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合理與合法出現矛盾的時候

打印 (被閱讀 次)

看了文學城新聞一名華裔移民的一生:從美國英雄到種族政策犧牲品之後,談談我的感想。

    這篇文章是紐約時報8月22日首發的,寫紀柳成(Lau Sing Kee)生平的故事。

    文中寫道:紀柳成據信於1894年至1896年間出生在加州聖何塞西南的薩拉托加,父母是來自中國的移民紀羅忠(Low Chung Kee)和瑪麗·羅(Mary Low)。1917年,紀柳成從加州搬到紐約,在華埠定居,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應征入伍。他所在的第77步兵師因有大量第一代移民而被稱為國際師。該部隊很快被調至西線戰場。8月份,當時是中士的紀柳成駐紮在法國北部村子聖母山,德國人開始以每分鍾30發炮彈的強度轟炸他駐守的地方,並釋放毒氣。紀柳成是20名通訊員之一,他們是部隊之間、指揮所與前線之間至關重要的通訊生命線。麵對德軍為占領村莊發起的進攻,通訊員們在機槍、毒氣和火焰噴射器的攻擊之中前行,直到所有人受傷、昏迷或死亡。紀柳成是唯一能撐到最後的人。

      紀柳成是美國戰鬥英雄,說他是華裔移民還不準確,他是第二代的華裔移民,說他出生在1894年至1896年間也不準確,如果是1894出生的,那麽他1917年立功的時候是23歲,如果是1894出生的,他立功的時候是21歲。我查了英文網站,他是1896年出生的。21歲的戰鬥英雄比23歲的戰鬥英雄更值得人們的敬佩。這雖然是一個細節,但是對於一個青年人的兩年時間,可以做多少事情?其實這位記者隻要稍微搜索一下就知道他的出生時間。

 

    戰爭結束後,紀柳成在紐約華埠定居,在一個移民歸化局擔任翻譯工作。1924年國會通過移民法,嚴格限製亞洲移民,禁止亞裔美國公民把自己的配偶從亞洲帶到美國。隨著限製的增加,合法來到美國的華人移民逐漸減少。不少渴望逃離戰火的國內華人還是千方百計通過和華裔美國人合作,通過美國移民機構移民到美國,這些辦理手續的華裔美國人的一種做法是讓移民獲取偽造文件,聲稱他們是華裔美國人的子女,成為“紙兒子”。紀柳成當上紐約華埠中國海外旅行社的移民中介和旅行代理商後,開始通過這種形式幫助移民。

      其實他的這種做法不是合法的,但是美國政府“嚴格限製亞洲移民,禁止亞裔美國公民把自己的配偶從亞洲帶到美國。”本身就是種族歧視,麵對種族歧視,他沒有退卻,還是要幫助自己同胞到美國。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他有這種膽量是值得敬佩的,他的生意很紅火,成了華埠的公民領袖。他究竟幫助了多少華人移民美國?我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像他這樣做雖然於法不容,於理於請卻是正義的,他是為正義而戰。為什麽其他種族的移民沒有限製?隻有華裔有限製?美國政府的做法是錯的,但又是合法的。政府可以錯誤地合法?為什麽我們不可以正確地不合法?這就是他為什麽參與非法移民活動的原因。

      但是,紀柳成參與非法移民的經曆還是被發現了。1956年,他被逮捕並因合謀違反移民法罪被判入獄兩年半。後來的故事,我想不必說了,1965年,《移民歸化法案》廢除了配額製度,結束了基於種族和民族的移民準入政策。他被平反了,1997年,他的遺體被安葬在阿靈頓國家公墓。2011年,美國參議院為其頒布法律歧視華人移民的曆史正式道歉。

     現在,美國所有的排華法案已經徹底廢除,華人可以通過合法途徑光明正大來到美國,移民機構的華裔工作者,再也不必向紀柳成那年那樣,迫不得已參與非法移民活動。

    有人說對這個世界失望,認為這個世界充滿不公,包括政府法律不公,所以要違法。但是我相信人民是曆史的主人,任何國家政府隻有順應曆史的潮流建立法製社會,人民安生了,贏得民心,國家才能穩定。我相信不管現實多麽殘酷,社會總是向前進的,因為後退沒有出路。在美國,不管是華裔移民工作者,還是其他華人,都要遵守由美國人民製定的美國法律,隻有這樣,我們才有更美好的未來。

最近博文: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半島人' 的評論 : 他現在如果活著是103歲。紀柳成是ABC,嚴格來說不是移民,而是移民的後代,這篇文章的標題說是“一名華裔移民的一生”,會讓人以為他是第一代移民,就像駱家輝也是ABC,一般都不會說他是華裔移民。
半島人 發表評論於
我見過有二戰老兵就是paper boy,現在都九十幾歲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