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九日:半支曲子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打印 (被閱讀 次)

爸媽:

不知道為什麽,每次老二吉他匯報演出的時候,我的手機就沒電了。所以,每次給她錄的像,就隻有半支曲子。

這次又是這樣。

一大早就在忙,吃完午飯,先帶老二去剪頭發(還有兩三天就回國了,她怕像上次一樣,姑姑帶她在國內剪了最流行的蘑菇頭,結果,她哭了好幾天,嫌醜。嗬嗬)。然後,送老大去同學的生日聚會。返回來再送老二去吉他課。她上課的時候,我去走路。下課接到她以後,去附近商場給幾個小孫子買禮物(老三侄兒、侄女的兒子女兒)。再返回去,參加她的年度匯報演出。

這一大圈折騰下來,手機隻剩8%的電。又沒帶充電器。等她開始彈的時候,還有5%。我心想,這次,至少能錄一支曲子吧?——她要彈兩首歌。誰知道,她的第一支曲子很長,錄到一半,黑屏了。

我歎了口氣,簡直是宿命!

老二從小喜歡吉他,五歲的時候就要求學吉他。那時候,我擔心她太小,手指沒力量,更怕初學時沒有音準,把彈吉他變成彈棉花,就建議她先學鋼琴。她學了三年鋼琴之後,堅決要學吉他,隻好隨了她。到如今,已經學了五年了。五年裏,她和朋友組過樂隊,改編過小學畢業典禮上的歌詞,譜過曲子,也寫過歌。雖說都是孩子氣的小打小鬧,但她樂此不疲。不知道將來,音樂會在她的生命中成為什麽樣的角色?但至少有一點是肯定的:她因此而快樂!也帶給我們快樂。

在家裏,她彈吉他的小天地在陽光房和客廳相接的角落,一麵重重的土黃色牆幔下麵。記得一個黃昏,她照例在練琴。沒開燈。就著昏黃的餘暉,叮叮咚咚地彈著。我原本在廚房做飯,忽然聽到那首從來沒聽過的曲子,很簡單,很舒緩,也很深情,心裏就一動,索性停下手中的活,靠在門框上安安靜靜地聽,不知怎麽就有一種要落淚的衝動。一曲結束,請她再彈一遍,錄了音。然後問:“這什麽曲子啊?”答:“%¥%&*&”。我茫然:“哪國話?不懂。”她想了想解釋道:“我也不懂。反正就是一首情歌,意大利的。”後來,在匯報演出上,她也彈了那首曲子。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奶奶(俄羅斯人?)對我豎起大拇指:“你女兒彈得真好!非常好!”

我心想:技巧好壞我是不懂,我隻能說讓我感動的就是好的。

你們說呢?

晚安。

登錄後才可評論.