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澳洲行之四【看海豹岩、菲利普島,看神仙小企鵝】

來美多年,感慨萬千:風中秋葉,風起則飛,風停遂止,隨緣起落,豈有它哉?唯書作伴,唯文作聲,
打印 (被閱讀 次)

【遊記】澳洲行之四【看海豹岩、菲利普島,看神仙小企鵝】
/作者 美國風中秋葉

       黃導是善談之人,也是善於把握節奏的導遊,在車上他大聲說“我們現在開車去看風景壯觀而美麗的海豹岩和諾比斯角(Seal Rack & Nobbies),車程約一小時,大家係好安全帶,靜下來,睡45分鍾,醒來再專心聽我介紹行程。”乘客都乖乖地靜下來,轉入午睡狀態。我沒有入睡,而是用心觀察沿線的海邊風景。澳洲地廣人稀,廣袤的大地大多是未開發的,尤其沿海一線,罕有建築,藍天白雲下,碧藍的海水反複拍打著岩石或沙灘,十分漂亮,如果喜歡看海浪衝擊的人,必定會十分興奮。我一邊觀看海岸景色,一邊想,澳洲人為什麽不在海邊搞海岸建築?是人口少無此需要?還是刻意保持海岸沿線的原生態?抑或經濟發展未到此階段?無論因何原因,目前海岸線那種原生態的質樸是我十分喜歡的。

       “大家醒醒,快看看草叢裏的野生袋鼠!”黃導在車頭急切的呼叫,讓許多人醒來了,大家都在驚喜地觀察馬路一側的幾隻袋鼠,我用目光急速搜索幾遍,終於看到了對側草叢的一隻袋鼠,個頭不大,瘦瘦的,站在草叢裏,鬼鬼祟祟的樣子,算是驚鴻一瞥吧?黃導接著說:“隻要你注意草叢,你會很容易看到這些野生袋鼠的,不過你隻要看上兩三次,就不會再感興趣了,等下你們去看的海豹岩,那是絕對的壯觀,但在海豹岩別想看海豹,而要看海景,在那裏你可以享受巴斯海峽的美麗風景,可以體驗虛擬的南極之旅。”黃導又叮囑一次:“沿著木棧道走就可以拍攝到非常漂亮的照片,但是千萬不要租用望遠鏡,因為隻有在10-12月,繁殖期你才有機會看得海豹,我們在此僅停留20分鍾,然後馬上轉點到企鵝島,大家一定要抓緊時間啊!”黃導的話總是富於煽動性,我的心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

       車剛剛停定,旅客們都湧進衛生間,好在間位較多又幹淨,一切如意。我走近木棧道,近看:標識牌上有英語介紹:在南半球的冬季(5-10月)這裏可以遠眺遷徙的鯨魚。遠望:棧道綿延,高低起伏,臥在海岸岩層上,分設數個觀景台,離海邊約幾百米呢!眼前之景,美得醉人,純淨的海水碧藍如翠,海麵上一抹斜陽,金光閃耀,令人不願浪費一秒鍾,我讓超哥夫婦、妻子,還有我,站在不同角度留下了一幅又一幅經典的美照。在我看來碧水邊上的岩石也是那麽親切,那麽可愛,我隻想擁它在懷……妻子輕聲提醒我:“差不多到點了”。我點點頭,大步追隨前麵的遊客,返回旅遊專車。

      黃導問:“都拍到美照了吧?開心嗎?”“拍得了,開心!”“開心就好,我們馬上轉入最後一景‘企鵝島’,其實,附近還有巧克力工廠,‘考拉’保育中心,都是值得一遊的,但是企鵝島是來澳洲必定要玩的景點,因為在菲利普島(Phillip Island) 你們將看到世界上最小的小企鵝,人稱‘神仙小企鵝’,身高僅僅30公分,手掌那麽大,十分可愛,它們早上天還黑就出海覓食,晚上天黑了才回巢,可以避免天敵狐狸的攻擊。人類最佳欣賞時間是晚上八點,所以旅社是下午才帶客出遊的。我們預定七點到達當地餐廳,大家可以選吃炸雞(12澳幣),或者烤野生三文魚肉(15澳幣),半個小時足夠了。吃過晚餐,可自行到海邊觀景台看海浪和回巢小企鵝,但觀景台較遠,天黑後很難看清企鵝,最好是在鐵傘下的觀鵝台看回巢企鵝,因為那是必然歸路。”黃導的解析無疑解答了許多遊客的疑問,我也即時用ipad記下。

      遊客中心大約方三部分,1,洗手間;2,禮品銷售部;3,餐飲部;我在櫃台前看到每一份餐的分量挺足的,決定買三份四個人分吃,實際上一份炸雞有四塊,每人一塊,剛剛好;兩份烤三文魚,一對夫婦分一塊,加上雜七雜八的炸薯條,煮青豆,足夠有餘呢!澳洲的自助餐不用付小費,餐後自行收拾好,拍拍手即可離開。餐後夜幕降臨,我們隨著黃導的指引來到海邊露天觀景台,梯級看台已經坐滿了人,大家都在觀賞海水衝擊崖石的浪花,也許更多是傾聽驚濤拍岸的浪擊聲,也在等待小企鵝的回歸吧?可惜海邊特設的路燈如此昏暗,實難看到誘人的海景。所幸那刻,早歸的小企鵝已在回巢,站在木欄邊,可清楚看到小精靈挺起胸,昂著頭,胸毛乳白,背毛羽藍,兩腳左右交替,一搖一擺地邁進的憨態,可惜按規定遊客不能拍攝。我細心觀察:巢是木製的,顯然是人類所為,而每對小企鵝都有自己專屬巢位,彼此互不幹擾,整然有序。此間,越來越多的小企鵝分批回歸,遊客可伏在欄邊觀察,也有遊客乘著暗黑偷偷拍攝這些小精靈,但大多數是守規矩的。此時恰好有個從事企鵝研究和保護的專家給朋友介紹小企鵝,我也旁聽了一陣,據他介紹:“企鵝島是澳洲最知名的景點,目前約有三萬多企鵝,由於每年有上百萬遊客前來觀看這僅有十年壽命的小精靈,因為人類活動(如閃光燈)的影響,企鵝的自然生態被改變了,“神仙”有逐年減少的趨勢,因此以後會限製一年遊客在五十萬人左右。” 此時,黃導已經催促團友離去,我也隻好餘興未盡地離開,途徑禮品銷售部,我們都被栩栩如生的布製小精靈吸引了,為了討好家裏的孫孩子,禁不住慳囊倒掛,買了幾隻……

      黃導說:“回程約需一小時三十分,各位可在車上休息一下,接近市區再叫醒大家。”也許大家都累了,大多數遊客都聽從黃導,靜靜休息。我在沉思,這次近距離看了澳洲神仙小企鵝,什麽時候有機會去看南極帝王企鵝(1.6米),或者南非皇帝企鵝(1.3米)?生命沒有結束,機會永遠存在,關鍵還是要健康!此時我想起了在美國的孫孩子,什麽時候可以與他們同遊?如果三代同遊看企鵝,會是什麽一種歡愉呢?在似睡非睡,不知不覺間,車抵市區,再次在免稅店前下車,黃導在車門前與每一位團友握別,我忽然靈機一動:“黃導,我們住在附近賓館,我給你10塊錢,您送我們回去可以嗎?”“可以啊,你們的地址是?”黃導輸入GPS,車行一路,幾分鍾代步,雙方皆大歡喜。人啊!彼此提供方便,何樂而不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