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經曆簡記

願為閃電,寧短暫而耀目;願為驚雷,憑憤怒而咆哮;願為暴雨,為洗刷而激烈;願為星星,因遙遠而飄渺。
打印 (被閱讀 次)

2019年7月底-8月初國內經曆簡記

前些日子回了趟國,現在還在倒時差,就順便記錄一下國內的經曆吧。

 

經曆一

在某天中午的一個飯局上,某稅務局長神秘地掏出手機,說:看看,中國武警已經進入香港,要武力鎮壓了。

我(看著手機上的video):你怎麽有這些錄像?

局長:嘿 嘿 嘿,雖然管得嚴,但我們都能翻牆。這裏麵還有很多其它的呢!

我:哈 哈 你們很厲害嗎。

局長:隻要一武力鎮壓,一開槍掃射,香港人就都老實了,暴亂就平定了。

我:那當然了。1989年在北京就是這樣的,一開槍掃射,北京人都老實了,全中國人民也都老實了,跪下了。不但暴亂平定了,穩定還一直維持到了現在。

局長:……(眨著狡猾的眼睛,從鏡片後麵凶狠地瞪著我,不再說話)

 

經曆二

大哥做莊在飯店招待我和大家,吃到一半兒,大哥突然變換了話題。

大哥:中國要馬上開戰,統一台灣。

我:那趕快啊?還等什麽。

大哥:……

我:怕是不敢吧?

大哥:怎麽不敢!隻是不到時候罷了。

我:怎麽會不到時候呢?中國政府劃了許多紅線,宣稱任何一道紅線被突破就武統台灣。這些紅線包括:台灣宣布獨立,台美建交,美國海軍陸戰隊進駐台灣等。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已經進駐台灣了,怎麽還不打啊?

大哥:美國海軍陸戰隊進駐台灣了?

某某:確實如此。

我:前幾年叫喊要用短程導彈飽和攻擊台灣。後來蔡英文上台後搞了一個演習,用一顆導彈“誤中”了台海中線的一艘漁船,導彈精確地從漁船中間穿過,把漁船劈為兩半,死了一個漁民。從此以後,中國叫囂要導彈攻台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後來就用戰機繞台飛行,以此恐嚇台灣。為此美國出動軍艦,穿過台海中線,中國也不再宣揚戰機繞台了。

大哥:美國軍艦下次再來了就擊沉它!

我:不要說擊沉美國軍艦了,前幾天加拿大軍艦就剛剛穿越了台海中線,中國就不敢打。這怎麽還敢打美國軍艦?

大哥:……(怒氣勃發,但無言以對)

眾人紛紛:現在是吃飯時間,我們不談這個。

 

經曆三

一天,某副市長朋友炫耀地帶我參觀他的辦公室。剛站到他辦公室門口,我赫然看見一個盤子裏供著一隻豬頭,豬頭正對我微笑。

我很不習慣,盯著豬頭直直地走過去,想一探究竟。走近了,發現那是一個直徑三十多厘米的白盤子,裏邊印著一個正在微笑的習豬頭,嘴上竟然無毛!

我在樓道裏隔著門上的玻璃查看了旁邊兩個辦公室,裏邊也都在正對著門的最顯眼的位置上擺著盛有豬頭的大白盤子。我意識到這一定是邪教的新教主推出的新標誌。

副市長覺得我在國外發展規模太小,不如同時在國內發展。他認為若用我的技術和少量投資與國內的資金和人力相融合,前途當不可限量。我聽了不置可否。

他問:“按你過去的經曆,你覺得咱們省怎麽樣?” 我答:“十分令人失望”。 他嗬嗬一笑,說:“我帶你去轉轉,見見開發區的主任吧。”

於是,兩天後我就和他一起走進了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的辦公室,在辦公室正對門的位置照樣供著邪教的豬頭,在一模一樣的白盤子裏。不過,這次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前麵的談話尚算愉快,他們對我的研發方向很認同,願意合作。突然間,談話一轉。

副市長:劉總的公司弄好後,我們也幫他把黨建搞好,把黨支部建起來。

主任:那是自然的。這都是小事。

聽到這些,我隻能哈哈了。我的地盤豈容五腥紅旗招展,我的辦公室豈能供奉豬頭。我堂堂男兒豈能為了幾鬥米而讓群魔在我的屋簷兒下亂舞。

 

經曆四

某副局長請我到他的小樓吃飯,順便也邀請了其它幾個老友。飯局的後半段聽他大談如何崇拜國學,我一概笑而不語。酒飽飯足後,他帶我們到樓上參觀他的國學館。樓上空間很大,但隻有一些從農村收來的幾十年前的舊物,我大為失望。

看完實物後,他像模像樣地端坐在長桌後,大談孝道的重要性,聲稱他隻和踐行“孝道”的人交往,不孝的人一概絕交。待他談了大約5分鍾後,我平和地打斷了他。

我(指著牆上一個大大的毛筆寫的“孝”字):你看這個“孝”字!子女被埋在土下,還要再斜放一個木板遮住雙眼。這該多麽憋屈的慌啊。

他(端詳著這個字):哪又怎樣?

我:你願意你的子女這麽委屈一輩子嗎?

他:我當然希望他們活得好了,但他們也要孝順。

我:你希望他們如此委屈地孝順你嗎?

他:我活得很好,不需要他們孝順我。我還得出錢補貼他們呢。

我:你願意如此委屈地孝順你的父母嗎?

他:我願意。可是我的父母剛剛去世了,我很後悔沒有在他們生前盡孝,所以才開了這個國學館,來提倡孝道。

我:啊,很遺憾。我知道你一定很難過。但說起“孝道”,你知道父母去世後要“守孝”幾年嗎?

他:一年啊!

我:一年怎麽夠?孔子說了,要“守孝三年”,因為子女要被父母撫養三年才能離開懷抱。

他:一個地方一個樣吧。這也沒有死規定。

我:你知道要怎麽守孝嗎?

他:多燒紙,多上香,鞋上蓋白布或胳膊帶“孝”字一年。

我:這都不是正規的。你知道按照國學的要求,該怎麽守孝嗎?

他:我隻知道我們這裏怎麽守孝,我管它國學怎麽要求?

我:你不是要弘揚國學,光大孝道嗎?

他:……

我:按照國學,父母之一死後,子女要在墳前結廬而居,守孝三年。這三年間要一直住在墳前的茅廬內,連飯食都要別人送過來吃,更不得發生性關係。你能做到嗎?

他(瞠目結舌):……

一位老友:你這什麽雞巴國學館,連人家美國人都不如。

眾人大笑而去。

2019年8月14日

92m 發表評論於
哈哈,寫得真好。月初帶兒子去台北玩兒,路經一間類似社福活動中心的機構,因為是日據時代的老建築就走進去看了下,正好有位義工駐場講解。那位老哥是很藍的了,一聊起來就大罵民進黨是許多流氓+少數精英+一部分在國民黨混不下去的人起家,實在不願意投,可是看看彭國瑜那個樣子也實在是投不下去。然後提起香港他突然說,哎我想想大陸現在一定很後悔吧,收回來也不知道如何治理,成了個燙手山芋。
所以台灣普通人即使是支持一國的,何嚐不明白要打隻是好簡單的事,用他自己的話說,根本不需要打,台灣那麽小的小島,隻要派一堆戰機在台灣中央山脈上麵來來回回飛一飛,台灣兩黨自己就開始打得亂七八糟自動把這島拱手交出去了,難道還等共軍屠城不成?那是日本人幹的事兒。
可是你看台灣人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治理方式,任何人對不公不義的事情也可以自由發聲。如果一國兩製,那阿共過去十幾年的所作所為已經令人普遍不信任,隔壁的例子現成在那裏擺著,你以為台灣年輕人搞學運水平不如我城嗎?如果一國一製那更是”收的回來,可是你要拿她怎麽辦“。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謝評論。
多謝所有閱讀的人。
zhonghuaren 發表評論於
很傳神。印在肉食盤子上是妙招、高級黑吧
ddso 發表評論於
寫的好哇,我真的不明白那些被所謂的愛國愚弄的啥都分不清的人。
應物兄 發表評論於
那些五毛們怎麽寫不奇怪,好笑的是那些一邊拚命維護著厲害國,自己卻死也不回去的“愛國者”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多謝'駐足聞香'的評論。
也多謝luck88 和h1h2等的評論。
也多謝所有諸位的閱讀。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ikeOZ' 的評論 :
這幫狗官不但打麻將,還在緊閉而又狹小的麻將屋裏吞雲吐霧,那煙濃得真是對麵不見人,伸手難見指。完全是在自殺呀!
喝起酒來用一兩半的玻璃杯或玻璃壺直接把白酒一杯一杯的幹!
愚昧,麻木是他們真實的寫照。
駐足聞香 發表評論於
很多是翻牆來的,目的是通過謾罵讓你退卻。你千萬不要搭理這類東西,直接刪帖就是了。
luck86 發表評論於
形象。
mikeOZ 發表評論於
太真實了。在國內一個三線城市, 一個土豪找了一幫本地各級官員, 打了幾圈麻將就開吃,吃完喝完再麻將。 嗬嗬 那是貿易戰火剛起, 叫囂不惜一切代價之時。。。。
h1h2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 寫的真好, 好玩, 讚讚讚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川曄' 的評論 : “你是在寫小說嗎?”

你能寫出這麽真實的“小說”? 我反正沒有這麽豐富的想象力。隨意顛倒黑白的五毛肯定能。
.川曄 發表評論於
你是在寫小說嗎?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wbxw' 的評論 : "光憑他上任以來,動員上幾百萬人去貧困區扶貧,每年上千萬人口脫貧,這放在古代也是妥妥的“菩薩”級別,是要被百姓立碑立廟的。"

他把治療癌症的救命藥訂成全球最高價,使癌症病人每年要出四五十萬才能保命,結果每年幾百萬因水土和空氣汙染而患癌的農民隻能眼睜睜地望著高不可及的救命藥在絕望中痛苦地死去。這也是“妥妥的的“菩薩”級別,是要被百姓立碑立廟的”嗎?這似乎應該是妥妥的屠夫級別,要在全國立跪像讓千人唾萬人罵的吧?
扶貧幹什麽?讓全體農民也象工人一樣有退休金不就成了?每個60歲以上的農民每月1500元人民幣,不就全體脫貧了嗎?搞那假仁假義的脫貧工程幹什麽???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amespayne' 的評論 : "真會裝B"

B乃萬物之始,最崇高最偉大。誰不是從B裏出來的!難道你不是從B裏出來的?是從獨裁者的屁股裏出來的?
knightqd 發表評論於
這文章讓烏貓難堪惱羞成怒。
jamespayne 發表評論於
真會裝B
BillyZ 發表評論於
哈哈。。。。。罵得好!五毛不愛聽。
secuncle 發表評論於
寫得很有意思,欣賞你的人格!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wbxw' 的評論 :
哇,生氣了?“每年幾千萬人脫貧”,那到現在應該至少有一億人脫貧了,再過幾年就幾億人脫貧了。江和胡時也天天喊扶貧脫貧,這幾十年下來該有超過14億人脫貧了。那咱中國人都要脫幾次貧啊?或者這脫貧隻是形式或數字?
我是傻,不像你聰明,別人給幾個饅頭你就感激地叫爹或大大,即使那個人是獨裁者或屠夫!
twbxw 發表評論於
拿意識形態當安身立命的傻子,嗬嗬。
那個人又沒殺你全家,又沒罵你全家,又何苦如此出言不遜?光憑他上任以來,動員上幾百萬人去貧困區扶貧,每年上千萬人口脫貧,這放在古代也是妥妥的“菩薩”級別,是要被百姓立碑立廟的。
滿腦子宗教式意識形態,拿著不和己意的人當成深仇大恨,就是典型的被洗腦狀態。和十字軍以及那幫中東恐怖分子有啥區別?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之初' 的評論 : "為先生的文章叫好。中國經河東河西,東西兩試,政治不清,文化很亂。潔身自好最重要。"
多謝,但千萬別稱“先生”。我這種粗人不配稱“先生”。若非要稱呼,就稱“老農”吧。
心之初 發表評論於
為先生的文章叫好。中國經河東河西,東西兩試,政治不清,文化很亂。潔身自好最重要。
tingyy 發表評論於
這些是社會轉型期的必然現像。新的沒有立起來,舊的要破不破。各種思想混亂出現。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多謝各位閱讀並評論。
迴瀾閣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一直維持到現在。
你得謝謝那位局長沒有舉報你,否則你就不能寫這篇文章了。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堅持原則之人。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好文,國內現在怪相層出,大約離大亂之期不遠矣。
大榮確 發表評論於
內容好,文筆也好。
TakeMyTime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有意思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