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九:累得像條狗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打印 (被閱讀 次)

爸媽:

現在,老三不能打網球,我就得陪老大去球場。三十幾度的高溫,即使黃昏也熱氣逼人。光站在一旁看都汗流滿麵,更別說上場打了。再說,我已經十幾年沒怎麽摸過球拍了,現在趕鴨子上架作陪練,幾天下來累得像條狗,走路腿都打顫,上下樓梯就別提了……

說起網球,我才是家裏當仁不讓的先行者。讀研究生那一年,不知道怎麽就突然想學網球,拜幾個會打球的小師妹師弟為師,整天泡在球場。那時網球在中國並不普及,尤其西北,隻在個別大學有場地,喜歡玩得人也少。

可神奇的是我學校就有五個場地:一個在圖書館後麵,一側是林蔭道,是夏天的首選;兩個在林蔭道下麵,可以撞牆,牆外有一片草地,經常會把球打進草叢,怎麽也找不到,倒是常常會找到別人打丟的球;兩個在校醫院旁邊,沙地,場地最好。也可以撞牆,還有椅子,可以吆三喝四的一起去玩。常有參加全省比賽的老師和校外的選手,在那裏練球,我們則是忠實的觀眾。後來,一起打球的一個朋友,姓展,大家戲稱“大俠”的,成了省隊的專業陪練。

當時的東西便宜,學生場地費才十五塊錢一月。記得我的第一隻球拍花了三百塊,當時對一個學生而言算是很貴了。淡藍色。很輕。大家都喜歡,常被借去用。那隻拍子一直跟我到北京,後來和老三一次練習當中,揮到籃球架上,折了。到了美國,發現到處有免費的場地,很是歡欣雀躍。隻是打球的人也多,時常得排隊等場子。而且,那時老三依舊醉心踢足球,周末總被他帶到足球場去。直到他踢球傷了筋腱,才開始改打網球。夏天的黃昏,我們總去打球。一直到自己懷孕,才停了下來。這一停,就是十幾年。期間,老三卻真正喜歡上了打網球。找私教、報練習班、加入網球群、打業餘比賽,球、護腕、球弦也是一箱一箱的買,從花錢去換新弦,到自己買繃弦機……總之,網球已經成為他生活中最重要的活動,每周總要打好幾次。

所以,讓孩子學網球,在老三看來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全家人都打網球,可以作為一項家庭集體運動。可以單打,還可以雙打,多好!然而,孩子們並沒有他的熱情,對學網球也是推三阻四。老二經過激烈反抗,終於放棄。老大則從八年級開始先在十幾人的隊裏混,慢慢到一對一的私課。上了高中,混進了校網球隊,跟同學朋友一起參加訓練和比賽,才真正有了些興趣,可也不是全年都打,秋季的網球課一結束,她也就掛拍了。她在網球隊混了兩年,當了兩年的替補。也許是冷板凳坐膩了,今年打算奮發圖強,爭取能打比賽。所以,現在很積極地在練球。她其實球感不錯,動作也標準。就是沒花多少時間練球,也少有比賽經驗,所以不穩定。比起全年隻攻網球的隊友,她能進校隊算是走了狗屎運。

希望她今年能如願以償,首發上場。也不枉我這個陪練,累得像條狗。嘿嘿。

即此,晚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