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憶舊

筆名竹心, 分享心靈世界(均為原創, 謝絕轉載.)
打印 (被閱讀 次)

五台山憶舊

我的故鄉山西省是一座小城,名不見經傳。可是在其市境轄管區內,有一座山名聞遐邇, 就是五台山。據維基百科記載:五台山位於中國山西省東北部忻州市五台縣東北隅,位居中國四大佛教名山之首,被稱為“金五台”,也是中華十大名山之一。五台山並非一座山,它是座落於“華北屋脊” 之上的一係列山峰群,五座山峰環抱整片區域,頂無林木而平坦寬闊,猶如壘土之台,故而得名。

五台山方圓幾百裏,遼闊恢宏;五台縣人傑地靈,民風淳厚。不僅誕生過戰功赫赫的大陸開國十大元帥之一的徐向前,還孕育過一個曾經官居中華民國行政院長、敢於公開與蔣公叫陣的大名鼎鼎的風雲人物 – 閻錫山。民國時期,他被稱為山西的土皇帝。在軍閥割劇、各自為政的戰亂年代,閻錫山作為山西的最高領導者,為山西人爭取了最大程度的利益和權利。由他統帥的主要由三晉子弟兵組成的晉綏軍作為主力,主導參加過抗戰初期著名的“忻口戰役”,成功地阻擊了日軍南下進程。作為抗戰時期第二戰區的最高司令長官,閻錫山領導了山西和整個華北地區的民族解放事業。

山西民間有很多關於閻錫山的傳說。忻口戰役中,晉綏軍頑強抵抗,日本人對軍事重鎮原平縣城久攻不下,損傷慘重。最終攻進城後,惱羞成怒的日本兵大開殺戒,實施了慘無人道的三光政策,連一隻雞也不曾放過。為了保護山西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閻錫山策略性地與日軍達成協議,撤到黃河以南,並且要求日軍不能再在山西境內濫殺無辜。所以日軍在攻進我的家鄉忻州城時沒有實施屠城政策。閻錫山以退為進,保護了家鄉父老免遭殺戮,其公德為故鄉人私下所傳誦。

曆史是真實發生的事實,是在許許多多的人身上真實發生過的事實。這些支離破碎的個人事實是完整曆史的組成部分。當然每個人的事實可能不同,或許相距甚遠,有時又不免充滿滑稽的喜劇元素。我的一個姨媽曾經在民國時期讀過小學,學校裏經常傳唱一首歌謠,大意是“閻司令長官,閻司令長官,是一個愛國愛民的好長官。”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中期,我讀小學時,姨媽曾在家裏唱過這首兒歌。而且每次唱完後,總是會感慨地說一句很有意思的話,我們頭一天還在學校唱這首兒歌,沒過兩天就變成了:“打到太原去,活捉閻錫山。”

從小觀看的影視劇中,劇中的閻錫山五短身材,肥胖醜陋,一捋八字胡,愚蠢狡詐,凶狠而殘暴。而且據說他還將自己的五堂妹納為小妾,犯了亂倫和奸淫的罪。總之,在所有可見的史料,以及文學藝術作品中的閻錫山就是一個小醜似的人物。

1995年夏天,我從北京回家過暑假。那時先生已經先行遠赴加拿大。我也準備辦理探親事宜。姐姐說,這一去,不知何時再回來。總要去我們山西名勝五台山和閻錫山故居觀賞一番的。於是便帶著我和小妹,姐妹三人一起遊覽了五台山。從五台山返回途中,順路去參觀閻錫山故居。

閻錫山故居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8年秋,以閻錫山故居為依托,籌備民俗博物館,1989年河邊民俗博物館(閻錫山故居)正式對外開放。

閻府始建於1913年,現占地麵積三萬三千多平方米。先後修建了都督府、將軍府、老太爺府、管家院、客房院、文沱草廬(東花園)、西花園、閻家祠堂、慈幼院以及陵園等大小三十多座院落,近千餘間房屋。

閻府建築方正端莊,整體氣勢恢宏。典型的中國北方傳統宅第,青磚地麵,光禿禿的院落。房間如許並不寬敞,入間淺、麵積小。院落雖多卻狹小,鮮樹木、少花草。記得當時還特意繞到閻府最後邊的一處僻靜小院,有一座細長的小樓,據說就是五妹子的繡樓。吱呀作響陡峭狹窄的樓梯,低矮黯淡逼仄奇小的閨房。繡樓外麵就是喧鬧的街巷,越發映襯出昔日大家閨秀深鎖繡樓的冷清寂寞。

房間都被當作了展覽廳。裏麵放了很多人體模型,比如閻錫山接待的達官貴婦,富商巨賈,軍界要人等等。所有閻錫山的造型, 都逃脫不了萎縮肥胖,粗鄙魯莽的土匪作派。

那年年底,我出國了。從中國到加拿大,再從加拿大到美國。最後定居在南德州。

大概在2000年左右,我們參觀了位於德州首府奧斯丁的林登.約翰遜總統博物館。

一間一間展廳,隨意瀏覽。突然一幅不算很大但是非常清晰的黑白照片吸引了我們的視線。用英文記載著當初時任中華民國行政院參議的閻錫山與美國第36任總統約翰遜的合影。照片上的閻錫山清瘦斯文,文質彬彬,儒雅平和,典型的一介書生。與我想象中的土匪形象大相徑庭,南轅北轍。

站在那幅照片前,感慨不已。三十多年存留在腦海的印象,瞬間被一幅毫不起眼的黑白照片完全顛覆。自此開始關注閻錫山的相關信息。結果查到閻錫山在1939年12月至1943年4月曾經擔任山西大學校長,將近四年之久。而我這個貨真價實的山大人,卻孤陋寡聞不曾知道閻錫山曾經是我的老校長。

1995年的夏季,第一次登上五台山, 第一次參觀閻錫山故居,迄今已經過去了二十幾年,不知道展覽廳裏的陳設是否有所改變,閻錫山的形象是否更接近於真實。離開母校山西大學也已曆經三十載寒暑,近日在網絡上搜尋,發現閻校長的大名陳列在曆任校長的名單中。曆史的風雲變幻,政權的更迭交替,你來我去,塵煙滾滾,任由評說。塵埃落定之後,那些舊時光會從往昔的縫隙中緩緩流淌出來,匯入曆史長河,書寫歲月篇章。下次回鄉之際,一定要再登五台山,重觀閻錫山故居,定是另一番心境情懷了。

本文曾經於02172019刊登於《僑報》文學時代版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鬆鬆說的是,要尊重曆史。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問好小樹,我還不知道南京也有個五台山呢!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領導。我以前就是,不知是不是我的手機有問題?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人家的樣貌還是不應該歪曲,要尊重曆史嘛。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我還以為你說的是南京的五台山呢:)寫得好!
曉青 發表評論於
一個月之內不退出。
曉青 發表評論於
你可以試著在不同斑塊登陸,玻璃,首頁,別人博客,自己博客。然後勾一個月隻能不退出。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問好默默。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很想去,多謝杜鵑的好介紹。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生活著' 的評論 :
對,尤其是洛陽紙貴的年代。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歡迎啊!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曆史是勝利者書寫的,其中的真相後人真的不容易考證。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以後有機會去看看!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問好王妃。宣傳真的太可怕了。在老一輩的山西人口裏,閻錫山的口碑很好,真正為山西人謀福利的。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幾年前去過五台山,沒去閻錫山故居,應該去看看。他不該算是土匪,軍閥吧!我姥爺曾說起過他的學問,那是我就覺得和電影裏的印象違和。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給領導請安!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沙發!謝謝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