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蓮 文城的她和她的小說

打印 (被閱讀 次)

子夜之前, 我讀完 OA 寫的小說《語無聲處》, 熄燈, 黑暗中, 回味溫馨流暢的文字, 靜靜地聽一首鋼琴獨奏曲, 讓音符陪伴情懷, 叮叮淙淙沉潛於我心間.

一年前潛入文城, 恰似劉姥姥入了大觀園, 左看右看, 目不暇接, 走馬觀花地逛了一圈之後, 依據自身情況調整了節奏, 專注於耕耘自己博客那一畝三分地, 以及回複朋友們給我的留言. 

在城裏, 從頭到尾讀完的小說, 委實屈指可數. 相信文城不缺高質量的博文, 沒有時間瀏覽是我的損失.

認識 Once-always, 是從我讀她的現代詩, 她讀我的散文隨筆開始, 然後我們之間有了互動, 我通過照片看到了她像朦朧詩一樣的容顏, 她看我的背影照時, 總是殷殷切切地請求: 鈴蘭 mm, 轉過來, 就一下下 …… 我心想, 又不是《我是歌手》舞台上的導師, 幹嘛要轉身? 我已不止一次晾過自己的正麵近照了, 她傲嬌的巨蟹戲弄嬌慵的貓貓我, 可知正中下懷, 我喜歡耍賴, 逗趣, 以及透明的曖昧, 炫耀.

事實上, 我們的交流並不多, 彼此的心事, 浪漫, 迷離, 激情都流淌在各自的文字裏, 靈性天成的句子時不時 蹦 的跳出來, 騷擾一下別人.

她的詩, 總讓我想到荷塘裏的蓮, 花若雲裳, 翠蓋之上, 微風之中, 搖曳生姿. 
“我纏一縷人間清香
於指間
輕輕彈起
為你落下的詩詞”

《語無聲處》是她 2016 年夏天寫的小說, 暖冬, 獅哥, 哈哥等她的朋友已然欣賞過, 並予以由衷的讚美, 本來, 她收藏起來了, 隻因為我想讀, 又重新開放, 為此, 小說還未看, 我已先看到了荷塘月色的皎潔.

06 年情人節期間, 我也寫過一個芳華係列小說《聽聽風 ---- 巧遇/相約/味道》, 寫給揮霍掉的青春, 巧嗎? 巧合得令人難以置信.

匆匆那些年一起走過的青蔥歲月, OA mm 以非常細膩的筆觸, 將人物, 場景, 情節, 著墨得真摯動人, 無論林辰或季陽, 無論晨曦清露或昨日星辰, 都在她的故事裏熠熠生輝.

她寫的同學聚會, 離不開詩, 我寫的同學聚會, 離不開酒, 一邊看一邊讚她的雅, 譏自己的俗, 但不妨礙我在她的故事裏, 走一趟青春期的青澀, 青春後期的茫然, 青春不再的豁達. 

“相見了還能懷舊, 此生無憾”  季陽的這句話, 我深深與之共鳴.

也許是以已度人, 我總覺得寫小說, 是作者子夜時分窺探自我, 推翻自我, 重塑自我, 然後寫出凝結著或真誠或隱晦的文字, 作者自己的影子或多或少投射在小說的某個人物身上. 不知為什麽, 電腦屏幕上 OA mm 的文和人, 我不需要作任何的心理調適, 便自然而然地一點點一點點跌入, 徜徉, 沉浸於她不經意撒開的風和日麗的網.

看完小說的最後一章, 我腦海裏忽然之間冒出一個唐突的與小說毫不相幹的問題: 身為女人, 你願意成為才女抑或美人? 先決條件是兩者隻能擇其一. 

有人說: 當然選美人啦, 後天努力有機會成為才女, 才女有機會變成美女嗎?
有人說: 當然選才女啦, 去一趟韓國變成美人有何難? 沒腦的美女成為才女是癡人夢話.

相信我倆同是崇尚自然美的那一派; 有天生的美女, 沒有天生的才女.

她怎麽選? OA mm 沒有選擇的必要, 是才華和美貌選擇了她.
她的小說《語無聲處》, 她的詩心和慧情, 宛若荷塘裏的蓮, 清新玲瓏, 雅致迷人. 

六月天, 一朵蓮嘟了嘟櫻桃小嘴, 金獅哥哥乘舟踏歌而來.

我舞文弄墨是因為渴望與世界溝通; 我猜, 林辰和她與我一樣, 喜歡坐在河邊靜靜的看風景, 這世間, 每個人都是別人眼裏的風景, 願我們眼中的彼此, 如布達拉宮天上的雲那般自由妍美, 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兒, 寫寫畫畫, 安謐, 簡潔, 有一顆糖吃也開心, “往事無限好, 最是一顆糖”.

我嗅到了水霧般淡淡的幽香, 我倆從未謀麵, 茫茫人海, 我相信有心靈感應, 願在水一方的佳人幸福, 健康, 佳作如溪流, 源源不斷.

生活中, 我好喜歡一往情深和圓融寬待, 有一種情愫 ---- 就算被全世界誤解都要理解你, 如此的懂得和專情, 在我看來, 端是一種骨子裏的漂亮.

我喜歡這樣的女人, 倚窗讀詩書, 吟誦漫山遍野的花兒; 我喜歡這樣的男人, 在野地裏晃蕩, 像草原上的一匹狼.

將自己時不時哼唱的一首歌《你在終點等我》 , 送給小說裏的林辰和季陽, 送給小說的作者 OA mm, 告別猶豫的限時限量的遠去的青春; 歌詞蟄伏在鋼琴彈奏的旋律中, 深藏在他們的心窩裏 ~ ~ ~

是你給了我一把傘 
撐住傾盆灑落的孤單 
所以好想送你一彎河岸 
洗滌腐蝕心靈的遺憾

 

 

後記

5 月中旬, 你留言: 哈哥家的天才公子和你的富豪女強人朋友, 都在 鈴蘭 mm 的筆下栩栩如生. 等著下一個人物!
當時我回複: 也許有一天, 我想寫你呢, 你在我的心目中, 秀外慧中, 個性鮮明.

我的同學 遊 是攝影愛好者, 且酷愛荷花, 我從他眾多的荷花照中, 選了上麵那張送給你.

這是 2018 聖誕節, 我在曼哈頓品嚐的 Rolled ice cream, 是否 touch 了你的那顆 sweet tooth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暖冬好, 親愛的, 可惜你看不到, 被你一讚, 我笑眯眼的貓樣.

你是真正能寫文章的人, 我一直在堆砌文字 lego, 自得其樂.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鈴蘭mm的文字和人一樣美,同一個人的作品,你的書評讓人驚豔,文字音樂絲絲纏繞,撩人心弦。讚一個!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哈瑞' 的評論 : 我終於明白, 你一路上悠悠的走嗬走, 原來在欣賞蘭花, 蓮花, 鬱金香, 罌粟花 …… 看花眼了嗎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獅子羔羊' 的評論 : 獅哥到此一遊, 鈴蘭不勝榮幸.

心病還需心藥醫, 一般而言, 第一步需持開放的心態; 受困的往往不是環境, 而是心; 溫柔地接納一些不可改變的現狀, 如此, 可一定程度掌控自己的悲歡.
我的專業不是心理學, 但對此頗感興趣. 我有一個原則: 不做網上醫生.

在網上筆走如犁, 劃開的是一道 字裏覓背影 的河流. 我散漫地寫, 快樂地寫.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You are welcome.

好好養傷, 如果疼了, 傷心了, 需要安慰, 告訴我, 我去你家窗外吹泡泡 : )
當鎂光燈閃亮時, 眼睛看著與你交談的那個人. 這是我在電視台錄播室學到的.

繼續言情, 言情一生, 我亦如此, 愈言情, 體內催產素分泌愈多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謝謝清靜.

用文字搭一個溫暖的窩給自己, 想來是你, OA, 我 …… 這樣的女人喜歡做的事兒.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下閑人' 的評論 : 謝謝林下閑人. 問好.

真的嗎? 我的心撲通撲通地亂跳了一會兒.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親愛的冬日, 你這一番梳妝打扮, 可真久嗬.

我好像看到那誰, 扭著貓步, 神氣地向我走來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un0' 的評論 : 謝謝 qun 哥介紹 周虹 的這首《緣分》, 很好聽.

有時候, 一首歌是否撥動心弦, 在乎心境.
哈瑞 發表評論於
阿蘭,OA 文城花開兩朵: 盛開的蘭花和出水的蓮花 :)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鈴蘭美眉,既然提到獅子,我也說幾句。與你一樣,我一直欣賞OA的才情,和她現代詩的清新。
在OA的強力推薦下,我也常常拜讀你的美文。今天冒個泡,算是做個記號,“到此一遊”。
聽說鈴蘭美眉是醫生,可否治心病?
Once-always 發表評論於
前幾天打羽毛球把右胳膊扭傷了,正在理療,逼著自己不提筆。可讀到鈴蘭mm這篇煽情文,憋功瞬間被廢,忍痛出來吹泡泡。

鈴蘭mm啊,先要說一句,現在的OA跟當初的季陽一樣,喜歡在鎂光燈閃不到的角落。被你這城牆上一千瓦大燈泡一晃,眼一花,都掉蓮花池了。

有沒有感到水珠濺到臉上的微涼?

知道鈴蘭mm字字真情,但OA還是要說句不敢當。一直是哥哥眼裏的醜妹,隻因喜歡風花雪月,開始了寫小說的曆程。但說真的,我的文字隻局限於言情,也甘願停留在言情,但這不妨礙我欣賞城裏很多人的博文多學。

鈴蘭mm的文一直以唯美著稱,更多時候,還有你音樂藝術修養不經意的潤澤。我一直相信,文字的碰撞,一如心靈的碰撞,刹那即永恒。這也是我的詩文一直想要表達的意境。

謝謝鈴蘭mm子夜以美文美詩美歌相贈,同在一片純淨浪漫的天空下,願這份心靈相通長長久久。

借用季陽的一句江湖戲言,我們後會有期。。。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鈴蘭寫的真好。我也很喜歡 OA mm. 她的故事她的詩都很打動我。
林下閑人 發表評論於
美文!you made my day!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隻有鈴蘭你的率真,瀟灑,智慧,才華和美貌才能和她相配.+1
qun0 發表評論於
早就看出來你喜歡Once-always這位才女。隻有鈴蘭你的率真,瀟灑,智慧,才華和美貌才能和她相配。珍惜緣分吧,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為你們的友誼祝福。為你們高興。
這篇美文怎麽可以沒有打動人心的音樂或歌曲相配呢。
這首怎麽樣:周虹 - 緣份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ZWV1pNpR1c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