走著,繩子遠遠的中間是我末端是丹,寧靜沉寂,隻聽見唰唰唰的腳步聲。下著下著,神導越發謹慎擇路,時而見冰時而雪,時而見斷裂層,且有時腳前會突然出現個大洞,一種潛在危懼襲擊著我,緊緊的踩著神導的腳印一步不敢疏忽生怕掉進冰洞。

月亮還掛在那裏呢:

走到下段橫出一個大冰川,這就是著名的Stein Glacier,好像過去有長達12公裏是瑞士最長的冰川,到了2005年就隻剩4公裏,現在看著不到4M,但仍是個熱門的冰川步道。多數人走它是上行,帶著冰爪拿著冰鎬上行是沒那麽危險的;而我們又是下行 (我的個神導啊,搞什麽?),好在這次不需直著下,而是斜著橫穿這冰川。這次我們的腳步可以八字著朝向側方,也可以使用冰鎬一步一鑿保證身體穩固。神導遇到太滑冰麵是還會體貼的彎腰給鑿出些凸凹麵來方便我們。我仍然是忽視著老丹在叫我“你慢些,繩兒太緊了!”的抱怨緊跟著神導的步伐走,咱心想,對不住了,現實就是這麽嚴酷:我保你不摔我就得摔…!,您自保吧!但是我誠心誠意的在祈禱著“老丹別摔老丹別摔。。。”右側就是深淵,他要一歪我也就玩完!這麽滑的的冰麵,我想象不出神導一人怎麽能拽住我們倆兒?

快到末端,老丹終於不甘寂寞的“ 嗷~~”的一聲,“咣鐺鐺”,我心一緊,“我的登山手杖掉下去啦!”謝天謝地,這是能掉下去所有東西裏的最好選擇了!到了冰川這頭,神導居然自己啥都不帶的走下底部給丹撿回了手杖。然後我們繞到側麵,乖乖!好大一個冰洞,藍幽幽的,底部水流嘩嘩到山穀形成綠窪---這麽經年月日的滑著流著,哪一天冰川不複存在,而當中會不會有人踩到薄冰而墜?太嚇人了!

就是這裏斜著穿過:

神導下去給撿回登山杖:

這冰川下麵巨大的冰窟:

我們下到山下又見一組年輕人裝好備而上,好心的神導特地和他們說了中段冰窟的危險。

這一段冰川險後,再有一段下路可選冰或岩,我趕緊說“岩石”,然後又是一輪的換裝換鞋:這幾天除了山石就是冰雪,山岩要登山裝備,冰雪要冰爪冰鎬,有時需要登山杖,有時需要一手登山杖一手冰鎬,有時有需要雙手全空攀岩連手套都摘下,更別提還有山上加衣山下減衣,折騰來折騰去,哪一環節疏忽了,自己就有危險還遭罪。更令人緊張的是神導說話不重複二遍,他停下說換冰爪,冰鎬,你沒聽清再問,他不重複;你若是完全照著他的樣子換也不一定對,因為有時他不需要手握冰鎬,或者把登山杖拿出來,而我們是需要的。因此當我熟悉他的套路後就嚴密的規範好自己的哪個時段用何種裝備,哪個時辰喝水方便,確保自己的安全舒適。

就這麽機警嚴密還是疏忽有失,我們之後的下山岩石出乎意料的陡徒,不但一路需要很技術性的“下攀”,更是有些地段根本就光禿禿的石頭沒有抓手,這時需要攀岩中所謂的用繩索“降下”,或是rappelling (自行控製繩索滑下)這就更專業化了。虧得我們有足夠的攀岩訓練才順利下到底部。當我和丹被繩降下後,看著神導竟然從我們光禿禿沒抓手的地方一步步的走了下來 不抓繩兒,不抓石頭,徒手走下!我和老丹看的目瞪口呆,怎麽這岩石到了他的腳下就成了平地呢!

神導下來看著我突然說:”你的腰間繩扣沒鎖上?“,果然,他一拽鬆開了!鬆!開! 了!天哪知道這時什麽概念嗎?就是當我全身的重量都吊在繩索下降時,那繩隨時可脫扣,我就“咣當”掉下!我一身冷汗,他也說”我的疏忽,我該在下降你時再查看的,可是明明係好的,怎麽會?。。。。 “。我們坐下休息,他又踱過來再看,奇怪著我怎麽會沒掉下去???我心這叫一個堵啊...“老兄,如果我掉下去了,您會感覺好一些嗎?”。

終於,他扯著我脖子上幾圈額外繩,說“噢,這個過冰川的外加繩扣在你腰間是你沒掉的原因”。其實我自己也偷偷的找到了原因;在我們冰川後岩石前的休息空擋,我方便時解開了腰繩扣,放回去但沒鎖上—--正整是我自個的原因。過去都習慣了有導攀時由他們來係繩保險,我不必查看到。這次我也牢記一個真理,你的命在你自己的手上,誰也別信!

過冰川前重新拴好繩兒,然後下岩石就沒再次查看

回頭看看下來的陡壁:

這回真的,真的下來了!這個高度站著看,背麵是那些憎獰的岩峰,側麵是冷峻的冰川,而下麵是一片美麗的綠洲;

神導俯視腳下碧綠的冰川湖感歎道:“二十前那裏還是一片冰川…. 我相信二十年後阿爾卑斯山脈的在冰川就見不到了!”。

逛花園似的走完了最後一段山路,終於我們來到了山穀----平地啊,我這四天來上上下下冰雪岩石,沒走過一步平地!你很難懂得走個平地都能樂死的心情:

到了旅館第一件事就是衝澡,痛痛快快的大衝特衝,四天三夜了,用的水都可以用毫升來計算。。。但我頭一次查看自己的身體,發現有著大大小小多處淤青--那種報警家暴馬上就可以立案的程度,而我都渾然不覺,可見我都經曆些了什麽。

和神導分手後他發給老丹一條短信:“我是從不誇人的;但是這次,以你的年紀,你完成的非常棒!”  咦,那我呢?我這一路腥風血雨的沒找麻煩沒出差,而且,我是登山新人初試阿爾卑斯啊!他不誇咱自己誇:我,在六十三歲之際首登阿爾卑斯雪峰成功,勇敢堅韌冷靜,棒極了,非常棒!不過,這個非常特別的過程如果沒有神導的領路,不會這麽有趣驚險和安全!

Hut :山頂屋

少女峰的Hut

這是第二三天的Tierberglihütte:

山頂屋是阿爾卑斯山脈的特色小屋,雖然意大利法國奧地利等地都有,但各有不同。我這次住了三晚兩個山頂屋,覺得很有趣。瑞士大約有250個的山頂屋,他們都是為滑雪登山和徒步者,而不是為遊覽旅遊人士所準備,所以設備和條件很專一。

小屋坐落於山頂,不但車不可達,且沒有纜車,上下全靠腳,而日常給養全靠直升飛機提供,每年根據氣候三四月開到十或十一月,冬天是關閉的,因為雪大封山,滑雪則在早春和晚秋。

山頂屋的標配是8人一間房上下鋪,鴨絨睡袋和枕頭,要求你必須自帶睡袋襯裏,就是說你不能直接接觸睡袋,保證自己和睡袋的清潔。人們得背包,裝備都撂在進門設備屋裏,每日出發和回來都在此換裝,小屋提供croc拖鞋,進去後都穿拖鞋和簡單室內衣服,臥室僅為睡覺而用,不能存放東西不喧嘩,燈光灰暗,來去無聲。導遊們是有他們自己的房間,也是8人沒有任何特殊,隻是導遊們互相知道安靜入睡不打擾能休息的更好。出乎意料的是,我住的三夜,頭一夜有空床,後兩夜都滿員,確是非常安靜有序,都像“鬼子進莊“那樣悄悄地,早起的也是悄悄出門,且真的沒什麽打呼聲音。從大學畢業後就沒再睡過幾人共房了,竟然可以入睡,這裏要讚歎一下瑞士人民的素養和公德了。

小屋的宿費多為“half dorm“就是包早餐和晚餐。早餐從4,5點就開始一直到7點左右,根據你的出發時間和他們定好,是簡單的咖啡,茶,麵包奶酪,牛奶黃油一些麥片等。並且都為你準備好白天喝熱檸檬茶,因為即便最熱的夏天也可能是冰雪峰,如果是水瓶會凍住。有的是你需要把保溫瓶留下他們給你灌滿,那你就千萬別忘記頭晚留下你的保溫瓶。我都會往我的檸檬茶裏放些白糖,這樣登山時往往除了喝水都沒時間吃東西也可補些能量。

晚餐非常熱鬧,都是定好的幾個小組一桌,六到十人,冬夏都是四道標準餐:1熱湯,2蔬菜沙拉,3主食( 是意麵或米飯帶著肉腸等等一起煮的),4甜點。大食堂似的一桌上一盆大家分食,有盤子刀叉,但是沒有餐巾紙,一切都極簡。看似簡單的食品吃起來很香,尤其是第二家山頂屋的老板娘廚藝不是一般的高,那沙拉和米飯美味極了,堪比意大利高級餐館。沙拉我都忍不住的加兩次,到了米飯意麵的時候,雖說每人都加了第二次,可我真的還想再加,又真的實在不好意思:一桌的大老爺們就我一個小女子,看似羸弱咋能那麽能吃?隻好吞下口水假意讓過。心裏好納悶,這些登山硬漢們飯量都那麽小啊 !晚餐飯桌是大家社交的好場所,這裏大家聊著天南海北見聞各自來龍去脈和一天趣事經驗。我們在這裏結識多名導遊和登山者。

第一天少女峰山頂屋是比較便捷熱門的一家,因為很多人冰川快車直接下來就到這裏攀憎侶峰和少女峰。但是奇怪的是那天晚餐時見全屋就我一個女性。我旁邊的一位是蘇黎世的金融律師,和他的導遊攀憎侶峰,二天上少女峰。他說在憎侶峰頂上看見我了!我說,“噢! 但是為什麽這裏我沒見到女性登山者呢“ 他說 :”在瑞士登山被認為是男性的運動吧”啊,我一下子油然升起了一股自豪,那麽我這個亞裔高齡女性是不是就更稀有動物了呢?但是到了第二家山頂屋,嘩啦啦一票的年輕健美瑞士女性登山愛好者出現,看著她們的青春飛揚我立馬自慚形穢。少女峰的山頂屋有許多的歐洲各地人,而後麵那個山頂屋的客人幾乎清一色的都是瑞士人了。無論哪家,就沒看到亞洲人士,想起在徒步時各個山間小城裏占絕大多數得亞裔遊客,真希望更多的見到我們亞裔出現在這種運動型的場所。

山頂屋裏最珍貴得是水和電,洗漱有公用洗漱室,定點供水,聽說是夏季敞開供應,怎麽個敞法:那個水龍頭打開,細細的出來一股比筷子還細的水,一分鍾不到就斷了,再重開。廁所都是不衝水的深坑,但是用腳踩壓力泵把排泄物挪位。屋內雖有燈光但沒有手機或電器的充電插頭,所以我的手機省著省著也沒堅持到底。下次要記住帶充電池。

山頂屋隻提供餐飲和少量的食品,你買不到任何零食必須自帶,水和飲料當然的賊貴且隻收現金。要登山入住還真是需要有所準備。但是,那麽高的山包吃包住,它的價錢真心不貴,我們這個季節大約是六,七八十瑞士法郎一夜,多要事先預定。你如果沒定好上去了,滿員了,對不起,你還真是得連夜腳著走下去。瑞士人有著一種自律的成熟。神導告訴我們,瑞士人都早熟,十七歲就要自力自主了。他們高中畢業多不去上大學,由國家提供一次性的職業教育,然後就工作養家。隻有極少數要搞純學術得才考慮上大學。因此,他們有著你為你自己的行為和決定負責任的觀念,不像美國那樣動不動要簽個生死契約,免責不訴訟契約...我們這一程啥都沒簽,導遊雖然為我們的安全負責但不是法律意義上的負責,時不時的他會說”我告訴你該怎麽做了,要怎麽做是你自己的選擇“,你為你自己的生死負責,沒人為你負責你誰也訴不著。

扯遠了!

瑞士一程到此結束,我高興自己終於沒有半途而廢,也謝謝前來讀我帖子的朋友。希望帶給你們一點有趣的分享!

(完)2019九月

《三 登山篇》3.2 Gwachtenhorn峰

 

也貓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子夏浮雲' 的評論 : 隻要活的精彩,靈感擋都擋不住。
子夏浮雲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也貓' 的評論 : 謝謝也貓的厚愛!你讓我感到很溫馨!生活經曆不一樣寫出的東西就不一樣了,現在沒有過去的那份寫文章的靈感了。
也貓 發表評論於
很高興又看到你的博文,俺看過你的全部文章,超喜歡。曾多次來訪失望而歸,以為您轉移陣地了呢。期待著看到更多精彩的博文。
子夏浮雲 發表評論於
謝謝whatever來訪!讀那麽多很累吧?我寫的太囉嗦了!
whatever9999 發表評論於
幾篇一起看了,太佩服了!風景比一般去瑞士的遊人看到的美得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