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能當飯吃嗎? (二)

願為閃電,寧短暫而耀目;願為驚雷,憑憤怒而咆哮;願為暴雨,為洗刷而激烈;願為星星,因遙遠而飄渺。
打印 (被閱讀 次)

民主能當飯吃嗎?1987年遇到這個問題,到了1989年我還沒有想好該怎樣回答。到了2000年,即使已身在國外數年,仍然沒有想好該怎麽回答。直到了2009年左右我才徹底想明白這個問題的答案:

民主不但能當飯吃,還能當錢化,當命用!

首先,獨裁是要人命的,民主是救人命的,而血魔下的獨裁更是要成千上萬人的命。土改,虐殺450萬人,並通過歧視政策至少使3000萬地主富農的後代終身未婚未育。反右,至少使100萬知識分子喪生。大躍進,餓死4000萬到5000萬農民。文革,虐殺2000萬人。在柬埔寨,赤柬政權至少虐殺200萬柬埔寨人。在蘇聯,蘇共至少虐殺4000萬人。

血魔所到之處,無不血雨腥風。實幾千年人類史之罕見!更罕見的是,這是統治者直接虐殺沒有任何反抗行為的被統治者。如此大的規模實乃人類史之僅有!這種統治者虐殺百姓的行為與內亂或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在性質上完全不同,這是暴政,是殘政,是血政,是魔政。唯有血魔二字可以勉強形容之。

舊事太遙遠,雖死千萬亦無感。近例在眼前,又因無力不願看。每念億民遭塗炭,常恨蒼天不睜眼。人皆竟逐爭滴水,不知民主有大川。

民主能保命,能當命用,不但過去如此,現在和以後亦是如此 。

我小時候常常聽大人們之間談論過去發生的事,比如解放我們縣城時久攻不下,最後靠挖地道直達城牆下,然後十幾個人拖進去一棺材的炸藥,才把城牆炸開。又比如幾個八路殺了一個日本人,跑到正在趕集的一群人中,結果日本人把這些人全集中在一起,來了個機槍點名。我們村的村民稀毛就在其中,他躺倒得快,隻被機槍打中腳心,等天黑了才從死人堆裏爬出來。人們常常讓他脫了鞋,看他腳心那醒目的疤痕,看的我是心驚肉跳。

村民們的描述比我上麵寫出來的更聲情並茂,且一個人一個風格。比如,一個好朋友的父親講起解放我們縣城的情形時,就會唾沫星子亂冒,二目圓睜:“他娘那X的,那機槍聲嘎!嘎!嘎!嘎!嘎!嘎!響成一片!傷員一批一批的往下抬,都抬到了小孔崗上!……”(注,小孔崗離縣城約18裏之遠,離我們村隻有2裏遠)。這個例子也說明當時人死傷之多,血黨根本不把士兵的生命當回事兒,乃其“視人命如草芥”的一貫本性。

村民們談論更多的是在三年災難時村裏餓死人的事。可能由於這些事都是十幾年前才發生的,他們特別津津樂道。其中一個就是有兩家人的孩子同時餓死了,他們不忍心吃自己的孩子,就交換了一下,分別煮了吃。當時“街上都是煮肉的香味,那真是香”,村民們咽著唾沫說(這是原話,我終生不忘)。由於舍不得一口氣吃完,他們就把肉醃在罐子裏(有些地方叫壇子),每天吃一點兒,吃了一個多月。“那肉肯定又鮮又嫩”,村民們吧唧著嘴巴說。“什麽也沒有人肉好吃,那是肯定的”,他們還說,好像自己也吃過一樣。

這對小小年紀的我可是大大的震驚。可能是他們描繪的太生動了,“瓦罐裏醃著紅紅白白嫩嫩的肉”這麽一個景象總是會時不時地出現在我眼前,我能看得真真切切,甚至伸手可及。我又怕又惡心,又覺得有那麽一點兒點兒誘人。

從此,我走路總是繞過這兩家,不敢從他們的門前過,即使遠遠的,也不敢偷偷看他們的家門。我更害怕遇見這兩家的大人,如果迎麵走來避不開了,我就使勁兒低著頭匆匆走過:我特別害怕他們衝我一笑會露出掛在牙縫上的肉。

長大後才知道,這叫“易子而食”。中國官方都承認三年災難餓死了2000萬到3000萬,可是居然有不少奴才護主心切,死活不肯承認餓死了人。劉少奇對三年災難的評價是“民相食,要上書”。可見“民相食”並不僅僅發生在我們村兒。

三年製度災害期間村裏餓死了誰,村民們會反複地數來數去,那些名字對於我來說都太陌生了,因為我從未見過他們。

除了“易子而食”,另一個印象較深的就是某人餓死了,家裏人把他拉到村口後實在沒了力氣,就扔下不管了。結果就被野狗撕咬吃了,還把一隻胳膊和一隻手叼到了村裏。另外就是有夫妻倆都餓死了,妻子餓死在炕上,丈夫坐在地上靠著炕死了。其它的例子都印象不深。

有人問:為什麽餓死了那麽多人,卻沒有發生哄搶和騷亂?就這樣硬生生地幹瞪著眼餓死了?答案是確實如此!不光我們村沒有任何搶劫或騷亂,全國範圍內似乎也沒有聽說。我想這可能是餓死是一個漸漸的過程,除了剛開始一兩天比較難受,後麵的日子可能並不太痛苦,就象有些明星幾十年如一日地節食一樣。而且,餓到一定程度,想搶劫估計也沒有力氣了。

在中國曆史上,吃嬰孩的事例並不罕見,但吃成人的事例卻是極少的。原因不詳。可能是嬰孩比較脆弱,會更快餓死(可能與細胞代謝較快,缺乏營養時較多細胞會更快死亡,同時導致毒素快速釋放有關),從而仍保有大量肉脂。而成人可以拖較長時間才餓死,身體沒有多少遺留。也可能是物傷其類,成人看到成人的遺體更會聯想到自己,而看到嬰孩的遺體則不會。

試想,如果不是獨裁專製的社會,這次慘劇會發生嗎?所以,民主不但能當飯吃,還能當命用。至少更能保住孩子的命。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U' 的評論 :
多謝增加新的信息。
F-U 發表評論於
到現在還有人否認六十年代初大饑荒餓死人的事。那時沒人敢鬧事外逃是被TG整怕了,正是TG殘暴的證明。我同學父親在四川做公社書記,告訴他四川餓死三分之一。因為虛報產量,農民的種子口糧都被收走了。政府的糧庫裝不下,就放在農民的家裏,但是屬於上交的公糧,不能動。農民餓死了也不敢動,這得整多慘才會這樣?很多中國人缺少同情心,隻要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裝不知道。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qdeer' 的評論 :
長輩怎麽可能向自己的孩子講這些!隱瞞還來不及呢!這是大人們在談論時我悄悄在旁邊聽到的,若我父親在場,早把我攆走了。你知道這些少兒不宜嗎?我的好奇害了我,你知道我小時候的心理陰影有多大?
我們的老大都上大三了,從未從我這裏聽過這些。恐怕要到27,8歲以後了。
有些東西大概知道就行了,細節是成人都不宜的。比如,《黑太陽731》這樣的電影,永遠不要看!知道曆史上有這麽回事就行了。再比如,赤柬如何虐殺柬埔寨人的,即使去了柬埔寨也不要去看!切記,切記呀。再比如,土改時地主及其女眷是如何被虐殺的,也不要知道細節,等等。
我這裏是給成人看的,而且是人死後遺體的處理,就這,也是上限了。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衡山老道' 的評論 :
你說說希特勒殺了多少德國人人?你說說美國殺了多少美國人?
美國內戰和國共內戰一樣,是內戰,不在我這裏討論之列,我這裏的死亡數字與內戰或外戰無關。是血黨在和平時期虐殺的人數。
土改怎麽會是內戰?是誰和誰的內戰?你知道土改發生在哪幾年嗎?我這裏的土改死亡數字可是從1949年算起的。
血黨在向西方學習,修改了領導人任期製?你大概還在山裏修道,不知道血黨已改為可無限期連任了。
dqdeer 發表評論於
回複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2019-06-15 17:50:47
+++++++++++++++++++++++++++++++++++++++++
你仔細讀一下你自己在文章裏麵的筆法,都是小時候聽村民們講的故事,我希望能看到的是你自己向自己的長輩求證過這件事情,不然你的所謂曆史觀就是瞎扯。隻是小時候聽村民們講的故事而已,可靠性沒有體現出來。
衡山老道 發表評論於
邏輯嚴重不通。希特勒是不是采用的民主製度?美國是不是采用的民主製度。希特勒和美國殺害了多少人?

中共土改殺人,那是內戰的原因。美國內戰沒死人?國共你死我活打了20多年,土改不殺人是不可能的,老蔣跑到台灣也殺了親共的人。你把把特殊的曆史當作你推論的基礎,這本身是錯誤的。共產黨不是傻子,是一幫精英組成的,也在不斷改變,不斷吸收西方民主體製的優點,如領導人任期製。現在的共產黨已不是毛時代的共產黨,而是一個理性的政黨。

正確認識民主體製和一黨製的優缺點,找出更合理的體製,不斷隨時代的進步而改進,才是正道。 把民主體製當宗教,當真理,是教徒的行為。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qdeer' 的評論 :
哪怎樣才是真的?你說的或你看見的才是真的?別人說的或看見的就是假的?或者隻有你襠爺爺說的才是真的?
學習一下曆史是怎麽考證的,因為你缺乏些常識性的判斷力。
在曆史考證上,孤證難以立足,但有兩個事例能互證,就算真。在刑事上,無利益衝突的目擊證人的話是算數的,多個獨立的目擊證人的話更是足以說服法官或陪審團。當事人都承認,又有多個目擊證人的證詞相互印證,在刑事和曆史上就是真,直到有反證或反例出現。
在我這裏,在當事人都承認,幾十個村民又目擊作證的情況,這就是真。除非你能到我們村取得反證。
dqdeer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qdeer' 的評論 :
——————————————————
拜托,你在文章裏麵寫得也是聽別人說,怎樣怎樣的...這樣的寫法就是“道聽途說”,至少也應該是你的長輩說的。。。
nightrider 發表評論於
Can not agree more! Good article!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wedenbo' 的評論 :
多謝老哥光臨。你還知道新加坡獨裁不好,難得,謝謝!我還意為你去教小將們如何用皮帶的銅扣兒端抽打老師,以此提高他們的道德和人文修養呢。
究竟用什麽樣的國家做對比也是個學問。你把新加坡與伊拉克比,我則傾向於把北朝鮮和南朝鮮比,把東德和西德比。你知道多少東德青年在翻越柏林牆時被射殺嗎?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幾年前到新加坡出差,正好趕上李光耀過世,一個中學生在他自己的facebook上寫下“一個老人早該死了”,結果引起軒然大波。最後這個孩子被判入“道德感化”營(多少天忘了)。我對新加坡子公司同事表示驚訝,說這樣的判決在瑞典不可想象。但同事們認為正常,他們不容一個不諳世事的熊孩子公然中傷他們的國父。我後來和新加坡的其他人交談中也得到印象,社會上絕大部分人都譴責這個孩子。如此“獨裁”,今日中國大陸也不至於那樣。我也就不問大家願去獨裁新加坡還是願去民主的伊拉克了。我想說的無論民主獨裁,不能一刀切。何謂民主獨裁尚待爭議,怎麽能讓每個國家都照搬同一個模式?
清水一隅 發表評論於
這村是母係社會女人天地,道理講清了就行了。別情緒化。
清水一隅 發表評論於
民主能讓人像人一樣的活著!!
民主也是有國界的,是學的來移不來的。
當人們有了吃的以後,就一定想像人一樣的活著!
不要太激動。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ennifer2000' 的評論 :
我若被砍了頭,是不會介意你或別人來蘸我的血,吃人血饅頭的。我為大眾死都死了,還會在乎這些瞬間就會幹涸的血。況且,人血饅頭也不是什麽美味,不是迫不得已,誰會吃。若能治病當然好,若不能,安慰一下別人也不錯嗎。
你讀過林覺民的《與妻書》嗎?隻有象魯迅一樣的漢奸臥底才會仇恨百姓蘸烈士的鮮血。
徐錫麟睾丸被擊碎,被活著挖心剖肝,是你能想象的?
戰爭讓女人走開。你還是多描描眉,少摻和這些事吧。
Jennifer2000 發表評論於
有一堆人就是鼓動民主,讓別人替自己賣命,人血饅頭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博主,你叫不醒裝睡的人。微博上一片喊打喊殺,就沒人想想,自己都這麽非理性,怪別人不跟你玩?誰願意跟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人玩耍?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qdeer' 的評論 :
這位老弟或小妹,我修改一下我下麵的回複。把第一句話改為:
我說的這件事若是假的,我死全家。不論真假,你都健康幸福。
別的不變。
我開始確實衝動了,在此說聲對不起。並謝謝你的閱讀和評論。
劉國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qdeer' 的評論 :
我說的這件事若是假的,我死全家。要是真的,你家今年死你一個。這公平吧。
你以為快餓死了會騷亂,可事實就是這樣,餓死了許多人,也沒有人騷亂。你無法理解沒關係,可事實就是這樣。
誰說吃了兩個就全村挺過來了。你會閱讀嗎?死的人當然不止兩個。這兩個孩子也不是全村人都有份兒吃,隻有這兩家的人能吃。沒有人去搶。你又震驚了吧?似乎你是一定會搶的。
dqdeer 發表評論於
瞎扯成分多些 你們那個村真的非常文明,有禮貌,都快餓死了,還能和平地“易子而食”,吃了2小孩,全村就那樣挺過來了... 我也震驚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